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可恶的榆树皮

很久的感觉又再一次重现了,这在我读了曾经在热恋中写给女友的信之后,不免被自己当时的文风诧异出一身鸡皮疙瘩,也许文章也似快刀一类的东西,长久不写便生锈,作出的东西也似僵尸一类的玩意了。百无聊赖地去追忆一件陈事,往往会使自己感到一种莫名的惶恐与浮躁,不在意的流露已不是真我。

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无所事事发生了,简直是爆发了,把我炸的灰头土面,爬在门缝里寻找那颗断掉一半的门牙,惨淡的状况空前伟大,也许这便是20年前那个瞎和尚从那裂开的榆树皮一般的嘴里喷出的我的命运,早知道有今日,当初那个前后开裆的我本应该再去找一位,至少不要瞎和尚了,长头发的道士也算可以,眼睛也定要看得,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况且当初的我也必定不差于现在的这双慧智眼睛,偶不定还能看出些伟心来,榆树皮的嘴巴是绝对要不得,倘若那张榆树皮,当时喷出点好的来,我现在的境遇也不会如此,总之榆树皮是祸根,要是张杨树皮也许会好点,但也未必,杨树皮也有裂的,在我的人生格言中是容不得“裂”这个字的,水泥电线杆总是最好的,定不会裂,后悔呀!假如当初是这张水泥电线杆喷出的,可能现在也过的优厚了。

突然想起,昨天房东家的那只半死的狗也似乎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不由得现在有些咬牙切齿了,怪不得那只两个月大的小猫也近日开始咬我的指头了,唉!平日里我也不曾少饲那畜生,这可能便是世态炎凉了,或许生活本应该这样,犹如烈日炎炎下走在沙漠中,努力迫使自己回想些苦痛的往事,来促使身体的某些个神经兴奋催出些眼泪,然后再供给自己的饥渴享用。

没有比这更苦痛的了,苦痛带给我的只有越来越看不起每天穿行于自己左胳肢窝和右胳肢窝边上的一颗脑袋两只眼睛的人们,每个人似乎长的都不尽如人意,鼻子和嘴好像由于边界问题总不能达成共识,肮脏的胖男人定是些无能之辈,只晓得汤浇拉面时,猪肉汤和鸡蛋汤的混浇肯定比单个浇其中之一吃起来更心旷神怡。他们身上裹着的衣服看起来可能比始皇帝的还要古远,这也有待考证,不过衣服总还合体,无论身体的横坐标和纵坐标如何扩展也能够遮盖的住,决不会出现些捉襟见肘的现象,或许他们是深深地爱上了自己身体上的陈酿的气味,担心走了元气。这些人大多是不喜欢洗澡了,每次洗澡之前都要做很长的思想斗争,还有许多附加的担心害怕,这其中就有大概不会堵了澡堂下水道的吧。每当看到这些人洗袜子的时候,也定会有今晚肯定有流星雨或者明天会出现日全食的假想。看不到也就正常,看到了仿佛不正常了,昨天下午路过水房的时候发现了阿忠蹾在地上洗袜子,顿时觉得有些紧张,这些人是肯定不能相处的,否则自己遇到的流星雨和日全食肯定多,指不定那天还会遇到火星撞地球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