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扁家聪明反被聪明误

sunsky2020 收藏 5 365
导读:   中评社香港9月22日电/澳门新华澳报日前发表富权的文章,台北地方法院19日再度开庭审理“国务机要费案”。案中被告吴淑珍再度请假不出庭,连她的三名律师也请假未出庭。检、法两方都认为吴淑珍请假理由不合理,律师则是藐视法庭。表面上看,吴淑珍的“拖延战术”及“火力侦察”再次奏效。但讵料“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合议庭不但未有谕准检察官提出拘提吴淑珍到庭的声请,避免落入陈水扁精心设计的“以死抗争”陷阱,而且还将计就计,宣布直接结束准备庭程序,即下次开庭立即进入审理程序,而且还将会传唤赵建铭、陈致中、陈幸妤上庭,


中评社香港9月22日电/澳门新华澳报日前发表富权的文章,台北地方法院19日再度开庭审理“国务机要费案”。案中被告吴淑珍再度请假不出庭,连她的三名律师也请假未出庭。检、法两方都认为吴淑珍请假理由不合理,律师则是藐视法庭。表面上看,吴淑珍的“拖延战术”及“火力侦察”再次奏效。但讵料“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合议庭不但未有谕准检察官提出拘提吴淑珍到庭的声请,避免落入陈水扁精心设计的“以死抗争”陷阱,而且还将计就计,宣布直接结束准备庭程序,即下次开庭立即进入审理程序,而且还将会传唤赵建铭、陈致中、陈幸妤上庭,就将在使吴淑珍失去讼诉主动权的同时,又有可能会把她的儿女补诉为被告。这就将使陈水扁将所有刑责都由身体有病、即使被判有罪也可争取监外执行的吴淑珍一人扛起,以保护其他家庭成员的意图破产,正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实际上,学法律出身并任过律师的陈水扁,在应对“国务机要费”诉讼方面,是“机关算尽”的。在他尚在“总统”任上,享有“总统”公权力及刑讼豁免权时,就宣布全案物证属于“机密”,必须封存,令到法官无法审理下去,及利用吴淑珍的身体,在上演“法庭内昏倒”闹剧之后连续十六次请假,以图此“双管齐下”之计,来拖延下去。陈水扁卸任后,一方面是马英九宣布注销全案物证“机密”,法官也驳回陈水扁声称物证是属于“机密”的抗告,另一方面受“政党轮替”因素影响,台大医院的“绿医师”再也不敢超逾专科权责为吴淑珍伪造诊断证明,这就使到陈水扁的拖延术,即将失效。


文章说,然而,陈水扁仍不甘失败,又想出了将司法案件弄为政治事件,及将检辩战场由法庭内扩延至法庭外的诡计,甚至是要以吴淑珍的身体以至生命来作赌注。他的如意算盘是,在他日前亲到台大医院活动,骗取医院开具吴淑珍“不排除有生命危险”的病史证明后,昨日再次让吴淑珍请假不到庭,以刺激早已放话“不到庭就拘提”的检察官,向合议庭提出“拘提到庭”的声请。陈水扁盘算,已为吴淑珍先后十七次请病假,法庭尊严受损而大为不满的法官们,必会核准声请,谕令法警前往宝徕花园广场拘提吴淑珍。此时,按“总统副总统卸任礼遇条例”规定分配给陈水扁的警卫随扈,必会与法警冲突起来。如果法警强硬拘提,吴淑珍必会死赖不从,争执之下说不好会令大受“刺激”的吴淑珍真的休克昏厥,或是吴淑珍趁势“以死抗争”,把“悲情牌”发挥得淋漓尽致。而陈水扁即仿效“总统”选举时,谢长廷总部发动大批绿民围攻“蓝营四”的手法,立即通知民进党台北市党部及“北社”等死忠挺扁团体,发动万人包围宝徕花园广场“护驾”,最好是“爱国同心会”等深蓝团队也来参加“反包围”,以制造社会混乱,陈水扁就可乱中混水摸鱼了。


显然,法官们昨晨虽然是与检察官一样,同样也被吴淑珍及其辩护律师的藐视法庭行为气得直跳脚,但却比检察官冷静得多,没有核准检察官的“拘提到庭”声请,避免了堕入陈水扁设计好的吴淑珍“以死抗争”及发动“扁迷”实施“公民抗争”的陷阱。与此同时,又针对吴淑珍无理请假,顺势宣布结束法庭准备程序,让吴淑珍部份的案情直接进入审理,使吴淑珍丧失了在法庭上运用辩护技巧的自主权。而且更辛辣的是,检方和合议庭还可趁此之机,将也曾以刷卡挪用“国务机要费”的赵建铭、陈幸妤、陈致中等人传唤到庭,并予补起诉。从而令到陈水扁当初意图让吴淑珍一人全部承担“国务机要费”责任的诡计破产。--本来,陈水扁的如意算盘是,由于吴淑珍的身体状况确实是不宜入狱服刑,故只要是吴淑珍将所有责任都一肩扛起,就可达到一方面吴淑珍即使被判有罪也可保外就医或监外执行,另一方面却又能保护其他家庭成员之目的。但既然是结束法庭准备程序,直接进行审理,吴淑珍实际上等于是已放弃了提出自证无罪的人证、物证和辩护程序,反对辩方所提人证、物证、检控程序等的权利。结果合议庭立即宣布,将传唤吴淑珍的女儿、女婿和儿子到庭说明案情和互诘,而使检方掌控到可以补起诉该三人的机会。因此可以说,陈水扁昨日的诡计,不但救不了吴淑珍,而且连自己的儿女都将会给赔进去。


文章认为,当然,在进入直接审理程序后,吴淑珍仍可继续采取“请病假”诡计以图拖延。但开出吴淑珍病史证明的台大医院昨日已受到极大的压力,今后恐怕再也不敢乱开证明了,吴淑珍就再难有请病假的合理理由。即使是司法机关投鼠忌器,而不敢将她“拘提到庭”,也必会在她未到法庭的情况下,审讯她的儿女。她的年青健康的宝贝儿女,尤其是至今尚未涉入扁家各项弊案的陈幸妤,就将会代替年长瘫痪有病的自己受过,占小便宜吃大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