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四卷 印度支那 第十四章节 策动

月亮下的船 收藏 48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相比于‘越人阵’国防委员会,法军EMF-2及其所下属的‘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却并没有那样的对战局表示乐观,毕竟过去的一夜里,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以至于让人眼花缭乱。 一小股的中国特种作战部队袭击了位于荣市城内的‘防御司令部’,包括‘越人阵’第3师、第5师指挥官在内的十余名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相比于‘越人阵’国防委员会,法军EMF-2及其所下属的‘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却并没有那样的对战局表示乐观,毕竟过去的一夜里,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以至于让人眼花缭乱。

一小股的中国特种作战部队袭击了位于荣市城内的‘防御司令部’,包括‘越人阵’第3师、第5师指挥官在内的十余名高级军官以及五名法国顾问在袭击中丧生。而下午刚刚秘密部署到荣市城内的两套SAMP-T防空系统也在随后的炮击中被摧毁。

兼任着法国陆军特战旅-第13龙骑兵伞兵团指挥官的贡德比诺上校不得不承认的是,中国人干得的确是太漂亮了。这些幽灵样的特战部队从海路悄然而来,由防御相对松懈的海港登陆,然后秘密潜入到荣市城内,不但突袭了‘荣市防御司令部’,而且还指引炮兵轰击了隐蔽在一所学校体育馆内的防空阵地。得手之后,这些中国人又杀开一条血路,呼啸而去。

从军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中国人的确是干得很是不错,可是无论在什么时候,法兰西人特有的狂妄自傲都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贡德比诺,在这位陆军上校的眼里看来,中国是很干得不错,可是他们的对手只不过是愚蠢的越南人罢了。突袭‘荣市防御司令部’固然取得了成功,可是中国人在8号公路沿线发动的进攻却是失败了,他们始终没有能够突破这片防御区。

回头看着作战地图,上校更是觉得8号公路线的防御力量有待增强,同时还需要建立一定的防御纵深,只有将中国军队的锋芒阻挡于荣市至娇诺山口,法兰西才能在印度支那站稳脚跟。

等到部署在8号公路线上的‘越人阵’部队去和中国人打得两败俱伤,逐步的消耗了中国军队的攻击锋芒之后,投入‘法军特遣作战群’进行反击,便可将中国人驱赶到马江之北。

对于自己的作战计划,贡德比诺上校并没有太多的怀疑,可是他并不知道,他的这种在骄傲的法兰西人眼里看作为是自信的东西,在中国人的辞典里却是叫做‘自负’-一种过高估计自己的狂妄表现。和盲从一样,自负也是一种无知的表现。不过贡德比诺自然不会知道这些。

这并不是贡德比诺上校自己的问题,而是整个法兰西多数人的问题。自负而又轻蔑于一切,总是认为自己是最为伟大的。正如符号学家用来解释埃菲尔铁塔时,所常说的那样“法国是一个因为那些有男子汉气概、沉溺于女色的、像拿破仑与矮子丕平那样危险的小个子领袖而出名的国家,它选择一个一千英尺高的男性生殖器来作为国家的象征再合适不过了。”

就是这样一个狂妄者,还总是认为着自己应该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国家。回首漫长的法兰西历史,从凯撒征服高卢开始,到法兰克人建立的墨洛温王朝、丕平王朝、加洛林王朝,直至卡佩王朝、瓦卢瓦王朝、波旁王朝、并延绵至现在,法兰西几乎没有赢得一场真正的胜利。

第一共和国以及法兰西第一帝国时期,拿破仑的大军在欧洲纵横驰骋,可是严格意义上来说,拿破仑并不是法国人,同样皇帝的军队里更多的也不是法兰西人。

路易-拿破仑执政的第二帝国不仅仅是连颓弱不堪的大清也无法战胜,甚至就连这位皇帝也在后来的色当之战中沦为了普鲁士人手中的战俘。而第三共和国在二战中的表现更是让英、美等盟国跌破了眼镜,仅仅40天,欧洲第一陆军大国便宣告了投降。

对于那段并不光荣的历史,法国人往往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曾经的耻辱在这里自负的法国人眼里看来,只是一个过去式,这些并不影响他们的自我意识膨胀。至少在图板上纵横千里,指挥着数十万作战部队按照着自己的意愿来进行一场战争的时候,贡德比诺并没有丝毫的感觉到什么,他也不必去感觉什么,因为法兰西人的骄傲在潜意识里告诉他,不必在乎什么。

胜利,对于自负的贡德比诺来说,他最需要的便是胜利,法兰西的骄傲,欧洲的尊严,萨科齐总统、埃尔韦-莫兰部长的期望,一切的一切在上校的眼里看来,都是期待胜利的目光。

面对着荣市的战况,贡德比诺上校依然在图板上勾勒着自己的那份胜利,事实上,这种自我感觉并不仅仅是贡德比诺上校一个人所独有的,或许法国人也曾经嘲笑过二战期间的日本人,总是一厢情愿的去看待问题,可是他们却忘记了自己。漫长的马奇诺防线难道不是这样吗?法国人所认为的最不可能出现德国军队的地方不是恰恰正是德军的攻击方向吗?

对于这些,贡德比诺上校自然不会知道,因为第三共和国那段历史已经被他所遗忘,可是对于这些骄傲的法国军人来说,他们遗忘的并不仅仅是耻辱,还有历史的教训。在中国有句古话‘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法兰西人却又怎么会记得这些呢?对于他们来说,重蹈覆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要不然尼古拉-萨科齐总统也不会摒弃自夏尔-戴高乐以来直至雅克-希拉克政府所一直奉行的外交政策了。法国人的确很是浪漫,以至于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在拿自己的国运来进行着‘罗曼-蒂克’。谁能够说不是这样的呢?

面对着荣市一线的战况,作为法军越南派遣部队的实际统帅,贡德比诺上校并不能准确的去判断问题。应该说,圣西尔军校的毕业生并不是太差,但是在传统的法国人的自负意识里,许多法国军官便迷失了他们判断问题的本质。许多人总是嘲笑,面条军队-意大利军除了剩下他们引以为傲的意大利面条之外,似乎就没有能够剩下什么。那么法兰西人?何尝不是。

除了奢侈品、香水、法国大餐,法兰西还能够剩下什么,军队吗?唯一让法国人能够引以为傲的除了葬在荣军院里的拿破仑-波拿巴之外,还有什么呢。难道是有着一个模特夫人-萨科齐总统,虽然和拿破仑、丕平这些一米半半相比,尼古拉-萨科齐的个头并不比他们高多少,但比较起才能来,似乎这位一向以强硬而著称的总统却差了许多。顺便说一句,这位移民的后来,最为强硬的也不过是针对法兰西国内的少数族裔以及那些移民。

“军队,除了军队,还是军队。”站在图板前的贡德比诺上校暴躁得吼道。在这位陆军上校的眼里,只要有足够数量的军队,他便可以将中国人完全封堵在8号公路线以北。那支‘日本第1轻骑兵团’很快便会到来,到那个时候,上校手里的牌便又多了一张。

可是上校忘记了,没有哪一场战争是按照人的意识所发展的,所谓战场局势瞬息万变,更别说,中国军队本来就没有打算在8号公路线僵持下去。而且所谓的攻击受挫,不过只是中国兵法的一招‘示弱’而已。这个时候的荣市一线,除了第85机动步兵师之外,中国军队还集结了近卫集团军的第82、第196两个步兵旅。法国人注定了要为他们的自负而埋单。

猎猎飞扬的战旗在海风之中被扯鼓的噼里啪啦作响,彪悍的舰身切开层层的波涛,一艘艘庞大的战舰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粗鲁的划开一道道弧线,洁白的尾流在舰尾翻滚着浪花,刀锋样锐利的舰首破开重重碧波,无数的碎银飞跃着,狂舞着,拍打在铅灰色的舰身上。在与钢铁的一次次冲撞之中,这些碎银又一次次颓然的散落而开,化作飞溅的丝雨

这些铅灰色的钢铁战舰在一定程度上所象征的并不仅仅是一支军队的力量,还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象征。在十余艘‘中华神盾’型导弹驱逐舰的拱卫下,‘帝王’级航空母舰‘唐太宗’号威风凛凛地航行在碧蓝的海面之上,稍后点的位置,是‘汉武帝’号航母,这也是‘帝王’级航空母舰的第三艘。很显然,中央对这场战争很是看重,不然也不会从北海舰队的建制内,临时抽调出这艘大型核动力航母。

第1-1航母分舰队指挥官-韩海洋大校此时正站在‘唐太宗’号的舰桥之上,一大早就接到了通告,说是机动集群司令员-蔡兴宇上将在今天下午晚些时候,将会登舰坐镇指挥。

对于这样的一条通告,韩海洋大校很少不屑,虽然‘唐太宗’号航母是南方舰队的旗舰,可是机动集群的司令员跑来指挥干嘛。“这里又不是他的旗舰。”大校嘀咕着说道。

对日战争后期方才新组建的机动集群,这两年可是日渐膨胀,不仅仅下辖有近卫集团军这样的陆军王牌;还有第27空突集团军这样的全军机动第一军;甚至陆战队的第164旅也被撬过去了,搞成了个第164机动旅。不过还好,海军也没有什么挖过去的单位。

不过韩海洋大校也不敢就这么肯定,之前空军不也牛气哄哄的这样说嘛,可是一转眼,硬是被拉去了两个空军联队,被转隶于机动集群司令部的指挥下,搞成了个不伦不类的‘机动打击航空联队’。他娘的,谁能够保证接下来不会把舰队里挖走几个单位,搞个‘机动舰队’。

这年头,加上个‘机动’两个字什么都变得牛气哄哄的了,以前的全军快反-第54集团军、第15空降军现在都是靠边站了。谁都知道,海外用兵的第一批部队就是‘机动集群司令部’的下属作战部队。“机动集群司令员?” 韩海洋大校的脑海里忽然闪过……

就在昨天,第5两栖分舰队的几艘两栖攻击舰、船坞登陆舰借着派遣南沙驻军的名头,悄然加入到了舰队中来。虽然这些欺骗不了卫星的侦察之眼,可是……

“难道?上面的胃口不仅仅是……”韩海洋大校的心猛然的悸动了下。

透过舷窗望去,一架归航的战斗机正在下降高度,机尾的阻拦尾钩已经放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