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六章:第十八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十七



第六大队的行军速度尽管没有任何的人催促,但运动的速度仍然很快,这是因为他们担任尖刀班的其中好几个士兵们都有亲属在吴志伟的连队里当兵,这些人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面比任何人都着急!此刻的这些八路军士兵们只是想:他们的救援动作能够快一点,亲人们的安全就多了一分保障,尽管他们都很清楚自己的大队在鬼子们开始进攻之前是无论如何也赶不到友军的营地附近,但他们却很清楚:亲人们所在的这个部队绝不会那么老老实实地在这个时候等着日军部队的进攻,他们一定会冲出来的,一定会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间躲藏在大山的某个所在等待着亲人们的救援!于是,在有了确切的目标之后,排头兵们下意识地急速行进,尽管是时不时地步履踉跄、跌跌撞撞,但也在不自觉中带动了整个大队的急速行军!这一点也是身为大队长的罗汉民后来才觉察到的。


此刻由于罗汉民的大队距离吴志伟的驻地处尚有20多公里的路途,又被大大小小的山峰沟壑遮住了声音并且风向不对,所以他们没有听到就在他们快到刚才那个隘口的20几分钟前吴志伟连队与几支日军部队交火以及引诱两只日军大队火拼的激烈枪炮声!


又摸黑行进了大约两个小时,罗汉民看看手表约莫他们差不多到了岸堤的西侧时,他下令让部队停下休息十分钟然后竖起耳朵听着四周的动静,心里感到了很纳闷地对刘同启说:“怎么从进了山里就没听到一点枪炮的动静?这倒让我感到不安。”


“照理说咱们出发时进攻的鬼子还不到动手的时间,可现在已经九点多钟了,一直也没听到动静。”刘同启也不解地道:“咱们来时一路刮西北风,我怀疑前面有打仗的枪炮声也因为顶风传不到咱们的耳朵里,再一种可能就是友军们趁黑撤走了,小鬼子找不到人还打什么?只好在四周搜索了。”


“你说的两种可能我也清楚,尤其是后者的可能性很大。”罗汉民道:“可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听不到枪炮声音心里很不踏实,这要命的沉寂可真让人心里没底儿!”


“你这个个人可真是有意思,”刘同启笑笑道:“听不到战斗的声音就标志着友军可能没让鬼子们找到,也说明他们很可能早早地撤到了安全的地方正向山外转移。难道说他们让鬼子包围并采取了进攻而产生的枪炮声才能让你心里踏实?”


罗汉民用望远镜向正南方向看去,似乎想透过黑漆漆的夜色看出点什么景象来若有所思地道:“我有一种直觉,一种当兵十多年来的军人的直觉,我觉得友军的这些弟兄不是一声不吭撒丫子就走的人,他们肯定会在转移之前主动地弄出点动静给这些鬼子们一点苦头吃的!”


“你是说他们在鬼子重兵压境、并重重包围了他们之后?”刘同启不解地问:“要知道:他们所面对的鬼子兵力是几十比一!面对重重的包围,他们不放一枪能够全身而退就相当地了不起了,怎么还会主动地去碰一下鬼子?简直有些离谱了吧?”


罗汉民轻笑了一下道:“也许教导员的‘离谱’前面也有‘荒唐’和‘狂妄’几个字没有说出来,但你想想:这个友军一百多人如果行事打仗不‘离谱’,仅仅这点兵力能在鲁东南这纵深数百里的地方站住脚?能在短短的半年里打出几场让人们震惊的仗来?能在‘路过’的时候以百人之众给咱们解围并消灭了超过他们两倍的鬼子?能让佐野贤一亲自带一个联队并加上其他部队共计六千余人在精心布置了好长的时间里发动这场进攻?能让支队的首长们亲自组织布置全支队的兵力来支援他们?能让支队的首长们不惜联系地方同志在整个临沂地区动用所有我党所能支配的武装搞各种各样的破坏活动来配合支援他们的突围行动?能让我们的支队长最后下命令时说出:不惜一切代价支援并解救友军出来的话?


我估计,能让支队长说出这样的话、敢动用地方党和支队的兵力在整个临沂地区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是我军山东军区的首长们直接地给了他们明确的指示,可见,为友军解围的战斗并不仅仅是一场帮助友军脱困于鬼子重兵包围下的军事行动,更大的意义还在于这是一场政治行为!由此可见,这只友军就是真的‘离谱’,也是有资本的,其资本就是他们代表了中国军人顽强不屈地抗击日寇的精神并且他们的官兵们都有着非常之人所难以做到的能力,这个能力就包括了部队的战斗力和指挥官们卓绝的指挥能力,也包括一些我们暂时还不了解的因素。”


“看来这个友军并且是咱们的救命恩人还真有不少地方能让你这个老红军而感到佩服的事情。”刘同启若有所思地思忖了一下笑着说。


“你说的不完全对,我的教导员,”罗汉民正色道:“我并不是以一个老红军的身份来佩服他们的,而是以一个中国人、一个中国军人的角度来看待他们的。国民党的部队抗战以来在正面战场上的确做出了不可磨灭的战功,是他们在目前始终抗击着日军近百万大军的多路进攻,而在这种艰苦、惨烈的战斗中也涌现出了不少爱国将领和民族英雄!就像前不久的徐州会战,国民党能打仗的部队不少,但最终仍是溃散或因种种缘故而撤走了。像现在这支百十多人的国民党部队如钉子般地钉在鲁东南,同数倍之强敌打了数次惨烈艰难的仗并且越战越勇、越战越强!且不说他们的爱国精神,仅仅就这种战斗意志、大无畏的勇气和藐视一切强敌的魄力以及超众的谋略再加上为了解救民众深入虎穴舍生忘死的英雄壮举,难道不值得我们任何一个人为之敬佩吗?至于解救过我们那倒是另一回事。”


“真是这么个道理,”沉思了片刻的刘同启也道:“身为友军的一支小部队,仅仅一百多人,为国为民、无畏无惧以死报效国家的精神以及敢打又善打的作风都体现了出来!多谢你的提醒和苦心,我的大队长!”


罗汉民一笑刚要说一句什么,前面黑暗中忽然闪过一人对罗汉民小声说道:“报告大队长,我侦察班在右前方大约五百米处发现鬼子的一支骑兵部队正从我们右侧通过!”


罗汉民一听立即站起身对身后的一连长下令道:“通知下去,命令四个连迅速四下散开面向右侧准备战斗!”


待全大队立即行动起来后,罗汉民回头问这位侦察班的班长道:“罗虎,这支鬼子的骑兵部队有多少人?是从那个方向到哪个方向去的?”


侦察班长罗虎,一个当地参军半年多的精明汉子小声道:“报告大队长,他们大约一百五、六十人,都骑着马。队伍走得很急,没有人说话,距大队最前面大约200多米处有一个人带着一条军犬。我们是听见了这一个鬼子军马的马蹄声便趴在地上没出动静才发现他后面的大队人马的。他们从东南方向西北方向行走,前面的那个鬼子带着一条军犬像是寻路听动静。”


“你刚才说他们在咱们的右侧通过了?离咱们多远?”罗汉民又问道。


“我们三个人发现他们时,这些鬼子就已经在咱们的右前侧五百米外快速地通过着,我退回来向你报告时他们就可能差不多过去了。”罗虎道。


罗汉民没有再说话,沉思了片刻对一直看着他的刘同启道:“从进山以来,就没听到前方鬼子与友军交火的动静。现在鬼子们进攻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通过刚才的这个鬼子骑兵部队不像是战斗已经结束了撤兵而是急匆匆地找路做快速运动的情景来推断,似乎在作着某种战术动作,是什么动作呢?------看起来友军突破了包围圈也有可能,这是其一。其二、刚才从咱们右侧静悄悄地向山外运动的这支鬼子骑兵的前面有军犬寻找什么的迹象来看,这伙鬼子很有可能是从前面的内线包围圈做循迹追击或迂回运动的部队,这似乎也说明了他们很有可能是在搜索友军的痕迹,如果真是这个样子,那就说明了友军一定是脱离了包围圈!”


“你分析得很有道理,”刘同启道:“这大山里伸手不见五指,友军们悄悄地摸出包围圈也不是没有可能,何况他们仅一百多人,人少目标小,又受过良好的训练,能够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一百多人”、“人少目标小”、“神不知鬼不觉”!罗汉民在心里念叨着刘同启说出的这几句话,想着想着突然眼睛一亮兴奋地一拍大腿道:“你说,教导员,刚才罗虎看到的这一百多人会不会是友军?”


“友军?”刘同启也不禁惊呆了:“会是他们吗?有这个可能吗?”


“你记不记得他们也有一百多匹军马?”罗汉民问。


“怎么不记得?当时追击鬼子的大队长等残兵还是那个韩大海带人骑着马追上的!”刘同启也笑着道:“那东洋军马你和我还骑了一段路呢!”


罗汉民一把抓住了罗虎的胳膊急切地问道:“罗班长,你再仔细地讲讲你刚才看到的这个一百多鬼子骑兵们的情况。”


罗虎想了一下又道:“他们也没什么特别的,先是一个鬼子骑着马带着一条军犬———不过这条军犬黑乎乎的个头显得很大、很高,不住地东闻西看,害得我们当时大气都不敢喘。距离这一人一狗二百米跟上来的鬼子骑兵都不说话,马蹄上好像也包裹了东西,落地时也不太响,马背上的鬼子------”说着说着他的脑子忽然灵光一闪又道:“他们的马背上一个个还驮着不少东西,黑乎乎地看不清楚,但都好像是大包和箱子的像是小炮和重机枪、子弹箱什么的!”


罗汉民重重地拍了拍罗虎的肩膀,差一点拍得对方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兴奋地道:“肯定是他们!哪有鬼子的骑兵作战时在战马上驮东西的?骑兵一般是一刀一枪就够了!”


“可俺明明就看见他们是穿着鬼子军服的鬼子部队啊!”罗虎道。


“你他娘的!”罗汉民笑骂道:“榆木脑袋瓜子!他们能弄来鬼子的东洋军马,就弄不来几身鬼子的军装穿上?记得大队里的士兵们讲述他们穿着鬼子军服扮成鬼子打临沂城的事迹吧?那时候他们就有鬼子的军装!”罗汉民说完回头压低声音喊了一句:“通讯员,通知所有连长、指导员们前来我这开会,让各连的士兵们原地待命。”


待四个连的连长、指导员摸到罗汉民的周围时,罗汉民小声而兴奋地对众人道:“同志们,好消息啊,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一半了!刚才也就是我让大队四下散开准备战斗的时候,友军已经从咱们的右侧向外突围了!现在我命令:全大队向右侧运动500米,就在刚才咱们友军经过之处寻找个高坡顶上布置一道简易阵地,替他们挡挡鬼子的追兵。时间紧迫,我不多做解释了,从一连开始排在最右侧依次下来排成上下两道阵地,炮阵地和掷弹筒在步兵连的后面。下面马上运动到指定位置构筑工事准备战斗,记住:这训练了两个多月后的第一仗要打出点气势来,火力要猛!我让司号员吹号的时候迫击炮和重机枪先撤,轻机枪和步枪掩护,然后再根据情况全大队撤退,这一仗我们也要学学友军:打得要狠、撤得要快!立即行动!”


尽管众连长和指导员们个个满头雾水均不明白大队长说的友军已经安全突围正在刚才从右侧撤离是怎么回事,但见大队长已经下了战斗命令,执行就是了,更何况友军已经安全突围的消息本身就是让连里的士兵们情绪大振的好事!于是他们便迅速地去做布置与安排了。


这边罗汉民除了派出侦察班前出一公里外侦察敌情之外,又让各连派出了一个班在整个阵地的后面三个方向前出一公里打探退路的地形和道路情况然后回来向他报告。


罗汉民这边一切布置好了之后的十几分钟过去了,但黑蒙蒙的几个方向并没有什么动静,甚至派出的侦察班士兵也没有人回来报告情况。


罗汉民以一个多年军人生涯的直觉和经验准确地判断出了十几分钟之前,他的侦察班所发现的“日军骑兵”确实是吴志伟连队的官兵们!但是罗汉民大队刚开始出动时因为距离吴志伟部队的驻地较远,又因为风向没有听到这支小部队与日军的偷袭部队提前半个小时打的几场小伏击和两支日军部队相互火拼的战斗声,因而一路上静悄悄的现状让他们无从有所根据来准确地作出合理的分析和判断。


当吴志伟的部队在韩大海的指挥布置下安排了一场让两伙日军火拼的好戏之后,他们便沿着西侧的沟壑悄悄地向西北方向转移,只是因为他们一边要让姜大岭在前面探路、一边又要躲避在内线合围的日军多股部队而不能运动得过于迅速,故而两个多小时候后才行进了不到10公里远。也因为他们刚运动时由于两股日军部队火拼得正凶,使得好几股中队以上的日军内线部队闻讯而直冲过来,也给逆向行动的吴志伟连队带来了时而躲闪和较长时间隐蔽的麻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