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四 第六十五章、绝别

华文庸 收藏 17 8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



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生怕这只母狼会对四只小獒造成什么意外的伤害,母狼没有发觉到我的紧张,她还想往屋里走近一些,想看得更清楚一点,我随手抄起了一根棍子,吓唬她。


母狼见我想发飙,她吓了一跳,夹着尾巴,拖着伤重的身子,又慢慢踱回到自己的窝里,哀怨地躺下来,用嘴巴拱了拱四个饥饿的小狼崽,用一种可怜巴拉的眼神望着我。


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丢掉了手里的木棍,虽然心里也清楚地知道狼是一种养不熟的动物,狼的凶残是天生的,但看到母狼那可怜哀怨的眼神,很委屈而无助地望着我,我的心一下子沉重了起来。


当大黑受伤的时候,还有人去照顾,可这只母狼呢?如果不是碰巧撞进多吉大叔的院子里,她早就横尸荒野了,作为一只狼,我痛恨它,但作为一个母亲,我又尊敬她。


先抛开狼这个称谓,仅仅作为一个危难中存活下来的母亲,这只母狼是伟大的,她受了那么重的伤,但为了肚里的孩子,仍然选择了艰难地存活下去,就算是在饥饿中,她也总是想方设法地让自己的孩子能吃得更饱一些。


我猜想,这只母狼试探地想进屋里去,可能是有什么意图,作为一个母亲,她可能也知道大黑已经生崽了,大黑一生下崽,就会有充足的奶水,不知道小獒们吃不吃得完呢?可能自己的小宝宝也能分一点吧?


母狼见我丢掉了手里的棍子,又试探性地从窝里站了起来,但畏于我的威严,又不敢往前走,看起来又受气又可怜的样子。


在我没有犯错误之前,我决定,我不能可怜这只狼,就决然地走回了屋里,大家都兴奋于大黑顺利的生产,也就没有人再去注意那只母狼。


可怜的母狼就那样在窝门口来回地走来走去,不安地一直踱到天黑。


我们吃过晚饭,都兴趣高昂地围在大黑窝前,看四只小獒爬来爬去,太子不愧是老大,还没有睁眼,就想在未来世界中占据霸主之位,他划拉着四条小短腿,在大黑的肚皮底下到处乱拱,和他的弟妹们抢奶头。


好家伙,太子的力气还真不小,他野蛮地霸占了四个奶头,嘴巴里咬着一个,身子下面压着两个,还用爪子把格格刚挤到嘴边的一个奶头给摁住了。


格格在四只小獒中是最晚出生也是个头最小的一个,她抢不过自己的哥哥姐姐,受了气又没处发泄,十分委屈,赌气不吃了,爬到红地毡的另一边空地上咛咛叽叽地哼着,耍起小姐脾气来。


大黑怜爱地用爪子把格格拨拉到自己肚皮下面,然后用嘴把太子拱到一边去,格格终于抢到了一个奶水丰足的奶头,咂巴咂巴地吸起来。


太子被大黑拱得翻了个跟头,叽哩咕噜地从大黑肚皮上滚了下去,他也不气恼,也不发脾气,真是有本事就不怕困难多,太子再一次撑起四条小腿,向奶头阵地发起攻击。


虽然大黑护住了格格,但是公主的小脑袋却被太子给死死地摁住了不放,太子抢到了一个奶头,就张着没牙的小嘴,使劲地咬。


很快,王子嘴里的奶头也被太子给霸占了过去,太子这边吸一口,那边吸一口,很是得意,王子可就不像两个妹妹那样好欺负了,他主动向太子发起挑衅,两只没睁眼的小獒划拉着四条小腿,扭打在一起。


我看得饶有兴致,看着四个小家伙在闹腾,心里的幸福之感洋溢在脸上,看着四个可爱的小家伙,想象着终有一天,自己也要当爸爸时,嘴角就笑得咧开了花,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呀!


我实在是太开心了,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看四个小家伙吃奶打架,小獒天生就俱有一种领地意识和争斗欲,我觉得这很神奇,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


多吉大叔年岁大了,早早就去睡了,格桑后来也熬不住睏,就趴在地毡上睡着了,只有我还大睁着铜铃一样的眼睛,看着四个可爱的小家伙。


小家伙们已经吃饱了,挤在大黑肚皮下面睡觉,看着它们肉乎乎的样子,是那样娇嫩柔软,没有一点防御力,我那坚硬的心也在被一点一点地软化。


我忽然想起了母狼生的那四只小狼崽,那四个小家伙只比这四只小獒早出生一天,而且是早产,体质又很虚弱,并且还没有足够的奶水吃。


同样都是应该被母亲疼护的小宝贝,但是,所受的待遇却一个天堂一个地狱,爱无疆界,刚出生的小狼崽也同样没有一点防御力,母狼心里可能也在想,凭什么自己的宝贝就要这样冻着饿着?


母狼一定在为自己没能喂饱自己的小宝贝们在歉疚,已经深夜了,母狼仍然大睁着两眼,不断地向着屋里张望,她一次次地试探着走到门口,看见我瞪着她,又一次次地退了回去,嘴里低低地哼叫了两声,很委屈,像要哭了的感觉。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把小狼崽拿进来,给大黑喂养?


大黑肯吗?小獒长得快,四只小獒的成长需要足够的营养,可能她自己的奶水还不够,但是,如果大黑不肯喂,那么四只小狼崽肯定活不了几天。


门本来是虚掩着的,我想到这些事情,就打开了门,再次去看那只母狼的动静,母狼像是下了很大的绝心,她钻回到自己的小窝里,怜爱地一遍遍舔着自己的四个小宝贝,舔了一遍又一遍。


我不明白,母狼到底想干什么,那直觉告诉我,母狼已经下定决心要和她的孩子们绝别,我有些同情这只母狼,但是又没有别的办法。


现在的大黑不比以前,她刚生了小獒,对于陌生的气味十分排斥,如果我贸然把小狼崽拿到大黑的窝里去,极有可能被大黑一口咬死,残害这样幼小的生命,那不是等于作孽?


我关上了门,决定不再去想这些事情,好好地睡一觉,我往火炉里加了两块干羊粪,将火炉移到大黑的身边。


我刚睡着,就被门外的动静惊醒了,虽然声音很细微,但我还是一下子从梦中醒了过来,急忙推开门去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