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四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他步行回买花的地方,和花店的主人说明了意思,让店主好不惊讶,终于在难以说服甦文的情况下,赞了几句。甦文心情愉快地走出花店,招收拦了一辆的士。

“请问想去哪里?”

的士司机这么一问,倒让甦文起了一个念头。他看了看手表,现在离九点还差将近一刻钟,驱车到何文田,也用不了多久,何不…甦文摸了摸口袋,想起来大概还有万把来块钱,既然自己知道了庄家的那一套,何不再去赢一点回来明天也好在琳达面前潇洒潇洒呢?

“老板,去哪里?”的士司机再次问道。

“去何文田。”甦文面带笑容。

==========

张记粉店。

“嘿呀,阿琛哥,这么有空过来玩啊。”北浦区领导人镪水翘着二郎腿,坐在店子最深处的一张小方椅子上笑眯眯地道。

“有什么玩,你这个不毛之地。”韩琛笑回。

“A,和你马步自然是不能比的啦,不过,也不能说是不毛之地吧。呵呵。”镪水站起身来,迎过去和韩琛握手。“要点什么宵夜啊。”

韩琛:“不用了。家里吃过了。”

“老张,捞一碗鱼蛋粉过来。”镪水朝外面吆喝道。

“怎么不是,就剩几个发霉桑拿破酒吧,还想做什么世界啊。”韩琛握过镪水的手,“你的北浦,十几年,都还是那么一点点,拿什么来养活那些小的啊。”

“嘿嘿,地方虽小,但是油水还是有一点的。也不要说养不活小弟那么难听。”镪水牵着韩琛来到一张小小的三合板方桌前坐了下来。

镪水笑问:“那你有什么生意可以关照一下我?”

“丢,你老木,你诚心跑过来笑话我是不是,”镪水说着便假装生气,拿着个烟斗站起来瞪着韩琛。“你个废柴,自己有生意,发了财,又不来给我分点,你好意思,你老大是不是。”镪水说罢便作出要踢韩琛的样子来。

“呵呵呵,”韩琛笑看着镪水,既不反驳也不说话。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从外面小心翼翼地端进来一碗粉,放到桌上就走出去继续干活了,权当什么也没看见。

“你快点找些生意给我做。”镪水站了一会儿姿势,灰溜溜地坐回了原位。

韩琛笑道:“生意什么都有,哪里做得完啊。你也老老大大了,儿子也二十几了,拉出来见见叔父,大家点点头,不就上位咯。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养老就去养老,想生就再去生几个…呵呵…”

“生…子弹都打光了还生个鸟。”镪水憋闷着,“喂,你究竟有没有什么生意给我发财啊,你别富得流油就看着我穷死了啊。”

韩琛:“我都说了,生意什么时候没有?关键看你做不做,怎么做而已。”

镪水从旁边的一个旧得不能再旧的消毒碗柜里拿出两双筷子来,“有什么想法啊?不会又是老一套吧”

韩琛推开镪水递过来的筷子,说:“我们这一行,不是老一套,难道你还想入市炒股?”

“说说吧。”镪水大吃起来。

“九龙,行不行?”韩琛歪着脑袋看着镪水。

“单字头的喔。”镪水说话的时候还不忘用力地吸起一串粉来。

韩琛骂道:“丢,你管他屁字头,你接过来就是和字头的,就是你的,什么年代了现在。”

“九龙,向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喔。”镪水用力地吸了吸鼻涕,“你怎么有这个想法啊。”

韩琛笑道:“你北浦也历来都是给别人来拉屎的地方啦。”

“喂,有没有这么夸张啊。”镪水一听那个字眼就想吐。

韩琛小声道:“我收到风,单字头的[办事人]廊东,想上岸,很多资产都转移了。现在他的生意都是交给手下来打理,几个子女也都出去了。现在正在办签证。听说要是不能通过,他就准备偷渡。”

“你哪来的消息…”镪水放下了筷子拿起烟斗。

“他老婆昨天晚上告诉我的。”韩琛半认真地道。

“你…”镪水张了张嘴,又把烟斗塞进去。“我们这一边,有谁知道,有谁支持啊…”

“你老实和我说,你还想谁知道,”韩琛看着镪水,“手快有,手慢没有,苏州过后无艇搭。我看你北浦区同九龙最近,我们又是啊,最好的关系,我才和你说的。你是不是想我贴一个告示出去,招兵攻打九龙啊?”

镪水:“你想过去做什么?”

韩琛:“卖河粉。”

镪水迅速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你卖河粉,那…”

韩琛:“按照规矩来咯,你的地盘,我肯定不会少你那一份。”

“嗯,我倒不是这个意思。”镪水就是这个意思,却又要扯到别的地方,“你看,我们和字头要是进了九龙,其他社团,会不会说什么啊?包括其他一些临界的啊,生意上有往来的啊…”

“你第一天出来混啊?你做足规矩,谁会说话。”

“恐怕别人也有这个想法呢?”镪水看着韩琛,想得到一个有力的答复。

“其他人什么想法我不管,我现在就是来找你。你做,我就全力支持你,有什么事,文松不会不管;做好了,我交足我那一份钱,你在九龙怎么做,我不管。你看行不行。”韩琛把脚搭到了镪水的椅子上。

镪水:“既然,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不行的啊。不过,万事都要讲保险的嘛。是不是要计划周详一点啊?”

韩琛:“那当然了,又不叫你今天晚上就去。”

镪水:“你有线报没有?”

“线报就有一点,”韩琛其实还没有得到有效的线报,不过为了勾住镪水,便唬道,“但是我的料,也是从别人那里拿的,你怎么也要自己找人去证实嘛。这种事情,不能够代劳的。”

镪水:“我知道,这我还不知道吗。这样,到时候,你看,你是不是拉一点兵马过来,给我壮壮声势啊。”

韩琛:“到时候再说咯。”

“喂,别到时候啊。这种事情,预多不预少的,万一出了麻烦,丢的可是我们[和胜义]的面子啊。”

“你放心,这么大件事,我肯定和文松打招呼,到时候就不是我们两个的事了。”

“你是说,我们临近开局了再去和他说?”

“难道你现在什么准备也没有就跑去和他说啊?问送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你不做到那个地步,他是不会点头的。你看上一次,我和废狗那单事情,不就是这样咯。有什么问题,先打起来再说,怎么解决,是他[办事人]的事了哦。”

镪水瞪了他一眼,“哼,就你鬼马多,到时候指不定我还要被你坑。”

“丢…”韩琛不屑地笑,“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你想清楚咯。”

镪水不再说话。

韩琛:“还有什么问题?”

镪水问:“你这么急,去投胎啊。”

韩琛:“不是,我手下的靓去扫别人场子了,我去找几辆货车拉战利品。”

镪水不信:“啊,你又和哪家开驳啊?”

“废狗。”韩琛打了个饱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