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九章 变 第六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5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30日晚9时55分,龙行键和段鹏来到太阳堡,第一批抵达的前锋部队已经和禁卫军发生了短促而激烈的交火,太阳堡门前的广场横卧着几具尸体,第一次冲击失利的部队占据了太阳堡对面的房屋,一面和禁卫军互射,一面等待重武器的到来展开强攻。 龙行键见状立即下令特战队停火。“喊话,向禁卫军喊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30日晚9时55分,龙行键和段鹏来到太阳堡,第一批抵达的前锋部队已经和禁卫军发生了短促而激烈的交火,太阳堡门前的广场横卧着几具尸体,第一次冲击失利的部队占据了太阳堡对面的房屋,一面和禁卫军互射,一面等待重武器的到来展开强攻。

龙行键见状立即下令特战队停火。“喊话,向禁卫军喊话。”

龙行键的命令得到了贯彻,特战队停止了射击,跟着禁卫军的枪声也稀疏下来。

两辆装甲车停在广场上,灯光大开,不断有子弹打在装甲车上划出火花,装甲车没有还击,扩音喇叭里传出段鹏的声音,要求部队放弃抵抗。“禁卫军官兵们,我是段鹏,奉龙行键元帅命令清君侧!弟兄们,不要开枪,龙行键元帅就在这里,打开大门。我们只找司马雪岭和王致中,与他人无关。”他是禁卫军老司令,禁卫军的许多军官都是他的旧部,枪声终于停下来了。

此刻王宁已经离开,为了操近路,王宁带了一个营从太阳堡东门出发去杏林区。现在在太阳堡正门(南门)指挥部队抵抗的是禁卫军1团团长林干上校,他的团负责防守太阳堡正门。突然出现的情况令林干上校有点慌乱,在特战队向太阳堡冲击时,林干果断下令开火了,开阔地上的士兵立即被打倒一片。进攻者退了下去,林干发现对手不是近卫军,而是特战队,他们的军服是野战迷彩服,和近卫军的不同。

林干正在紧张地判断形势,这时喇叭里传出龙行键的声音,“禁卫军官兵们,我是龙行键。帝国局势危在旦夕,皇帝信任奸人,纵容贪污,倒行逆施,破坏来自不易的和平,我不得已而采取兵谏!近卫军已经服从我的命令,近卫2师的坦克正在向这里开来。现在我以帝国元帅的身份命令你们,放弃抵抗。你们都是正直的有荣誉感的军人,跟着轩辕磐是没有出路的!前日贾东亮中尉的遭遇还不能让你们警醒吗?士兵们,立即放下武器,我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

林干注意到周围的禁卫军士兵正在侧耳倾听龙行键的讲话,1营长过来低声对他说,“团长,士兵们没有战意,最好不要打。”林干点头,突然一个上尉叫道,“我们要见龙帅!请龙帅出来讲话。”太阳堡正门上探照灯的灯光照亮了广场,那几具尸体和尸体周围的血迹格外醒目。林干听出是2连的徐连长,这人是龙行健的崇拜者,林干很清楚。他心中一动,大声叫道“对,请龙帅出来讲话。”他算准龙行键不会将自己摆在枪口下,龙行键不出来正好可以拖延时间。如果近卫军真的叛变,禁卫军是守不住太阳堡的,林干本来对最近的局势就有自己的看法,此刻不免有点小九九,万一政变成功,他绝对万劫不复。此刻没有大人物出来坐镇,自己一个小上校真担不起责任,如果叛军胜利,自己将死无葬身之地。

几分钟后,段鹏的声音响起,“林干,龙帅马上出去,你要敢开一枪,我发誓灭你的九族!”

“请段司令放心,我们绝不开枪!”喊声清晰地传来,段鹏却听不清是谁的声音。他看看龙行键,刚才他劝阻龙行健无效,龙行健执意要跟禁卫军对话。

如果是周峰,绝对不会将龙行健置于枪口下,但段鹏却是个傻大胆,龙行健一句话打动了他,“不能强攻,我不愿意看着自己人流血,何况,帝国军人没有人会对我开枪。我坚信。”

段鹏要跟出去,被龙行健制止。他真的带几个卫兵下了装甲车步行过来了。探照灯下,龙行健步履沉稳。林干不需要望远镜就可以看清楚,确实是龙行健。他心里万分钦佩,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勇气,现在广场毫无障碍物,只要一梭子子弹就可以打倒他。

防守正门的1团官兵被龙行键的镇静和大胆所震惊,没人相信大名鼎鼎的龙行健会毫无掩护地来到他们面前。

龙行健手里拿着一个话筒,“禁卫军官兵们,我对你们讲话。帝国面临危急关头,我必须阻止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发生。现在,御前会议正在讨论东大洋发生的事件。我征战多年,并不怕战争,也不怕死。我身上伤痕累累,但都是敌人给我留下的,没有自己人对我开过枪。你们都是帝国的优秀军人,我信任你们,请你们也相信我。如果不相信我的话,你们现在就可以打死我!”

死一般的沉寂,对峙的双方数千士兵都在沉默中。突然,太阳堡方向发出震耳的欢呼声,“龙行健万岁!龙帅万岁!”禁卫军士兵们呼喊起来,太阳堡的大门徐徐打开,欢呼声越来越高。这是奇迹般的一幕,22点30分,太阳堡在龙行健只身喊话中陷落。

司马雪岭在赶往正门的途中被哗变的禁卫军抓获,留在会议室等候消息的皇帝和大臣们听着越来越近的欢呼声,所有人都明白,政变成功了。他们的贴身警卫迅速被解除武装,身穿迷彩服的特战队员冲进会议室,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面如死灰的十几个身居帝国最高位的大人物。

轩辕磐瞬间涌起无数念头,恐惧、悔恨、愤怒、绝望种种人类最不愿意沾上边的情绪同时击中了他。其中恐惧是最为主要的,他立即想到了死,他几乎毫不怀疑龙行健会处死他。轩辕磐闭上了眼睛。刚才,唯一的一点时间里,侍卫官曾带他逃走,被他下意识拒绝了。在他四十多岁的生命中,曾有一次几乎被死神抓住了,那是帝都城破的那天,他躲在四叔给他找的一间地下室里,污浊的空气几乎将他熏倒,外面的每一声响动都让他颤抖。几次他觉得自己已经撑不住了。终于,靖难军进来了,龙行健带着部队控制了皇宫,他死里逃生了。现在,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再次抓住了他,这回还是龙行健,不过他的角色完全改变了,不是救星,而是索命的死神。

轩辕磐睁开了眼,扫视着群臣。他注意到每个人的表情,绝望的,惊恐的,得意的,以及面无表情的。他的目光落在崔煜那略带讥讽的微笑上不动了。恐惧变成了愤怒,晚了,一切都晚了。假如可能,他要杀光他们,毫不留情地杀光他们。

会场安静下来,龙行健在一群卫士的簇拥下进入会场。轩辕磐的眼光和龙行健交会了,他死死盯着慢慢走近的龙行健,“奸贼!”轩辕磐刺耳的尖叫声打破了会议室的寂静,“你对得起先帝对你的信任吗?我不怕死,你来杀我啊!”

龙行健站住了,盯着皇帝,众人都在看着龙行健。“将他带下去,”龙行健转身对段鹏说。

“龙帅!”高天成站起来,“龙帅冷静!陛下罪不致死。他不过是受到蒙蔽而已。”

龙行健笑了,“天成兄误会了。行健岂是嗜杀之人?放心,我不过是让他下去冷静冷静!”段鹏带着几个卫士上去,将轩辕磐抱起来放在轮椅上推了出去。

“事情繁多,须先办理最急要之事。”龙行健对外交部长说,“请你立即约见扶桑大使,就在太阳堡。能办到吧?”外交部长从震惊中惊醒,连连点头。

“好,护送部长去。”龙行健下令,目送外交部长离开。

“各位都是帝国重臣,行健之为,各位大概会认为是篡逆。或者有人认为我是为了做皇帝。我郑重声明,我绝不做皇帝!轩辕磐倒行逆施,他的皇帝是做不成了,你们答应,他们却不答应!”龙行健一指士兵们,“至于谁来做皇帝,我们可以研究。现在要做几件事。第一,立即设法平息帝都可能燃起的战火,恢复秩序。第二,请崔总长、令狐部长、沈部长、叶部长立即尽自己的责任,稳定军队,海军没有命令不得进攻扶桑!”龙行健厉声说道,“银鲨岛的事可以通过外交途径解决。舰队立即后撤,加强戒备可以,但不得越过银鲨岛一线海域。如果东大洋舰队不服从命令,将视其为叛军!第三,政府不得中断工作,所有工作正常进行。”龙行健环视大家,“行健无意篡逆,更无意借此夺取帝国最高权力。在这种非常情况下,我建议成立最高军政委员会全权行驶皇帝的权力,委员会主任暂由我担任,委员有轩辕婉儿、卢秀、许期中、高天明、高天成、陈凤远、崔煜、黄锋、沈悫、令狐新、叶嘉鹏、周峰、齐平、史大祯担任。各位有什么意见?”(史大祯是帝国警察总监)大部分大臣松了口气,担心龙行健乘机报复的人们放下心来,崔煜先表态说,“甚好,我同意龙帅的意见。”高天成、叶嘉鹏、陈凤远也跟着表态同意,其余被龙行健点名的大臣默然,但没有人反对。龙行健此举极为高明,只将王致中、王榭和另一位副议长排除出去,任然留下了绝大多数大臣,将刚被黜退的陆海军的两名老将请了出来,更是有利于稳定局势。高天成不禁大为佩服,感到局势已经被龙行健掌握了。“如果没问题,请高局长起草一个通报,立即对全国广播,以安军心民心。各位暂时不要离开太阳堡。通讯很快会恢复的,就在这里发布命令。至于王致中先生,身为元老院议长,不仅不匡正皇帝的错误,反而推波助澜,其罪行将组织特别法庭审理。来人,将王致中和王榭带下去,严加看管。”

王致中站起来,“龙行健,你这个逆贼!先帝对你恩重如山,他尸骨未寒,你这样做,还有没有一点良心!龙行健,你别得意,帝国军队一但得知你篡逆的消息,定会起兵勤王,奸贼,你的死期不远。”

龙行健没有生气,“先帝对我如何,用不着你来评说。我这样做也没想会有什么好名声。更不怕死!我是死过好几回的人了,但我为了帝国的亿万人民,为了我的妻儿部下,不得不行此险着,至于军心如何,通报一出,我们立见分晓。我不会隐瞒你的。”他加重了声音,“几个月来,我步步退让,欲求平安度过余生而不可得,总有人想置我于死地!行健征战半生,岂能引颈就戮!何况,帝国重臣,有几个将国家利益,民生幸福放在心上?带下去,在法庭上会让你尽情讲的!”

高天成下笔极快,已经写好了一份《告帝都军民书》,“龙帅,我的意见不要对全国广播,先稳定帝都局势可也。另外,速请永平公主来。”

龙行健看了文稿,索笔改了几个字,对大臣们说,“请签字吧。这份文件以最高军政委员会名义播出。”

“慢着,”卢秀叫道,“老朽已经六十三岁了,死不足惜。龙帅必须表一个态。否则老朽万难从命。”龙行健点点头,“卢相,我知道你的意思。刚才我说了,我无意做皇帝,也做不了皇帝。轩辕家的地位不会变。等婉儿来,我们会商定继位之君。”“如此甚好,龙帅是大英雄,在座诸君都是见证,只盼龙帅不要食言而肥。”卢秀要过笔,看也不看就在文稿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许期中跟着在文稿上签了字,跟着崔煜和叶嘉鹏也签了字,大家见状,顺序在文稿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大部分人已经对轩辕磐死了心,就轩辕磐而言,实在不是个称职的君主,龙行健既然当众做了承诺,对大家也算一个交代。等签完字,龙行健交给吴迪康,“立即送电台播出,派人去联系总局,恢复太阳堡的通讯联系。”

外面传来噪杂的人声,有人来报,“永平公主驾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