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小子闯三国 秋水悲歌 死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0/


城门开的很小,只是能让一个人出去.

守门的十几个士兵见几人走近,忙的连推带搡的将四人从那狭小的门逢中往外塞出去.

"别推我!轻点,轻点!"黄燕的那个兄弟不停的抱怨着,他的手扶在城门上面,不但自己不出去,还挡住了陈天路三人前方的道路.

老爹有些急了,"小伙子,你快点出去就是了,哪说这么多话?"

那兄弟回头道:"这门开的太小,稍微开大一点不行么?"说完手上一带力气,那扇要四五个人才能推开的大门居然被他一只手拉动了.

城门口的士兵急忙喊叫道:"你做什么?小子找死啊?"

"再不走老子剁了你!"

陈天路忽然意识到事情不对,还没等他想明白,身后一人大声喊道:"别人都能出去,为何独独我等不行?"

这一声喊的太响亮了,所有的人都能听见,人群顿时又开始沸腾.陈天路回头望去,发出喊声的,却是刚才还在和他们道别的黄燕!

几个官兵见又有人闹事,抽刀就要来砍人.

那黄燕的几个随从却在这时候跟着起哄道:"大家一起冲出去啊,不然黄巾杀来都活不了!"

人群中有好多人开始向前冲来,冲向官军的防线.那几个准备砍人的官军却在冲到黄燕面前的时候被人砍倒在地.

"他们有刀!"

"是奸细,大家注意!"

"官军杀人了,快冲出城去啊!"

后面的人群顿时混乱不堪,黄燕等人手拿刀剑带头冲击着官军的阵型.陈天路急忙拉住正要从门口挤出去的赵老爹,向一旁退去.

那守门的官军这时候慌忙喊道:"关门!快关门!"

两个官军忙的上前,但门口壮汉却依旧将大门向外推去,一官军和他对拉一下,没他力气大,另一人忙的抽出刀来:"老子劈了你!"那壮汉的先抬起一脚,将那官军踢倒在地上.守门的官军马上冲了上来,几十把刀枪砍向四人.

赵老爹看着对面扑来的官兵,吓的脚都挪不动了,嘴里喃喃道:"不关我事啊!"

但那些官兵却不理会这么多,两把刀奔着他的头就下来了.一边的陈天路这时候早就明白过来,自己是被人当枪使了.

怪不得那黄燕的随从都在自己主子面前抢着出门,对于他们来说,这不是求生,是求死!

他忙的一个侧步,躲开自己面前的几把武器,把身体移向赵老爹,一招擒拿手拿住一把刀,然后向旁边一带,将另一把刀挡住,这才救下赵老爹的性命.

"官爷,我们真不认识他们,你们认识我的,我是,"老爹话还没说完,又是几把刀砍了下来.

陈天路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拉着老爹一个转身,但这一次有两把刀却砍在赵老爹的胳膊上.

赵老爹一阵惨叫,陈天路大声对他喊道:"跟着我!冲回去!"

这里地方太小,对方人又多,门虽然已经开了,却不能冲出去,否则会被城墙上的弓箭手射成刺猬,唯一的活路就是冲回去,向人多的地方冲,趁乱逃走.老爹还想解释什么,陈天路却知道,这时候没时间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

向里面冲了两步,陈天路的身上被砍了三刀,还好他练的是外家工夫,而且这时代的兵器也不甚锋利,只造成些许皮外伤.

一士兵的刀在空中被他握住,他的手却安然无恙.旁边几人又向他扑来,陈天路手上一用力,将那把刀掰成两段!那些士兵马上被镇住了,一个个呆在那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别逼我!"陈天路大声的喊了一嗓子,他周围的官军明显都有些想退缩了.用一只手就能将刀掰断,这样的人他们真没见过!

但他们都是军人,职业军人,退缩只是暂时的,逃避也不是他们愿意面对的.陈天路靠着墙,和周围的士兵僵持了只有几秒钟的时间,那些士兵在城门官的带领下再一次扑了上来.

陈天路拉了一把后面的老人:"跟着我!"也向那些官军迎了上去.他知道,只有冲过去,冲入人群,他们才能安全.

城门边上的那壮汉已经被捅了不知道多少下,但他也砍杀了四名官兵,现在他的双手依然紧紧的扒着城门,用自己身体里面最后一丝力量,将城门向外推去.

一支支长矛,一下又一下的戳着他的身体,周围的钢刀也向他身上,鲜血从他的身上和嘴角不断的涌出,那张即将消失生命气息的脸上却显漏出一丝笑容.城门前方,一队头扎黄巾的人向这里疯狂涌来.

"苍天以死!黄天当立!"那壮汉喊出这最后一句话后,双手扒着城门,身体慢慢的倒了下来.

这时候,门已经被他打开将近一拓!

"关门!快关门!杀光他们,后退者杀无赦!"那小校这时候也感觉到自己犯的错误是多么严重,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他亲自冲到城门这里,想把打开的城门关上.

但对面的黄巾风飞而至的箭雨却将靠近城门的士兵全部射杀.

"盾牌,快树盾牌!"小校大声的叫喊着.又是一声惨叫从身后传来,一支流箭从赵老爹的身后穿了出来,他整个人倒在地上.

陈天路稍微一分神的工夫,只感觉自己脸上一热,却是自己怀中那孩子嘴里喷出一股鲜血,直接喷洒在他的脸上."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孩子的嘴里虚弱的吐着这几句含糊不清的话语.

陈天路只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他是死过一次的,但这是他第一次直面别人的死亡,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一个只知道找妈妈的孩子,在他的怀里渐渐的停止了呼吸.

"啊!"陈天路愤怒了,一脚将那从孩子背后砍了一刀的官军踢飞出去.那官军倒飞好几米后,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这是陈天路第一次下杀手,虽然他从不杀生,可以说连蚂蚁都没杀过一只,但这一次他却没有负罪的感觉.

"杀了他!"那小校一面指挥人想关上城门,一面用枪头指着陈天路.士兵见了鲜血就会疯狂,更何况,现在守城的官军还没有输,他们还有机会.十几个人向陈天路冲了过来,陈天路这时候无须顾及老人和孩子,反能放开手脚,大小擒拿手使的出神入化,分筋,错骨,夺兵器,只要一个照面就能让对方丧失战斗能力.

但他不伤人命,刚才那一脚是出于悲愤,正应了那一句:"佛也有发怒的时候."现在他却不愿意再伤人命,所以那些和他对阵的官军,大多是躺在地上哀号,却没有性命之忧.

对面的人群已经越来越近了.陈天路甚至能看清楚黄燕的眼神.那黄燕却在回避着他的目光.

大门眼看就要被官兵拉上,城外的黄巾还有百多步的距离.黄燕大声的喊道:"大家冲呀,只有冲出去才能活命!"他的那些手下也都跟着起哄.

其实,也不要他们再说什么,那些跟着他们冲杀的老百姓早就知道,官军这时候已经杀红眼了,就是现在逃跑也会被官军追杀,既然上了贼船,也只能看着这船能不能把他们从死亡的海洋中带出去了.

小校拼命的往大门那里塞人,一个人倒下就再塞两个进去,两个不行塞四个,只要用人能把对方的箭挡住,能把大门关上,塞多少人都可以.

他的战术明显取得了效果,在好几十个官兵倒下之后,大门外终于用盾牌树起一道墙来.黄巾还有八九十步的距离.小校暗自松了一口气,赶紧指挥人去把城门关上.

城内的官军发出一声欢呼,而黄燕的眼神却是一片焦灼.大家都知道,一但城门被关上,那外面的黄巾不可能短时间内攻上城墙,官军有足够的时间绞杀混入城中的奸细.

城外的黄巾大军看见城门正在被慢慢的合拢,忙的加快的步伐,但这一切看来都是徒劳的.

陈天路从黄燕的眼神里看出一死绝望.他并不同情黄燕,先前对这人的一些好感也随着赵老爹祖孙两的死去而烟消云散.

他并不在意别人利用自己,可是如果利用一个老迈的老人和一个无知的孩子,那就是卑鄙,至少他现在认为黄燕是个卑鄙的小人,这个人必须对那祖孙两人的死负责!

黄燕这时候也不在掩饰什么,大声叫喊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兄弟们冲过去打开大门!"

追随他的人马上齐声喊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这句话仿佛能让他们变的异常疯狂,官军的人数虽然是他们的好几倍,但由于阵型早已经被人群冲散,还要分兵防止四散的百姓,居然被他们一股气冲了过来.

黄燕冲到陈天路身边的时候,稍微停了一下:"陈兄,"

陈天路没有说话,只是拿两只眼睛狠狠的瞪着他.

黄燕嘴巴张了张,最终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继续他的撕杀.

陈天路的心情非常的糟糕,他一把抓住一个正拿刀砍向他的官军,劈手夺下那人的兵器扔在地上:"滚!"

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字是喊给那官军听的,还是喊给黄燕听的.

门口那小校见形势不好,马上带着十几个军士杀了回来迎上黄燕,两人一刀一枪做了一次扎实的碰撞.身形都是向后猛退,显然都没讨过好去.

"杀!"

"冲!"

两人见自己无法单独收拾对方,马上向自己的手下发出命令.狭小的城门下顿时血肉横飞.

虽然暂时双方无法分出胜负,但官军却是越打越轻松,因为城门马上就要合拢了.只要一关上门,黄燕等人就是对方屠杀的对象.黄燕面对那小校的长枪,只能眼看着城门被慢慢的合拢,内心焦急万分.

他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可他知道,这一次军事行动,实在是黄巾军的冒险攻击,如果被拖在城墙下面,等官军的援军一到,十几万黄巾就算完了,这不是他一个人的生死.

但他现在却是真的毫无办法.他早就看出陈天路身手好,所以让他来城门,一是拉他下水,二是怕老人和孩子一但出事,陈天路会对自己下手.

他没想到陈天路居然强到可以不杀人就能自保!这导致现在已经没有官军向陈天路冲杀,全向他这里冲了过来.陈天路在这场血肉搏杀中,成了一个甩手看客.

陈天路这时候看着眼前横飞的血肉,只有一种想快点离开的冲动.

他不动是因为他知道,现在无论向前还是向后,都不安全了.人群已经被官军冲散,自己冲过去,只能成为那里官军新的捕杀目标.城外已经被黄巾和官军射成一片箭雨之地.

自己到底要怎么做?如果官军关上门,那自己肯定也会成为他们屠杀的目标.自己功夫是好,但不是超人,一个人对着成百上千的官军玩空手入白刃?

帮助黄燕他们?如果黄巾真的杀进来,那有多少人会死在兵祸之中?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城外忽然传来雷鸣般的呐喊叫好之声.陈天路个头高大,透过前方的盾牌看见一人骑着快马,手拿一面巨盾,顶着城墙上的箭雨向城门冲来.

黄燕等人虽然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从城外的欢呼声中他们确定是对己方有利的事情出现了.

小校这时候被黄燕紧紧的缠住,无法分身,只能对身后大声喊道:"关门!快,快关门!"

攻守双方的胜负好象只在那一线之间了.城墙上的官军几乎将所有的弓箭都对着那骑士射出了,那人的周围箭石犹如暴风雨般落下.

在距离城门二三十步的时候,一声长长的马啸响起,骑士被从马背上甩了出来身体向前方直飞.

倒在地上的战马身上插满箭矢,如同一只龟缩的刺猬.

这时候,大门的最后一丝缝隙也慢慢的合拢.小校明显有些兴奋了,大声叫喊着:"插上门闩!杀光蚁贼!"

黄燕等人却是有一种坠入深渊的感觉.

"啊!"黄燕身边一汉子被四五把刀同时砍在身上,嘴里发出一声惨叫.同伴的死亡更是提醒了黄燕的人,死神已经站在他们身边了.

"兄弟们,有死而已,我等何惧怕?杀一个够本,杀两赚一个!"最后时候,黄燕本身的凶悍体现的淋漓尽致,他一面大声的喊叫着,一面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四面砍杀.

那小校已经满是鲜血的脸膀上也是一副狰狞面目,挥舞手里的长枪再一次冲向黄燕.

黄燕哈哈大笑,也迎了上去:"老子拽上你就赚大发了!"两人转眼战成一团.

官军的人数优势已经越来越明显,混入城中的黄巾一个个被砍倒在地,黄燕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说起来慢,其实从陈天路他们到城门,一直到现在,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黄燕越打越是感觉到力不从心,不光是那小校的长枪,周围还有好多兵器不断向他身上招呼.

眼睛在周围闪了一圈,发现只有三四个自己人还在顽抗,其他人都倒在地上了.

又是一声惨叫在陈天路身边响起,一名黄巾的两条胳膊被对手一起卸了下来.

那黄巾一头便栽倒在陈天路的脚边,又两个官兵握着血淋淋的战刀也跟了上来.

陈天路看了地上那黄巾一眼,那人却在用残存在胳膊上的那一点点骨头支撑着身体,向墙边挪动.

他哭了,陈天路很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那黄巾的眼角流出泪水,一点点的向后挪去,带着企求的眼神看着向自己逼来的两名官军.

那些官军却没有丝毫的怜悯,狞笑着慢慢上前,就像是一个猎人在观看着已经陷入陷阱中的猎物一样.

陈天路实在看不下去了,闪身挡在三人中间,将那受伤的黄巾置于自己身后,"两位大人,他已经输了."

"找死!"

一官兵一刀砍了过来,却被旁边的同伴拉住.那人早就在城门之下,与陈天路也交过手,到现在一条胳膊还耷拉着.

他知道陈天路的厉害,也感激陈天路刚才留下了他的性命."壮士,你现在最好什么也别管."

陈天路知道他是一翻好心,可是真让他不管身后那人的死活他却根本做不到.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在战场上是十分愚蠢的事情,但他不愿意让开,也不想将一个重伤之人再一次抛弃在屠刀之下.

官兵发现这边的异常,马上围了上来,呈一个小半圆状将陈天路围在中间.

"罗嗦什么!杀!"其中一人挥刀冲了过来,其他人跟风而动.

陈天路心里暗自叹息,他知道这一次和官军再交手,肯定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他不想伤人,可也不愿意被人杀了.

就在这时候,大门口那几个官军忽然发出求救的呼唤,他们插了几下都无法插上门闩!

原因是大门外面有人在往外拉!那人的力气显然很大,片刻工夫居然被他拉出一条小缝!

一把铁剑从外面插了进来.门,关不上了!

"去帮忙!"小校急忙喊到,大量的官军迅速向城门涌去.

"碰!"

"碰!"

两声巨响震撼着整个城门,也告诉了里面所有的人,黄巾军大队已经杀到城门外了!

本就没有插好的城门顿时显出一条通道,一把斧头从那通道外一闪而入,一颗人头随之落地."我乃杨凤!要命的让开!"

城内残存的黄巾顿时士气大震,而官军则面漏惧色.

小校大吼一声,抱着长枪冲了上来往杨凤的胸口就是一枪!杨凤挥舞长斧抵挡.

"众军士随我死战!挡住他们!"小校这时候犹如一只发狂的野狼,不顾一切的向前进攻,妄图将闪进来的杨凤再杀出去.

他的英勇也同样激励着周围的官军,一个个发狂的冲向城门.可小校却忘记了,自己身后还有几个敌人没有清除.

黄燕看见小校背对着自己,全力和杨凤斯杀,当下也不管自己身边还有敌人,脱手将刀向小校的身后掷去.小校感觉到一股凉气从后心传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完了.

"众军士!不准后退,死战!"这是他喊出的最后一句话.

虽然他是个不合格的军官,因为自己一时贪财给了对方可乘之机,但不能否认,在战场上,他是个合格的战士,战斗一直到他生命停歇的时刻.

小校一死,官军顿时混乱不堪,城门被打开的越来越大,涌入的黄巾也越来越多,随着城门中最后一个官兵的倒下,城门也被完全打开了,城破了!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嘹亮的口号从这里开始向城内的每一个角落蔓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