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追忆军训

彭康 收藏 0 59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直对军旅很敬畏,接触到军事的机会很少,小学时参观过长沙炮兵学院的火炮陈列馆。我爸爸参过军,他在广东万山群岛服过役,当过班长,但除了押运柑橘到黑龙江绥芬河外,也没听他讲述部队里的生活了。小学时其实有机会去参加军事夏令营的,但我不爱活动,身体素质也不太好,所以没考虑参加。初中、高中、大学入学前的三次军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初中军训

1998年夏末,初中入学前,班主任通知我去学校搞卫生,我才知道还有军训这回事,我体育一直不好,心里就开始打鼓了,我试探着问军训的形式和上体育课差不多吧,老师说大致相似,但比体育课要严格一些。

或许是学校对初中新生要求低一些,或许学校作为普通中学首次接收微机派位的新生,还没来得及开始严格要求学生,我们的军训就在学校里进行,只有三天。开学典礼的那天就开始,我希望开学典礼进行得久一些,这样军训的时间就会短一点了,但是开学典礼在早自习的时间内就结束了,八点钟军训正式开始。第一天下了点小雨,先在排球馆里集合,各个班先和自己的教官认识一下,雨停了之后就出去训了。我们的教官来自长沙工程兵学院,年纪有点大,姓高,长得也挺高的。初中生的军训内容比较简单,无非就是队列训练,连正步走都没有,和体育课差不多,就是休息的时间比较少,我还以为有高技巧高难度的项目。

军训时,班主任是全程陪同,也趁机认识学生,我们是她带的第一届学生。班上的同学互相还不太熟悉,我也就和同一个小学的说说话。这样的军训是没有多大趣味的,但有个镜头很搞笑,我前面的一排男生蹲下了,这种姿势很容易失去平衡,接近排尾的一个同学一不小心就倒向了右边,他右边的那几个同学一个个跟着倒了,他觉得蛮有趣,就故意向左边倒,结果整个这一排的同学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都倒了。那时还没有订制校服,为了阅兵的效果好一点,班主任就要求我们统一穿白色短袖,男生穿黑色的鞋子,女生穿白色的鞋子。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年,又只有三天,记得的细节比较少,军训后就进入了学习阶段。至于军训是否让我们收心,我觉得班主任的强势领导和严格要求的作用更大一些。


二、高中军训

高中我考到了一所重点中学,暑假里校方通知我去学校拿录取通知单,被告知军训在开学前进行,为期七天,正式训练的时间是2001年8月15日~19日,地点在长沙工程兵学院。军训前全班集中了一下,我们的班主任是男的,他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没有特殊原因不得缺席军训,我们要自己带洗漱用品、饭盆、凉席等,每人交了125元的军训费,发了军训服,军训结束后还是要归还的,不过那个做工简单粗糙的深绿色的帽子是出了钱的,自己拿着。

去了之后才知道军训地点不在工程兵学院,而是附近的长沙民政学院北院,那里是它的中专部,我之前来过,地势有坡度,我一个表姐就在这里就读,但我那时和她关系不好,军训时我看见她了,但就是没去找她。初中新生也在这边训练,我们楼下住的就是初中生。训练时间段分为早上、上午、下午、晚上,中午有午休,下午要到三点才开始。这次训练内容跟初中军训相比增加了正步和跨立,班主任也是经常站在一边陪同。

军训的生活比起家里当然是有些艰苦的。我们发的军训服是迷彩服,长衣长裤,吸水透气性很差,这让我们吃尽了苦头。本来在出发前一天还是雨后的阴天,班主任说是天公作美,可刚到目的地就出太阳了,气温一下子就蹿上来了。军训服的面料是化纤的,怕引起皮肤过敏,我里面还穿着一套棉质的夏装,反正再多一点难受也不明显,不过结果相反,直接接触化纤的部位倒是没什么,有夏装遮挡的地方却出现了痱子。吃饭的时候,我们分班去食堂打饭,不必再另外交钱,菜的味道一般,饭是早稻米蒸的,口感不好,垃圾桶里老是有不少剩饭剩菜,还夹杂着一股狐臭样的气味。澡堂里没有隔间,而且热水烫死人,有的人干脆洗冷水了。我睡的是上铺,摇晃得厉害,更要命的是处于电扇吹不到死角,幸好我的凉席是竹篾的,还不是那么热,睡觉时拿报纸扇一下,还是能够睡着的。我觉得军训中最苦莫过于热和脚痛。军训的那七天愣是天天阳光明媚,穿着军训服很闷热,刚去的第一天下午就在礼堂举行个什么仪式,领导讲话折腾很久,又不能随便动,热得难受死了。我穿的是那种低级别的足球鞋,鞋底很硬,长时间的站立使我的脚跟很疼痛,即使重心前倾也不能缓解,真后悔没有穿运动鞋来。

当然新同学们刚刚走到一起,军训中还有有不少有趣的场景的。我们的教官来自工程兵学院,都比较年轻,肩章多是红色的,那时我不认识军衔,现在回想起来,红色肩章除了武警外就是陆军学员和二炮学员了,他们应该都是工程兵学院的学员。我们班有两个教官,白天是我们全班同学在一起集训,由一个女教官负责;晚上我们住处两个班级的男生一起训练,由一个男教官负责。男教官姓彭,比较严肃,有同学私下里问他“一杠一星是什么军衔”,他说问这个干嘛,同学说是想了解军事知识,他就没搭腔了。倒是那个女教官好说话一些,她名叫张蓉,有点胖胖的,说话听口音不像是南方人,训练中她问谁又“冒泡泡”了,我们并不理解“冒泡泡”是什么意思,她解释说是出问题了。军训之余的活动就是拉歌了,我们学的歌除了老掉牙的《团结就是力量》,还学了《文明礼貌歌》、《严守纪律歌》,班上一个有蛮搞的男生,给后者改了词,“纪律中有我,纪律中有你”改成了“妓女中有我,妓女中有你”。军训休间隙时,我偶然和班上一个女生搭上话了,她竟然和我是同一个初中的,还是隔壁班的,我还一直不知道,这样话就比较多了,不久就有女生人说我和她是情侣关系了。我刚认识新同学就显示出了很能侃,就有人开始叫我“唐僧”了。班上一个女生在军训时身体不适,特许在阴凉处休息,一些同学对此颇有微辞。军训结束前夕,举行了篮球赛,比赛时一个篮球掉到陡峭的深沟里去了,有个同学就纵身跳了下去捡球,差点没摔着。本来说是有参观活动的,不知道后来为什么没有了。班上还流传着我的一个笑话,说我军训时的一天夜晚突然坐起来,说道:“甚么声音啊?又热又烦躁”,然后又倒下睡觉了。我一直没有睡行症,或许是当时热得睡不着,坐起来发句牢骚,不过印象不深。

阅兵的前一天下午还进行了预演,检阅的是教育处主任陆洲。最后一天上午检阅,下午就回学校了,那次中餐我没怎么吃。七天的军训还是比较苦的,但也促进了新同学的相互认识。


三、大学军训

读大学前就听说要进行半个月的军训,这可是难啃的骨头呀,不过有了前两次的经验,心中也大概有个底了。2004年9月6日抵达学校,次日缴了学费后就领军训服了,这回是自己出钱买,大概50元左右,包括短袖迷彩、米黄色衬衣、绿色长裤、绿帽子、皮带、绿色胶鞋。06级入学的新生军训服漂亮一些,因为那个学期有教育部的本科教学水平评估,帽子是贝雷帽,黑色长裤,蓝白迷彩短袖袖,浅蓝色衬衣加领带,当然收费也高一些。空军雷达学院的学员们进驻学校了,穿着浅蓝色衬衣、黑色长裤,排成方队行进在校园中,喊着口号。晚上我们就开始集合了,早点进入军训的状态,辅导员还讲了话。

9月8日早上举行了开学典礼,那时足球场准备重建,开学典礼之后就开始施工了,阅兵时移师生活区的运动场。军训是男女生分开训练的,教官都是男的,我们的教官名叫江秉伟,四川德阳人,今年四川发生了地震,也不知道他家怎么样了,他这个人还是比较老实的,虽不爱开玩笑,但还好说话。教官相当于排长,还选了个同学为副排长。整个军训都在学校里进行,不是那么辛苦,也有助于尽早熟悉校园环境。早上六点多一起来就开始训练,七点多吃早饭,八点继续;午休一段时间,躲过太阳最毒辣的时候,下午继续;晚上还有训练,训练之余的生活就很自由了。但时间依然很紧凑,每天基本上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第一次晚上没有训练任务时我就去了附近的网吧,在线收听湖南人民广播电台,玩泡泡堂,那还是一年玩过的,感觉是那么熟悉。真是天公作美,军训中还下了雨,我们就休息了。在军训期间还利用一天晚上进行了英语水平测试,以确定分班。我虽然高考英语只得了99分,但毕竟基础还在,后来分到了A班。

开始时我们在图书馆西侧的南湖边训练,有点远;后来又“调防”到学生宿舍13栋楼下,过往的美女可不少。大学军训更严了,齐步走都要练个好几天的。练正步时,经常要进行动作分解练习,或抱腹、或背手练习踢腿,还要保持好平衡,没稳住必须要喊“报告”。鞋底太薄,站久了还是会脚跟疼。后来挑出了一部分同学进入了披枪方队,重新调整了方队,我们这边又来了三位教官,名叫贾君、陈云阳、李光玮,一共四个教官来训练这个新方队。那个贾教官很有意思,听口音是东北人,喜欢开玩笑,笑眯眯的,但又喜欢罚人,像个笑面虎,在阅兵结束后,我们一起把他抛了起来,落下来时大家都躲开了,结果他落地时臀部着地,以恶作剧来报复一下他。虽然我们不是披枪方队的,走得也没他们好,但大家都想尽力做好,最后教官都喊得喉咙嘶哑了。当然还是有个别人做了逃兵,在阅兵的前几天,教官说不想进入方队的可以离开,真有几个人退出了方队。军训接近最后显得轻松些了,不再是那么单调的了,广播里反复播放着《分列式进行曲》,也就不那么枯燥了。

当然,军训中的趣事也不少。我寝室有个同学姓蓝,比较外向,爱开玩笑,油嘴滑舌的,他来武汉之后尽遇到不顺的事,转专业没成功,打开水时又烫了手,训练时水泡又被别人的指甲划破了。有一次蓝同学突然和一个学姐打招呼,说“同学,你好”,把那个女生吓了一跳;教官也罚过蓝同学,命令他做俯卧撑的分解动作,俯卧下去而不撑起来,我们都在一旁看笑话。军训中最有意思的还是打靶,打靶前只拿着步枪进行过一次模拟练习。正式去靶场那天,我们在原地立正等待了许久,磨蹭到十点多才上车前往人民靶场。靶场位置也比较偏僻,周围是山,门口有个店卖子弹壳做的工艺品,价格可就有蛮高的。里面很空旷,靶子后面就是土堆,靶子离射击点至少不少于一百米,枪声响起,靶子周围尘土飞扬,脱靶的肯定很多。轮到我们了,我们小跑着迅速就位,每支步枪周围有一名教官监护。我们匍匐在地上,脚跟也要贴地,枪托抵住肩窝,步枪很沉,我摘了眼镜,以防射击时枪支撞碎镜片,不过瞄准就更不可能了。教官耳朵里都塞着棉花,不然一天下来耳朵可受不了,我也带了卫生纸塞住耳朵。教官帮我们将子弹上膛,我们直接扣动扳机就行了。不到半分钟,我就打完了五发子弹,然后捂住耳朵等待其他人射完子弹,枪支的后坐力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大,就是枪声还比较大。我捡了五只弹壳做纪念,上面刻有“77”和“601”字样,难道我们使用的还是1977年生产的子弹?出了靶场就是继续等待,里面继续打靶,到了中午也没饭吃,有工作人员给教官们送了盒饭,至少我们的教官没有吃,给同学吃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客车才来接我们,回到学校早过了午饭时间,下午就不训练了。晚上听教官说,他们也特别累,等所有的人打完靶,他们就在原地倒下休息睡着了。有人射击时没握好枪,子弹射出时枪都跳起来了,教官连忙上去按住枪,有的干脆是握住他们的手打完这五发子弹的。教官也捡了一些子弹壳回来分给大家,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同学都拿到了弹壳作纪念的。

检阅的前夜比较轻松,大家一起唱歌,也有歌唱得好的同学站出来为我们表演。军训期间除了那些老掉牙的歌,教官还教了我们《军中绿花》。散了之后,我找到了四位教官合影,要他们为我签名留念,江教官说没有什么可送我们的了,也就能为我们写个赠言了。检阅场设在生活区的运动场,临时搭的架子,我们虽然没有披枪方队那么威武神气,但这半个月的训练也没有白费。检阅后我们去图书馆前合影,下午教官们离开我校返回他们的军校,我们自发为他们送行,还有人哭了。以后的新生军训还举行了有声有色的拉歌比赛。后来蓝同学说他在学校大门看见过那些教官。


转眼间,我大学也毕业了,又到了新生军训的时候,四年前的今天,我们完成了最后的阅兵。我找出那时捡的五枚弹壳,颜色已经变成了棕黑色,想起了刚进大学时的激情岁月,我们的教官现在也是连级以上的军官了吧。上了《军事理论》课才知道军训也是服兵役的一种形式,不过比部队里的军训差远了,时间太短,很难说可以磨练出意志和纪律意识,但至少也是一段难忘的回忆。


(本文图片系中南民族大学新闻网新闻图片http://news.scuec.edu.cn/xww/detail.php?id=498)


(字数:4800)


原文地址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BlogID=1097706&PostID=15277723

本文内容于 2008-9-23 11:33:37 被彭康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