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中的川军(八) 第四章 台儿庄中悲壮之役,二十二集团军五千将士血洒滕县(二)

何允中 收藏 0 9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URL] 何煋荣骑在马上,督促部队行军。看见部下精神饱满,在这隆冬季节中已经穿戴暖和,精神饱满,不觉阵阵欣喜。四面一望,大地一片银白,面对这皑皑白雪,身上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身上一冷,眼前又涌现出了他那件毛衣和发生在毛衣上的事。 出征前,部队将所有的随军眷属都送回原籍或是重新安置。于是,何煋荣在绵阳告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


何煋荣骑在马上,督促部队行军。看见部下精神饱满,在这隆冬季节中已经穿戴暖和,精神饱满,不觉阵阵欣喜。四面一望,大地一片银白,面对这皑皑白雪,身上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身上一冷,眼前又涌现出了他那件毛衣和发生在毛衣上的事。

出征前,部队将所有的随军眷属都送回原籍或是重新安置。于是,何煋荣在绵阳告别了新婚仅十天的妻子。分别前,妻子眼泪汪汪,千叮万嘱,注意保重,注意冷暖,多有信来,我在家中伺候公婆,不必挂念,等你胜利归来。说完,又将一件刚亲手织好深灰色毛衣放入他的随身行李包中,然后登上军部派送眷属的汽车挥手作别。何煋荣望着汽车扬起的尘土,心中十分感激妻子识大体。妻子徐元椿,乐山女子师范毕业生,出身川中一个参加过辛亥革命老军人的世家。其兄徐元勋,在二十一军中任团长,现正厉兵抹马,也正准备沿东路随刘湘出征。一家两位至亲都上前线(这还没有包括稍后出川的侄女婿戴高翔和参加远征军的表弟姚辉),为了让丈夫忠孝两全,无后顾牵挂,在出征前同丈夫完婚。如果丈夫不幸为国捐躯,便誓为丈夫守节,若腹中得子,即立志抚养遗孤成人。

看着发妻远去的背影,何煋荣心潮涌动,随口念出一首诗来:

十年求索出门庭, 不结娇妻哪有村。

胸中磊磊若石影, 眼前斑斑泛涕痕。

汝于堂前尽唇舌, 郎独沙场见寒温。

天公若遂平生愿, 共剪西窗话断魂。

送别妻子回到驻地,何煋荣将这件毛衣取出来,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然后唤来一位十六岁的年青人,对他说:“该说的话我已说了很多,不必再多有叮咛。这件毛衣就送给你再留个纪念,或许今后我再不会用得着它,这是师母亲手所织,好生爱惜。”

这位年经人叫林贵元,四川南充人。从小聪明好学,在家乡读了两年私塾后,无力继续升学,遂到成都一家卖布的店铺当学徒。一天,正在店里坐店,门外走来两个当兵的,一个腰中挟了一捆纸,一个提了一个浆糊桶。两个当兵的在门边的墙上唰唰地刷上浆糊,贴上一张大纸转身就走。林贵元好奇,忙跑出门一看,原来是第四十一军在绵阳办军校,在这里贴了一张召收学员的告示。林贵元满心欢喜,心想当学徒不如当兵,找碗饭吃更容易,于是找老板要辞掉学徒走人。殊知店铺的老扳却看上这个年经人聪明聆利,不仅不让他走,还把他的铺盖卷锁起来,免得他偷跑。

过了几天,一个当兵的来买布,林贵元一眼就认出来是那天来贴布告的人。待他买完布,林贵元悄悄跟着他走到一个敝静处,上前一把拉住,直叫“长官”,把这个人吓了一大跳!听明他来意后,此人指点林贵元到征兵报名处,还领了去绵阳的三天盘川。这时,林贵元也顾不得要他的铺盖卷了,一道烟似的跑到绵阳,考入学兵队。

此时何煋荣正在绵阳军校当教官,看见这个南充来的小个子聪明好学,便将他收为自己的勤务兵,平时出出操便是打水洗衣服,或是体育活动时蹦上跳下,专替官长捡那些飞出场外的网球蓝球。这个林贵元平时做完了自己的事,总爱找本书来看,何煋荣都看在眼里。一天,何煋荣把林贵元叫到跟前,问他,如果想读书的话,就不当兵了,我送你去读书如何?何煋荣因无力升学而投笔从戎,终生以为憾事。看见这些好学上进的年轻人不免惺惺相惜。林贵元一听,没想到有这等好事落到自己头上,一时间千恩万谢,发誓要以头悬梁锥刺股的精神刻苦读书,不负恩师栽培。于是何煋荣把林贵元送进了绵阳一所中学,学杂食宿全包。到出川前,又约了两个朋友,大家共同凑了一笔钱,存入绵阳一家药店,由林贵元按时支取,作为学习和生活费用,以免因为打仗而耽误他的学业。

现在,临行前又把爱妻所织的毛衣送给了林贵元,真可谓对他倾注了满心的期望和热忱。当时的一件毛衣,在一般平民中也算得上一桩不小的财产了。于是,林贵元磕了一个响头,夹在欢送出征将士的人群中,狂呼呐喊,泪流满面,跟着队伍跑出一大段路才告别。

写到了这里,这件毛衣的事似乎告一段落了。其实不然,过了好些年,这件毛衣的故事还有下集,当然这是后话了。


林贵元读书果然不负所望,中学毕业后,又考入四川大学经济系。这件毛衣一直被林贵元视若珍宝,百般爱惜。只有在逢年过节以及重要庆典时才穿在身上,洋洋自得,风光一阵,直至大学毕业。毕业后林贵元被录取为四川省政府税务局办事员,后来又升为科员、副科长、科长,也算得省政府内年轻有为的人物了,还在成都市和平街买了一座小院。

解放后,林贵元继续在税务局当干部,殊知到了一九五七年却被打成了“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受到了众人的揭发。有人揭发他隐瞒家庭成分,混入革命队伍。说他自称出身贫下中农,可是旧社会的贫下中农都处在饥寒交迫的境地,哪有钱来上大学?林贵元辩解说是受人资助。人家又说,旧社会地主资产阶级残酷欺压人民,哪能资助贫下中农子弟上学?更有人又站出来揭发,说他上学时还有毛衣穿,这都是地主资产阶级的少爷小姐才有的东西,他哪里会是贫下中农出身!林贵元没想到这件赠品竟成了罪证,真是福兮祸所伏,有口也难辩,乖乖当了右派,被开除公职,连那座小院也被没收了。

丢了饭碗的林贵元只好加入城市苦力的行列,以拉架架车为生。这种“架架车”是一种人力运货工具,现在城市里早已绝迹,就像一辆马拉的两轮车,只不过拉车的是人而不是马。林贵元在中间“拉中杠”,他的妻子背上一根绳子在旁边拉,如同拉船的纤夫,叫做“拉飞娃”。就在这样艰难的生活环境中,林贵元却为国家培养出了一位顶尖级的巾帼奇才。

林贵元的大女儿林野,此时已经长成十二岁了,在那“读书无用”的年代和根本找不到读书地方的时候,林野在林贵元夫妇悉心教导下,却成了一代女子象棋国手,先是夺取了全国女子少年冠军,后来荣登全国女子象棋冠军的宝座。现定居在意大利,在全世界传播中华民族的国粹。


这些后来的事情,何煋荣直到“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才知道。

那是一次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斗争大会上,一群“牛鬼蛇神”戴着高帽子,挂着黑牌子,被鱼贯押上斗争台。在一片喊打的口号声中,何煋荣正战战竞竞、满面流汗地挂着牌子站在台上,猛听得杀威棍乱抖、一阵棒喝:“把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大右派分子林贵元押上来!”心里一惊,偷眼看去,果然是已经失掉联系多年的林贵元,许久不见,变得又黑又瘦,已经秃了顶。那林贵元也早就看见站在台上的恩师,双方顺着目光会意地略一点头打了个招呼。斗争会一完结,大家洗去满脸上涂的墨,林贵元打了二两烧酒,买了几块豆腐干,寻到家来,大家才把这些年的遭遇道了一个明白。完了还互相安慰,何煋荣说,连开国元勋彭德怀、贺龙以致刘少奇尚且如此,我们这些起义将领还有什么不能想得通?林贵元说得更喜剧,说是站在台上弯腰驼背,我就当做俯卧撑,锻炼身体,正如这些年拉车子,身体比原来还要好得多。


上述这些故事补充说完了,再回到洪洞县来。

何煋荣正一边走一边想,突然队伍前面一阵骚动停了下来,正在疑惑,一营长蔡征快步跑了过来:“报告代团长,我营在前面交叉路口和一队八路军遭遇。”

遭遇八路军!何煋荣心中一惊,他对八路军早有所闻。早在一九三三年,田颂尧第二十九军奉命进剿川北红四方面军徐向前的队伍,结果被打得大败。何煋荣当时是连长,也率部参加作战,不过部队还没有拉上前线,何即离队到洛阳上军校去了,虽然没有直接领略到共产党军队的利害,但却听到过有关他们的很多故事和传说。现在,二十二集团军在山西打败仗,八路军却接连在山西平型关、雁门关、明阳堡和娘子关连打胜仗。而且八路军的装备也并不好,两相对比,差异到底出自何处?此时,这支神奇的队伍就在眼前,或者前面那些萦挠在心中的那些疑团可以在他们身上解开?作为一个正在追寻答案的职业军人,他砰然心动,立刻策马向前赶去一睹风采。

两支队伍都停止在交叉路口,都是灰军装打绑腿,头上戴着相同的帽徽,只不过八路军没领章,却佩有“八路”两字的臂章,队伍里多了一些日本人的三八步枪和歪把子机枪,有的士兵穿着日本人的黄呢军大衣,背上背着日本钢盔。显然,这都是在平型关大战中的战利品。他们整齐地排成一长队,精神抖擞地立正站着。代团长特地注意到他们队伍中没有一个民夫帮长官背行李。一位军官模样的人看见何煋荣的中校领章,知道是代团长来了,上前行了一个军礼,一口江西老表腔:“报告何团长,我是八路军一一五师某团某营营长,正在此地路过,现请友军先过路口。”何煋荣祖籍江西吉安,仁寿老家江西祠堂里的老一辈人都还能讲吉安土话。一听老表口音,倍感亲切,慌忙还礼跳下马来,握住对方的手,连道谢谢。回头一看自己那些站得东倒西歪的士兵,有的把枪横扛在肩膀上,有的把枪柱在地上,个个都像赶场的老百姓围在那里看热闹。而连长以上的军官就要雇老乡背行李了。两相比较,差异顿时突显出来,不觉一阵自惭形秽涌上心头,立刻喝令:“全体向友军敬礼!跑步通过路口!”没想到这支八路军的队伍也驻洪洞城西,双方成了近邻,互有来往,还打了不少交道。

正是这些交道,让他,以及他的同行,感受颇深。


太原战役后,八路军总部也进驻洪洞,与二十二集团军总司令部相距不远。八路军的部队也分散住在城郊的村子里,有的还和二十二集团军的部队住在同一个村子里,天天出操都可队形互望、号声互闻。


一天, 二十二集团军总司令部大门口来了几个佩带八路军臂

章的人。一位方面阔耳,浓眉大眼,操着一口川北口音的人上前对守在门口的副官说:“请通报邓总司令,就说朱德来访。”副官怔怔地用眼睛望着这位打绑腿,登布鞋,披着一件布军大衣,满脸堆笑,就像一个伙夫一样的人,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扭头就朝里跑。邓锡侯一听鼎鼎大名的八路军总司令来访,立刻同孙震等人迎出门来,四支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握毕,又介绍孙震等,也都一一握手,然后请进客厅。

邓锡侯是四川营山县人,朱德是四川仪陇县人,两县紧挨着,

两家人近在咫尺,相距不足四十公里,真可谓老乡中的老乡,说起四川话来,连口音也一样。这两位川北山沟里出来的带兵统帅,以前都相互耳熟能详,还通过信,但这却是第一次会面。而且会面的时间地点又是这样的奇特,双方现在是同一战壕、目标一致,处境又多有相似之处。一时间,就像老朋友一样山南海北无话不谈。当然,谈到最多的,还是当前打的仗。

在太原前线的时候,邓锡侯手下一二七师有一个营在战场中与大队伍失去联系,陷入敌后,正在辗转无路之时,却逢八路军的一支队伍路过。于是,该营同八路军合兵一道,边走边打,最后在八路军的护送下到洪洞归建。本来己经以为成了烈士的队伍不但回来了,更令大家惊奇的是,这支从敌后归来的小部队,竟然建制完整,损失最小。回来后,邓锡侯亲自找来该营营长张鹏翼,要他详细讲述了在八路军中感受到的敌后游击战法和八路军同当地民众融为一体的鱼水关系。对此,印象极为深刻。

朱德在长征过雪山时患了支气管炎,现在还没有痊愈,说起话来还不时咳嗽。现在,他用那还有些沙哑的嗓子,详细介绍了平型关战役、雁门关战役、阳明堡夜袭飞机场、六盘村多次设伏战等,这不仅让二十二集团军的两位总司令了解到战场详情,还听到了不少新鲜事。朱总司令介绍说,战场上虽然敌人死不投降,但还是有少量的鬼子被俘。有的敌人被打死了,却在敌人的口袋里发现有反战的传单和日本共产党的宣传品。

接着朱德总司令还讲了两个日本俘虏的故事。这是八路军第一次俘虏日本兵,这两人一个是电台的电报兵,另一个是一个上尉。八路军虽然对敌人恨之如骨,但还是严格地执行对敌的俘虏政策。这个电报兵在八路军的模范行为的感召下,立场很快转变过来了,在一次群众集会上,自己爬上主席台,向群众说道:“我是一个士兵,但我也是一个工人。日本军国主义者要打这场战争,可是日本人民并不想。我是被强行征调入伍,派到贵国来的,可是一直到我被俘之前,我从来不知道中国人民如此善良。将来我要和中国人民并肩站在一起。”

那一个上尉却蛮横不已。有一次林彪下乡,到了关着他的那间草屋去看他,可他却大模大样地坐着不动,还要林彪给他拿鸡、鸡蛋和大米饭。林彪用冷峻而平缓的语调对他说:“不要误解我们对你的友好态度。这并不是我们怕你。我们自己吃高粮,让你吃米饭。听说有位农民来照顾你,你还打了他。我们并不因此而杀死你。可是,如果再敢打中国人,我们就要当众用鞭子抽你!”后来,这个上尉还是逐渐受到一些感化。但这个当了俘虏的日本人总是认为日本皇军是不可战胜的,朱总司令对他说:“可是我们一定能够打败它!”

邓、孙两位总司令听得津津有味。

在谈到游击战术时,朱德讲,八路军的游击战最根本的一条,是要同群众打成一片,是要得到群众的支持,也就是孙中山所提倡的“唤起民众”,否则一事无成。这一点,两位总司令感触颇深。最后,邓锡侯提出,希望朱总司令能够有时间给自己的部下讲讲游击战术。朱德那两片厚厚的嘴唇带着憨厚的笑容满口答应。

末了,朱德送给两位总司令和他们的几位师长一人一匹日本大马,意思是:坚持抗战,永不下马。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