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五卷 任是行人无定处 第二三八章 困情

hc8610 收藏 3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这么说来,那些苦行者都被你说服,一心跟着你对付天下所有的修真者了?” “他们都是苦命的人,也都是醒悟过来的智者,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史上那些大事究竟孰对孰错,他们心中自有分寸。”兰悠傲然回头,大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不禁令人心折。 “你是说,这些人并非受你胁迫,而是自愿跟随你的?” 兰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这么说来,那些苦行者都被你说服,一心跟着你对付天下所有的修真者了?”

“他们都是苦命的人,也都是醒悟过来的智者,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史上那些大事究竟孰对孰错,他们心中自有分寸。”兰悠傲然回头,大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不禁令人心折。

“你是说,这些人并非受你胁迫,而是自愿跟随你的?”

兰悠一自指,昂然道:“我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做出那等下作的事来?”顿了一顿,续道:“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只要有脑子,都能想明白。自九界坍塌以来,成仙已经成为一种奢望,无论怎么修行都不可能飞升仙界,到头来徒然将人的心境搞得乱七八糟,迷失了本性。与其如此,倒不如绝了这个念头,彻底摒弃种种颠倒妄想!”

“谁说九界坍塌以来没人升仙,玄元、重始二位道尊,不是当着数千修真同道的面,在须弥山白日飞升么?”

“哼,他们两个只是邀天之功,恰逢其时罢了!”兰悠大为不屑,冷哼道:“回头我就拿玄元宗和重始宗开刀,将这两个根基最浅,却把持修真界四百多年的门派,连根给他拔了!”

“你这么做,就不怕两位道尊大怒之下,从仙界回来找你麻烦?”

“这两个人,一个是道貌岸然的负心人,一个不过是只知道靠武力的莽夫,我会怕他们?”兰悠冷笑道:“笑话!”

“这世上恐怕还没有人像你这样,胆敢如此菲薄两位道尊。”紫袖皱眉道:“‘莽夫’应该是指重始道尊,这‘负心人’,难道就是玄元道尊?”

重始道尊行事果决,手段狠辣无比,凡是敢与之作对的人,无论出身哪个门派、哪个种族,一律杀无赦。当年统一北洲大陆之时,兵蜂所指,一路尽是血雨腥风,世人莫不闻之色变。不过这种铁血手腕的效果相当不错,北洲大陆和赤炎洲,前后只用了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就归于一统,各族之间的恩怨以及矛盾全部被强行镇压了下去。相较而言,竭力推行教化的玄元道尊,虽说出道还要早上几年,但是南洲大陆和中州大陆仍显得有些混乱,单论结果却是不及重始道尊了。因此,世间有了玄元道尊慈悲,重始道尊严厉的说法。

对于紫袖的疑问,兰悠叹了口气,并不作答,只是呆呆地望着湖畔的那几座画舫,一时间有些出神。兰悠是这么一种表情,紫袖禁不住疑云大起,静静地看着兰悠的侧影,无数的疑问分沓而来。

“莽夫”的评价,用在玄元道尊身上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紫袖可以肯定,玄元道尊就是兰悠所说的“负心人”。可是这种说法太过离奇?以兰悠和玄元道尊两人的身份,怎么能有这等近乎断袖的怨言?除非——想到这里,一个念头闪电般划过,紫袖恍然大悟:“我知道了,难怪我一直觉得你有些面善,原来你就是谷口冰雕里的那个女子!”

一言既出,兰悠猛然回头,周身杀气大盛,目光犀利无比。紫袖毫不畏惧,一瞬不瞬地盯着兰悠,良久才叹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这句话仿佛一下子击中了兰悠的要害,杀气顿时消散一空,忍不住闭目摇头道:“你不明白的!”

“我明白!”紫袖也陷入到回忆当中,嘴上淡淡说道:“说实话,我和高庸涵分开了一年,才刚刚重逢。这一年来,我时常念着他,甚至梦里都会梦到他。玄元道尊飞升了这么久,你与他天各一方,这份相思何其难过,我岂能不知?”

“唉!”兰悠两百多年来从未宣泄的情感,一下子不可遏止地涌了出来,将自己深埋在记忆深处的往事,一股脑地说了出来:“你应该已经猜出来了,我本名叫纳兰!”

“什么?”紫袖大为诧异,失声道:“你就是当年独闯须弥山,大闹升仙台的纳兰?”

紫袖曾听高庸涵说起过修真界的掌故,其中有一个很出名的故事,便和纳兰有关。在玄元、重始两位道尊行将飞升之际,一个自称纳兰的神秘女子,在没有请柬的情况下,居然硬闯须弥山。这当然是不能容忍的事情,于是大打出手。纳兰凭借高深的修为,连败玄元宗和重始宗数十位高手,硬是一路杀到了升仙台附近。这一下自然犯了众怒,以至引来观礼的上千名修真同道联手,其结果可想而知,纳兰寡不敌众最终重伤退却,从此再无半点消息。

没有人知道个中情由,更加无法理解,纳兰为何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这等得罪整个修真界的举动。事后有无数的猜测,可惜都不能自圆其说,最后公认的答案是,纳兰是魔界中人,有意来此捣乱。

“不错,我就是被人说成疯子的那个纳兰。”纳兰苦笑。

“我明白了,原来你是想看玄元道尊最后一眼,结果却被他人所误会。”紫袖大为惋惜,叹道:“你为何不明说呢?莫非玄元道尊还不敢见你?”

纳兰黯然摇头,良久之后才慢慢说道:“当年,我还是只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有一天师父找到了我,将我带回九重门。等我稀里糊涂地拜了师才知道,我的师门就是如今显赫无比的重始宗,只是那时——”

那时的重始宗刚刚经历琴歌一事的变故,被驱逐到极北的苦寒之地,到了九重门之后,幸得天翔阁宗主沙楚收留,才安定了下来。琴歌死后,重始宗在修真界当中可谓是声名狼藉,门下弟子益发凋零,困顿不已。为了延续香火,仅存的几位长老扮作游方的术士,四处物色资质甚佳的弟子。此时的重始宗当然不敢再有任何野心,仅仅只是想将本门传承下去。正是这个想法,使得兰悠得以接触到法术,成为了一名修真弟子。

时间过的很快,整日沉浸在修行所带来的乐趣和奇妙当中,兰悠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有着无双容貌的绝世美女。过了没多久,她就发觉身边总是多了一个身影,一个御风族人出现在她眼前,甚至到了寸步不离的地步。后来她才知道,这个年轻的御风族人身世十分显赫,因为他是天翔阁宗主沙楚的独子,也是被御风族内视为几百年来最杰出的俊彦——沙漫天。

沙漫天初见兰悠便惊为天人,不顾一切地爱上了她,这份爱甚至超越了种族界限。当沙漫天向父亲沙楚提出,想要娶兰悠为妻时,沙楚简直不敢相信,堂堂御风族的大公子居然看上了一个人族姑娘,自然是坚决不允。可是在旁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沙漫天却是理直气壮,到最后不惜以死相逼,终于迫使沙楚应允,并派人向重始宗提亲。

纳兰怎么可能答应?一想到沙漫天浑身淡蓝色的鱼鳞,硕大的鱼鳍就不寒而栗,当即回绝。可是重始宗内部却有不同的看法,认为这是结交天翔阁的好机会,于是软硬兼施想要纳兰应承下来。纳兰比琴歌坚强,因为她不甘心为了所谓的师门大计,就将自己当作礼物推进火炕。同时,她也比琴歌幸运,因为她有一个疼她的师父。在师父的暗中照顾下,纳兰悄悄逃了出来,为了摆脱师门的追踪,她先是在曲堰谷边缘绕了个圈子,而后才一路辗转,打算从冰沐原逃往北州国。

很不幸,除了重始宗的人在找她之外,天翔阁也派出了人手。以御风族天下无双的追踪术,很快就发现了纳兰的行踪,但是他们并没有惊动她,而是回报天翔阁,沙漫天因此得以守候在前路之上。不过还好,沙漫天只是苦苦哀求,并没有过激的举动,于是两个人一个逃一个追,从九重门一直跑到了冰沐原。一路上不断的纠缠,使纳兰忍无可忍几度出手,却因为修行相差太多,丝毫奈何不了沙漫天。而沙漫天出手之际,则始终留有余地,只盼能打动芳心。

在洗剑湖畔,两人再度闹僵大打出手,沙漫天伤心之余失手打伤了纳兰。纳兰至此已无生机,于是挣扎着投湖自尽,被路经此地的叶无忧相救。叶无忧就是后来的玄元道尊,不过初遇纳兰时,他还很年轻,刚刚开始云游天下。沙漫天怪其多管闲事,径自向叶无忧出手相攻,一番打斗下来,沙漫天被叶无忧所伤,随身使用的御风族至宝天翔飞剑,也被击飞沉于冰面之下。

“原来,那些御风族人在洗剑湖,果然是在打捞天翔飞剑,难怪对鹰扬和鱼浅狄等人那么紧张。”紫袖暗暗点头,继续听纳兰讲述。

叶无忧击退沙漫天之后,将重伤的纳兰带到了沐芳谷,就在这湖畔住了下来,并为她悉心治疗。他学的是仙术,身怀大神通,加上沐芳谷灵气十足,所以不到半年的功夫,纳兰就完全康复了。看到纳兰无碍,叶无忧便欲辞行,而此时日久生情,纳兰已经彻底钟情于叶无忧,自然不愿心上人离去。可是叶无忧肩负师命,而且心系天下苍生,当然不可能长期待在沐芳谷,于是两人结伴游历天下。

一路上纳兰极尽温柔,叶无忧对此心知肚明,对佳人也是心存好感,两人之间渐渐有了情愫。从北到南,从东到西,几乎踏遍了整个厚土界,可是入眼尽是满目疮痍,令叶无忧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对于“情”之一字反倒不怎么放在心上。

当两人到了东陵道之后,纳兰终于鼓起勇气,在一株梅花下倾诉衷肠。叶无忧张嘴正要答应,却不知为何突然沉默下来,呆立良久方才默然走开,纳兰因此痛哭了一夜。当夜纳兰几番思量,对于叶无忧的心思猜得八九不离十,知道他是怕受困于儿女私情,而耽误他心中的大事。这一夜她做出了一个决定,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其他的事情尽可以留待以后慢慢解决。可是天明之后,叶无忧只留下了一封书信,全然没了踪影!

“你可知他的不辞而别,在我而言有多难过?”纳兰的眼中全是哀怨,却没有半滴泪水。

紫袖只是抿着嘴唇,不停地点头。

“为了找他,我走遍大江南北。在此期间,我被师门逐出门墙,并且还遭到了天翔阁的追杀。可是我依然无怨无悔,只要能找到他,就算再苦也算不得什么。”纳兰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是内中却流露出极深的愤怒和伤心。

“天翔阁?难道是因为天翔飞剑的原因么?”紫袖这是明知故问,目的只是为了暂时转移一下话题,以免纳兰过于伤心。

“还能是什么原因?”纳兰撇了撇嘴,不屑道:“沙楚将儿子受伤和天翔飞剑的丢失,全部算到了我头上,怎么可能放过我?”

“以我那时的修为,根本不可能逃得过御风族人的追杀,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沙漫天在背后帮我。”纳兰一阵苦笑,无奈说道:“此人倒真是痴心一片,可惜,他不是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