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士兵 第一部 吴王争霸 第一卷 初啼 第十一节 近卫军威

北宋杨六郎 收藏 4 1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size][/URL] 城外,郡兵们已经吃饱喝足,休息完毕,几个都伯正在指挥车队作出发的准备,他们发现我们只有2人返回,而且都带有血迹的时候,围上来打探情况,我让马忠介绍情况,自己径直走进一辆马车更换了衣甲,梳洗一番,还自己本来面貌。马忠也梳洗完毕,一声令下,我们离开了这座城市,虽然离开了皖城,但我越走心里疑问越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


城外,郡兵们已经吃饱喝足,休息完毕,几个都伯正在指挥车队作出发的准备,他们发现我们只有2人返回,而且都带有血迹的时候,围上来打探情况,我让马忠介绍情况,自己径直走进一辆马车更换了衣甲,梳洗一番,还自己本来面貌。马忠也梳洗完毕,一声令下,我们离开了这座城市,虽然离开了皖城,但我越走心里疑问越多,许多的问号在我的脑海中上下翻腾。这时候马忠催马过来,“将军,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赞许的看了看马忠,“你也发现了。”“属下试言之,将军看是不是这么回事!”马忠眼睛明亮了许多,鼻子也仿佛向上挺了挺,“既然牛金在皖城被俘,无论张辽是否在城中,贾太守都应该立刻关闭四门,进行搜查,但他不但不关闭城门,反而先是要求我们马上出城,而且还强抢牛金,后来又巧言让我们撤退,这就是疑点所在亚。”“不,这些只是我们的猜测,还不能作为证据,总之,我看贾华这个人有些模糊,说他圆滑吧,看起来是忠厚长者,要说他为人真诚,可怎么看都有些假。反正我看此人对我们感觉很放心,其实内心十分的戒备,人常说,人不疑他,他自疑。心中无鬼,又怎么会担心别人疑他呐。”“那依将军看来,应如何处理。”马忠用期盼的眼神扫了我一眼,我被他略带扭捏的眼神扫得心头一阵乱跳,奇怪,男人也能让我如此,可怕,当然以后我才了解他为什么喜欢逛街了,这才是真正的可怕。我与他并马缓行,心中揣摩道:“如今也别无他计,唯有回到军营禀明校尉大人,看看校尉大人有什么主意。”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过了一片树林,就在此刻一名土丘之上负责瞭望的斥候突然传来讯号,前面发现一支人马,看不清楚旗号。如今在江东境内除了自己的军队,不可能有别人的队伍光天化日之下在江东行进亚。斥候再次报告,旗号是赵远。“赵远”,马忠回答“是赵丞相,怎么他的旗号会出现在这里?”“我们上去看看,”我带马奔上土丘,马忠紧紧跟随在后面。上了土丘,视野大开,对面的队伍在千人左右,看旗号和服饰确实是东吴人马,对面的人马也发现了我们,很快停止了前进,派出了几名骑兵快速奔向我们。马忠奇怪道:“他们这支队伍的部署很明显是敌后行军状态,难道保护了很贵重的东西?”“我学会了一句话,告诉你听听,”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这位马忠一路同行以来,我话变得很多,我平日不太喜欢和男人说话,这是怎么了“就是不该知道的东西不要打听。”我一催坐骑,不看马忠表情,径自来到了队伍前面。

来人在10米外勒住了马匹,打量着我们,我喊道:“我是凌阳候,奉定威校尉之令执行公务,你是什么人?”来人在马上行礼道:“我是铁锋营仕长孙郁,我家将军孙绍奉吴候之命护送要人归还建业。”我周围的士卒顿时肃然起敬,铁锋营是吴侯近卫军,素来执行卫护都城的任务,轻易不离开建业,上次见到铁锋营的士卒,是在逍遥津,近卫军誓死血战保护了孙权撤退,虽伤亡惨重,但战绩显赫,张辽冲锋三次,面对铁锋营铁桶一般的防卫也无可奈何,否则孙权当时极可能被张辽擒获。

“什么大人物呀,居然连近卫军都出动了。”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猛然回头,差点撞上此人的鼻子,“搞什么亚,离我这么近想干什么,马忠!”就见马忠羞红了脸拨马闪到一边去了,真像个娘们,我突然闪过这个念头。

“既然如此,我这就下令部队让开道路,请铁锋营先行。”我向孙郁说道,孙郁拱手回答:“既然如此,多谢将军,我这就禀明孙绍将军。”

“大家让开道路,车队靠边。”我一声令下,马忠指挥郡兵急急忙忙的把车辆赶向路边,士卒们也纷纷离开大路,站在路边,等待着铁锋营的到来。郡兵毕竟就是郡兵,平日里没有见过大世面,互相叽叽喳喳说话,队形也杂乱不堪,这里一群,哪里一堆,哪里像我们军营的士卒,不管什么情况,都是眼不斜视,嘴不议论。

“不要乱说话了。”马忠开口了,看得出来,他也不喜欢这些郡兵的随便,如果率领这样一群士兵上阵与敌人厮杀,恐怕和当年我们在长坂坡的遭遇没什么不同。

铁锋营的大队人马席卷着浓烟过来了,到底是近卫部队,不要说士卒的素质了,就连装备也和我们不同,马匹都是东宛高头大马,据说这种马一年东宛只贸易给中原3000匹,士兵们全都穿戴那种闪闪发光的混合铜、铁、银的盔甲,除了坚韧程度以外,还增添了一些高贵,再看端坐在马上得士卒,真是人人带着一股杀气,不怒自威,就连马匹看我们也仿佛高人一等。我扭头再看看身后这些郡兵,都穿着皮甲,连兵器也不统一,顿时泄了气。军营之中的盔甲也不过是些铁甲,就连我身上这套还是占了吴侯的光,赠送给我的近卫军盔甲,怪不得孙郁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劲,混杂着点尊敬,原来他以为我也是近卫军出身亚。我想到这里,胸脯也腆了起来,看郡兵的眼神也带了点居高临下的感觉,扭头看看马忠,发现这家伙的目光就像利剑一样看着我,我想起来了,这家伙才真的是近卫军出身,想到这里,我像泄了气的气球,又瘪了下来。

这群傻冒近卫军到了我们近前居然还唱起了战歌,什么军人百战载誉归,什么征战吴郡几人还得。看看那些郡兵,竟然有些痴了,你们这些人这辈子我看也进不了近卫军了,老老实实做你们九江郡兵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吧。

我发现在铁锋营护卫的队伍之中还有一辆漂亮的马车,做工精美,光看车身的修饰就是大户人家的豪华马车,看上面的符号应该是吴侯专用的车辆,不过因为没有吴侯的旗号出现,所以我猜想车辆内必定是一位十分显赫的人物或者东西,难道是丞相赵远?

惊奇似乎总是发生在我身上,是我和它们有缘,还是它们就喜欢我这样的人。从我们身后射出来数百支弓箭,事发仓促,郡兵们和近卫军都有些慌乱,不少人中箭落马,或者朴尸路边,“戒备,戒备。”孙绍和马忠同时下达命令,近卫军把盾牌举向射来弓箭的方向,一些人就地把马车围了起来,谨慎的观察着四周。

“行刺,”我现在脑子里有个想法,难道牛金今天的出现和这次袭击有关系?容不得我多想,第二批弓箭从另一个方向射了过来,可怜的郡兵没有盾牌防御,死伤惨重,马忠焦急的督促郡兵躲到车辆周围,利用地形掩护自己。只不过2轮弓箭突袭,近卫军死伤不多,我的郡兵几乎死伤了一半,有的郡兵没见过流血,吓得大呼小叫,到处乱窜,败坏军心,孙绍命令近卫军将那些乱跑乱叫的郡兵一律处死。我趴在坡边,让青花鬃也卧倒在一个浅坡下。观察着周围树林。思考着这些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们的斥候不是已经搜查过周围的树林了吗?不过看这些人的如此精准的弓箭,绝对不可能这些郡兵斥候能够侦察出来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