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小子闯三国 秋水悲歌 危城

jingdong12 收藏 4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0/[/size][/URL] 大街上满是四处逃窜的人头,被人随手丢弃的包裹处处可见.包裹里面可能是食物,也可能有些金银,但现在没有人去理会它们,和这些东西相比,性命更是重要一些. 陈天路一只手抱着一个孩子,另一只手拉着一位年迈的老者,在慌乱的人群中随着人流向前涌去.孩子的胳膊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从他的眼神中,我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0/


大街上满是四处逃窜的人头,被人随手丢弃的包裹处处可见.包裹里面可能是食物,也可能有些金银,但现在没有人去理会它们,和这些东西相比,性命更是重要一些.

陈天路一只手抱着一个孩子,另一只手拉着一位年迈的老者,在慌乱的人群中随着人流向前涌去.孩子的胳膊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从他的眼神中,我们能看见的只有惊慌.

孩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显然是周围人的情绪感染了他.身后的老者喘着粗气,用力想将自己的胳膊从陈天路的手中挣脱:"壮士,壮士,你放下老朽吧,老朽不想拖累你们."

陈天路也知道,城外的喊杀声已经传入耳际,很明显是攻城战已经打响,这时候多带一个人,自己逃生的机会就少一些.

老者接着说道:"壮士好心,老朽感激不尽,只望壮士能将我家这一孩子带出,保我赵家香火不断,老朽死亦瞑目了!"

陈天路的手抓那老者更紧了:"大叔不要多说,我定能将你祖孙二人活者带出去."

这祖孙二人是陈天路昨天晚上才结识的,在他的肚子已经三天没进水米的时候,赵大叔把他从大街上拉进自家,一碗米粥,也是赵家的最后一点存粮.

赵天路喝完以后才发现孩子那饥渴的眼神,和喉结不断的耸动.为了那一碗粥,他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抛弃这两个人.

老人依旧在不断的乞求着,陈天路不在理会他,只是一股劲的向前冲去.他身材本就高大,加上在少林寺十几年的锻炼,周围的人纷纷被他挤向两旁.

眼看着城门就在眼前,只要逃出城门,就算能逃出生天了.

敌人围住了其他三面城门,惟独这东门没有任何动静.黄巾贼一但破城,每一次都是抢尽城里所有的东西,杀的城里血流成河.因此,东门也就成了大家活命的唯一希望.

老人实在跟不上陈天路的速度,尽管他现在完全靠陈天路拉着行走,自己只要迈开脚步就可以,但还是被拖的一个踉跄,眼看就要跌到.

周围都是亡命奔逃的人群,这时候如果摔到,很可能被后面无数的人踩蹋而过.陈天路感觉到老人的异常,忙的去搀扶.

"老人家,小心."另一只大手从旁边扶住了老人.

陈天路向那人感激的投去一个眼神:"多谢了."

那人也是二十上下的年纪,一张国子脸显得十分的精神.忙冲陈天路一抱拳:"因该我向兄台致谢才对."

陈天路愕然,那人笑道:"这一路上,我等跟在兄台身后,着实省了不少力气."陈天路也笑了,自己一路光股这猛冲,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的身后居然跟了十几个人,那些人随着自己停下脚步,也停了下来.

陈天路看看前方,城门已经不远了.

有时候,冲的太快也不什么好事.比如说现在.

陈天路的前面就是城门,但他和城门之间还有一道人墙,那些人排成几排,手里拿着刀枪盾牌,紧紧的将城门堵死.后面的人看不见情况,还在继续向前,身后的压力将陈天路推向那些士兵的盾牌上.

面前那士兵的脸上横布着两道刀疤,其中一道还有些血渍,很明显是刚砍没几天.他将盾牌狠狠的砸在陈天路的胳膊上:"向后!不准靠前!不然老子劈了你!"

陈天路赶紧把怀里的孩子转向身后,然后用力顶住身后传来的阵阵压力.那士兵的盾牌依旧顶在陈天路的胸口,不过见陈天路以后向后靠去,盾牌已经不在是砍砸,而是向他推来.

陈天路一阵苦闷,想换一个姿势以保证孩子的安全,却苦于两只手要保护两个人,而无法自由行动.

身后那国字脸的汉子也看出他的窘迫,忙的说道:"兄台,老人家就交给我吧."说完,他伸手拉住那赵老汉的手.

陈天路一只手空了出来,忙的拔开自己身后的人群,向后挤了几步.这个时候,直接面对士兵的刀剑可不是明智的选择.

那汉子也随后退了几步.确定安全后,陈天路再一次对那汉子说了声谢谢.片刻过后,人群终于在士兵的努力推挤下不再向前.

国字脸这时候问陈天路:"兄台贵姓?"

陈天路忙道:"小弟姓陈,多谢兄弟两次出手相助.未敢请教大名?"

那人忙的说道:"因该的,因该的.小姓黄,单名一个燕字.这次和几位朋友来此做些营生,却不想被困此地."他身后有四五个人忙的也向陈天路打个招呼.黄燕接着看看陈天路道:"我看陈兄,气力异常,且身手灵活,陈兄怎么不去投军求个功名?"

陈天路内心一阵苦笑,自己来到这里刚刚十几天,初时也想过凭借自己的功夫和历史的那一点了解,去闯一翻事业,最不济也可以跟着曹操混一个封候拜相.

但这想法在两天以后,随着他肚子的不断空虚,已经很多天没有出现了.内心感慨一翻自己怎么如此不济,好象以前穿越的那些师兄从没为肚子发过愁.

黄燕见他良久不说话,又看看他怀里的孩子和一边的老人,顿时释然道:"陈兄真仁义之士,父母在,不远行.真男儿也."

陈天路还没有说话,一边的赵大叔就替他解释了两人的关系,听说陈天路和这一对祖孙本不相识,只是为了一饭之恩便如此相助,黄燕更是一脸的敬佩显露无疑.

这时候,那群士兵中有一军官模样的站到城门附近的高处,对着人群喊道:"众人听令!城守大人说了,现在黄巾围城甚紧,四处城门皆不可开,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城门,违令者,斩!"

接着大手一挥:"你等速速离开,否则别怪我手下士兵军法无情!"

人群顿时一阵慌乱,哭泣之声处处可闻.

陈天路知道,战争时期,城守这么做并无过错,但战前不做任何准备,也不在百姓中宣传,现在猛的来这一下子却实让人无法接受.

当下叹口气道:"这城守的做法没错,不过如此不顾及民众的感受,只怕对这战事有害无益."

黄燕冷冷一笑:"他们那些人何时考虑过我们这些老百姓的死活?"陈天路也知道,这个时期的阶级矛盾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不然不会爆发黄巾大起义的.

就在这时候,前方传来几声惨叫,却是几个妄图冲击城门的老百姓被官兵砍死在城门之下.血淋淋的场景顿时震慑住了骚乱的人群,那小校挥舞着长枪:"速速退去!否则杀无赦!"

一些胆小的人已经转头跑开,有了这一开头,人群便慢慢的散了开去.黄燕的眉头似乎皱了一下,陈天路拉了他一把:"走吧,去寻别的出路."

黄燕一摇头:"哪里还有别的出路?留在城里只是死路一条."

陈天路也知道,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任何人在逃生方面都比他有发言权,当下也不在说话.硬冲出去是不可能的.前面的官兵虽然只有几百人,却也不是这帮只顾逃命,手无寸铁的难民能对付的.

眼见黄燕还不肯离去,只能劝说道:"兄弟,说不定这一仗官军能打赢呢?我们还是去寻别的路吧."

黄燕无奈的点点头:"也只能寻别的路了."

两人并肩向后走去.他们两人一走,跟在两人身后的好几十人也开始散去.战乱中,强者是永远有人追随的,陈天路发现跟在自己身后的居然有这么多人,也是异常的诧异.

就在这时候,一个家丁模样的人,靠在那小校身边,说了一些什么.那小校漏出很为难的表情.家丁从怀里摸出一些事物,悄悄的塞进那小校的手中.

不一会,士兵们让开一条通道,一群服饰鲜艳的人从通道中穿了过去.城门也被打开一条缝隙,那些人很快闪出城去.陈天路把这一切看在眼里,顿时一股心火从心中升起.在他的心中,众生皆平等,为何独独有人享受特权?

看到这一切的不只他一个,人群也有些开始沸腾."他们能过,我们为什么不行?"一众人嚷嚷着再一次向城门方向涌去,但迎接他们的,是士兵的刀枪.

黄燕沉思了一下,忽然拉住陈天路:"陈兄请少等,既然有人能出门,我们就也能出的去!"

陈天路苦笑一下:"人家是人熟有银子,我们却是什么也没有,如何使得?"

黄燕把头转向赵大叔:"老爹,你在这里生活多年,那些军士可有熟识的?"

赵大叔无奈道:"小老儿随常常进出,可和这些大兵也只是混一个脸熟,没有银子,他们不会认得我的."

黄燕一笑,从怀里拿出一袋银子,足有上百两之多:"我和几个友人因来此贩货,却被困此地,身上还有些闲钱,这些老爹拿去使,看管不管用."

赵老爹哪见过这么多银子,心下顿时又惊又喜:"这,这哪里是好!"

黄燕说道:"只望老爹能使的动那军门,将等带出去,我便是拿家产给你,也是无妨."

赵大叔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这毕竟是活命的希望,虽然说他和守门的军士也只是脸熟,但有希望总比没有强的多了.

陈天路见赵大叔还没接银子,忙的把银子塞进他的手里:"老爹尽管去试试."

赵大叔两手紧紧的抱着银子,向那守门小校走了过去.前方的官兵先拦住了他的去路,老爹忙的拿出一块银子,在那官兵面前点头弯腰的说了许多.

最终,有一识得他的官军去向那小校通报去了.

小校先是那一种轻蔑的眼神打量了站在士兵前面的赵大叔,不耐烦的挥挥手.那士兵又爬在他耳朵边上说了些什么,那小校漏出不相信的眼神,士兵接着说了几句.小校才点点头.

那士兵见小校点头,忙的跑过来,将赵大叔拉了过去.赵大叔在那里和那小校说些什么,陈天路他们根本听不到,只是远远的看着那小校先是难为,接着点头,然后又摇头,最后一脚踢在赵大叔的屁股上,将他踢了回来.

陈天路的心里顿时一沉,以为事情被搞砸了.

那黄燕也是一脸的焦急.赵大叔走近的时候,国字脸忙的抓着他的胳膊:"怎么样?怎么样了?"

赵大叔叹口气道:"走是让走了,不过,他们只让我们过去四个人."

"四个人?"陈天路问了一遍,赵大叔无奈的点点头,不再说话.自己祖孙两个,黄燕还要带几个人,钱是人家出的,他不能拒绝.陈天路一路护送,他也不能丢下他,但总要有人留下,赵老爹很是为难.

陈天路一笑道:"那你们出城吧."他心里知道,凭借自己的本事,只要不陷入乱军之中,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更何况他本就是这样一个喜欢舍己为人的人物.如果不是为了救人,他也不会抱着那个满身炸药的阿拉伯人从公共汽车上跳下来,更不会来到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时空.不过想想也值了,能让美国国会降半旗为一个中国人哀悼,能让方丈命令全寺的师兄弟一起给自己念超度经,自己也算的上是自古以来的少林第一人了.

更重要的是,少林寺在美国表演了很多次,那些洋鬼子都认为中国工夫是在做秀,而这次在汽车上,两把匕首结结实实的刺在他胸口,他却安然无恙,铁棍打在身上也是无妨.这可不是做秀,对方是想要那一车美国鬼子性命的阿拉伯勇士.估计这一下美国的市场是被打开了.那个十分懂得经营之道的方丈,肯定在给他念超度经的时候内心都在笑呢.

黄燕这时候也是坦然一笑:"陈兄如果留下,那兄弟也不走了,麻烦老爹带我的两个兄弟出去就可以了."

陈天路看了他一眼,对方的眼神却也是向他这里看来.从那眼神中,也显漏出刚强和果敢.

"我出去吧,"

"我去!"

"还是我去吧!"

"公子,让我回去吧."

黄燕身边的那个跟班却争着想出城去.陈天路的眉头一皱,那黄燕也沉下脸来.那几个人见主子脸色不对,马上都闭上了嘴巴.

赵老爹这时候用手轻轻的拉了一下陈天路的胳膊,"壮士,"下面什么也没说,不过,大家都从他的神色中看了出来,这老爹最想带的人是陈天路.那孩子也紧紧的拉住陈天路的衣服不松手.

黄燕看在眼里,稍微思考了一下说道:"陈兄,你走吧,老爹和孩子都离不开你."

陈天路还要再说什么,那边一士兵急忙跑到赵老爹身边,急声催促道:"你们快点!不然就不开门了."

黄燕忙的从身后拉过一年轻人,对陈天路说道:"陈兄,这就是我兄弟,以后麻烦你多多照顾了."

陈天路摇摇头,正待再说什么,黄燕却哈哈一笑:"陈兄保重!"

赵老爹也紧紧拉住陈天路的胳膊:"走吧."

陈天路叹口气,冲那黄燕一抱拳:"兄弟今天才知道,什么叫义士,什么是英雄.日后若是有缘,我定请兄台喝酒."

黄燕笑道:"但愿日后还能和兄台把酒."

陈天路也不在多说,一只手抱起孩子,跟在赵老爹的身后向城门走去.

前面的城门慢慢的打开一条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过的小缝,他知道,只要自己从那小缝里穿了过去,那就是逃出了这个即将变成地狱的城池,不知道为什么,随这四个人距离那城门越来越近,陈天路的心跳速度却越来越快!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