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摩根士丹利转型,华尔街的终结

小蜘蛛 收藏 2 178
导读:为了防范华尔街危机波及到两大重要金融机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周日晚间采取了一项非同一般的措施,批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从投行转型为传统的银行控股公司。 这样,长久以来人们所熟知的华尔街──一群从事证券买卖、为客户提供咨询服务、同时比从事储蓄和贷款业务的传统银行受到更少监管的独立经纪公司──将告终结。华尔街上声望最高的两大金融机构将处于国家银行监管机构的严密监督之下,它们需要满足新的资本要求、接受额外的监管,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为了防范华尔街危机波及到两大重要金融机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周日晚间采取了一项非同一般的措施,批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从投行转型为传统的银行控股公司。


这样,长久以来人们所熟知的华尔街──一群从事证券买卖、为客户提供咨询服务、同时比从事储蓄和贷款业务的传统银行受到更少监管的独立经纪公司──将告终结。华尔街上声望最高的两大金融机构将处于国家银行监管机构的严密监督之下,它们需要满足新的资本要求、接受额外的监管,盈利水平也将远不及从前。


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的主要竞争对手──美林(Merrill Lynch & Co.)、雷曼兄弟控股公司(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 Cos.)──都已经并入规模更大的银行或是寻求了破产保护。


成为银行控股公司将有助于两家公司组织自己的资产,它们也会在被收购、合并、或是收购有受保险存款的中小型公司中处于更有利地位。


短期看来,与联邦监管机构达成的协议将可能会显著放缓摩根士丹利与北卡罗来纳州的大型银行Wachovia Corp.的并购谈判。摩根士丹利还与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就数十亿美元的筹资事宜进行了深入的谈判。目前不清楚是否仍需要这样的注资。


在过渡时期,Fed将增加给两家公司经纪自营业务的贷款;同时Fed还将提高给美林的信贷额度。此举实际上标志着几十年来人们所熟知的华尔街的终结,并使贝尔斯登几近崩溃之后几个月中监管机构警告要实施的交换条件正式确定下来。为了能利用Fed的紧急贷款机制,这些公司必须接受更多的监管。


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向银行控股公司转型对财政部长鲍尔森来说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在过去几周里,他一直竭力想保住金融机构的现有结构。如今,几乎所有美国大型金融机构的母公司都将处于Fed的监管之下。周日晚间的形势发展还进一步加速了Fed上升为全权监管机构的过程。Fed现在几乎对美国所有的金融公司都拥有更直接的管辖权。


如今高盛和摩根士丹利不再只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监管,而是将面临无数家联邦监管机构更为严格的监管。Fed将监管母公司,美国财政部金融局 (Office of the Comptroller of the Currency)将负责国家银行特许,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很可能会扮演更大的角色,因为公司们预计将寻求更多联邦支持的存款。


近几天Fed官员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投行模式在这些市场上无法发挥作用。投行依靠短期货币市场为自己提供资金,不过通过这种方式借贷变得日益困难,尤其是在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之后。作为银行控股公司,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将获准开展储户存款业务,这可能是一种更为稳定的资金来源。


上周末,政府官员与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的高管进行了一系列磋商。Fed主席贝南克(Ben Bernanke)呆在华盛顿,在国会山召开会议,商讨政府收购数千亿美元问题资产的计划;与此同时,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行长盖纳(Timothy Geithner)和前摩根士丹利高管、现任Fed理事沃尔什(Kevin Warsh)在纽约研究与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的协议问题。


随着这两家公司的股票近几天来持续下挫,政府官员对其财务状况更为警惕。一位参与了谈判的人士说,雷曼兄弟上周申请破产,美林同意把自己卖给美国银行 (Bank of America Corp.),这些对摩根士丹利和高盛来说都是当头棒喝。一位参与了会谈的人士说,这两家银行考虑成为银行控股公司的想法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过最近几周变得更为迫切。


摩根士丹利首席执行长麦晋桁(John Mack)与Wachovia Corp.进行了严肃的谈判。后者的新任首席执行长斯蒂尔(Robert Steel)最近辞去财政部的一个高级职位,入主这家大型地区银行。


与其他投行相比,高盛更好地渡过了信贷危机,摩根士丹利次之。但是高盛依赖短期融资的业务模式却受到了攻击。一些股东担心摩根士丹利借钱进行大规模投资的策略总有一天会失误,这样该行要想获得优惠的贷款条件就难上加难了。有些问题还会促使大型对冲基金等该公司的客户将其资产转移到其他银行,包括更大的商业银行。


对很多分析师和投资者来说,摩根士丹利和高盛仍过多地依靠借款,而没有拨备更多的现金用于防范从商业抵押贷款到海外股票等各类投资的风险。


瑞士银行(UBS)经纪行业分析师绍尔(Glenn Schorr)说,它们曾经命悬一线,有些东西必须改变。他说,只有当它们的业务模式风险没那么大的时候,它们才可能以独立公司的身份幸存下来。


很多商业银行也在高风险抵押贷款上栽了大跟头,包括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瑞士银行和Wachovia。它们得以存活下来的原因在于其庞大的规模和可靠的日常资金来源,也就是银行存款。


高盛对与大型商业银行合并持谨慎态度。在上周二的电话会议上,当该公司首席财务长维尼尔(David Viniar)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并不非常认可这个想法的吸引力。他说,重要的不是业务模式,而是绩效。


最基本的问题是,在一个不再容忍华尔街过度依赖杠杆的世界,如何保持利润增长。据瑞银的数据,美林的杠杆率从2003年的15倍飙升至去年的28倍。摩根士丹利的杠杆率攀升至33倍,高盛也达到28倍。杠杆率是一个公司资产负债表上的风险与资产之比。


在市场繁荣时,借来的钱会帮助公司实现创纪录的收益。投资者极少表示担忧。现在,杠杆丑陋的背面显现出来了,大规模的冲销将投资者对华尔街风险管理机制的信心破坏殆尽。


摩根士丹利和高盛一直采取措施减少杠杆,但市场上的许多资产价格都节节下跌,因此减少杠杆并不容易。很多有问题的房地产资产就很难找到买家。


相比之下,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和Wachovia截止第二季度的杠杆率为11倍,不到四大投行平均水平的一半。它们的利润上限不如华尔街投行那么高,但亏的时候也不会像后者那样一败涂地。如果一家银行的贷款损失了10亿美元,它可能有两倍于投行的资本来吸收损失。


商业银行的优势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它们可利用消费者的存款来为自己的大部分业务提供资金。由于有联邦存款保险担保,即使在市场动荡之时,零散储户通常也不会将存款提取出来。就连因抵押贷款损失而饱受打击的Washington Mutual Inc.今年迄今的存款水平也基本没有变化。


然而,最基本的银行业务并非包治华尔街问题的万灵药。商业银行也有杠杆规模很大、与银行存款没有太大关系的证券部门。花旗集团这类所谓的“金融超市”这些年来的业绩也很一般。


杜克大学金融学教授哈维(Campbell Harvey)说,投行与商业银行合并并没有明显的经济效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