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反击战血色纪实:侦察历险记

战前步兵改行做侦察兵


那年12月,我奉命被抽调到边境参加战斗,临战补训结束后,我接到通知,被分配到师侦察连去当侦察兵。


这个分配决定让我大吃一惊,我压根儿没想到我会分配到侦察连!


我个子偏矮,又没功夫,也从来没有受过侦察训练,眼看就要打仗,现在却让我去从事一个完全陌生的兵种,上级是否把名单搞错了?


我专门去给领导提醒,一个参谋却说:没错,人家侦察连就是看了你的档案专门要你的。我说,为什么会看上我?那个参谋说,他们看你有高中学历,又是党员,还是“特等射手”,他们正需要一个狙击手,还有就是你的各项军事科目的成绩也很好,可就不知道你的个子,一下就要了。“要了你就去吧。”参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我只好服从命令,从一个纯粹的步兵变成了一个侦察兵,对此我缺乏信心。让我这个老步兵临战改行当侦察兵,这就如同一个使惯了快刀的古代武将,在临敌的阵前突然换给他一把铁锤上阵一样别扭。


来到师侦察连,我发现侦察兵并非都是大个子,针对不同的侦察任务,需要不同个体特征的侦察兵,与我身高差不多的战士也有一些,但总体来说,侦察部队里,大个子偏多,我只齐他们肩高。侦察连里,人人都有绝技,有的善攀爬,两三层的楼房,三蹿两跳就翻上了房顶;有的会口技,学各种动物的鸣叫惟妙惟肖;有人善擒拿,七八个人也无法近他的身;至于那些劈砖开石的小把戏,就不算什么套路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高招。我刚到侦察连,一下子被他们各种高超技艺给震撼住了。我的强项是射击,无论是固定目标还是活动目标的射击考核我都一鸣惊人,技压群雄。老侦察兵们对我刮目相看,竖起了大拇指:“神枪手!老兄,以后我们抓捕俘虏,就让你当我们的火力组。”由于我的特长和综合实力,加上是党员,临战前,连里任我为战斗小组组长。分给我的是两个身高马大的广西兵和山东兵。我与他们站在一起, 他们都高过我一个头,别人都形象地称我们为——“凹组”。


路遇


2月16日下午,侦察大队的指战员们,全部穿上了越军的服装,装扮成敌兵,执行为大部队开辟通路和穿插迂回,包抄敌人后路的艰巨任务。


我们这个侦察大队,是由师侦察连和所属各个团的侦察排组成的,加上一些配属分队和兵种,一共有二百多人,队里有三个语言翻译。当时的任务要求我们插入敌后,从地图上看这段直线距离只有十多公里,可实际走起来就有三四十公里。总攻时间是17日凌晨4点30分左右,要求我们17日下午要到达指定位置。


从表面上看,任务够艰巨的,但我们当时却没想到这个要求在实际行动中意味着什么!


到了边境,我们的心情开始有点紧张,因为只有从电影上看过打仗,现在居然要亲自上战场了。出发时,我们每个人只带九包(每包约一斤)压缩干粮和半斤大米。还有一块像火柴盒大小的燃火用燃料。在等候作战命令时就用这块燃料来做饭。有的同志由于使用不当连饭都煮不熟,又不敢用木材来烧,因为烟火太大容易暴露目标,他们只好吃干粮了。


太阳终于落山了,天也渐渐暗了下来,出发的时间也快到了,我们的心情也越发紧张。


8点钟,电台开通了,命令也下来了,我们开始行动。


我们走的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山路。那山路又窄又滑,看样子多年没人行走了,不断有人掉下山去,也不知他们如何再爬上来。因为要防敌人埋设的竹签,我们穿??后,防刺功能提高了,但比较滑,加大了行走的困难。走了两公里多后,才走到一条较大的路。这时,天完全黑了,时间已快接近9点。


路上突然发现一个敌军士兵迎面走来,他背着背包,拖拉着枪,独自一人不知去哪里里。翻译上前与他对话,咕噜着说了一阵,我们都听不懂,好象是说我们是什么部队,要去哪里里,问他怎么走。他指了指方向,侦察大队便继续向前。


这个敌兵与我们相对而行,200人的侦察大队排成一路纵队走起来也是有很长的一段,我们一声不吭地让他过去,可这家伙越走越生疑,不断地回头打量着我们。


他可疑的样子被连长察觉了,我偷偷地捅了一下排长,意思是要注意他,如有什么不对劲,就要解决他。排长走出队伍,从后面悄悄地跟上他。这位越南兵看见排长从后面追他而来,一时也慌了,就撒开步子跑了起来,显然,他觉察出这支队伍的危险了。排长见他跑,急赶几步,一个锁喉,抱住了他,谁知这小子比较瘦小,竟然不能扣紧他的脖子,那个敌军竟然尖声大叫起来。这还了得?要是周围有敌军,侦察大队不是一出门就要遭秧?


听见后面敌人惊恐又惨声的喊叫,大家都紧张起来,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向那边看。连长也从前面赶回来,问道:“怎么回事?”排长一边扣着这个越南兵,一边拿出一张毛巾,捂住了他的嘴。这个敌兵就这样做了我们的俘虏。 我们继续向目标行进。翻过了几座山,子夜时分,爬上一座山顶,大家早已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吃了干粮和水,检查了装备后,就地休息。


休息了一会儿,我们继续在密林中艰难前进。前面的战士挥着砍刀开路,侦察大队进展很迟缓。


行进间,北方传来闷雷一般地震响,夜晚的天空通红一片。看看表,已是凌晨4点30分左右,我方攻击的炮火打响了。各种炮弹在夜空划过,弹道划着抛物线伸向敌军的各个目标,然后落地爆炸,爆出一朵朵或红或蓝或红蓝相间的火光,大炮越打越密集,轰击的目标由原来的一两个点汇成了银河一般的带状爆点,构成一幅壮丽无比的战争画卷。


随着炮火的延伸,炮弹由身后打到了身边,也打到了我们附近,而且越来越密,侦察大队赶忙呼叫后方指挥部。电台沟通后,侦察队报告了自己的位置,说周围落了不少炮弹,让炮兵不要打了自己人。我们暂停前进,就地隐蔽。


约20分钟后,落在我们附近的我方的炮弹才停止。


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从山顶下来对照地图一看,我们走错路了。我们这里的目标应该能看见一条大路。


天亮后下山,终于看见了一条路,但走了一段,发现又错了。快到中午,走到一个半山坡,看见前面有村庄,村庄旁边有条小河,这与地图上的标示相符,但却找不到图上那条大路。


要走到的那个村庄,前面有一个悬崖,寻找下山的道路时,我们发现一处象是砍倒的树木从山上翻滚下山时留下的泥坡,可通向村庄。


正要往下滑,突然不知从哪里里打来一阵密集的射击。只隔一分钟左右,又是一阵射击。对手相当有经验,并不连续射击暴露其位置,一共只是两次短促又密集的射击,然后就停了,再没放一枪,可那两次射击当场打倒了十几个侦察兵。


我们班里有一个人牺牲,一个受伤。我听见枪声就趴在地上,从对面射来的子弹劈里啪拉地打在树枝上。我看见子弹的弹道很平,从头顶穿过,打断了许多树枝。


有老兵分析,朝这里射击的敌人应该就在对面的山上。可侦察兵们却不知从哪里里打来的枪,也不敢还击,怕暴露自己的位置。


这次作战,那张地图给我们带了不小的麻烦,从我们按图行走的情况看,实际地形路线与地图比较有了较大的不同,这张地图显然太老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条大路就在我们旁边,我们只要再走几十米就可看见大路了,当我们遭到敌人的射击出现伤亡时,突然听到坦克的轰鸣,顺着马达声一看,发现是我们的一队坦克正在这条路上通过,也就看见了那条大路了。


为了完成穿插任务,我们只好把牺牲的战士都放在原地,待回来再收,这也是我们侦察部队的特情之一。一旦牺牲或重伤,基本无法带走,只能就地处理或自行求生。战争就是如此残酷,尤其是侦察兵的命运,并不像电影上表现得尽是传奇和潇洒。


亲眼看见自己的战友倒在身边,短短的一天时间,心理上发生了很大变化,对敌人也就已没有任何的怜悯,心里积满了仇恨和复仇的冲动。


我们下到公路,队伍继续前进。牺牲战友的悲痛及初上战场的挫折让大家像被打了一闷棍,一个个默默地想着心事,机械地跟着前面的人走着。


没人再说话,只听见脚踩在沙石上的沙沙声。


机 动


侦察大队这次的任务,除了先行开路以外,还有穿插任务。


就这么10公里距离就走了一天,要到达指定位置,我们都清楚是绝不可能的,因为就算不遇上任何情况,无论怎么走,也无法按时到达。


眼看着我们无法完成任务,却突然来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机会。


17日傍晚,我们抬着伤员正从一座大山翻过,突然山脚下的公路上出现我军的一队坦克,对着我们来了一顿猛烈的炮击和射击,坦克炮弹和机枪子弹,加上他们炮塔上的高射机枪一齐向我们扫来,打在我们身边的石壁上,显得那样的凶猛异常,那种火花乱迸、碎石齐飞的震撼,真让人心惊胆颤!我们终于体验了一次被装甲部队袭击的可怕经历。


我们一时还回不过神来,心理上还没有完全融入敌军角色。为何“自己”的坦克打“自己”人?还打得这么凶?完全忘了我们200来人都穿着敌军服装,看见这么一队“敌军”冲着我军坦克而来,不打你打谁呀?一想到这儿,才回过神来,连忙发信号,告知他们,我们是自己人。


我们用无线电无法与自己的坦克沟通,就先用信号弹与他们联系,打了几发信号弹,他们暂停了射击。然后我们派几个人前去联系才知道,原来他们也是一支打穿插的坦克部队,与我们在半路上碰在一起了。


这样正好,我们可搭乘他们的坦克,他们有了侦察兵在外面警戒,心里也踏实了许多。双方一拍即合,走得精疲力竭的侦察兵们纷纷爬上坦克坐好,乘坐坦克驶向预定的位置。这支坦克部队竟带有民工,我们侦察大队的伤员就交给了他们,然后搭乘坦克继续前进。


一路上,我们不停地观察着周围,生怕有敌军的反坦克分队阻击。其实坦克上放些步兵用来保护坦克,基本是没用的,装甲车辆行走在山区险峻的公路上,不断地上下坡加拐弯,一会儿风驰电掣,一会儿又激烈摇晃,趴在上面的人能坐稳了不被甩下车就不错了,哪里还能发现什么?况且机动过程中,在这样的丛林之间,也根本无法发现路边稍加伪装的狙击手,只有敌人发动了袭击,暴露目标后,跟随坦克的步兵分队再结合坦克的强大火力才有一定的优势。 走了一个多小时,除了看见路边的几具敌人尸体外,一个活的敌人也没看见。正在放松警惕之际,一个转弯处,在离公路四五米高的一块大岩石下面,突然掉下一块脸盆大小的石块来。然后在这个石壁上现出了一个射孔,从里面射出了一阵枪弹,子弹是向着我们这些趴在坦克身上的侦察兵们来的,因为他们好像也只有几支轻武器,没有反坦克武器。


坦克兵大喊:“快跳车!快跳车,你们都下去。”


我们以为是提醒我们,其实是他们嫌我们还在坦克上碍事。这枪一响,坦克也停了下来,坐在坦克上面的侦察兵们早已连滚带爬地跳下车,就地隐蔽起来。


敌人很傻,看见坦克停下来了,炮塔在转动着寻找目标也没停止射击,一辆坦克终于发现了目标,它先轰轰地后退了几步,然后把炮塔歪过来,对准敌人暗堡“轰”地就是一炮,坦克好像整个身子也跳了起来,难怪打我们的时候会让人感到那么厉害!


这辆坦克的第一炮就打在射孔旁边的石壁上,打得石片乱飞,现出一大块的白斑。射击的敌人停止了开火,可紧接着,这辆坦克稍一修正又开了一炮,这一炮可打得太准了,炮弹从射孔里穿了进去,然后从暗堡里发出一声闷响,很快从射孔里就冒出了一股浓烟。


凭一般的知识加上我们受过坦克袭击的切身体会,我们知道,这洞里的敌人有多少也完了。别说被弹片直接击中,就是震也得都给震死了。


打进暗堡的坦克炮弹爆响后,许久没听见动静。我们仍趴在地上,百倍警惕地观察着四周,只要发现风吹草动,就来一次猛烈射击。因为受了这个阻击,坦克显然也谨慎多了。他们的挥指员从坦克上跳下来,找到我们侦察队的领导商量着,让我们对这一带的山上进行搜索,看有没有其它的敌人?于是,我们侦察兵沿着公路两侧,进行了搜索,结果没有发现其它敌人。


乘着搜索敌人的机会,我和几个战士爬上了那个被坦克炸毁的山洞,对这个洞进行仔细搜查。这个洞子有十几米深,洞内还有一些弹药,开口就是朝着公路的那个射孔,射孔下面是一个四五米高的直壁,人无法上来。如果阻挡步兵的话,这是个会造成重大伤亡的好工事,可敌军用错了时机,提前暴露了,可惜了这么好的工事。


不管怎么说,对于这支坦克兵的身手,我们还是相当佩服,两炮就干掉了敌人一个暗堡。我原来对坦克的威力有看法,看它们的笨拙劲,加上路上被击毁的那些歪歪扭扭的坦克,一直不认为它们有多厉害,只是山头上让它们打过一次,加上这次小小的与敌人的交锋,才知道这大家伙不碰不知道,一碰跑不掉。


一路上,我们与坦克兵互相配合,相互支持,除了前面提到的两个敌军步兵用冲锋枪打了我们几下,竟再未遇到阻击。18日下午,到达了这支穿插的坦克部队的目的地。我们与他们分了手,向目标继续前进,这里离我们预定位置已经近多了。


搜 剿


早晨,我们吃过饭后,仍然打着头阵,在一个小村庄碰上三个敌兵,三个人都有枪。双方一见面二话不说交上了火,也许是敌人几天没吃饱,或者是我们侦察兵身手比较敏捷,一开火,我们迅速把他们包围了起来,这三个家伙与我们打了半个小时,我们打死他们一个,打伤了一个,打伤的那个是打中了他的大腿,他跑到村庄的角落里就被抓住了; 另一个没伤的敌人则连枪也扔了,飞一般地跑上了山。很快钻进树林不见了,我们互相呼喊着,拉开距离,迅速包围了上去。


敌军的一个强项就是逃跑速度相当快,这个家伙一眨眼的功夫就藏了起来,我带着一个小组在正面搜索,班长带另一个组在我们小组的左前方搜索,班里还有一个组在我右边。


我们进入丛林,分析着这个敌人可能的藏身之处,我认为这家伙不可能超出100米外,肯定就在附近。但是,观察周围,风不吹,草不动,看不见一个人影。继续向前搜索,突然发现前面一个大石崖下面的草丛中有动静,却不知是什么,后面的战士说好象是牛,因为我们搜山时经常碰到敌方百姓放在山上的牛,我一看说不对,牛不会随着我们的运动方向也作出相应的规避反应,肯定是人。


这时双方距离只有五六米远,我们的副班长那组也正好搜到这块大石的上方,正朝这个方向过来,突然,听到“嚓”的一声轻响,就象是丛林中脚下的一根小树枝被踩断的声音,接着,那有人动的草丛中冒出一股烟来,一看这烟,知道不好,我大喊一声:“卧倒,卧倒!”接着就看见草丛中一个人已经站了起来,是那个敌人没错!他正在用手往手榴弹弹袋方向拼命地拉扯着,好象是手榴弹被什么挂住了似的,他的手握着一颗手榴弹在胸前七冲八冲地拉着,烟就是从那颗手榴弹屁股上冒出来的。


我刚一蹲下,敌军胸前的手榴弹就在我眼前“轰”的一声爆炸了,手榴弹爆炸声音并不很大,像一颗大鞭炮炸响,一块弹片刷地从我右肩上擦过,当时右肩感到一阵热痛,那件衣服也被打烂,我以为受伤了,用手一摸,却没有摸到血,再仔细摸一下,衣服被弹片撕开了一个两厘米宽的口子,幸运的是没有擦着皮肉。与此同时,只听见左上方包抄过来的副班长 “哎哟”一声。



爆炸过后,我们冲到这个敌军面前,敌军胸骨已被手榴弹炸塌,凹陷成一个圆坑。右手被炸断了,露出手臂上的许多筋络,显然人已经死亡。


接着副班长也跑了下来,只是用右手捏着滴着血的左手,冲锋枪吊在脖子上晃晃悠悠的。他边走边问:“打死了?”我说:“炸死了,是他自己用手榴弹炸死了。我差点也被他拖去垫背。”接着露出肩膀上的弹片破处,一个班的人都围过来看我的肩头,看得都吐着舌头,惊讶不已。只要我慢半秒蹲下,那块弹片就必然击中我的胸部或腹部。也许就被一起炸死。危险过去,那些大个子战友们不禁调侃起来:“看来人矮有矮的好处,目标小,要高一点,这回就炸在胸口上了。”


快走到山下时,我突然发现地上有类似人的手指的东西,原来是这个敌军被炸飞的两个连在一起的拇指和食指部分,手指后面还连着许多紫色的筋……侦察大队继续在周围的山上清剿残存的敌人。搜剿中,我们一般是在猫耳洞里过夜,二月的早春比较寒冷。为了轻装上阵,便于追歼,我们穿的衣服都很少,一般只穿两件衣服,晚上我们是靠出发时带去的一块薄薄的薄膜盖着身子,这薄膜比雨衣轻便多了,但盖在人身上,遇有温差会流汗水,盖着它一觉醒来,衣服都是湿湿的,特别的冷……


我难忘的侦察兵岁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