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一百零六章 零陵之战(4)刘备派信使来了

guohj92 收藏 7 1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内容简介] 我抬头仔细观看,沿着潇水逆流而上来了一只船队,潇水平缓,那船队上的水手运桨如飞,那船队迅速就接进了吕蒙的后军,领头的船头站着一人,四十多岁的年纪,古铜色的脸庞,浓眉大眼,鼻直口阔。这家伙坦腹露胸,黑乎乎的胸毛也掩不住那鼓鼓的肌肉,看下面,这员将连鞋子也未穿,赤着两个大脚丫就那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我抬头仔细观看,沿着潇水逆流而上来了一只船队,潇水平缓,那船队上的水手运桨如飞,那船队迅速就接进了吕蒙的后军,领头的船头站着一人,四十多岁的年纪,古铜色的脸庞,浓眉大眼,鼻直口阔。这家伙坦腹露胸,黑乎乎的胸毛也掩不住那鼓鼓的肌肉,看下面,这员将连鞋子也未穿,赤着两个大脚丫就那么站在船板上,腰缠铁链,背后插戟,手握大刀,船虽动而人不动,一看就是一员惯于水上之战的大将。看船帆皆为锦色,认军大旗,绣着红边,中间是一个大大的“甘”字 ,

那人还未到岸边,就高声喊道:

“吕都督,休要惊慌,少要害怕,我锦帆甘宁来也。”

原来是甘宁,除太史慈之外的东吴头号悍将,只是不知他怎么来这里了?高宇催马过来,低声向我言道:

“三弟,不要再犹豫了,先杀散吕蒙,再攻甘宁,否则,他们兵和一处,不好打啊。”

“大哥,无妨。五溪飞军成军以来还未硬碰硬打过一仗,此次就拿他们当磨刀石吧。拼着伤亡些人,也要磨出五溪飞军的血性。以后五溪飞军与吴军打交道的时候还多,此次就要硬碰硬,在吴军心里留下阴影,让吴军从此惧怕五溪飞军,见了五溪飞军躲着走。”

高宇点点头。

“那也行,那我们今天就正大光明的和他们打一场。”

我召集了沙摩柯、张嶷等人过来,庞统师叔不在这里,他在后队领着打扫战场,所以这里就以我为头。我和大家说了我刚才的意思,大家也都同意,尤其是我那徒弟沙摩柯,高兴的差点从大白牛身上蹦起来。此次会师,高宇他们已经把我们的坐骑捎过来了,我和沙摩柯、张苞都换了坐骑,沙摩柯还搂着他那大牛的脖子,一个劲的说想老伙计了。沙摩柯他们武陵蛮和东吴交界,那些族人受够了东吴的欺负,一听要和吴军正面干仗,沙摩柯自然无有不同意。

我们把命令迅速传达下去,要各参战的五溪飞军整理好武器,那些支援的族人把俘虏押走,再做好准备救护伤员和接受俘虏的准备,同时传令张苞要如此如此。

看我们这边停止了进攻的脚步,吕蒙那边也迅速调整,上船的上船,下船的下船。甘宁也上了岸,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指挥列阵。

我令旗一挥,全军大喊:

“战。”

气势开始上升。

“大战。”

气势继续上升。

我大戟一指,全军开始向前移动,刀盾兵、陌刀手、弓箭手各就各位,互相掩护,防止吴军箭袭。

甘宁那边看来也要和我们硬碰硬,甘宁打头,军阵开始前移。我们这方除了兵器不错,从服装上看,就是野人,甘宁肯定不服气刚才吕蒙被打败了。我和沙摩柯低语几句,沙摩柯就盯上甘宁了。我大戟下压,狂吼一声:

“有-我-无-敌”。

全军跟着狂吼。

“有-我-无-敌。”

接着全军开始加速,弓弩手开始放箭,刀盾手把盾牌斜举,防备吴军的反击了。吴军也不甘示弱,弓弩手开始放箭反击,一时间,空中箭支遮天蔽日,咻咻直响。两方都不管不顾,继续发力奔跑。看看两方已经都不能射箭了,我们那些弓弩手把手中的弓一背,拽出腰刀,也准备作战。还有50步就要碰上了,我大吼。

“山。”

身后中队长也跟着大吼:

“山。”

这是我们的暗号,意思是要有分批次投出黑压压的斧头。其实,按照平时的演练,刚才他们那些人手早就抄起了我们的特色板斧。随着暗号,一排排斧头接踵掷出,那天上确实形成了一片斧头的黑云。那些吴兵那有准备啊,前面的一大片就像冰雹后的菜地,一片惨样。很多吴兵脑袋正中被劈上了一把斧头,白花花的脑浆都流出来了。那些持盾牌的稍微好点,可那盾牌本来是用来防箭的,刚才这一冲锋,无数的箭支插在上面,已经是有了裂纹,这下子那么沉的斧头再过来,有些盾牌就彻底哗啦了,原本藏身于盾牌后的吴军也被从天而降的斧头砍了个正着。

终于两支大军碰在一块了,立刻陷入厮杀之中。张嶷指挥的五溪飞军按照平时的演练,陌刀成林,盾牌成墙,立体推进,那长长的陌刀如风车一般向前,每次起落都带起一片血肉,鬼挡杀鬼,佛挡杀佛,那陌刀简直就是生命收割机,挡着的吴军无不血肉横飞,一路冲过去,这五溪飞军脚下都成了血肉的泥泞路。

高宇指挥的陷阵营也是挡者披靡,稳步推进,陷阵营打仗不温不火,砍死闲庭信步,温柔的啃你一口,可啃的都是吴军军阵的性命啊,那盾牌后不断伸出的钢刀成了吴军的勾魂使者,吓的那些吴军心惊胆寒。沙摩柯一催牛,带着自己的一帮亲兵早早就迎住了甘宁,两条狼牙棒上下翻飞,抵住甘宁大刀。甘宁手下也有一帮精兵,号称是百人队。当年甘宁曾经带着这百人队横闯曹营,在曹营里杀人放火,弄的曹军风声鹤唳而未伤一人,回来后,吴侯孙权亲自赐酒于这些人,一时被传为美谈,可以说甘宁带的这些人在吴军中那简直是不败的神话。这次跟着甘宁打头的就是这些人,看上去,这些人确实嚣张,一个个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各自手握兵刃就直冲过来。甘宁和沙摩柯对上了,他们就围在他俩周围和那些五溪飞军干。可惜啊,他们碰上的可不是以前普普通通的蛮兵了,这些都是经过陷阵营。泰虎营再加上我前一世的很多练兵大成经验训出来的好战分子,特别是跟着沙摩柯的百十个人,那都是整个武陵蛮挑出来的尖子,武艺经过特别传授,放到哪里做个百人将都很轻松。这些人除了自己武艺高强外,还特别强调了配合,我在泰虎营强调的要绝对相信自己身边的兄弟的合作精神在他们这里体现的非常好。我的前一世曾经有个国家的军事家拿破仑大约说过这么一个意思:法国的军队一对一的话,必被其他国家的士兵打败,如果是十对十的话,会打个平手,如果是100对100的话,法军必赢。其精髓就在于配合。陷阵营之所以打的好也在于配合的好,这些五溪人,一开始是不太服气配合的,他们曾经和陷阵营单挑过,一对一,陷阵营的人很少能赢过他们这些人,可一旦组成团队作战,他们,陷阵营就没输过。这对那些五溪蛮士兵震动特别大,从此在训练时他们就开始认准了配合,高宇他们这些教官再训练他们团队作战时非常配合了。跟在沙摩柯周围的这些五溪飞军还算作是沙摩柯的亲兵,沙摩柯老爹给这些人曾经下过死命令,如果这些人保护不好沙摩柯的安全,沙摩柯有点三长两短,而这些人还完整无损,那就不用回来了,全体找个地方抹脖子就行,而且家人还会因为他们的失职行为而受到唾弃甚至处死。这样一下来,他们看到甘宁那些人围过来了能不拼命?这下子,甘宁和沙摩柯组成了一个战团,狼牙棒、大刀狂舞,周围的人碰着死,粘着亡,几乎就没人敢靠近他俩。另一个战团就是沙摩柯这些精兵和甘宁那些精兵的血拼,两方都想招呼对方主将,保护自家主将,于是就各不想让,就都混战在一起。我则带着胡驹、句突和20余个老泰虎营士兵组成一支突击小队,哪里吴军多就往哪里凿,哪里吴军将领武艺高,我们就往哪里杀,就是要大乱吴军的指挥,打乱吴军的互相支援。我方天画戟指东打西,上扎下砍,手下几乎没有一合之将,来我面前送死的,几乎都是连兵刃带人砍为两段。马前的胡驹一百五十斤的大棒也舞的如风车一般,那些吴军的兵刃不是被磕飞就是被砸断,敢上前伸手的几乎都是人死灯灭,要么被拍成肉泥,要么就是万朵桃花开,脑袋被砸个稀巴烂。马后的那句突张弓搭箭,专射那些意图暗算我和胡驹的家伙,箭箭无虚发。后面的那小队则围成圆形,护住我们身后。一时间,整个吴军军阵被我们冲的是一团糟,各队之间联络中断,支援无望。后面的吕蒙看来也看出来了,再这样下去,他整个军阵非崩溃不可,于是他令旗摆动,他身边的就冲出两队从两翼包抄,意图从后面突击我们大队。我一看,他兵将动了,中军变的薄弱了,就大吼一声:

“全军突击。”

高宇、张嶷就各带队向我靠拢,以我和胡驹为箭头,准备硬突吕蒙中军。甘宁现在已经被沙摩柯缠住,脱身不得,这次吴军这边猛将不多,实在是扛不住我们哥几个的绞杀了,渐渐的,就是勇悍的甘宁也发现局面有些不妥了,他和他这一队人开始快脱离吴军大阵了,他边打边四处观看情形,开始分心,这一分心,沙摩柯可就来劲了,棒棒用力,嘴里还跟张苞学的开始用语言气甘宁,分甘宁的心,这下子,甘宁受不了,忧怒攻心,招法开始散乱,渐渐地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一不留神,沙摩柯的狼牙棒敲在甘宁的大刀之上,甘宁的大刀一下子脱手而飞。好歹甘宁也是有名的大将,临危不乱,腰一哈,躲过沙摩柯的狼牙棒,手在腰中一抖,那横江铁链就甩了起来,用他得意的家伙继续和沙摩柯战在一起。可这时,甘宁身边的兵丁越来越少了,沙摩柯手下的亲兵付出一定代价后,都快把那些人绞杀干净了,一旦绞杀干净这些人,就该腾出手来,帮着沙摩柯对付甘宁了。这下子甘宁也慌了,终归“将是兵之魂,兵是将之胆”,乱马军中,一个人再厉害也防不住铺天盖地四面八方的进攻。说句难听的,就是人家把头伸出来紧着你砍,5000个人的脑壳也会让你砍的摊在那里。打仗打的是士气,一旦兵败引起连锁反应,自己冲撞损失的也很大。所以我就很佩服吕蒙刚才能把乱军收拾住啊。甘宁看看势头不好,只好边打边撤,带着剩下的那些人往吕蒙中军靠拢。

这是甘宁那边,我这边可就形成尖刀了,直直的往吕蒙中军杀去,跟着我的这些五溪飞军越战越勇,有些受伤了照样继续冲杀,还有甚者,每砍倒一个吴军,还把刀上粘的血用舌头一舔,那个瘆人啊。吕蒙见我们不管后队,集中向他而来,连忙下令那些包抄的军队回援,这下子,有点乱了,有的前冲,有的后退。

猛然间,战场上又有暴吼的声音:

“吕蒙小儿,你家燕人张爷爷来也。看你往哪里跑?”

哈哈,张苞出来了,他高坐乌骓马,着黑甲,穿黑袍,手晃丈八蛇矛,哇呀呀暴叫,再加上那一脸的络腮胡子,豹头环眼,整个就是张飞三爷来了。他这带队一出来,吴军大乱,人的名树的影,张飞三爷在长坂坡当阳桥的威名太盛了,一人喝退曹军百万啊。我们这方气势更胜,五溪飞军和那些陷阵营的兄弟呐喊着直直的往吕蒙中军杀去,我、马前胡驹,马后句突,左边高宇,右边张嶷,枪刀棍戟齐出,我们身后陌刀成林,盾牌成墙,轰隆隆往前推进,吴军实在抵不住了,扭头就跑啊,吕蒙那边也急了,督战队接连砍死了好多后退的败兵,可还是止不住吴军逐渐后退的脚步。那些吴军逐渐被压缩到河边了,有些人开始往甘宁刚才带来的那些船上爬,是一片混乱啊,甚至有些人为了尽快爬上船,竟然开始自相残杀。我们边突击边大喊:

“投降不杀。”

“活捉吕蒙。”

有些吴军实在受不了了,就跪地求饶,我们也懒得管他们,分出几个人把他们往后一押,后面有浮屠军,就是邢道荣带的那些人,那些人基本上都信佛教,跟着邢道荣这护教武僧主要是自保,除非逼急了,他们一般不愿杀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邢道荣认定了,非得跟我,哪怕是让他们杀人他们也干。我哪能让他们轻易开杀戒啊,就安排他们看守俘虏,帮助我师兄救治伤员什么的,高兴的他们直念阿弥陀佛。这次决战,浮屠军就跟在后面,伤员立即转运,俘虏就地解除武装,押送下去关押。

包围圈越来越小,吕蒙也看出来了,我们这里面领头的基本上就是还未及弱冠,那压在吴军这头驴子脊梁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张飞三爷也是假的,可能是他太郁闷了,又加上我刚才打的他的内伤,我能看到,他脸色突然发红,一张口,哇的又是大吐鲜血。唉,这东吴的都督,都一个毛病,爱吐血。当年周瑜周都督被我诸葛师父连气三场,最后吐血而亡,你看,先在又是一个东吴的大都督,又让我们给气的口吐鲜血好几次。吕蒙一下子倒了,而且从马上栽了下来,旁边的亲兵乱了。

“都督,都督”。

可吕蒙还是没有动静,我们趁机又继续逼近。吴军更乱了,乱哄哄的向我们投降的更多了,那些将官彻底管不住士兵了。这时甘宁对我们大喊:

“呔,我甘宁愿以死换我家都督一命,请放过我家都督。”

吕蒙身边的那些人也齐声喊:

“我们愿以身换我家都督一命。”

看来吕蒙人缘不错啊,没听说甘宁和吕蒙关系不错啊。以前只知道甘宁经常和吕蒙对着干。有一次,甘宁家的一个厨子不知怎么得罪了甘宁,就跑到吕蒙那里避难,甘宁找到吕蒙后,当面保证不会杀那个厨子,吕蒙就把人交给了他,接过吕蒙到家之后,竟然亲手宰了那个厨子,把脑袋挂在了吕蒙必经之路上,把吕蒙那个气的啊。可今天怎么甘宁竟然要保吕蒙了?转性了。其实,我也没想杀吕蒙,毕竟现在刘备伯父和孙权还没全部撕破脸,吕蒙作为孙权手下重将,作用非常大,杀了他这仇可就结大了。我看这些吴军确实已经不想抵抗了,就点头同意,大戟一挥:

“既然如此,你们就把手放在头顶,鱼贯而出,我来救你家都督。”

我也不想再厮杀了,这一场,虽然我们是大胜,可回头看看刚才的战场,我们也是死了不少兄弟啊。甘宁也双手垂下,任我们捆了,我也没有食言,立刻就对吕蒙施针救治,一会,吕蒙幽幽的醒了,还未等我说话,有兵丁来报:

“报,军师传信,说刘皇叔信使到,请即刻迎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