[原创南疆风雨]枪声四起阵地上来了越军特工队

剑客888 收藏 63 497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原创南疆风雨]枪声四起阵地上来了越军特工队

(铁血专稿,严禁转载)


6月1日整整一天,我炮群阵地上从没有消停过一会,在我团130炮群对那拉方向进行不间断火力压制的同时,152重炮群也加入了战斗。两个兄弟炮群你唱我合,打得惊天动地。茨竹坝上空飘浮着浓浓的发射烟云,呛人的火药烟有一种特别的气味。作为军人和指挥员,我很喜欢火炮发射时产生的硝烟。

自夜晚进入战位,指战员们都是在炮位上吃的饭。我群一直没有得到加入战斗的命令,只有居高临下地站在工事中观看其他两个炮群射击表演。从远处望去,有许多炮位上的炮手已是赤膊上阵了,头上只戴着钢盔。要不是要防越军的炮击,他们连钢盔也不会戴了,这种发射量也够那些小伙子们受得。你平时训练装一发130或是152的炮弹不觉啥,又是分装式的。但是象5•31战斗这样的射击发射量,这在日常训练中我们的战士们是从未经受过的,一年打不几发炮弹,一磨叽就是一天,根本累不着。但实战则不同了,有许多老战士的手上都磨起了一串串血泡,他们心里都知道多发射一发炮弹,就是对一线步兵兄弟的最大支援,就会减少他们在前沿的流血和牺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师火箭炮群

下午,我群终于接到射击命令,但不是对211支援射击而是对官塘方向试射。先是C连一炮打了两发,因雾大前观未能抓住弹着点,只好命C连再行一发齐射,但是我前观还是无法看清弹群的爆烟。目标区是越南境内的一个山坡,那上面是一片丛林,如没有几天的降雨会燃起大火和浓烟的。也可能主要是雨后雾大的原因,那个山谷大多时间是被浓雾覆盖。后来在晴天里我上去看过试射点,那里已被烧成一片红土白地,上面连一根草也不长了。看来山地射击的难度还是很大的,观目距离不能太远。后来又打了几个群射,也是无法观测,只得转移试射点到一营方向。在一营前观的观测下我营完成了这一次试射,得到了射击成果诸元,全营加入战斗,共发射了430余发钢壳涂膜炮弹。


当晚我群射击停止,全连吃了一顿红烧肉和馒头外加蛋花片儿汤。其他两个群还在不定时地发射,我合衣躺下,似睡似醒地天就亮了。

一连几天没有射击任务,但全营一直处于战斗准备状态,被拴在炮位上的指战员们有些浮燥,只有坐在炮架上闲扯着不断传来的各种有关前沿的战况和其他部队的趣事。

好景不长,阵地上的太平日子过去了,在我团阵地周围闹起了越军特工队。山下的山谷里山洞里和边边岬岬及不时响起阵阵枪声,那是我军侦察搜索部队在搜寻渗入我境内的越军特工队员。据通报,有三名可疑身着便装男子到附近村民家中时,被我村民听出口音和眼神不对,在三人离开后马上报告了我军,要求各阵地加强防范和警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也许这几天我茨竹坝上的重炮群把老山前沿的越军打怕了,派几个侦察兵过来搞情报,要打我们的炮阵地?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原先全营进入炮位后一般都撤岗参加班里战斗,现在要求各连派双岗,严禁生人进入阵地。我们阵地下面除有侦察六大队负责安全,还调来了下来休整的一个步兵三连担任警戒。搜索部队连搜了两天,连个特工的影子也没看着,可能这三个小子见事不好,早溜过国境线那边去了。

这几天又是暴雨不断,雨水不断冲刷着裸露的阵地。各部队不断传来工事塌方的事故,199师的一个指导员被塌方压到下面牺牲了。我营干部们利用停雨的空隙,带领战士加挖排水沟和加固工事,以预防塌方事故的发生。塌方是防住了,但车辆事故还是发生了。我团1443号车在茨竹坝以北6公里处,与侦察6大队的解放相撞,我团车辆水箱和保险杠撞坏了,6大队2名侦察员受了轻伤,还好都是协同单位各自处理完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月7日夜间,雨时下时停。接到我营前观“钟山”报告:越军高马白一带阵地附近的简易公路上不断有军车进出,附近的村庄也有少股的越军出入。从各种迹象来看越军在加强其战场左翼的军事部暑。我群指将敌情上报后,没有得到对其炮击的命令。

6月8日,天气多云有小阵雨。我营前观“钟山”再次报告:发现弯坝方向有20多名身穿白衬衣的越军正在修筑工事,并发现有2门85炮。我营指请求对其射击,未获炮指批准,原因是军炮指正在转移。一次良好的歼敌机会就这样放过去了,也该这些越南士兵的命大。我认为在战场上指挥不应统的太死,既是惩罚作战就应赋于各级一定的作战自主权,抓住战机扩大战果,以积极消灭其有生力量和打击其作战士气为目的。层层上报只会诒误战机,错过良好的作战时机。

当晚吃过晚饭,我正躺在工事中看书,突然听到刘营长在通话器中呼叫我上机,我心中一喜来任务了!我坐到指挥机前一听果然有任务,团阵指命令我营C连进入战斗准备。


从晚上19时22分开时,130和152重炮群的火炮响个不停,比5•31战斗当天打得都急,这会可够那越南小兄弟喝一壶了。一夜我军各炮群打了个不亦乐乎,老山一线好象开了锅一样。152和130火炮的威力有多大,40平米内你被气流冲上,不用弹片分割,气流会把你的衣服褪的一干二净,整个就是一个裸体模特。被冲击波对撞后的士兵浑身没有伤痕,但内脏都被挤压碎了。

战斗中的等待最烦人,看别人打仗心里难受,我索性躺在床上看令狐大侠练孤独九剑。一直到凌晨一点,我才眯了一觉。

9日凌晨2时,营长又把我从睡梦中喊醒。但是我在机前等到天已拂晓,也没能等来渴望的射击命令。这可苦坏了我那些坚守在炮位上的弟兄们了。无奈,这就是战争,它有其固有的特殊性。


真不知我群能在何时对E002号目标射击。E002号目标就是湾坝越军的85炮阵地,我营前观为了抓住它可是费了不少心血。

还好,军炮指终于下决心对E002号目标射击了。在一阵脆而震耳的急促射中,我营在不到半小时的发射时间里,全营共发射了224发减装药炮弹。其中C连忙里出错,误装发射了14发全装药炮弹,不用问这几发炮弹肯定是打远了。但愿这14发全装药炮弹落到了越军的弹药库上,千万别打着无故的老百姓,战争和平民百姓无关,这是政治家和军人的事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炮战中的等待


今天是5•31战斗阶段的最后一天,军首长也算是发狠了,对越军一线阵地及纵深目标一锅烩,打得越军心惊胆颤犹如惊弓之鸟。我们阵地上的情况是这样,那211一线前沿的战斗又如何呢?据595团突击队的一位班长回忆当天211高地前沿的情况是这样的:“我们是在12点从255向211发出的冲击,到211高地大约有100多米,当时有好多战友在这个地方牺牲和负伤,双方的炮火全部履盖到255、211高地上。 在255高地没有一点可以隐蔽的工事,我们发起冲击时,越军的机枪在不断地疯狂扫射。我们有20多人的突击队伤亡很大,在大石头旁还散布有许多被歼灭越军的尸体。当我们冲上211高地与越军激战时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队员们大都各自为战,我不时能听到不远处的呼唤声。挨到了晚上,我摸到了大石头旁。大约在晚上21点,遇到了从3号哨位下来的2个战士(也记不清是哪里的战友了)说是3连可以撤了。当时我们上去的战友只剩我们2个人,已找不到回去的行进路线了,下山路上什么地方会有地雷也不知道。说来真是万幸,一路上我俩没有踩上地雷(冲锋时我连有9人踩上了地雷)。乘着夜幕,我俩开始往回爬行。我当时已负伤9个小时,左胳膊早已不听使唤,身上除了所带的冲锋枪和子弹外,都已全部丢掉了,真是连爬的力气都没有了。从211到255的上坡还有点土地,但从225到前沿指挥所一路全是石头。两个高地之间的距离大约有500米吧,我的双腿被石头划的鲜血直流。记得上去时有一个一米多高的坎,我一手按空滚了下山去,被摔得失去知觉。当我醒来后摸了一下背着的枪还在,又继续向回爬。当时我想:“只要有一口气,我也要回到祖国的怀抱!”那天晚上天还下着小雨,我俩爬行了6个多小时后遇到了5连的收容队,他们把我接到了前沿指挥所,当时我全身连血带泥已不象个人样了。“


我A、B两个炮兵连在对E002号目标射击完成后,又行转移射击。对计划内Y1252号目标进行了毁灭性覆盖炮击,两个连的火炮共发射炮弹120发。这次炮击作战总体上是好的。由于数日来全营一直靠在炮位上,战士们都已经十分疲劳了,C连出现了装错炮弹的事情。另外,我军的阵地通信指挥各级有具体分工和独自的职责权限。但是我军在炮击作战中一杆子插到底,基本指挥所下达的射击口令各炮位都能听到,一但出现了错误口令你想纠正都来不及。我认为还是分级下达好,不至于在步炮协同时误伤自己的部队。好在对越作战是一边倒的态势,打近打远都在越军阵地上。但是,炮兵是一特殊兵种,他不同于步兵枪走火误伤的只是一个人,而一发炮弹打出去那可是一倒一大片。因此,射击必须严格遵守发射法则,否则会造成重大的责任事故和指挥上的混乱。

一天的战斗很疲惫,连早饭都没有吃,午饭也是啃了几口冷馒头就凑合顶了过去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审讯被我军俘虏的越军

5•31大战刚刚落下了帷幕,在我军防区内又来了越军特工捣乱。据敌情通报:有3名越军特工人员化装混人我高炮营坑道指挥所内,后被该营警卫人员发现其异常,据枪对其射击。在交火中我一名战士中弹负伤,三名越军特工慌忙逃蹿。

另据后勤人员反映,曾得到村民的

报告说有三个外地人到其家要水喝,当时并未起我后勤人员的重视,后经集中力量追埔也没有抓到。看来对阵地的自卫和防护一点也不可大意和麻痹,老话说的好:敌人亡之心不死!


后来,我军侦察6大队在茨竹坝抓住了越军一名越境过来的(排职)侦察员,他有5个孩子,此前在柬埔寨遂行作战任务.年初,,越军打了半年后才搞清他们的对手已由14军换成了中国十大战略预备队之一的67军.且王牌军中的王牌步兵第199师也在战斗序列.199师参加过开国大典,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打得美军闻风丧胆的英雄事迹在越南也是家谕户晓.中国政府的真正军事意图如何?,越军总参谋部在恐惑中不得不从战事吃紧的柬埔寨战场抽调兵力回国,以加强其北方纵深防御.这样,他们这支拥有"决战决胜"荣誉称号的英雄特种分队被配属给第二军区.不想回国还不到半年,这名越军战功卓著的老侦察员竟成了我军的一名俘虏。听6大队讲,该越军战俘每餐四菜一汤,外加一包“大重九”香烟,待遇是很好的。




向参加老山防御作战的全体官兵致敬!


本文内容于 2008-9-23 12:25:22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