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四 我和宋建国去双阳樊胜利家刷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四 我和宋建国去双阳樊胜利家刷夜


和谢家兄弟会面过后没几天天就很冷了,楼房里早就开始送暖气了,住平房的人家也烧炕的烧炕,生炉子的生炉子,这让我和宋建国再凑合在外面过夜就成了很大的问题,虽然有不少朋友愿意我们到他们那里去住,可我怕给大家惹麻烦,就一一谢绝了。


这天夜里,我们俩挤在一个无人值守的水泵房里冷得直哆嗦,而水泵发生的噪声更是无法让我俩入睡,眼看着就到了半夜,宋建国轻轻叫了我一声:“韩永!” 我一听他的声音就知道他想和我说事,就说道:“建国,有话你就说吧!”


宋建国裹紧了一个哥儿们给送来的棉猴嘴对着我的耳朵道:“韩永,咱们再这么下去不是事啊!这附近咱们能去住的哥儿们家咱俩是都去了,天现在就这样冷了,我看……” 我知道宋建国想说什么,因为这话他前几天已经和我说过一次,我只是因为这里离家近好打听消息而暂时没有同意,这时听他又提起这话,再因为自己而反对朋友的意见就太对不起朋友了,所以我马上截断他的话道:“建国,也是,咱俩是不能再这么凑合了,现在王金泉一时半会儿还出不了院,咱们再在这里耗着也没什么意思,我看还是听你的吧,去双阳!”


双阳是一个村,和我们不是一个区,不归我们这里的分局管,骑车就是骑快了也得要快一个小时才能到,那里的住户清一色全是种地的农民,和我们这边的人几乎不打什么交道,宋建国之所以想去双阳住,是因为他家在那里有个亲戚,姓樊,宋、樊两家家长虽然走动不多,可樊家有一个和我们岁数差不多大的儿子跟我们很好,名字叫樊胜利,他是家里的独子,上面两姐姐,下面两妹妹,在家里是说一不二,父母根本就管不了他,这也是打架生事的主儿,他和宋建国年龄彼此打架有事时是互相帮忙,好得比亲兄弟还好,这两年只要是樊胜利和别人一打架,我和宋建国肯定是都去帮忙,我的名字在这一带叫的很响,这樊胜利和他的一班兄弟如大生子等人对我也是无比崇拜,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这世界上除了韩永哥,我是谁也不服!”他那班兄弟也是跟风扯旗,所以宋建国说从外面找人和王宝泉、王金泉他们打架主要也是指樊胜利他们这帮人,一是大家够交情,二,樊胜利身边有四五十人。


说起去双阳,我们两个人就再也睡不着了,宋建国一翻身爬起来道:“韩永,咱们走,赶到天亮前去二歪家睡个好觉!”二歪就是樊胜利,我也一骨碌爬起来道:“走,说走就走!”


宋建国愤恨似的一脚踢开我们睡觉铺着的纸板,狠狠道:“他妈的,什么时候有机会咱们还得教育教育这王金泉、曹大胖子这帮兔崽子,害得老子睡泵房!” 我摁亮手电找到军挎,对宋建国道:“好了,这事以后再说,咱们还是先走吧!”


宋建国点点头,我走到泵房门口一拉门,一股冷风呜地刮了进来,同时大片大片的雪花裹着寒风吹进屋里,我喊道:“建国,下雪了!” 宋建国正好走到我身后,他这时也看到雪花飘进屋里,冷风一吹,两个人变得都很清醒,宋建国呵呵笑道:“妈的,我说怎么这么冷了,这要睡到天亮,咱俩还不成冰葫芦了?!” 听着他的话,我也是哈哈大笑,这一阵的不愉快也暂时一扫而空。


出了泵房的门,雪下的更大了,宋建国道:“好,这真好,省得路上遇上巡逻的,这雪下的好,看来老天爷也向着咱们哥儿们!”


我把手插进大衣兜里,和宋建国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双阳方向走,边走边和他说道:“建国,咱们要在双阳住的久了,好多事就麻烦你了!”


宋建国边走边活动着四肢,向我回答道:“看你说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咱俩谁跟谁!” 看着我这好兄弟,我心里是感动的了不得,尤其是我要说的话不说出来他也明白,一边走我一边和他说着乱七八糟的事,就这样我们俩是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双阳。


还没进双阳村,双阳村里的狗就开始叫,我们俩不管那么多,直接就奔了樊胜利家。樊家的街门从里面拴上了,宋建国对我道:“咱们翻墙进去!” 我也不想因为喊樊胜利而惊动樊家和樊家的街坊,也知道樊家从来不养狗,就对宋建国同意道:“好,我先进去给你把门开开!” 宋建国这时已经脱下了棉猴,一把塞给我道:“还是我先上吧!”话还没说完,他的两只手就搭上了墙头,随后双脚蹬着墙缝,两三下就上了墙,随即身子一纵,人就跳进了院里。等他把门一开开,我赶紧就把棉猴递给他,趁着他穿棉猴的时间,我把樊家的街门又给插好了。两个人随后轻手轻脚地走近樊胜利住的西屋,宋建国轻轻地敲了敲西屋的窗户。


这樊胜利睡得是真死,我和宋建国敲了十多分钟,几乎都要把他家人全敲醒了这樊胜利才醒:“谁啊?我睡的正香呢!真他妈的没眼力见儿!” 宋建国忙道:“是我,建国!” 屋里一听是宋建国,立刻响起了穿鞋声:“建国,马上!”灯也跟着就亮了。


西屋门一开,一股热哄哄的暖气呼地就喷了出来,樊胜利一见宋建国身边还站着我就惊喜地叫道:“永哥,你也来了?啊!怎么下雪了?” 我忙伸手制止住樊胜利的大呼小叫:“进屋再说!”拉着宋建国就进了屋。这西屋里和屋外简直是两重天地,屋外是大雪纷飞、冰天冻地,而樊胜利住的这两间西屋里确是温暖如春,穿身毛衣就行,那温度最少也有二十五六度。等我和宋建国再坐在樊胜利睡的热炕上,两个人是恨不得立刻睡倒,这时樊胜利给我们俩一人倒了一杯水,同时问道:“永哥,建国,你们俩怎么这时候来了?有后半夜了吧?是不是有什么事?”

宋建国把两只鞋一脱躺到炕上:“还后半夜?天都快亮了!” 我对樊胜利说道:“胜利,我出事了,事儿挺大的,想在你这里住几天,你方便吗?” 樊胜利笑道:“什么方便不方便的,永哥来是给我面子,是看得起我二歪!” 我看樊胜利毫不在意的样子,就赶紧把扎了王金泉的事和樊胜利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等我说完,樊胜利还是满不在乎:“不就是扎了个人吗?人还没死!怕啥?!永哥,你就放心在这里住着吧,没事儿,这村里的事你多少也知道,哥儿们们都听我的!你就放心住吧!”说完,他又想了想说道:“不过永哥,这事你跟我说了就行了,千万别和我们老爷子老太太提起,他们问我我就说你们是过来玩几天,我的事他们轻易也不敢管,至于大生子他们,人多嘴杂,只说你们是过来玩是什么事都没有,如果说你扎人了,这事就怕有人乱说了!”

我明白樊胜利的意思,连说了两声明白,樊胜利看看我和宋建国道:“我看你们俩也挺累的了,咱们先睡觉,有话睡醒了吃饱了再说好吗?!”


我这时扭头看宋建国,宋建国早就呼呼地睡着了,我答应着樊胜利的话又喊他帮着我给宋建国脱了衣服,然后樊胜利又找出来两床被子,三个人舒舒服服地就睡了。


这一段时间以来,这天在樊胜利家睡得是最舒服,等我这一觉醒来,摸出放在枕头下的手表一看,已经是下午快两点了。向左边一看,樊胜利早起来不见了,再看右边宋建国,也是睡眼惺忪地刚醒,我笑着问他:“建国,睡得怎么样?舒服吗?” 宋建国从被窝里伸了一个懒腰口齿不清地说道:“真舒服,再有个婆子就好了!” 我呵呵一笑,真是,自从我们俩在外面刷夜以来,我们俩就没再粘过女人的边,这么长的时间,难怪宋建国会想,食,色,性也。我没接宋建国的话,开始起来穿衣服。


等我们俩把衣服都穿好,樊胜利轻轻推开门进来了,看我们俩已经起来,樊胜利给我俩端过来一盆洗脸水:“你俩先洗脸刷牙,我妈我姐给你们包的饺子,就等你俩起来下锅了!猪肉大白菜的!我妈和的馅可香了!全村有名!” 我赶忙道:“怎么能那么麻烦你妈她们?” 樊胜利笑着道:“这不是有建国吗?听说他来了我妈能不给做好吃的吗?!刚才他们还问呢,问你们是时候来的,我说是昨天前半夜,一会儿他们如果提起来,你们就这么说!”


我和宋建国连连称是,洗完脸刷完牙去了樊家父母住的屋里,这老两口子见了我们是非常高兴,我和宋建国的嘴又乖,樊家上上下下都是满面笑容,樊胜利他爸更是拿出瓶酒要和我们饺子就酒,我和宋建国客气了两句也就老老实实地坐下来了。


这农村的规矩是女人不上桌,所以这边我们和樊胜利他爸吃喝的是热火朝天,那边樊胜利他妈还有两个姐姐就只能负责看锅煮饺子。酒桌上樊胜利他爸也是和我们谈天扯地,不是过去就是未来,要不就是讲他当兵的事,讲到啃节处,我和宋建国就适当地捧他两句,这让老爷子更高兴了,不停地要给我们俩斟酒,我和樊胜利酒量好些,宋建国可就差多了,就是这样一瓶酒也很快就喝干了。樊老爷子嫌没喝过瘾,嚷着让樊胜利再开一瓶,我怕大家都喝多了,就劝樊老爷子少喝些,可樊老爷子道:“小韩,建国咱不说,和我们是亲戚,可你是稀客啊,你不喝就是不给我老头子面子!喝!” 没办法,我只好让樊胜利又开了一瓶酒,就这样这一顿饭直吃到快晚上六点才结束。樊胜利他妈和两个姐姐是在厨房里吃的,


等我们把饭吃完,樊胜利的两个妹妹又放学回来了,樊胜利他妈又给两个小女儿弄饭,我借口上厕所,和宋建国去了双阳村里的商店。这双阳村里的商店主要是卖油盐酱醋等副食品的,其他的东西不多,我和宋建国给樊家买了几斤点心,两瓶酒,两条恒大烟,还买了一大块猪肉,又给樊胜利的两个小妹妹买了二斤牛奶糖,二斤动物饼干,两个人是提着抱着回了樊家。


樊家人一看我和宋建国买回来好多东西,老两口子脸上显得就有些生气,两个小女孩可就高兴了,见此我连忙解释道:“昨天我和建国过来本就想给你们买些东西,可偏偏商店关门了,只好今天补,这怎么都是我们做晚辈的一点儿心意,以前我们没上班,白吃白喝就算了,现在我们工作了,怎么也得表示表示!”我和宋建国费了半天话,樊胜利也劝父母别辜负了我们的心意,樊老爷子最后笑着道:“那这就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我和宋建国笑着说那是、那是,樊老爷子就又喊着让女儿们沏茶,可巧大生子他们来了,樊胜利她妈说道:“那你们小哥儿几个就去胜利那屋吧,那屋地儿大,屋子也暖和!”


我和宋建国跟老两口子又客气了两句,几个人就去了樊胜利住的西屋。大生子他们见我和宋建国来了都是很高兴,樊胜利的二姐又把茶壶茶碗开水都给送了过来,我和宋建国的精神这时早也恢复了,大家一直是聊到了半夜,大生子他们几个才回去。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