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一卷:大西洋 第十章:欧洲舰队(五)上

红色猎隼 收藏 12 53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


又一架法国军方的军用直升机缓缓的降落在距离着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5公里之外的法国外籍军团的临时野战机场之上,位于直升机停机坪左侧的塔台之上,疲惫的引航员早已记不清是这是几天的第几架在这个野战机场起降的飞机了。自危机爆发以来,位于波尔多附近的梅里尼亚克-博特尔106空军基地内的法国空军空中运输指挥中心已经启动了应急预案向法属圭亚那紧急空运了3000名外籍军团的士兵和宪兵部队,以及数万吨的战略物资。在过去的24小时之后,已经有超过200架次的法国空军A400M型军用运输机和临时征用的民用飞机在已经被军事管制的法属圭亚那首府—卡宴的国际机场降落。随后在通过直升机和地面车辆的运输抵达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的外围。

不过这架直升机与最近多见的法国空军现役的AS532“美洲狮”型军用直升机外型上有着明显的不同。由全复合材料制成的机身显得菱角鲜明,明显强化了的隐身性能,使得地面雷达对其的反射波探测远比外型略小于这种新型直升机的“美洲狮”型军用直升机要小。“是‘欧洲之鹰’NH90TTH型战术运输型直升机,想不到法国政府连这种新型直升机都派出来了。”在停机坪上持枪警戒着的法国外籍军团华裔士兵—李同根迎着NH90TTH型战术运输型直升机直径16米的旋翼卷动的气流,笔直的站在跑道的尽头。此刻他已经不再隶属于法国第2外籍伞兵团了。位于位于右臂之上那曾经代表着无上荣誉的部队臂章和级别章已经被全部抹去,剩下的只有一个法国外籍军团之中极少公布的臂章,那是一个黑色的菱形,而在菱形的中央两道奇异的弧线交会成了一个不规则的白色三角形,宛如一颗硕大的獠牙。这就是法国外籍军团之中阵亡率最高的部队—“铁牙营”的部队徽章。

“铁牙”这个名词最早出现法国的传统狩猎活动之中,这种由中世纪的骑士狩猎沿袭而来的活动最初被当成一种军事训练的手段,而不仅仅是一种娱乐。而到了15世纪,狩猎之风在法国贵族阶层蔓延开来,从国王到贵族都热衷于这种体现激情和意志的娱乐方式。“皇家狩猎队”、“国王猎犬”这些专用名称就出现于那时的书中。虽然从19世纪20年代开始,欧洲各国平民们开始发起禁猎运动。但是法国的狩猎传统一直流传下来,甚至直到今天在法国仍有四百多个专业的狩猎团队。

每个狩猎队一般由40人组成,由1名队长和1名“专业能手”率领。 队长负责组织所有参与狩猎的人员,“专业能手”则负责狩猎。而其他成员则主要负责驱赶猎犬,实际上猎犬才是狩猎团队中最不可或缺的部分。它们承担狩猎中最艰苦最危险的工作。一个像样的猎犬群通常有80条猎犬,一次狩猎活动大约要放出其中的一半。当确定猎物的方位后,队长一声令下,人们便骑马列队,放开猎犬,追赶猎物。机警的猎物一嗅到危险的信号就会想方设法逃脱追捕:野兔会快速钻进一个小小的洞穴里;牡鹿较野兔更狡猾些,它的计谋更加变化多端,它先以全速奔跑甩开猎犬的追捕,然后静静地躲藏在森林的浓密处,它甚至会跳进溪流来消除自己的气味;但在机智的猎人和训练有素的猎犬面前,这些策略不会完全奏效。这样经过一段时间(2到6个甚至7个小时),牡鹿就会被猎犬追得筋疲力尽,最后被杀也就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真正危险的是狩猎野猪,这些生性凶猛的动物往往会在第一时间向狗群冲去,用自己的獠牙和身躯杀出一条血路。传统的猎犬在面对凶悍的成年野猪时往往不堪一击。因此法国的贵族们用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在别名“法国红獒”、以凶猛和强壮著称的波尔多犬(Dogue de Bordeaux)之中培养了一种体形更为强壮的亚种。为了增强其撕咬的能力,法国的贵族们喜欢在其突出而有力的下颚上装上钢铁的牙套。久而久之,这种可以与成年野猪、甚至欧洲熊撕斗的犬种被法国贵族亲切的称为“铁牙”。

“铁牙”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曾是法国贵族的专宠,虽然在狩猎之中他们往往被惨死在与强壮猎物的缠斗之中。但是真正终结他们的却是人类本身。在法国大革命期间,为保卫它们贵族主人的财产,大部分的波尔多犬都惨遭杀戮。虽然残留为数不多的犬只后来得到法国獒犬俱乐部的保护和繁殖,但是经过多年的培育,它已经不像原始祖先那样凶猛,变得安静而温和。“铁牙”这个名词也逐渐淡出了法国的历史。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在法国外籍军团的作战序列之中,“铁牙”依旧存在着。

自从法国外籍军团成立以来,对于在战场被俘后归队的士兵和战地犯罪便一直缺乏一个有效而合理的解决办法。虽然法国外籍军团最初口号曾是 “勇气和纪律”(“Valeur et discipline”),1920年又改为“名誉和忠诚”(“Honneur et fidelite”)。但是法国人却深知为了钱而卖命的雇佣兵是没有忠诚和纪律可言的,因此当这些人被俘之后,变节便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而在血腥战场之上,抢劫、强奸和对平民的屠杀对于大多数军队而言都将是不可避免出现的。在科特迪瓦执行维和任务的法国正规部队也曾被暴出盗窃科特迪瓦西非国家中央银行2亿非洲法郎的丑闻。何况是外籍军团。虽然这些行为可以通过军事法庭来进行审判和定罪。但是对于终日刀口舔血的士兵而言,监狱并不可怕。可况在战争犯下的罪行往往量刑标准极低。

因此各国部队在处理这样的问题时总有一个四海一家的解决之道,那便是将被俘后归队的士兵和战地罪犯编组为一个特殊的作战编制,用于执行高危险系数的任务。这样即可以考察被俘后归队的士兵是否依旧忠诚,也可以用于惩罚那些在行动中犯下罪行的恶棍。而“铁牙”营正是这么一支特殊的作战部队,由于其人员组成的特殊性,大多数法国民众甚至中下层军官都并不清楚他的存在。不过与其他国家的军队相比,法国外籍军团由于其部队性质的特殊性,对于被俘归来的人员和战地罪犯而言,加入“铁牙”营并非唯一的选择。

“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士兵,我也不希望你离开2REP(法国第2外籍伞兵团)。但是由于你的国籍和在乍得的被俘经历,在2REP你的战友已经无法再信任你了。因此……。”当李同根拒绝了万俟昊的邀请,义无返顾的踏上了归队的道路之后,同样在乍得遭遇挫折的法国第2外籍伞兵团团长—布内尔上校虽然并没有和他的战友一样对他投以怀疑的目光,但是作为一名指挥官,布内尔上校却不能不顾及整个部队的情绪。总有人要成为宣泄失败情绪的对象,而身为华人又多次被乍得反政府武装秘密提审的李同根无疑成为了最好的标靶,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他是中国军方的卧底,正是他提供的情报致使一向战无不胜的法国第2外籍伞兵团在乍得一败涂地。

“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我在外籍军团的服役期限还有3个月。我不希望就此离开。”早在选择归队之前,李同根便清楚的知道可能需要面对的结局。但是作为一个负责的人,他依旧选择了履行自己最后的合同。“你可以选择提前离开,合同方面我会去处理……。如果你坚持留下来的话,军团总部可能会将你编入‘铁牙’营,而在目前的国际环境之下,在‘铁牙’营服役3个月,很可能将断送你的生命。”作为一名有良知的指挥官布内尔上校并不希望李同根选择这条道路。

“谢谢,但是我坚信我必须走完自己的道路。半途而废并不是我和所有中国人的风格。”李同根作出这样的选择并非因为自己依旧眷恋法国外籍军团的氛围和那些不菲的收入。而是在这个已经毫无诚信的世界里,这位来自中国名商之乡—浙江的中国人想用自己的行动证明承诺已经有他的分量。面对着自己这位坚决的部下,布内尔上校唯有选择沉默。

加入“铁牙”营的手续并不复杂,这支不为人所知的部队并没有固定的营区。除了短暂的休整或重建之外,大多时候这支部队都在维护法国利益的第一线战斗着。当李同根和同期的12名士兵被调往该部队之时,这支部队正在阿富汗南部的山区之中追剿复苏的“塔利班”武装。因为欧盟和美国两方在阿富汗的诉求不同,战略目标各异,虽然在由联合国授权组建、由北约领导的驻阿富汗安全援助部队内部,美国军队与欧盟国家军队一直都是“自行其事”。因此当法国伞兵部队8月18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附近遭到伏击之后,法国必须用自己的力量找回面子。

面对着依旧控制阿富汗50%乡村的塔利班武装,“铁牙”营选择在阿富汗南部城市坎大哈附近的山区秘密机降,部队展开之后,李同根迅速跟随着“铁牙”营的主力,长途奔袭位于坎大哈北郊的一个塔利班军事据点。行动很顺利,借助着夜幕的掩护,“铁牙”营快速突入敌阵。仅用了一个半小时便歼灭了驻守当地的200多名塔利班武装成员。

“妈的!该死的美国佬……。”但是在检点战利品时,“铁牙”营却意外的发现了众多崭新的美制通讯设备和GPS定位装置,这些装备甚至从未出现在由华盛顿一手扶植的阿富汗现政权的手中。而不等“铁牙”营清扫完战场,两架美国空军的F-15E型战斗机便携带着大面积杀伤的集束炸弹出现在了天空之中。如果不是喀布尔的法国情报部门截获了美国空军的无线电通讯,李同根和大多数“铁牙”营的成员便可能在美国空军这次玉石俱焚的轰炸中悉数蒸发了。

刚刚结束了在阿富汗的绝密行动,“铁牙”营又被奉命调往了南美洲的法属圭亚那,参与到了针对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人质危机的代号“羽蛇”的军事行动之中。“欢迎来到危机前线……。”越过李同根和其他两名士兵组成的警戒线,“铁牙”营的指挥官—法国人威仑上尉快步迎着从直升机上跃下了一名身着黑色反恐特警服装的男子走去。毫无疑问,名义上担任强攻任务的“黑衣人”—法国国家宪兵特勤队终于抵达了。

威仑上尉是一个拿着荷兰护照的地地道道的法国人,据说他加入外籍军团的理由完全是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由于一进入外籍军团便可以获得一个新的名字。这个名字,印在他的军人证和所有的身份证明上,像医疗保险、银行卡、休假证明等。外籍军团就是凭这种措施,保证犯有刑事前科的士兵在服役期间不受地方法律的追究。哪怕是个杀人犯,在军营外万一被检查身份,他也有一个没有任何底案的名字。但是在服役期结束时,士兵才必须恢复以前的名字, 重回社会体系之中。如果没有超过司法追究的期限,法律的惩罚才会重新降临到他的头上。因此威仑上尉选择了用加入“铁牙”营的方式延长自己的服役期限。据说他是目前“铁牙”营服役时间最长的战士,在过去的2年时间里他已经从“铁牙”营的一名普通士兵成功的成为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了。在与法国国家宪兵特勤队指挥官窃窃私语了数分钟之后,威仑上尉突然大声的咆哮道:“不!我们法国人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不需要那些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的帮助……。”

“这是命令……我们必须用整个欧洲的名义对这一时间作出反应。”法国国家宪兵特勤队指挥官努力压低着声音回答道。“我们现在需要的是用谈判来拖延时间……”就在两位军事指挥官激烈争执的同时,一个身着着西装的老者从机舱内缓缓走下,他就是谎称是欧盟特使的法国对外安全总局负责人—伊万.巴博。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