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除了在北京奥运开幕的当天就鼓动格鲁吉亚挑起格鲁吉亚战争、在俄罗斯的战略腹地“搞事”、还精心选择在奥运会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又在中国的身边“玩火”:怂恿巴基斯坦执政联盟将穆沙拉夫赶下了台。

俄暂停与北约军事合作 已通过军事渠道通知北约 [莫斯科8月22日消息]俄罗斯驻北约代表罗戈津二十一日表示,在俄罗斯领导人就与北约未来合作问题做出特别决定前,俄国防部将暂时中止与北约军事合作。 北约组织发言人罗梅罗当天证实说,俄罗斯已通过军事渠道正式通知北约,暂时冻结与北约成员国的军事合作行动。 美国国务院当天对俄方暂时中止与北约军事合作的决定表示遗憾。 俄新社援引罗戈津的话说,俄罗斯与北约的合作是个综合性问题,“俄国防部的决定具有暂时性,直至俄罗斯政治领导人作出特别决定。”他同时表示,暂停的军事合作包括军事代表团的访问和联合军事演习。 据悉,俄驻北约代表罗戈津已接到国内指令,于二十二日飞回莫斯科与俄罗斯领导人会商。 本月十九日,北约成员国就格鲁吉亚局势举行紧急外长会议,敦促俄罗斯立即从南奥塞梯冲突地区撤军。北约秘书长夏侯雅伯在会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北约无意中断与俄罗斯的一切联系,但双方未来关系能否正常发展,首先取决于俄方在处理俄格军事冲突时采取何种具体措施。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随即在莫斯科回应说,俄罗斯将针对北约在格鲁吉亚问题上的立场作出相应结论,俄罗斯与北约的未来关系将会发生变化。 俄罗斯媒体二十日援引俄军方消息人士的话说,俄美两国原定于八月底在远东地区举行的空中反恐演习已被取消。俄罗斯与北约原计划今年年底前举行十多次联合军事行动,包括军事演习,消息人士称,“这些行动极有可能被取消”。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两段文字: 第一,北约秘书长夏侯雅伯在会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北约无意中断与俄罗斯的一切联系,但双方未来关系能否正常发展,首先取决于俄方在处理俄格军事冲突时采取何种具体措施。 第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随即在莫斯科回应说,俄罗斯将针对北约在格鲁吉亚问题上的立场作出相应结论,俄罗斯与北约的未来关系将会发生变化。 ●夏侯雅伯与拉夫罗夫所说的“北约”其实都是在特指欧盟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北约秘书长夏侯雅伯所说的“北约”其实可以理解为“欧盟”,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所说的“北约”,其实也是在特指欧盟.

●双方(俄罗斯与欧盟)”在彼此“威胁”:将根据对方在格鲁吉亚问题上的立场、对“双方关系”做最后定性 因此,上面两段文字实际上讲的都是一个意思,那就是:“双方(俄罗斯与欧盟)”在彼此“威胁”,都在扬言将根据对方在格鲁吉亚问题上的立场、对“双方关系”做最后的定性。 事实上,就在欧盟与俄罗斯“彼此威胁”的同时,另一个地方,也就是阿富汗、巴基斯坦方向,也在上演着类似的事情。 在继续这个讨论之前,我们先来阅读一则消息。 英国首相布朗表示将坚定支持阿富汗重建和反恐斗争 [喀布尔8月22日消息]英国首相布朗21日在喀布尔表示,英国将坚定支持阿富汗的重建及其为打击恐怖主义所做的努力。 当天突然访问阿富汗的布朗在同阿总统卡尔扎伊联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阿富汗安全局势对世界具有重要影响,英国将“毫不懈怠地”通过加强对阿富汗国民军和警察部队培训等手段继续坚定支持阿富汗重建和反恐斗争。 布朗在记者招待会上还宣布,英国将提供1700万美元,用于在阿富汗南部塔利班活动频繁的赫尔曼德省建立电台,以削弱塔利班在当地的影响力。此外,英国还将提供1.2亿美元援助,用于推动阿富汗教育事业的发展。 目前有7500余名英军士兵驻扎在赫尔曼德省执行维和与协助阿重建任务。布朗当天早些时候专程赶往赫尔曼德省慰问了那里的英军士兵。 [时事点评]我们知道,昨天“突然访问”阿富汗的布朗,因准备参加奥运的闭幕式、今天已经到了北京。 ●布朗给北京带来了北约的“手信”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布朗的这句“英国将毫不懈怠地通过加强对阿富汗国民军和警察部队培训等手段继续坚定支持阿富汗重建和反恐斗争”,其实是北约带给北京的“手信”。 ●“法英”首脑之所以鱼惯而入阿富汗,为的都是一件事 在此之前,法国总统萨科齐也“突然访问”了阿富汗,表面上看,萨科齐的“突访”与布朗有所不同,为的是处理法军被袭的后事,但实际上看,“法英”首脑之所以鱼惯而入阿富汗,为的都是一件事--向“方方面面”强调“继续在北约的框架内支持阿富汗重建和反恐斗争”。 ●华盛顿在俄战略腹地“搞事”、并在中国身边“玩火” 我们也知道,华盛顿除了在北京奥运开幕的当天就鼓动格鲁吉亚挑起格鲁吉亚战争、在俄罗斯的战略腹地“搞事”、企图将整个东欧搅成一团乱麻之外,还精心选择在奥运会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又在中国的身边“玩火”:怂恿巴基斯坦执政联盟将穆沙拉夫赶下了台。

就如我们当时所指出的,这是一套“组合拳”,其“拳理”如下: ●“爆发”格鲁吉亚战争的双重战略目的 第一步,挑起格鲁吉亚战争,逼迫正忙于将“普京路线”全面升华的俄罗斯不得不大打出手,以激起欧洲、特别是波兰、乌克兰等东欧国家对俄罗斯的恐惧心理,将已经启动的“俄欧新关系”进程,从能源、经济、文化合作的新方向一把推回到“军事对抗、意识对峙”的冷战老路上去,从而一把实现“在打击率先冲击美国金融霸权的俄罗斯同时,再趁机为冷战还魂”之战略目的。 显然,在格鲁吉亚问题上,由于俄罗斯取得军事上的胜利毫无悬念可言,因此,站在华盛顿的角度看问题:在“牺牲”格鲁吉亚的“战略动作”中,只要俄罗斯的格鲁吉亚政策能达成上述双重战略目的,即便是达成其中的一个,那也算是成功! ●“放倒”穆沙拉夫的战略目的 第二步,用所谓的“民主政治”,挑起、并激化巴各政治派别与穆沙拉夫、及支持穆沙拉夫政治派别间的“势不两立”,再启动所谓的“穆沙拉夫辞职进程”,以迫使与巴各政治派别关系良好,向来不干涉巴基斯坦内政、但“非常看重”巴基斯坦局势稳定的北京、去“不断加大”斡旋力度,直至激起巴基斯坦部分政治派别、部分社会阶层对北京的不满与敌视。 显然,在巴基斯坦问题上,尽管也非常需要巴基斯坦通道的稳定,但站在华盛顿的角度看问题:在“牺牲”巴基斯坦通道稳定的“战略动作”中,只要中国与巴基斯坦的战略互信被“有效削弱”,或者有效阻止伊朗-巴基斯坦-(印度)-中国能源通道的进程,从而摘去“印巴”系在这条能源管道上的“共同利益”,再利用我们一直非常担心的克什米尔问题,彻底破坏印巴之间的和平基础,继而有效干扰中国至伊朗之间的战略联系,那也算是成功。 通过对其“拳理”的剖析,结合我们之前的一些结论,对美国施展的这一套“组合拳”,我们想继续强调几点: ●在美国霸权的眼里,“普京路线”意图“全面升华”的动作极具攻击性 其一,我们一再强调,在美国霸权的眼里,“普京路线”意图“全面升华”的动作、虽然主要集中在能源及金融层面,但是极具攻击性:一方面想摆脱“石油美元体制”对俄罗斯经济的桎梏,放任之势必动摇美国全球霸权的经济基础;一方面,也想用能源这只杠杆、撬动“俄欧新关系”、扩大北约内部的欧美矛盾,如不阻止,发展下去势必抽空美国全球霸权的安全架构,这是绝不能容忍的。 因此,从根本上讲,美国牺牲格鲁吉亚,挑起格鲁吉亚战争,与其说是“主动”的,倒不如说是被逼无奈而“剑走偏锋”,就如我们之前所说的,其后果必然是欧盟的角色“吃重”,由于“欧盟政治统一进程”的另一版本---“地中海计划”也已经启动,在美国挑起“格鲁吉亚爆发战争”及“巴基斯坦局势稳定问题”、给“俄、欧、中”的战略协调制造麻烦、并企图伺机翻盘的同时,也将自己的战略软肋“送”到了对手的重拳之下。这就是中东方向。有关这一点的讨论纪要,我们稍后再做编辑。 ●再谈普京路线“全面升华”路线图 事实上,普京路线“全面升华”的路线图,核心就是一套“俄欧、俄中能源输送图”外加一套“非美元结算框架”。值得强调的是,在欧洲方向,现有的俄欧能源通道的“主干”(乌克兰、波兰等)届时将沦为整张“俄欧能源配送图”的“枝条”。 ●格鲁吉亚既有动机、也有条件挑起一场旨在制造机会的战事 至于为什么美国要挑格鲁吉亚这个地方、发动一场战争,除了华盛顿已经完全控制了格鲁吉亚现政府、有能力鼓动其主动挑衅俄罗斯之外,就因为格鲁吉亚本身也是一条“输欧能源通道(巴杰管道)”、从而联结着土耳其的战略利益,且地理位置还紧靠着波兰、乌克兰,因为“前苏联”的因素,在“国家安全”上与这两个国家有着唇亡齿寒的关系。

因此,格鲁吉亚既有动机、也有条件挑起一场旨在制造机会的战事,一方面是想制造机会将自己送进北约的大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抱着美国的大腿、谋着自己的一份打算:只有帮着美国将“普京路线”给搅了、将那张“俄欧能源输送图”给碎了,握有巴杰管道,站在里海、黑海之间,紧靠着乌克兰、土耳其的格鲁吉亚,就能凭借自己地处贯穿里海、黑海、地中海之战略枢杻的独特地理位置,成为联结乌克兰、土耳其、波兰、阿塞拜疆这条彻底封堵俄罗斯与中东、南欧联系的关键,继而“可以决定欧洲新秩序的未来(格鲁吉亚总统语)”。 当然了,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至于这种算盘是格鲁吉亚决策者自己“觉悟”出来的,还是美国人给“硬灌”进去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妥善处理好东欧这片战略缓冲区的安全问题,对“俄欧”双方进一步发展战略互信尤其重要 不过,瞄着俄罗斯的战略腹地、揪住“俄罗斯与欧盟(准确地讲是西欧)战略合作关系的软肋”、爆发一场格鲁吉亚战争的战略意图那是一目了然的:美国想要撕碎那张旨在索引“俄欧新关系”的能源输送路线图,办法就是打造一个舞台,让东欧国家(主要是波兰、乌克兰)充分表演,由于“东欧缓冲区”对西欧与俄罗斯都至关重要,在“俄欧”启动新关系进程后,妥善处理好这片战略缓冲区的安全问题,对“俄欧”双方进一步发展战略互信尤其重要。 ●“俄欧(西欧)”双方启动“俄欧新关系”谈判进程的“主要精神” 根据我们的观察,按“俄欧(西欧)”在科索沃问题、“南流”、“北流”问题上所达成的战略默契,“暂时搁置”在东欧安全问题上的“不同”,集中精力找寻双方的“相同”,就是双方启动“俄欧新关系”谈判进程的“主要精神”。 因此,对美国而言,如果能借机将东欧对俄罗斯的恐惧,扩展成西欧对俄罗斯的恐惧,波兰、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对立、拷贝成西欧与俄罗斯之间的对立,那么华盛顿千方百计策划的“冷战”剧目,也就真的要重新上演了。一旦如此,无法取得战略互信的“俄欧新关系进程”也势将嘎然而止。 ●自格鲁吉亚战争爆发之后,“方方面面”全力以赴在做的一件事情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围绕着是迅速拆除、还是努力维护、更或者借这个舞台“顺便揩油(主要是西欧)”,自格鲁吉亚战争爆发之后,就是方方面面全力以赴在做的一件事情。 具体表现就是:俄罗斯迅速出兵格鲁吉亚,但又在南奥赛梯独立问题上暂不把事情做绝;西欧国家(法国、德国)迅速介入调停,但总体上保持低调;但波兰、乌克兰却一跳三尺高,并针对俄罗斯,各自拿着一套什么什么的“导弹防御计划”,迅速、高调地响应“格美”。 ●俄决策层还是心里有数的:不能将反击局限在自己身边 显然,针对美国的意图及手段,俄罗斯决策层还是心里有数的:要想护住那张路线图,避免普京路线的“升华进程”受到根本性的干扰,就不能将反击局限在格鲁吉亚、乌克兰、波兰这些地方,尽管在地理上它们非常近、在力量上俄罗斯占尽优势,但问题恰恰在于它们距离俄罗斯、西欧“太近”,距离美国“太远”,俄罗斯的任何重大反击,都会在“俄罗斯与西欧”之间激起足以让美国腾挪的战略机会。 在具体展开之前,我们再来阅读两段新闻。

俄罗斯将向叙利亚提供新型防御性武器 [莫斯科消息]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21日在俄南部城市索契表示,根据俄罗斯和叙利亚总统会谈的成果,俄罗斯将向叙利亚提供新型防御性武器。 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拉夫罗夫说,俄罗斯准备研究叙方提出的购买新型武器的要求,在不破坏地区力量平衡的前提下向叙方提供防御性武器。 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马尔格洛夫表示,西方媒体在报道叙利亚总统巴沙尔访俄时进行“投机”,渲染两国军事技术合作。这与西方媒体有关南奥塞梯冲突的报道一样,同属于反俄宣传。他表示,目前俄叙军事技术合作仅局限于履行现有合同。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21日在索契会见了来访的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双方就地区安全局势、双边经贸合作及军事技术合作等问题进行了会谈。 哈马斯威胁要对以色列士兵采取新绑架行动 [综合消息]据阿拉伯媒体22日报道:巴勒斯坦哈马斯威胁说,如果以色列在交换俘虏问题继续采取拖延战术,就将绑架以色列士兵,沙利特也会被处死。 阿拉伯门网站报道说,哈马斯下属的军事组织“卡桑旅”发言人布?奥拜达20日在加沙南部发表谈话说,以色列一直在交换俘虏问题上进行拖延,如果以色列还这样继续下去,“我们将要对以色列士兵采取新的绑架行动,以使被关押在以色列监狱中巴勒斯坦人全部获得释放;另外,目前被巴勒斯坦扣押的以色列士兵沙利特可能会成为第二个阿拉德——被处死。”阿拉德还强烈指责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以及巴勒斯坦过渡政府总法耶兹。他指出,埃及政府在以巴交换俘虏问题上做了许多工作,但就是没有实质性进展,是阿巴斯和法耶兹设置了许多障碍。 [时事点评]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在叙利亚总统访俄做“军火生意”的同时,哈马斯在加沙南部发表强硬谈话、警告以色列加快处理“人员问题”,显然,这都与格鲁吉亚的局势有关;换句话讲,也都与“北约”与俄罗斯之间未来关系的“定性”有关。非常清楚,这里的“北约”是特指欧盟。 ●这个“反击点”挑选得好、颇有点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味道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俄罗斯在这个时候将叙利亚总统请到俄南部城市索契、商谈“向叙利亚提供新型防御性武器”事宜,这个“反击点”就挑选得非常好、颇有点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味道: 第一:我们知道,早在上个月,黎总统苏莱曼在巴黎参加地中海联盟国家首脑会议期间,就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举行了会晤,双方就建交问题达成了共识。他们并于上周在大马士革再次讨论了这一问题。 叙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沦为法国委任统治地,在上世纪40年代先后宣布独立,但两国之所以一直没有建交,主要原因是因为叙一直视黎为自己的属地,不承认其独立地位。 显然,在叙利亚愿意承认其独立性之后,黎巴嫩应该不会有丝毫的犹豫才对!但事实却不是这样。 ●那个操持“大中东计划”的角色,为何总在旁边“嘀嘀咕咕”? 近段,在欧盟的极力斡旋下,“叙黎”也一直在商谈建交事宜。显然,将同处地中海之滨的“叙黎”关系尽早正常化,对地中海计划而言干系重大。这也就不难理解,那个操持“大中东计划”的角色,为何总是通过以色列发布某些“消息”,从而在旁边“嘀嘀咕咕”?也不难理解,为何黎巴嫩政府在建交事宜上总是在“瞻前(欧)顾后(美)”。

●莫斯科的“反击”、也击中了“欧美战略合作关系”的软肋 但东方评论员注意到,据报道,黎巴嫩政府21日晚间在总统府举行内阁会议,决定与叙利亚建立外交关系,并在叙首都大马士革开设大使馆。值得强调的是,所有这些,都是在叙利亚总统访俄、并做成“军火生意”之后才发生的事情、且是“迅速”发生的事情。 不难看出,莫斯科的“反击”、也击中了“欧美战略合作关系”的软肋,那就是地中海计划与大中东计划的“不兼容”。 在这里,如果我们再套用北约秘书长入俄罗斯外长的“用词习惯”的话,显然,这句话就应该这样“转译”了,既:莫斯科的“反击”、也击中了“北约”的软肋,那就是地中海计划与大中东计划的“不兼容”。 ●即便北约这只筐再大,恐怕也不可能同时容下“两份计划” 东方评论员注意到,自格鲁吉亚战争爆发之后,在俄罗斯人的眼里也好,欧洲人的眼里也罢,更甭提动辄将“北约”顶在脑门、挂在嘴边上的美国人了,“北约”俨然成了一个筐,什么意见、想法都要可劲儿地往里装。 因此,我们还想补充一句:即便北约这只筐再大,恐怕也不可能同时容下旨在争夺未来发展空间的“地中海计划”与“大中东计划”。 ●华盛顿在俄战略腹地强行搭建“格鲁吉亚舞台”的经验,反手就被莫斯科用到了美国人的头上 根据我们的观察,恐怕正是基于这一点,华盛顿在俄罗斯战略腹地强行搭建“格鲁吉亚舞台”的建筑经验,反手就被莫斯科用到了美国人的头上,并被“以能源为先导、以军事为支撑”的“普京路线”抛进了美国的战略腹地--中东、欧盟的战略重心-地中海海淀。 ●莫斯科不仅要学美式“建筑经验”、还准备用类似的“建筑材料” 第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最新消息表明:莫斯科不仅要学美式“建筑经验”、还准备用类似的“建筑材料”。 据报道,就在克里姆林宫19日宣布阿萨德访俄消息的当天,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主动提及了两点: 首先,他有意推动两国军事合作; 其次,叙利亚愿意在本国境内接受俄方部署反导导弹。 值得注意的是,叙利亚早在几年前就提出过“想在境内接受俄方部署反导导弹”的愿望,但处于“普京路线理论形成期”的俄罗斯,其反应并不积极,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当时这或许俄罗斯也没有力量做出叙利亚所期盼的反应。 ●就在同一天,我们深感兴趣的消息就“蹦”了出来 但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在专访中建议“俄罗斯如今应该意识到以色列的角色”、并断言“如果一些俄罗斯人先前认为这(以方)可以是一支友好力量,我认为现在没有人会这么想了”的情况不难看出,俄罗斯在叙利亚境内部署反导导弹、势必冲击“俄以关系”、势必影响中东的军事布局,但至于能否打破、或者“威胁打破”中东的战略布局,恐怕就要从另一方向着手了。 有意思的是,就在阿萨德应邀访俄的日子里,我们深感兴趣的消息就突然“蹦”了出来。

伊朗空间组织负责人声称:伊朗10年内将把首名宇航员送入太空 [德黑兰消息]法尔斯通讯社伊朗空间组织负责人塔基普尔20日说,伊朗将在十年内把首名宇航员送入太空。 法尔斯通讯社当天援引塔基普尔的话说,伊朗首名宇航员进入太空的具体时间将在一年之内确定。伊朗要在2021年之前成为中东地区空间技术最发达的国家,伊朗正在加强这一领域的相关研究工作。 塔基普尔说,伊朗与俄罗斯、意大利等国家在和平利用太空方面有着持续的合作关系,伊朗将继续与这些国家合作下去。 伊朗17日宣布成功发射一枚自行研发的运载火箭,同时将一颗模拟卫星送入太空。塔基普尔当天表示,伊朗成功发射运载火箭,为“不久的将来”发射人造卫星铺平了道路。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法尔斯通讯社当天援引塔基普尔的话说,伊朗首名宇航员进入太空的具体时间将在一年之内确定。伊朗要在2021年之前成为中东地区空间技术最发达的国家,伊朗正在加强这一领域的相关研究工作。 ●这段日子里,伊朗人很忙 我们知道,在俄罗斯处理格鲁吉亚战争的这段日子里,伊朗人很忙,又是放火箭、又是打卫星的。

明眼人一看就知,不论是放火箭也好、打卫星也罢、都是在向“方方面面”强调伊朗已经掌握了“核导弹”技术。可问题是,在伊朗学习朝鲜“悍然核爆”之前、或者在伊朗正式宣布已经制造出原子弹、特别是美国等国家“正式证实”伊朗拥有了核武器之前,本质上讲,“伊核问题”始终就停留在“有导弹没弹头”的“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层次。

●如果形势需要,在“某些方面”的努力下,“伊航天计划”对中东局势的冲击力可能不亚于“伊核计划”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塔基普尔先生所说“关非政治宣传”的话,那么,这绝对是一项“伟大而又艰巨”的工程,事实上,我们认为,不论出于何种目的,如果形势需要的话,在“某些方面”的努力下,“伊朗航天计划”对中东局势的冲击力可能不亚于“伊核计划”。

●作为对“格鲁吉亚舞台”的战略反击,俄罗斯非常有层次地选取了三个点 显然,讨论进行到这里,我们也就不难看出,作为对“格鲁吉亚舞台”的战略反击,俄罗斯非常有层次的选取了三个点: 第一个点,是叙利亚。“理论”就是:叙利亚及叙伊(伊朗)关系、叙黎关系、叙欧关系、叙美关系,再加上叙利亚与“中俄”的友好关系,在“格鲁吉亚战争”促使俄罗斯必须做出强烈反击、且又必须顾忌“俄欧新关系”的大背景下,在欧盟急需中东和平,以展开地中海计划的背景下,起码在“叙以角力”的问题上,足以让叙利亚“借助较之前强大得多的外力”去强势处理“叙以关系”。 根据我们的观察,俄罗斯似乎有意将这个点作为“主打方向”,而叙利亚凭借欧盟、特别是法国急于推动地中海计划,以及俄罗斯急于在距离“格鲁吉亚舞台”稍远的地方展开反击的战略需求,也有足够的动机为俄罗斯做“战略配合”、以提高自己在“美以”面前的“硬度”、为未来的“叙以和平协议”撑开更大的空间。

●如果俄罗斯“放风”决定在伊朗布置所谓的“反导系统”,将是对美国更加猛烈的报复 第二个点,是伊朗。事实上,如果俄罗斯“放风”决定在伊朗布置所谓的“反导系统”,将是对美国更加猛烈的报复,因为这就意味着这样一个事实:在美波达成反导协议之后,针对俄罗斯军方扬言“将核武打击波兰”的强烈警告,如果美国国防部长盖茨揭露“俄罗斯对波兰的核威胁是说大话”就是“真理”的话,那么,对比这条“真理”,一旦“俄伊”间也弄出一份反导协议,美国对伊朗的军事威胁也将不再存在。 ●在今天的形势下,伊核问题的战略价值暂时无可替代 至于伊朗是否也有叙利亚那般的意愿我们还不得而知,但事实是俄罗斯没有选择伊朗,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今天的形势下,这是冷静与理智的:作为维系“中俄欧”全球战略协调的杻带,以及迫使美国“最低限度”地与“中俄欧”一起维持着“中东共同利益”的“共同底线(防止伊朗正式跨入核门槛)”,“中欧俄”以伊拉克战争爆发为时机、合力打造的伊核问题,其战略价值暂时无可替代。 ●对“中欧俄”而言,“伊核问题”已经在起着一种战略掩护作用 在“伊核问题”已经在起着一种战略掩护作用、既:掩护中国看重的东亚一体化进程进行战略展开,掩护俄罗斯看重的“普京路线”、“俄欧新关系”进行战略展开,掩护欧盟看重的地中海计划、欧盟政治统一进程进行战略展开,在这种有利的战略形势下,任何有可能令伊核问题全面失控、继而势必将“伊核六方”及其盟友、简单归入“上合”或者“北约”两大对峙阵营的动作都要谨慎。 ●再谈美国拼命为“冷战”叫魂的战略目的 必须看到的是,营造冷战气氛,以“东、西方冷战”为标准,让相关国家不得不在“上合”、或者“北约”的旗帜下简单站队,这正是美国不惜牺牲格鲁吉亚国家利益、挑起格鲁吉亚战争,并以此为契机拼命为“冷战”叫魂的另一个战略目的。 然而,美国人的意图可谓是“司马昭之心”,北约的另一半--欧盟又岂会轻易在“上合的对立面”去“简单站队”,不仅不会,还会借机在“俄美”双方的身上上下其手,大揩其油。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非常有利”的战略形势下,对从来就不知道“道义”为何物的欧洲人而言,想要他们不“揩油”、恐怕都难! 在继续讨论之前,我们再来阅读几则相关消息。 俄军方:北约在黑海水域活动不利于地区稳定 [莫斯科消息]根据媒体报道,俄罗斯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诺戈维岑22日在莫斯科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北约军舰在黑海水域的存在不利于地区稳定。 诺戈维岑说,俄黑海舰队发现在黑海水域有西班牙和德国的军舰活动。俄黑海舰队正在靠近阿布哈兹海岸的黑海水域继续履行确保该地区安全局势的任务,俄不认为北约海军在该地区活动能够促进局势稳定。

另据报道,美国国防部21日证实,美军将派遣3艘舰艇进入黑海,向格鲁吉亚运送救援物资。美国防部发言人惠特曼说,美国已向俄罗斯方面通报上述舰艇的行动、路线和目的。 以色列外长声称:巴以年底前恐难签署和平协议 [综合消息]据媒体报道:以色列外交部长利夫尼日前表示,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年底前仅为了弥补两方的鸿沟而签署不周延的片面协议,恐将导致更多的误解和暴力冲突。她说,协议签署的时间表固然重要,但“以巴双方对协议的文字内容能否有一致的看法、彼此能否更了解基本立场的异同,更为重要。” 去年11月,美国邀集主要国家领袖于马里兰州首府安纳波利斯举行高峰会议。会中确认,以美国总统布什明年卸任前为目标,全力促成以巴于年底前签署全面性的和平协议,并由利夫尼代表以方与巴勒斯坦谈判。 利夫尼曾多次表示,以巴展开沟通谈判合乎以色列的利益,希望和平谈判能尽快达成。不过,她日前在耶路撒冷向常驻以色列的外籍记者透露,以巴在今年底前,恐难签署和平协议。 [时事点评]从上面两消息,我们不难看出欧洲人在“美俄”身上上下其手的“痕迹”! ●欧盟同时在“俄美”身上上下其手、两边揩油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其具体的手法就是:在俄罗斯的支持下,先单独以欧盟的名义,在格鲁吉亚问题上取代美国、成为“俄格”双方共同认可的“调解人”,迈出了扩大对格鲁吉亚、乌克兰、波兰战略影响力的关键一步; 不仅如此,欧盟又应美国要求,在北约的名下,以参加北约在黑海水域联合演习为“名”,“行”为美国为格鲁吉亚运送救援物资的三艘军舰进行护航之“实”,从而又将目光转向了地中海海滨,迫使“眼下正非常需要北约支持的”华盛顿立刻为“叙黎关系正常化”埋单、从而帮“地中海计划”扫除一个障碍。 ●以色列以“地中海联盟”与会者的身份、而不是以“美以同盟”成员国的身份“以示不满” 有意思的是,眼见“普京路线”将“格鲁吉亚舞台”原封不动地拷贝到了叙利亚,参加了“地中海峰会”,但却站在美国背后的以色列也立刻转到了前台,放出了“巴以年底前恐难签署和平协议”的口风,显然,这是在“以示不满”、冲着欧盟以示不满。 同样有意思的是,与叙利亚一样,按计划,以色列也是“地中海计划”中的一员,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有必要强调的是,在自己的老板都得低头的情况下,以色列是以“地中海联盟”与会者的身份、而不是以“美以同盟”成员国的身份“以示不满”的。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近日,以色列不仅拿“巴以和平”说事,还私下里对在欧盟支持下,准备与叙利亚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黎巴嫩政府发出战争威胁。 与此同时, 针对华盛顿与华沙就美国在波兰部署导弹防御系统达成协议一事,法国外交部也立刻声明:美国在波兰部署导弹防御系统涉及欧洲安全,呼吁美俄在此问题上继续谈判。而作为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民主联盟的伙伴,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席也公开对美国在波兰部署导弹防御系统提出批评、并警告美国在波兰部署这个系统将加剧欧洲爆发新一轮武器竞赛的危险性。

●不难看出俄罗斯将“格鲁吉亚舞台”原封不动地拷贝到了叙利亚的“独到之处” 这样一来,人们也就不难看出俄罗斯将“格鲁吉亚舞台”原封不动地拷贝到了叙利亚的“独到之处”,在叙利亚身上,由于“叙黎关系”、“叙以关系”、“叙伊(伊朗)关系”的极其复杂性,它非常集中地体现了“地中海计划”与“大中东计划”的“不兼容性”。 只要揪住这个“不兼容性”,俄罗斯、包括中国,就能在北约的身上这里打个洞、那里钻个孔。 ●欧盟在借格鲁吉亚战争在“美俄”身上上下其手的时候,自己的短处也被别人盯得紧紧的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由于布什已经宣布要和与“地中海计划”关系重大、但明言反对“地中海计划”的利比亚建立友好关系,再加上以色列这个对“地中海计划”公开表示“有兴趣”、突然有些“不高兴”,我们已经不难看出,在欧盟借格鲁吉亚战争在“美俄”身上上下其手的时候,自己的短处也被别人盯得紧紧的。 显然,欧美在叙黎关系正常化问题上的角力,特别是“美以”对地中海计划的态度,就是“北约内部关系”的真实写照、就是“欧美战略合作关系”的真实现状。 这里就强调两句话: 第一,这就是所谓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第二,由于美国已经宣布与利比亚建立正式关系,这样,站在地中海之外的“中美俄”就可以通过利比亚这个关键国家,再结合叙利亚、阿尔及利亚这几个点(主要是中俄)、以及以色列(主要是美国),去充分享受“调节”地中海计划进程的“乐趣”了。 ●布什现行巴基斯坦政策的着力点 在看清楚这些之后,我们再来结合美国施展的那套“组合拳”的另一面--搞乱巴基斯坦局势,谈谈布朗带来的那封“手信”。 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曾经说过:将巴基斯坦政府弄成一个“低效率”的政府,是布什现行巴基斯坦政策的着力点。 显然,实现巴基斯坦政府“低效率”的“高效工具”就是民主政治;而使用这套工具的“最好方法”就是使巴基斯坦政府内各政治派别在力量上“势均力敌”,在利益上“相互对立”。 在前面的讨论中,我们已经讨论了美国“放倒”穆沙拉夫的战略目的,既: 用所谓的“民主政治”,利用布托之死,挑起、并激化巴各政治派别与穆沙拉夫、及支持穆沙拉夫政治派别间的“势不两立”,再启动所谓的“穆沙拉夫辞职进程”,以迫使与巴各政治派别关系良好,向来不干涉巴基斯坦内政、但“非常看重”巴基斯坦局势稳定的北京、为了维护巴基斯坦社会的稳定,去“不断加大”斡旋力度,直至激起巴基斯坦部分政治派别、部分社会阶层对北京的不满与敌视。 ●巴基斯坦内政在“民主政治”下的演化,令穆沙拉夫被迫辞职成了必然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不能因为穆沙拉夫对中国友好,就不顾及巴基斯坦其它主要政党的立场,这必竟是巴基斯坦的内政问题。而穆沙拉夫在失去所有政党(包括穆沙拉夫所属的政党)的支持,特别是军方的支持后,选择被迫辞职也就成了必然。 直至目前为止,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布什的“现行巴基斯坦政策”借助“民主政治”这套工具,也算是取得了初步成功,将巴基斯坦局势导向了“可能出现动乱”的边缘。 ●在巴基斯坦问题上的几个观点 但前面也讲了,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巴基斯坦问题上,尽管也非常需要巴基斯坦通道的稳定,但站在华盛顿的角度看问题:在“牺牲”巴基斯坦通道稳定的“战略动作”中,只要中国与巴基斯坦的战略互信被“有效削弱”,或者有效阻止伊朗-巴基斯坦-(印度)-中国能源通道的进程,从而摘去“印巴”系在这条能源管道上的“共同利益”,再利用我们一直非常担心的克什米尔问题,彻底破坏印巴之间的和平基础,继而有效干扰中国至伊朗之间的战略联系,那也算是成功。

然而,在阿富汗问题上,巴基斯坦问题上,也如我们在之前点评中所说的那样, 第一,在俄罗斯随时准备掐断“巴杰管道”(“欧美”、北约进出阿富汗的战略通道之一)的威胁下,巴基斯坦通道的“稳定性”对美国及北约军队(欧盟)而言,将更加“吃重”。 显然,这将有助于“促进”美国在维护巴基斯坦政局稳定的问题上,与中国“发现”利益共同点,也将有助于“促进”北约(主要是欧盟)在维护阿富汗政局稳定的问题上、与上合(主要是中俄)“发现”利益共同点; 第二,俄罗斯手上还挰着个并未解决的科索沃问题,欧盟、特别是法国也指望俄罗斯支持刚刚启动的“地中海计划”,如果欧盟在格鲁吉亚问题上向美国提供了“不该提供的合作”,那么,“激化”科索沃问题、或者“反对”地中海计划、特别是促进伊核问题再次走向危机,就都有可能被俄罗斯、或者“中俄”当作反击手段,最后,“俄欧新关系谈判进程”也必将受到巨大的影响。 不难看出,如果局势果真演化到这一步,如果仅从“俄欧美”角力的层面看问题,那么,不论是欧盟、还是俄罗斯,都将陷于战略被动,美国决策者挑起格鲁吉亚战争、设计这场旨在狙击“普京路线”、中止俄欧新关系进程,为冷战招魂的战略意图、也就实现了。 在这里,由于布朗代表“北约(实际上是欧盟)”给北京带来了一封“手信”,我们就不得不加上一句,如果欧盟在阿富汗、特别是巴基斯坦问题上向美国提供了“不该提供的合作”,比如:利用穆沙拉夫被迫辞职所造成的混乱,继而将巴基斯坦引入内乱、或者协助美国、利用克什米尔问题将“印巴”拖入战争,那么,“反对”地中海计划、促进伊核问题再次走向危机,甚至直接进入阿富汗“反恐”、都有可能被北京、“中俄”当作反击手段。 ●一旦巴基斯坦出现内乱,或爆发印巴战争,美国、欧盟必须面对的后果 值得强调的是,巴基斯坦出现内乱,或爆发印巴战争,势将直接导致北约驻阿富汗部队补给的混乱、及阿富汗局势的混乱,这是美国、欧盟必须面对的后果。 ●欧盟必须面对的后果 最后,中欧战略合作关系也必将受到巨大的影响,其结果可能是,与“中俄”站在对立面的欧盟、尽可以选择站回北约的旗帜下,但欧洲也要小心,小心从此重新被美国装进“北约”的套子里,不论是欧盟、欧元、都将在新一轮的冷战中逐渐成为历史。因为这一轮冷战将有个新特点,那就是冷战“对立的双方”在经济上高度依赖,但“北约”这个筐子里面、却挤着有两个高度竞争的经济体,这是北约与华约冷战时所不具备的特点。 ●“伊核问题”的战略掩护作用不可替代 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也就不难看出,尽管欧盟因“格鲁吉亚战争”占尽便宜,但是,由于欧盟没有完成政治统一,在军事上能力有限,又有个科索沃问题在身,还要强推地中海计划,以巩固欧元的基础,这就决定了它不会接受“简单站回北约”的选择、而会继续借助“伊核问题”的掩护、以伺机彻底解决科索沃问题。而伊核问题正是在“中欧俄”的有效合作下,才发展成今天这副架构的,且“伊核问题”的战略掩护作用不可替代。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要做到这一点,也就需要欧盟审时度势,与“中俄美”同时保持战略合作关系、极力避免与中间的任何一方,特别是与联手打造、并维护着“伊核问题”的“中俄”产生对立,不论是在格鲁吉亚问题上,还是在阿富汗问题、特别是巴基斯坦问题上,不要向美国提供“不该提供的合作”。

否则,如果“中俄”中的一个以实际行动反对“地中海计划”,那么,由于利比亚对地中海计划的最终态度取决于“中俄美”中的“大多数”,既便另一个“不表态”,在美国势必反对地中海计划的情况下,地中海计划将寸步难行,欧盟企图通过实施这一计划“迂回”实现欧盟政治整合的进程,巩固欧元地位的企图也势必破产。 不仅如此,在美国次贷危机必须找到一个解决方法的诱惑下,科索沃问题势将再次成为热点。 搞清楚这一点之后,我们根本就没有兴趣了解“手信”的内容,那是“形式”,而在赖斯突然以格鲁吉亚局势为由、决定不来参加闭幕式的变化中,只要看看布朗在北京参加北京奥运闭幕式期间的态度就行,这才是“内容”。 另外,俄罗斯选择进行反击的第三个点是南美、是委内瑞拉。事实上,由于格鲁吉亚战争的发生而迅速达成的“美波反导协议”,以及因此而生出的“俄叙反导合作”,甚至还可能派生出的“俄罗斯与委内瑞拉反导合作”,再加上巴基斯坦也面临着内乱问题,已经将东欧的“格鲁吉亚舞台”复制到了中国身边的南亚、美国后院南美,各方角力的力度将更加激烈。 在这里,我们再次强调,所有这些都是围绕“伊核问题”这个核心发生、并展开的。 ●“非美势力”需要“一种新模式”来承担“伊核问题”有效协调“中俄欧”所起的关键作用 然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既然“伊核问题”的战略掩护作用不可替代,且伊核问题仍然“无解”,因被伊核问题顶着而不能让大中东计划再前行一步的美国,直至今天也不敢用军事手段打破目前这个僵局,放出“伊核失控”这只怪兽(不可预测的结果),那么,在“中欧俄美”中的一方、或者几方就不得不在伊核问题的“外围”、比如科索沃、格鲁吉亚、巴基斯坦、南美等方向频繁出手、以制造战机、寻找突破的同时,对“非美势力”而言,就需要“一种新模式”来承担“伊核问题”有效协调“中俄欧”所起的关键作用,显然,伊朗选择这个档口、一边声称将再建几个核项目,一边又放出“伊朗将在十年内把首名宇航员送入太空”的“大卫星”,也足见伊朗领导者的“才思敏捷”。 ●如果将“伊朗航天计划”作为一个敏感问题“单独立项”、也许是个办法 在谁都知道掌握“太空权”是何等重要的今天,即便谁都知道“伊朗航天计划”对伊朗而言过于艰巨,但谁也都知道:如果将“伊朗航天计划”作为一个敏感问题“单独立项”、像伊核问题决定着“中俄美欧”大国角色的功能类似,让所谓的“伊朗航天计划”去调节四处开花的“反导计划”、调节诸如科索沃、格鲁吉亚、巴基斯坦、南美等外围问题,也许是个办法。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将“伊朗航天计划”作为一个敏感问题“单独立项”、这对“中俄”肯定不成问题,因为帮助伊朗提高其太空技术水平,早就是在做的一件事情,至于欧盟的态度嘛?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塔基普尔说,伊朗与俄罗斯、意大利等国家在和平利用太空方面有着持续的合作关系,伊朗将继续与这些国家合作下去。 针对这段文字,我们想强调两点: 第一,除了俄罗斯之外,伊朗明确指出意大利与伊朗在和平利用太空方面有着持续的合作关系; 第二,意大利很早之前就申请过“伊核六方会谈”的“会员证”,渴望成为第七名会员,但就是没能如愿。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继德国代表欧盟率先响应俄罗斯的建立“伊核六方会谈”模式之后,如果形势需要的话,假如这次由意大利出面,代表欧盟再次响应俄罗斯的建议,建立一个“将伊朗近日大步发展的太空技术严格限制在民用层面”的“多边框架”,我们将不会意外。

(来源自东方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