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让刑释解教者给警察打分,又一个官僚政策

蓝卒子 收藏 21 723
导读:[原创]让刑释解教者给警察打分,又一个官僚政策

近日看到一条消息,说:

河南省监狱管理局和河南省司法厅劳教局分别下发文件,决定在全省监狱、劳教所实行罪犯释放和劳教人员解教前对警察评议制度和谈话制度,以此来促进监狱、劳教所公正执法。

这个评议制度规定:各监狱、劳教所监察室在罪犯释放或者解教劳教人员前一周内,组织即将释放罪犯或解教劳教人员,以无记名方式填写对警察执法情况的评议表,主要对有关警察的严格、公正、文明、廉洁执法执纪情况作出满意、基本满意或不满意的评价。监察室每年年底将对警察的被评议结果进行汇总,对综合评价满意率不足80%的警察提出改进工作建议,对满意率不足60%的警察进行诫勉谈话;对评议中反映出的警察共性问题,及时上报,以便监狱、劳教所有针对性地开展执法执纪教育和整改活动。

此外,各监狱、劳教所监察室组织每名释放(解教)者谈话后,要填写《警察执法执纪情况征询意见表》;对反映的监区(大队)或警察违法违纪问题,报监狱、劳教所领导同意后进行了解或初核,需要追究党纪政纪责任的,进行立案调查,情节轻微的给于组织处理。

乍一看,这似乎是一个很不错的制度。管理者的水平、能力和管理情况如何,只有被管理者最清楚,由被管理者对管理者做出的评判将是最客观公正的。正如我们的政府是否真正地为老百姓做了实事、好事,是我们这些普通民众最有切身体会,最知冷暖的,也最有发言权的。

但我要说,做出这个让刑释解教者给警察打分决定的人,如果不是高高在上,对基层情况完全不了解,靠屁股决定脑袋而做出的官僚决定,那就只剩最后一个可能,就是这是一个外行白痴的决定。

制定这项措施的人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他对监狱和劳教所的工作性质和职能缺乏最起码的认识和了解,对监狱的国家机器性质不知道(在这里我着重说一下监狱和罪犯之间的关系)。监狱是什么?马克思对监狱的性质就做表述是:监狱是国家的暴力机器。《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明示:监狱是国家的刑罚执行机关。依照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的罪犯,在监狱内执行刑罚。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监狱就是国家的暴力机器,其最大的特点就是专制性,强制性,暴力性。

而在这个“刑释解教者给警察打分”打分的规定里,恰恰忽视了监狱国家机器性质,忽视了监狱的暴力特征,忘记了监狱的人民专政的作用。罪犯和监狱民警的关系是什么?监狱警察和服刑罪犯不是简单的管理与被管理,服务与被服务的问题,而是强制与反强制、剥夺自由与反剥夺自由的斗争关系,是专政与被专政的关系,表现为对抗性极大,矛盾冲突激烈。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一名罪犯如果抗拒服刑,试图逃跑越狱,只要他一过警戒线,就可以当场击毙。而社会上的管理能这么做吗?能动不动就用武力来解决吗?能够因为某人逃避国家的法律制裁就击毙吗?很显然不能,那样做的结果只会是问题扩大化,冲突加剧。但监狱就不一样了,如果罪犯违反监狱的规定,轻则警告处分,再则进行进一步的人身自由限制,给与严管紧闭,最重则还可以加刑,那些处于死缓考验期的直接可以审核裁定后执行死刑。在这样极端的对立情况下,你怎么能够保证刑释解教者给曾经严厉关押过他们的监狱警察来公平打分?而这个所谓的“刑释解教者给警察打分” 的前提条件就是:所有刑释解教者都成了好人,甚至是比社会上的人还要好的人。这个制度把执行前提寄托在对罪犯的改好率上。但是事实是:整个家庭、整个社会的力量在他最容易接受定型教育的时候都没有教育好,还能指望监狱那点人力物力来教育好人吗?说句不客气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在经历过监狱教育,能够改造成好人的罪犯是少之又少的。大部分刑释解教者能够接受在监狱服刑失去自由的教训,心中有个“法”字,有所惧,有所怕,不敢再犯罪,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指望把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能够改造成为好人,能够客观公平地看待评价监狱民警的工作,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这个所谓的“刑释解教者给警察打分”制度选错了对象。

在监狱管理中,由于民警是监狱制度的执行者,必然会因为执行对罪犯的强制措施而引发罪犯的不满。民警的严格执法只能够带来更多的不满和怨恨。让刑释者给警察打分,只会给那些平时受到监狱严格管理的罪犯有一个出气的机会,给那些受到监狱民警处理的罪犯一个打击报复的武器。那些在服刑中被处理过的,就会利用这个制度,把分打的低低的,甚至进行诬告。就算是诬告,你又能够怎么办。马季老先生的相声不就说过此类人的诬告心态吗:“一张邮票八分钱,叫你恶心多半年。”现在变成了“刑释打分往低压,叫你影响一辈子。”如果罪犯报着这种心态,他就可以最后的评议总定个不合格,让曾经管过他、敢管他的民警吃不了兜着走。反正等你查清的时候,当事民警的个人声誉已经受到了影响,其他民警只会感到心凉,就算平反,带来恶果也难以消除。而有的罪犯也会利用此制度威胁民警,要求放松管理,否则在刑释时给民警打低分。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在监狱发生过。一个把罪犯违纪和民警工资奖金挂钩监狱,就有罪犯挑衅民警说:如果你不让我舒服,我就违纪,让你扣钱。这个制度更可怕的是,将民警个人的命运交到了那些被他们正在专政的罪犯手中。他们在欢呼雀跃,尤其是那些在服刑过程中被打击处理过的人了,原来只能骂两句出出气,现在可不一样了,直接就可以决定警察的前途和未来。

与看到这一制度欢呼雀跃的罪犯不同,看到这一消息最灰心的是那些在基层辛辛苦苦工作的民警了。对于在监狱管理中执法的监狱民警来说,这个所谓的“刑释解教者给警察打分”制度,则是在给专打妖怪的孙悟空套上了一个紧箍咒,是在给老虎拔牙齿,剪指甲。作为执法的监狱民警来说,由于担心被罪犯利用这个打分制度成为打击报复对象,自己的命运掌握在了犯人的手里,为了饭碗和前途,只能少管一事就少管一事,在日常罪犯管理中必然束手束脚。对罪犯的一些违规违纪行为,原先大胆管理的现在只能小心翼翼,原先应当管理的,只能睁一眼闭一眼,能不去管就不去管,最后发展成为不愿去管,不敢去管。因为谁管的多,那他得罪的人就多,最后被打分打成不满意的概率就最大。毕竟他们还需要这个职业养家糊口。

如果这个“让刑释解教者给警察打分”的制度得到全面推行,那么,在冠冕堂皇的作秀下,监狱的职责将被篡改,民警的权力将被限制,最终监狱的专政职能将丧失,监狱的主人会变成罪犯。

我并不是说监狱管理不接受监督,监狱民警的执法不接受监督。我想说的是,监督监狱管理、监督民警执法的权力应该由谁来做?监狱本身有纪检部门,还有驻监检察院负责专门的执法监督。甚至我们可以邀请人大代表、社会知名人士参与到对监狱的监督检查中。如果罪犯要检举、举报某些民警的违法行为,完全可以按照已有的程序进行,没有必要多次一举来一个什么让刑释解教者给警察打分,然后“进行整改”、“追究责任”。

作为一了解监狱管理工作的途径,认真倾听刑释解教者的意见和建议无可厚非,但要以此作为依据进行打分,对民警追究责任,则是万万不可。


本文内容于 2008-9-23 21:20:17 被蓝卒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和谐社会是国策,讲究和谐社会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必然,但是凡是都有个度,什么都给和谐了,甚至和谐过度了,那么就会让一些小人有机可乘,社会反而会更不和谐。唉,政府也真的挺难的。

我们这倒是有释放前谈话的制度,是由不直接管理快释放罪犯的干警来和他时行谈话。主要是问一些建议和执法执纪方面主管干警是否存在问题这些个方面的。一般罪犯在快走了的时候也敢说真话。也确实对今后的工作有一定的促进和借鉴作用。但什么犯人谈出了什么问题就要怎么处理干部的这倒是没有。罪犯的话能信那么多么。

我还不止一次听罪犯扬言出去后要对我怎么怎么样呢。都信,谁还干狱警啊。李连杰都不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