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教授”外衣的野兽----之二

披着“教授”外衣的野兽----之二

------续接:08.09.21.12:22于中国历史版发出的披着“教授”外衣的野兽----之一

面对这个年迈的老人,高桥的手抖得厉害怎么也下不去手。她甚至用声音为自己壮胆:“加代,是支那人损害了帝国的利益,他们只配被杀掉!杀掉!”。宋姓老人有些畏惧地看着高桥加代,每次由高桥打的针都令他痛苦不堪,他相信这个看着挺俊气的日本女人是故意将针头在自己的肉里搅来搅去。可是今天这个日本女人没有呵斥他,针打的极轻柔。老人就用中国式的宽恕原谅了她-----大老远的从日本来到中国年轻轻地抛家闪口能不心烦吗?善良的老人还很感激地冲着高桥点了点头。到这来的时候是一群日本兵抓的他,原以为抓来就会被杀死,来了以后居然是看病。日本人一共抓了三十多人后来放走了大半,只剩了他们十三个。那个模样和善的日本“医生”用汉话告诉他们治好了他们的病就让他们回家,回家后要宣传“中日亲善”,中日本来就是一家人,天皇十分爱惜中国的国民百姓。起初他们也不信这样的鬼话,可是一个月下来,十三个人个个满面红光身体大见好转。他们就寻思:是抗日军打得鬼子变了章程?

法西斯唯有一点绝不会变----野兽的本性!

宋姓老人躺在了解剖台上,深度的麻醉使他睡了过去,无辜的老人不知道他再也不会醒来。也许在最后的意识中他还惦念着孙子、惦念着病好后全家团圆。然而更为可能的是他一刻也没有摆脱掉的不祥的恐惧,只是他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之二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