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八十九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2 1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URL] 五 小野的立体开花,全面进攻,在扫荡一开始就见到了效果,整个根据地被隔成了若干个互不关联的小块。在鬼子占有优势兵力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各自为战,这样反过来为鬼子提供了各个歼灭的大好时机。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这些干部,运河支队不用打阻击战,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小野的立体开花,全面进攻,在扫荡一开始就见到了效果,整个根据地被隔成了若干个互不关联的小块。在鬼子占有优势兵力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各自为战,这样反过来为鬼子提供了各个歼灭的大好时机。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这些干部,运河支队不用打阻击战,也许早就跳出了鬼子的包围圈。但是肖鹏不可能让这些人落到鬼子手里,只能用自身的劣势,对抗鬼子的优势,属于明知不可谓而为之,这样的战争,从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冀州特委的急功近利,为这场失败早早埋下了祸根,肖鹏也只能买单。到了这会,彭述怀知道自己错了,冀州特委错了,可是一切都不可挽回了。

他来到山芋子村后,一秒钟也没有耽误,立刻投入到工作中。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农民“精英”们,表现的极不配合。理由很简单,舍不得老婆,土地,牲口和极为可怜的一点点财产,满脑子幻想,认为鬼子不会找到这里,认为鬼子不会对他们大开杀戒。甚至有人提出,即使撤退,也要全家一起走。彭述怀这才知道,这些被叫做精英的人,素质是如此可怜,为了他们牺牲运河支队战士的生命是多么不值,但是他却别无选择,因为是他自己种下的恶果。在他苦口婆心的劝说没用之后,只好疾言厉色的说:不愿意撤退的,当汉奸处理,这些人才极不情愿的去收拾东西。彭述怀急得心火上房,他们还是在慢慢腾腾,因为他们试图把每一件微小的东西都带走,在他们眼里,那都是钱。在贪小、狭隘、自私上,这些农村干部和农民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可惜彭述怀对这一点认识太迟了。当他们总算准备就绪,一切都晚了,哨兵回来报告:鬼子已经出现在路口,而这个村子是个三面环山的死地,只有这一条出路,鬼子堵住了出口,就等于卡住了他们的喉管,想出去是难上加难。彭述怀知道,关键的时刻到了,因为他的手里只有田亮的一个手枪排,靠着这一点人马去挡住鬼子的进攻,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也不能眼睁睁的让这些干部成为俘虏,他把田亮叫到了一边。

“小田,怎么办?”

田亮摸摸头皮,有点难为情,因为他从没给领导出过主意,总是领导指到哪,他打到哪。“彭部长,你说了算。”

“在你看来,真的没有出路了?”彭述怀问,眼里的目光是殷切的,他宁愿相信天无绝人之路这句话。

也许彭述怀的话点醒了他,田亮想了想。“也不能这样说,只好冒险爬悬崖了,只要上去一个人,大伙就有逃生的可能。可是我的人能顶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

彭述怀听了田亮的话,眼前一亮,眼前似乎出现了曙光。“我看这样,你挑选几个身手好的战士去找路,剩下的由我带领去阻击鬼子,能逃出一个是一个,总比都做俘虏强。”

“什么?”田亮吓坏了,“这可不行,就是逃走一个,也是你走,你是特委领导啊!”

“特委领导?”彭述怀小声的自语了一句,脸上挂着凄苍的苦笑,心想:不是他的愚蠢,今天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他人,有什么资格去给他们当领导?“小田,不用说了,我对爬山是外行,又有恐高症,大家的生命,比我一个人的生命重要的多,时间紧迫,不要争了。”

“不行啊!肖队长说了,只要我在,就要保证你的安全。”田亮一脸难为情的说。

彭述怀心中一热,像是肚子里淌进了一股暖流,眼角出现了晶莹的东西。“肖队不在,这里我说了算,执行命令。”说完,他也不等田亮回答,抬腿就往阵地走去。

田亮想了想,看出自己没有能力阻止彭述怀,就把副排长王刚喊了过来,叮嘱他一定要设法保证彭述怀的安全,然后挑选了三个能爬高的战士就走了。

处于群山怀抱之中的山芋子村,唯一通向外界的,是贴着两山之间的公路,十几米宽的公路,像是一条弯弯曲曲的蛇,蜿蜒的向前延伸。走到路口最宽处的出口,眼前又豁然开朗,远处都是平整的旱田地,口外,口内像是两个世界。造物主的神奇,有意为山芋子村劈开一条生路,否则这样恶劣的环境,人们是无法生存的。彭述怀就准备在宽阔的入口处阻击敌人,但是遭到了王刚的质疑。

“彭部长,在这里阻击,恐怕挡不住鬼子,鬼子的火力太猛,咱们的人又少。”王刚虽然不敢更坦白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但是事关生死,他不能不说,因此说出的话就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其实他想告诉彭述怀,咱们这些人,根本挡不住鬼子,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但是他不敢这么说,毕竟他和彭述怀的职务相差太大,中国人对官的恐惧有几千年的历史了,从骨子里就惧怕。

彭述怀听懂了,也知道他这么说,是给他留面子。只是现在的彭述怀,已经不是几个小时前的彭述怀了,当生死就在眼前的时候,面子成了山谷里的杂草,不值一分钱了。他要的是真实情况,要知道他们是否能顶得住,能顶多长时间。

“王排副,你不用藏着掖着,只管说实话。敌我的力量对比悬殊,傻瓜也看得出来。”

“我们顶不住。”王刚早就想说了,既然彭述怀让说,他还有什么必要藏着。“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结果。可是田亮说了,能拖一分钟就多拖一分钟,所以我认为,在这里打阻击不合适。”

彭述怀要求到前线来,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他觉得造成目前的困境,他应该负主要责任,已经没有脸面再求生了。可是当王刚把死亡的标牌放在他的面前,他的脸色还是变了。因为他们彭家,只剩他一根独苗了,如果他牺牲了,彭家也就断根了。可是这恐惧只是一瞬间,随后被对鬼子的仇恨代替了。“你说,在哪里阻击好。”

彭述怀少有的谦逊到把王刚弄楞了,他脸色微红的看着彭述怀,半天没有说话,未了才说:“我们应该往里走。那里道路狭窄,就算鬼子兵多,他也展不开。就算鬼子炮火厉害,他也不能把山崩塌。”

彭述怀往回看看,又走了几步,前面就是弯道,知道王刚说得不差,心里腾起惭愧的感觉。一个小小的副排长,在打仗的事情上也比自己高明,可笑自己过去还自以为是,不肯听从肖鹏的话。假如这次能侥幸活着,一定要写一篇文章,题目就是:官大不一定英明。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当领导并不是万能的,不是放之四海而皆行的。“好,就按你的主意办,由你全权指挥。”

王刚听了他的话,兴奋的双眼放光,这可是难得的荣誉。地委的干部在身边,听从他的指挥,这不是说他的官比地委的干部还大,那可是前世修来的。此刻什么生,什么死,都不如这荣誉重要。立刻,他像是扎了吗啡似的,大声的发起命令来。

这时的泉养,带着一个中队的日军,一个营的皇协军来到了村口,领路的是楚军,这个地方就是他探听出来的。不过泉养并没有让部队往里冲,而是把部队摆在了村口。看着两边利陡的山崖,弯弯曲曲的小路,他有些犹豫。如果里面的情况不是像楚军报告的那样,皇军冒失的往里冲,就会中了八路的埋伏。他虽然没有和肖鹏做过战,可是酒井的下场在那摆着,这让他恐惧。一个能在不动声色间,就干掉了酒井的人,肯定是个非常可怕的对手。他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并不容易,可不想成为酒井第二。眼前的道路非常复杂,他们又从没到过,假如八路的兵力十分雄厚,给他们来个请君入瓮,最后再把路口扎死,说不定就会演一出“火烤乳猪,”那才叫大亏。他足足用望眼镜看了好一会,才把手拿了下来,问身边的楚军:“你的,一切的探清楚了?肖鹏的没有?八路的,主力的没有?干部的有?”

“对,对,太君。我早就探听明白了。运河支队就一个手枪排,排长是田亮。不过,听说地委的彭部长也在,还有好多农村干部。”楚军像鸡啄米似的,一边哈腰,一边点头说,整个脸上的表情就是汉奸像,就像是太监的翻版。

“你的说,彭部长的在?”泉养瞪大了眼睛,那表情比在黑夜里看见了金元宝还要吃惊,还要惊喜,这才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要是捕获了冀州特委的彭部长,那可是奇功一件,会惊动华北派遣军司令的。“你的情报准确?”泉养像是要吃人的饿狼,几乎是在咆哮的说。因为这个消息太诱惑人了。

“准、准确。”楚军吓坏了,其实他也是道听途说,但是面对泉养那凶狠的目光,他只能咬牙承认,否则,他怕泉养会活活的劈了他。在他来讲,生命是最重要的。

泉养眯缝了眼睛,看了楚军好一会,脑子里却翻起了波浪。如果楚军的话属实,这里的八路就不可能是一个排。这样大的人物在这里,共产党怎么会不派重兵保护?楚军报告的消息有一条是假的,但是他宁愿相信后一条,不能冒冒失失的进攻。

就在泉养犹豫不决,进退两难的时候,有一个人急不可耐了,他就是皇协军的营长赵三。小野的到来,他非但没有受到冷落,反而倍加受到小野的青睐,这让他喜出望外。他似乎看明白了,跟着小野干,只要表现出对帝国的忠心,就会受到小野的重视,不需要溜须拍马、请客送礼那一套。而想表现忠心,是要靠事实说话的,小野的眼里不揉沙子,什么事也瞒不了他。这次他带队出来扫荡,早就打定了主意,只要有机会,就多多出力。要让小野知道,他赵三不但忠心,还很能干。小野的安抚政策,在投降人员中间,的确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每个投诚的人,都觉得只要自己对帝国忠心,就会有机会升迁,因为小野会看到,会一碗水端平。在那次石冠中摆的接风宴上,小野的表演,给他们留下了太深的印象,这种东西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最后产生的分化作用是巨大的。小野这一手十分厉害,是争取人心的最好手段。可惜别的日本军官并不懂,所以他们就不可能像小野那样有凝聚力。像赵三这样的投降者,在伪军里十分普遍,他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就不在乎走第二步。这里的关键就是能不能得道赏识,有没有被人赏识的机会,如果有,他们会铁了心和日本人干的。“太君,我的部队可以打前锋。”

正在迟疑不绝的泉养,听见了赵三的话,不免大喜过望。刚才他之所以举棋不定,就是怕中了八路的埋伏。帝国的兵员渐渐枯竭,上峰已经严厉命令,不准随意牺牲士兵的生命。日本军官的战绩,和死亡的人数挂钩。现在有人自保奋勇的去探路,去扫雷,他哪有不允之理?“呦希!你的,对帝国大大的忠心,就由你的部队冲锋的。”

“是,太君。我不会辜负太君的希望,活捉八路的干部,为皇军扫清道路。”赵三刷的打了个立正,一脸谄笑的说。

“呦希!皇军的炮火的支援。”泉养说完,回头对身边的少佐说了句什么,那个少佐答应了一声,就离开了泉养。片刻之后,激烈的炮声响彻了山谷,鬼子的进攻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