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士 第一章 东进 第二章 扩军

zrj3014 收藏 23 1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2/[/size][/URL] 直到天擦黑,部队才赶到孙家峪,先遣队早已号好房子。宋强介绍道:“这是个山村,鬼子沒来过,也沒其它武装,骑兵排在四边山头和村口放了警戒哨。村里有个村公所,一个村长在管事,听村长说周围几个村也沒有鬼子,其它情况还不清楚。” 朱钢看天色己晚,说:“这两天的警戒先交给骑兵排,吃了晚饭请村长来一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2/


直到天擦黑,部队才赶到孙家峪,先遣队早已号好房子。宋强介绍道:“这是个山村,鬼子沒来过,也沒其它武装,骑兵排在四边山头和村口放了警戒哨。村里有个村公所,一个村长在管事,听村长说周围几个村也沒有鬼子,其它情况还不清楚。”

朱钢看天色己晚,说:“这两天的警戒先交给骑兵排,吃了晚饭请村长来一下。”


支队部安排在村里的祠堂,朱钢、俞胜华带警卫员分别住两间,陈建国、赵永建住一间,顾国华、吴强住一间,中间一个大间作为司令部兼会议室。

晚饭后召开队委会,成员为司令员、政委,参谋科长陈建国,直属队的潘龙、贺大成、宋强,两个连的连长指导员邹军、张大林、姜大海和梁家勇,支队干事顾国华、吴强林列席会议做记录。

会前请来村长孙富贵,此人四十来岁,看样子见过点世面。

朱钢向孙富贵拱拱手:“我是八路军东进支队司令员朱钢,这是政委俞胜华,奉第二战区阎长官和八路军朱总司令命令到此抗日,多有打扰。”

孙富贵忙说:“长官带兵来这里抗日是孙家峪百姓的万幸,不知长官是路过还是长驻?”

“八路军到这里开辟抗日根据地,保护老百姓,安定社会。”

“那好,那好。”

“请村长说说当地情况。”

孙富贵介绍孙家峪属鲁城县管辖,是鲁城最东边的一个村,附近有钱村、刘家集、王家岭、十里坡等村寨,再远点有大王庄、杨家滩。孙家峪离县城三十来里,城里原来有个保安团,前一阵听说鬼子要来跑了不少。再往东就是平原,北面是和阳,南面是利城,几个月前来过鬼子杀了不少人,后来又走了,这些都是听来这里逃难的乡亲说的,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有鬼子。

陈建国根据孙富贵讲的情况画了一张草图,递给孙富贵,他看不懂地图,只能大致说一个方位和距离。

送走孙富贵后朱钢说:“基本情况就这样,大家谈谈想法。”

杀鬼子建立根据地,东进支队的任务旅部说得很清楚,但要靠这一百多人、枪支弹药又不全的队伍马上和鬼子战斗,大家明白肯定会吃亏。经过讨论很快统一意见,支队目前主要任务是发动群众,扩充部队,训练新兵,并作出最近几天的安排:

各连抽出太行山招的新兵到教导队训练,教导队边训练这些新兵,边完善教学,完成教具、教材的准备。

侦察队分两组到和阳、利城化装侦察,遇到敌情不可轻易暴露身份,摸清这两处的地形,画好地图。明天由陈建国、赵永建为侦察队上一天绘图课,后天出发,两三天回来。

连队明天上午休息,下午召开村民大会,介绍八路军和抗战形势,部队作战术表演。

卫生队抽时间为老百姓看病,同时注意招募医护人员,民间的中医、郎中都可以吸收,目前支队最薄弱的是卫生队。

第三天,两个连和骑兵排组成三个小分队,到周围村庄发动群众招募新兵。由近而远,先到钱村、刘家集和王家岭,每到一个村都和孙家峪一样,开村民大会,作战术表演。小分队在一个村待三天,为老百姓做好事,和老百姓谈心、交朋友。张贴布告,主要内容为:东进支队到这里开辟抗日根据地,安定社会,募集民间散落枪枝,欢迎各界人士参加八路军,捐枪者给予奖励。三天后和招募的新兵一起回来,总结经验再到其它村,每到一个村要观察地形画好草图,由陈建国统一绘制地图。

二连留一个班在孙家峪作警戒,如果发生敌情,教导队也可参加战斗。

司令员和政委留守支队部,先抓好教导队和孙家峪的工作。

朱钢特别强调:“战术表演要显出威风,这样老百姓才会信任八路军,愿意参加八路军。”又严肃地说:“东进支队当前的口号是,和鬼子抢时间,咬紧牙度难关。”

俞胜华指出:“新区老百姓不了解八路军,一定要注意群众纪律。两个连的指导员都不在位,连长必须亲自抓,要把群众纪律看成是我们的生命,违反纪律严肃处理。”

散会后朱钢对俞胜华说:“村民大会的准备你多操心,是不是再和村长谈谈,争取他的理解和支持,目前还是要利用旧政权的管理网。明天上午我先看看周围地形,安排警戒。”又叫住顾国华和吴强林:“日军编制我再讲一遍,你们辛苦一下记录整理成教材。”


第二天一早,朱钢和邹军、张大林、陈建国、赵永建及黄国忠,到孙家峪周围察看地形,大家边走边议论,陈建国和赵永建随手画着草图。

走了一圈了解四周地形后,决定在孙家峪村口设岗哨,晚上加一名暗哨,离孙家峪不远的一个山头设了望哨,并确定了望哨和岗哨之间的联络方法。

张大林提出:“村口再建些工事,既然准备在这里扎根,要有长久打算。”

朱钢点头称是:“这事过几天安排人干,二连抽一个班布置岗哨受陈建国指挥,临时作为支队的警卫。”又说:“你们都回去吧,两位参谋还要给侦察队上课,下午村民大会的战术表演,邹军、张大林做好准备,我再向平原方向走走。”

邹军几个都说这样不安全,叫黄国忠回去带一个骑兵班来,骑马也快点。一会黄国忠带来骑兵班,邹军说:“司令员,一连的战术表演已安排好,我陪你一起去看看。”

“好。”朱钢说着跨马向前奔去。

初春的季节,山野开始披上绿色,各种红的、紫的、黄的……叫得出名和叫不出名的花绽开笑脸,就连山崖上,也有不少花探出脑袋。

孙家峪是这片山区的边缘,翻过几个山头就是一马平川的平原,一条路从两座山峰之间通过,到了平原再一分二,一条通和阳,一条通利城。朱钢对这里的地形还算满意,指着两边的山峰说:“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里也要建工事。”

邹军很赞同:“在山区建根据地,这里是第一道防线,村口是第二道防线。”

朱钢一行向和阳方向跑了五六里,又向利城方向跑了四五里,一路上边看边议论。如果鬼子从平原向山区进犯,怎样部署兵力仗如何打,都有了初步打算,直到中午才回孙家峪。


战士们虽说连续几天行军十分劳累,领导又安排休息半天,还是一早起来帮老百姓打扫院子、挑水劈柴,有的和村民拉家常谈心,村民一下子和战士拉近了关系。

俞胜华去拜访村长孙富贵,开始孙富贵还长官长官地叫着,看俞胜华和颜悦色的样子,放松了心情。孙富贵介绍村里的情况,又陪俞胜华到处转了转,看到战士和村民亲热的样子,孙富贵不由地赞叹:“八路军真是仁义之师。”俞胜华微笑着说:“八路军本来就是人民的子弟兵。”

下午,村民大会在村公所前的空地召开,村民纷纷参加。

东进支队先进行战术表演。一连是队列、立正、跑步、跨越障碍,整齐的步伐饱满的精神,显示部队训练有素。二连是刺杀,上三枪下三枪,看得村民眼花缭乱。再就是两个连挑出的十位神枪手,卧姿射击、单腿跪姿射击,枪枪中靶,引来阵阵叫好。

邹军是支队有名的神枪手,一时性起,看见一棵老槐树惊飞几只鸟,拔出枪“叭叭”两枪,鸟应声落地。战士跑去捡起死鸟交给邹军,邹军接过鸟走到一个老汉面前:“大爷,拿去下酒喝。”引起全场一片欢笑。

最后是骑兵排表演,骑兵飞马削去一根根木桩,砍倒一个个目标,看得村民羡慕不已。

在村民热烈的掌声中,朱钢、俞胜华相继讲话。

“乡亲们,”朱钢向大家庄严地敬礼:“东进支队到这里打鬼子保家乡,鬼子进犯山西占领太原,到处杀人放火犯下滔天罪行,这些大伙听逃难的乡亲都说过。鬼子很快会到鲁城到孙家峪来,鬼子来干什么,他们不是送粮食来,不是送穿的来,鬼子来要杀人放火。鬼子来了大伙怎么办,参加八路军拿起枪和鬼子干!”

张大林趁势领头高喊:“参加八路军,一起杀鬼子!”

战士们也一片呼喊:“参加八路军,一起杀鬼子!”

朱钢叫来一个山西籍的战士:“乡亲们,这位是八路军在太原那片招的兵,和大伙也算是老乡,让他说几句。”

那个战士一口山西话村民听来分外亲切,他介绍家在太原附近的农村,日军打太原把整个村子都烧了,鬼子见人就杀,自已家也死了四个,说到后来泣不成声。他说自参加八路军,首长和战友对自已亲如兄弟,几次战斗已杀了两个鬼子,还要多杀鬼子为亲人报仇。

邹军领着战士高喊:“杀鬼子,报仇血恨!”会场也是一片呼应。

朱钢叫来卫生队长朱林华:“这是八路军的女大夫,乡亲们有什么头疼脑热的,让她给瞧瞧。欢迎村里的郎中参加八路军,八路军也招女兵,女兵可以到卫生队跟朱大夫学当护士。”

俞胜华讲话主要介绍八路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讲八路军是人民的子弟兵,爱护老百姓,保护老百姓。

最后村长孙富贵也慷慨激昂地讲了话,无非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俞胜华示意战士鼓掌。

村民大会在热烈的气氛中结束,当场有十来个村民报名参军。

朱钢觉得今天山西籍战士讲话的效果好,乡音一讲就亲切得多,加上现身说法更有号召力。考虑让报名的村民作为新兵加入扩军小分队,他们和邻村熟悉,又可解决八路军人生地不熟的问题。于是吩咐邹军和张大林:“在新兵里挑几个机灵点的,派专人连夜训练基本队列,换上八路军服装明天和小分队一起出发。”对其他新兵说:“你们回去准备准备,到村里再转转,多动员老乡参加八路军,三天后一起来报到。”


晚上,朱钢安排战士到村里串门,和俞胜华一起来到教导队。

贺大成汇报说:“教导队分成射击、刺杀、投弹、思想教育四组同时教学,学员学完一个项目,再学另一个项目。课程这样安排便于接纳新学员,做到学员随到随学不分期,只要学完所有的课程就行,教导队可以随时接纳新学员,随时有学员结业。”

朱钢和俞胜华听了表示赞同。

贺大成又说,射击课程主要讲解枪支型号、构造、射程,练习卧姿、跪姿、立姿射击;投弹是手榴弹构造原理,爆炸方向和范围,投弹基本姿式,练习投远、投准;刺杀学习基本步法、动作、枪法,练习个人刺杀、两人对刺、三人小组刺杀。思想教育的内容,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群众纪律、保密纪律、子弟兵光荣传统、民族气节等,还有一些历史上抗击外族侵略民族英雄,如岳飞、文天祥的故事,这些都是政委和大家商量的。射击、刺杀、投弹的教材是从旅部带来现成的,只要多印一些,思想教育的教材正在编,也沒问题。教具方面,刺杀和投弹有从旅部带来的样品,巳经请村里的木匠按样去做。主要问题是射击,一是枪,二是弹药,学习射击一定要真枪实弹,教员报到时有的带枪有的沒带,而且型号不统一。教导队的授课枪支数量、新兵练习射击子弹数量和弹药补给,支队要有一个规定。

朱钢问:“授课枪支最少要多少?新兵实弹射击需几发?”

“支队现在枪和弹药都缺,教导队枪要十五支,现在己有四支,可以让学员轮流用,每个新兵实弹射击二十发。”

朱钢考虑了一会说:“你的要求都不高,但要满足还是有困难。这样吧,枪一共给十支,实弹射击先按十发,以后有了缴获再增加。”

俞胜华提出一个问题:“按照课程,学员从开始到结业多少时间?”

“课程分讲解和练习两部分,原来在旅部是三个月,现在压缩一下两个月完成。”

朱钢摇摇头:“不行,再压缩,一个月完成。”

“可以把上课时间综合安排,”俞胜华说:“比如思想教育课,主要是教员讲学员听,有的学员沒文化也不能记录,这方面的教材主要给教员用。思想教育课见缝插针,可以放在晚上睡觉前,练习射击、刺杀休息时,教员辛苦点跟着学员跑,总之不要占用整块时间。学员分三组,思想教育不单独分组。”

“大成,”朱钢拍拍贺大成的肩膀:“你知道支队情况和当前形势,既要分兵发动群众,还要防鬼子,部队兵太少等着补充。新兵在教导队只是基础训练,到连队还可以再训练。”

“没有特殊情况,教导队其它工作都不安排,一心一意抓紧训练新兵。”俞胜华强调。

贺大成表示理解:“我知道。”

“教员有问题吗?”朱钢又问。

“各连送来的教员都是战斗高手,但有的教员本身文化不高,看不懂教材。有的只有实战经验,不会讲,不会教。”

“是啊,部队情况就是这样,你不但要训练新兵,还要培训教员,要让他们既会干,又会讲会教,实在不行换人。现在先教太行山的新兵,就是让教导队锻炼,这里的新兵四五天能来,你们做好准备,这几天我到教导队多待待。”

“司令员为大家上示范课,让教员和新兵一起听。”

朱钢笑道:“要考考我?”

贺大成忙说:“不敢,不敢,也请政委来上示范课。”

俞胜华一口答应:“行!我一定来。”又说:“姜大海和梁家勇两个指导员在连队还有事,不可能长期在教导队,还要注意培养这方面的教员。”

“走,去看看训练。”朱钢招呼道。


射击组两个战士举着木质训练枪练习瞄准,一个在枪的准星放块铜板,一个在枪的顶端用绳吊了个小石块。这些都是训练持枪稳定性,是射击准确的基础,训练时要一个时辰铜板不掉下来,枪杆不下垂。教员在一旁仔细地讲解射击要领,还不时手把手纠正新兵的姿势,朱钢他们看了微笑着点点头。

刺杀组借着月光练得正欢,很远就听到阵阵喊杀声,教员一边指点一边示范,什么部位发力,什么部位力要稳。朱钢说:“加强实战训练,多练对刺,俗话说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不是一句空话。战斗技能不但是杀敌本领,也是保护自己的法宝,到吃亏时再想到技不如人就晚了。”

贺大成提出:“练对刺要有刺杀专用的防护头罩和服装,教导队只有一套。”

朱钢点点头:“再想办法吧。”又看看俞胜华:“支队后勤要加强。”

姜大海、梁家勇和顾国华、吴强林正讨论思想教育讲稿,姜大海、梁家勇说,顾国华、吴强林记录,看见朱钢他们来了,几个人连忙站起来。

朱钢看了看记录稿:“讲稿完成了吗?”

姜大海答道:“基本整理好,主要是印刷。”

“这几天印刷的事比较多,刻字有些来不及。”顾国华在一旁补充。

“能不能找个帮手?”

“刻字也是个技术活,一般人不一定会。”

吴强林说:“白天我了解到村里有个小学教员,谈起参加八路军的事,他还沒答应。”

“好啊,再和他谈谈,参加八路军更好,暂时不能参加先来帮着干一阵也行。”朱钢很高兴。

俞胜华笑笑:“这些知识分子总有些架子,没听说刘备三顾茅庐的事?吴强林,明天领我一起去拜访他。”

“好,政委亲自上门,给足了面子。”朱钢十分感叹。


离开教导队回支队部的路上俞胜华对朱钢说:“军事方面的事你多辛苦,明天我带卫生队到村里转转,今天报名参军的人数还不太理想。”

“行,”朱钢沉吟了一会:“我们远离主力什么事都要自己张罗,不象以前跟着大部队,还可以向上级伸手。支队要有后勤部门,负责供应、和地方上的联系,卫生队也可以归后勤管。”

“对,要有长远打算,先把各部门的架子搭起来,慢慢充实。”

“我想抽一个人来专门负责后勤,你觉得谁比较合适?”

“支队的人你比我熟,你定。”俞胜华扬扬眉毛:“大概已经有人选了吧。”

朱钢苦笑一下:“现在是到处需要干部,又最缺干部。老实说,我也想不出最好人选,想来想去只有从姜大海和梁家勇两个人里挑一个。他们是连队指导员,对部队需求比较了解,当指导员平时和地方联系比较多,不过也沒专门干过后勤。”

“大家都一样,都是边干边学,两人比起来还是梁家勇合适些,他年龄大一点,工作可能更细致。教导队的事怎么办?”

“从两个干事中挑一个接替梁家勇,这两天他们整理教材应该有点熟悉了,有文化学得快,再说姜大海也可以带。明天你一定要动员好那个小学教员,不管是参加八路军,还是先来帮忙都可以,由他接替干事的工作。”

“好,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一个教员这点道理应该懂。”

说干就干,朱钢和俞胜华马上转身回到教导队,宣布任命梁家勇为支队后勤科长,抽吴强林到教导队担任思想教育教员。

朱钢吩咐梁家勇:“目前急于解决的是教导队教具、侦察队装备、新兵服装,尽快组织枪械修理、服装加工方面的小组,卫生队也归你管,有困难找我和政委。”

梁家勇表示从沒做过后勤,不知如何着手。

朱钢开导他:“可以先把村里的木匠组织起来做教具,组织铁匠打刀、打马掌,请妇女加工服装,从方便的事做起。”

俞胜华说:“明天我去拜访小学教员,带卫生队到村里串门,你先跟着我一天,多了解村里情况。还可以让发动群众的小分队,在邻村注意这方面的人才。”

朱钢鼓励吴强林:“边干边学,还有教材参考,我会多来看看。”又问贺大成,“教导队的工作有没有影响?”

“没问题,咬紧牙度难关。”

朱钢高兴地拍拍贺大成:“好!”


再次离开教导队,朱钢边走边说:“政委,我去查岗,看看岗哨安排,你回到支队部看见陈建国让他也来。”

朱钢来到孙家峪村口,陈建国已在查岗。陈建国说,担任警戒的一个班分成三组,山头了望哨、村口岗哨、晚上暗哨各为一组。各组轮流,保证同时有两人在岗,白天是山头了望哨、村口岗哨两人,晚上是村口岗哨、暗哨两人,口令一天一换。

朱钢听了点点头,和陈建国一起查了一遍岗,吩咐暗哨要注意的事,又说:“岗哨用好枪,只要两支好枪轮流用。”

陈建国说起教侦察队画地图的事,上午是理论,主要讲方位、比例、地形参照物等。下午实践,先在村里每人画了张孙家峪平面图,标出支队部、村公所、教导队、各连驻地、村中道路、水井、村民住宅等,大家是边画边议边改。又到村口画地形图,现场讲解地形、地势、标高参照物、地形走势、道路走向等,大家对平面图基本掌握,对立体地形图、地图比例还掌握不好。另外侦察队的装备太少,比如望远镜全支队只有一架,留在支队部,指南针只是潘龙有一个,侦察队每人还应配备一把匕首。

朱钢对这些都了解,说了声:“慢慢来,边发展边壮大。”把任命梁家勇为支队后勤科长的事告诉陈建国,又吩咐:“这几天你和赵永建做几件事,绘制孙家峪周围准确的地形图,设计孙家峪村口和孙家峪通往平原山头的工事,把地图绘制方法编成教材,还有常规工作做好参谋日记、敌情记录。”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