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第五十二章

怀旧连长 收藏 10 3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URL] [内容简介] 可是,林彪大难不死,他竟奇迹般地闯过了阎王爷的十指关。 但从此也就捞下了怕水,怕风,怕光等毛病,不久他就回到了延安,年底又去了苏联治病。因为负伤,林彪不得不离开115师,这对115师多少是个损失 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一得知林彪负伤的消息,就迅速研究由谁来接替林彪担任115师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53.html


可是,林彪大难不死,他竟奇迹般地闯过了阎王爷的十指关。 但从此也就捞下了怕水,怕风,怕光等毛病,不久他就回到了延安,年底又去了苏联治病。因为负伤,林彪不得不离开115师.

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一得知林彪负伤的消息,就迅速研究由谁来接替林彪担任115师军事领导人的问题。军中不可一日无帅,这是大事。因为当时聂荣臻已经到了晋察冀,115师没有政委。那么林彪的继任者只能从115师司令部、政治部和各旅领导人中来挑选。344旅当时也没有随师部行动,这样一算,代师长的候选人只有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和343旅旅长陈光。由于当时八路军总部和中央军委不在一起,情况紧急又来不及协商,所以关于由谁来接替林彪的问题,还下了两个不同的命令。当天夜24时,军委主席毛泽东与军委参谋长滕代远联名致电罗荣桓:“林之职务暂时由你兼代。”但在这一天的17时,八路军总部已经决定,由343旅旅长陈光代理师长。这是因为,当时,115师的344旅已暂时划归18集团军总部直接指挥,115师主要战斗部队只有陈光任旅长的343旅。就在同一个八路军总部的命令中,任命李天佑为343旅代理旅长,杨勇为686团的代理团长,同时兼任政委。

而肖峰和杨勇的第一次见面是他和二孬油锤三个人干掉了王道金,日本关东军驻晋水县支队队长拓木大佐的第十天。

拓木的死极大地震撼了板垣征四郎,他突然发现虽然日前他已经占领了一些大城市和主要交通干线,可散布在农村和大山的抗日游击队对他的威胁简直是大大的。他听到拓木被杀死的消息,受到了极大的震憾,当听到杀死拓木的凶手竟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什么陈家湾抗日义勇队的小队长。板垣的肺几乎要气炸,八格,板垣一拳干到桌子上,把水杯震得一跳老高,“这些土八路简直太嚣张了,我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就这样板垣亲自制定了一份军事行动计划表,“秋后对陈家湾抗日义勇队及晋水地区及周边抗日游击队的大扫荡。”并且贴了大布告,悬赏五万两购买陈家湾抗日义勇队队长肖峰的颈上人头。

负责这次秋后大扫荡的是板垣手下的得力干将田原诚三郎,原系关东军第十七混成旅旅长,此人曾统率该在十月份绕过崞县,投小路,袭击原平城,当时戍守原平城的是抗日名将姜玉贞,姜玉贞奉阎锡山之命守卫原平城七日,战死不退,待完成命令掘城突围的时候,姜玉贞身中数弹,以身殉国。

那天陈家湾来了一个骑着枣红色东洋大马的陌生人,很年轻漂亮的一个小伙子,穿着青灰色的军装,带着带有青天白日旗帽徽的军帽,扎着牛皮武装带,腰里别着匣子枪,枪柄上还系着红丝绸,迎风飘扬,年轻的军人声称要找肖队长和陈政委。

肖峰说:“我就是肖峰,你有什么事?”

年轻的战士说,“哟,你就是肖队长啊,我是八路军一一五师686团的,奉我们团长之命,前来送信的。”说着年轻的战士就跳下马,从腰包里拿出一封牛皮外封的信递给了肖峰,肖峰很客气接了信封,要年轻的战士进屋喝茶,战士说,“不了,信既然交给肖队长你了,我这边还得急着回去向团长交差,就不歇了,后会有期。”说罢打马扬鞭,上了河道,身后荡起一溜黄尘。

信是686团团长杨勇写的,杨勇一九一三年生于湖南浏阳县,一九二六年组建童子军并任队长,一九三0年入红军随营学校学习,并转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三四年十月参加长征,率部参加了土城、娄山关,遵义、四渡赤水等战斗,到达陕北以后任红一军团第一师,第四师政委,参加了直罗镇、东征、西征和山城堡等战役,抗战爆发后参加了平型关战役、午城,井沟等战斗,红军改编后,任686团政委副团长,林彪负伤以后,陈光代理师长,原686团团长李天佑升任343旅代理旅长,杨勇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686团的团长兼政委。

昨天,杨勇的情报科长邵子华化装进城从半年前打入敌伪军宪兵队任了副队长的地下共产党刑世如那里得到情报,田原诚三郎将在后天率队对陈家湾抗日义勇队进行扫荡,杨勇这才火速写信送给肖峰,并在信中透露了跟肖峰他们联手打田原诚一个伏击的想法,具体路线,杨勇昨天天黑的时候,已经带着情报科长邵子华还有还有一个作战参谋侦察好了。肖峰看完信后立即召陈文孝狗蛋,任守义,杜鹏飞,二歪,油锤等人开了个会,商讨如何跟686团联手打好这场伏击战。

晨曦初染,蓝白色的山岚开始向着山林深处慢慢消退,义勇队的兄弟们已经在一个山垭口两侧的坡崖上埋伏下来了,掩体都是依树林杂草而建,极其隐蔽,每个人的头上都还戴上了用树枝和草杆扎成的圆圈没顶的伪装帽。

他们是四更时分从陈家湾出发的,出发的时候,杏儿和徐晶莹两个人半夜起来帮着两个厨匠搭锅造饭,吃了饭,队伍出发,杏儿和徐晶莹又把大家送到尽头,狗蛋说,“好了,就送到这儿为止,回吧。”

杏儿的头发已经长得长了,绾了结盘在头上,美丽中更透着一股成熟女性的魅力,杏儿徐晶莹两个人就听话地立了脚,杏儿冲着狗蛋说,“平安回来,我等你,回来咱就结婚。”

狗蛋说,“说死了?你那个封建脑瓜子的老爹的思想工作你做通了?狗蛋这段时间参加了不少培训班,张嘴闭嘴都是新名词。

杏儿说,“啥通不通的,我哪还管得了他那么多啊!咱俩人的事儿,用不着别人干涉,再说了我等不及了,再等我都多大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你明儿好好地回来,还有你们,”杏儿将那张压根看不出是农村姑娘的精致的脸蛋转了看着大伙,“都要平安无事地回来,连个指头都不能少,啊!”杏儿的声音说着说着就变得哽咽起来,泪也扑嗒扑嗒地滚将下来。

肖峰哈哈大笑道,“哟哟,什么时候我们的杏儿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咋还说着说着哭起来了呢,我们的那个大大咧咧的疯丫头哪去了?

狗蛋说,“你看你看,我这还没咋地呢,你怎么先哭了,你落的哪门子泪啊,好了好了,别让我在兄弟跟前丢面子好不好,你看你看,还哭,都赶上孟姜女了,长城都哭塌了,快甭哭了,啊。”

二孬说,“杏儿,你放心吧,我保证狗蛋哥,还有我们打完了鬼子都平平安安地回来,再说了,我们这些人能死吗?一个个还都是没见过荤的青瓜蛋子呢?”

轰,所有的人都哄堂大笑。

杏儿也扑哧一下笑出声儿来,笑得灿若桃花,抡起巴掌打了二孬一下,“你怎么老是那么坏啊,啊!好,只要你们都平安回来,给你们提亲说媒的事我全包了。”

呀!油锤说,“那这事咱可说定了,可不许给嘴做生儿啊!”

杏儿笑着点头,“嗯,说定了。”

六猴说,“真的假的,像我这样的你也包了?”

二孬说,“去去去,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像你这样的歪瓜裂枣似的,哪个姑娘愿意啊,吃了迷昏药了?”

六猴说,“我日,你说谁呢,我咋了,你好吗,你好能叫二孬吗?”

众人又一次哄堂大笑。

杏儿说,“好了好了,别吵了,六猴的媳妇我也包了,成不成?”

六猴高兴得脚底生热,直想腾跳,“杏儿,今儿打完鬼子,我要能活着回来,我跟你磕八个响头以谢你的大恩大德。”

油锤说,“咦,六猴你让我有点看不起了,见过没出息的,没见过你这么没出息的,你看想媳妇都想魔症了,不就是个媳妇吗,有那么急吗?我的天神爷!”

二孬说,“油锤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你咋还意思腆脸说这俩人,你以前成天价给王婆提水扫院,图啥来着,还不是为了人家凤丽吗?”

肖锋已笑得肚痛,“好了好了,都住嘴吧,这事回来咱接着说,该出发了。”

山林里。

狗蛋跟肖锋正低声商量着,一扭脸,“嗳,嗳,那是谁,盯紧点,怎么趴那儿睡着个小舅子了,鬼子来了。”

在草丛里打起盹的那个小伙子叫杜成德,杜成德小时候头上生癞,留下个疤瘌,在家又排行老三,人送绰号“疤瘌三”, 疤瘌三一扑撸脸上的毛草,一脸的惊诧,“哪儿呢,鬼子在哪儿?”

狗蛋说,“疤瘌三你瞅瞅你那儿熊样儿,这个节骨眼上,你还敢睡着,鬼子要真来了,你早上西天了取经去了。精神点,甭睡了啊!”

疤瘌三打点哈哈地说,“行行,不睡了,不睡了,日,昨晚上前半夜没睡着,后半夜又光在玉米棵里钻了,困得眼皮都抬不起来,这一趴下就睡了,油锤,带烟了吗?拿过来叫我抽两口,你可别被窝里放屁独吞啊!”

油锤说:“给给,我他娘的都成了你孙子了,一没烟就跟我要,我该你还是怎么的?操!”

疤瘌三一把夺了油锤手里的旱烟袋,“熊样,抽你个鸡巴烟,你唧歪个啥,赶紧的,啊哈!”疤瘌三又打了个长长的哈哈。

古道关口,一条黄土沙面的官道沿着山根婉延前伸,日久天长,人来车往,路面被踩踏得坚硬厚实,在晨曦中闪着明亮的白光。

关口处,有一条河,河上一座石桥,这座桥叫永安桥,桥头立一石碑,记载着该桥始建于一一八七年,历经三年,方才建成,桥身全长255、6米,宽八米,共六孔石拱连接而成,桥两侧栏杆上立有望柱,柱顶方形莲花宝座上雕有石狮,一个个活龙活现,栩栩如生。

河水东西流向,穿桥而过,行不多远,河水甩头,折向南流,跟这石桥不远处有几条木船,船身已经残破不堪,神情忧伤地搁浅在滩涂上,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经历着风吹雨晒,上边散乱地堆放了一些杂物,船头还落满了各种水鸟的粪便。

河中央兀立着几根碗口粗的木桩,那是附近的村民们用来捕鱼时撑网用的,一连下了几场秋雨,河水暴涨,滚滚东流的河水就没头没脑地撞击到那几根木桩之上,泛起一簇簇青白色的浪花,在阳光里闪着令人眼晕的七彩色的光芒。

站在肖峰们潜伏的山坡上,抬眼就能看见那块四面环山的盆地,盆地里长着一望无垠碧绿似海的高粱,高粱穗犹如一个个严装待发的出征将士,仰着头,高低如一,平坦得像是叫刀给切过一样,那景象很容易让人想起无风无浪的海平面:碧绿,无垠,宽阔,宁静,还有一种高贵的肃穆。

为了这次伏击,肖峰昨天看过杨勇的信之后,又带着狗蛋二孬侦察了一下地形,回来就给杨勇回了信,在杨勇原来的方案上又作了一点修补,接着就给义勇队下达了作战任务,参加这次伏击的还有王冠英的抗日飞虎游击队。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