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舞步 一 005

過山風 收藏 2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size][/URL] 005 第二天,课程开始了。 秦保军这个班的教室里,教师在台上讲课,学生们有的听课,有的看报纸,有的下棋,有的用手机玩游戏、发短信,还有的用笔记本电脑上网。黑地滋和爱瑞斯就在用笔记本电脑上网。 到了中午,大多数学生都会去学校的食堂里吃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


005



第二天,课程开始了。


秦保军这个班的教室里,教师在台上讲课,学生们有的听课,有的看报纸,有的下棋,有的用手机玩游戏、发短信,还有的用笔记本电脑上网。黑地滋和爱瑞斯就在用笔记本电脑上网。


到了中午,大多数学生都会去学校的食堂里吃饭。


爱瑞斯和黑地滋边交谈边走出教室,一左一右并排随着人流朝楼梯走去。走着走着,爱瑞斯左边的一扇门突然打开,里面走出一个女人。爱瑞斯转头看了一眼,正好和那个女人面对面。那一瞬间,


一种摄人心魄的美丽令爱瑞斯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死死地掐住,不能继续跳动。


黑地滋:“认识她!?”


听见黑地滋的声音,爱瑞斯才发觉自己已经走在楼梯上,仿佛刚从梦里惊醒。“不。”


“刚才那间屋子是教务处!”黑地滋说,“或许她是学校的工作人员!”


“是吗?”爱瑞斯道,“我开始喜欢这所学校了。”


食堂里,秦保军和佐愉民同桌吃饭。秦保军一会到这桌发表一番讲话,一会到那桌敬一杯酒,其间结识了不少人。秦保军把一个特别谈得来的请来同桌吃饭。


这个人是秦保军的同班同学,名叫孔英文。他长着一头发着油光的稀薄头发,有点乱的头发朝右偏分。他的下巴和脑门都是圆的,一张黑瘦的脸上搁着一副黑框圆片眼镜,镜片后面那双无神的眼睛


让他的表情看起来象条死鱼。


秦保军和孔英文越谈越投机,谈及的问题也越来越广。


“孔先生的历史观很正确嘛!”一嘴酒气的秦保军道,“你也崇拜秦始皇!?”


“那当然了!”孔英文脱口而出,“秦始皇是真龙天子!不崇拜还能算人吗!?唉!可惜他老人家走得早!要是能找到他的后人就好了!”


听了孔英文的话,秦保军心里一震,心想:“看来老百姓还是崇拜秦始皇的,只不过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只好把这份崇拜深深地掩藏在心底,只盼有一天,他的某位子孙能以真龙天子的身份重现


人间!”想到这,秦保军开怀大笑。


孔英文看秦保军高兴了,心中窃喜万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这个时候,一个留着平头,穿着浅蓝色条格上衣和深蓝色牛仔裤的男学生正穿行在饭桌间的过道上。他满脸是汗,神色焦急,东看西看,好像是在找人。发现黑地滋和爱瑞斯两人正面对面坐在角落


里,他赶紧走了过去。


“你们好!”留平头的小伙子站在黑地滋和爱瑞斯的桌旁喘着气对两人说。


“您好!”“你好。”黑地滋和爱瑞斯几乎同时应道。


黑地滋:“我们能帮您做什么!?”


“我想求你们帮我找个人!”小伙子答道。


“我们!?”黑地滋道,“您是谁!?”


“我叫赵刚!”小伙子说,“我的女朋友昨天晚上失踪了!”


“请坐。”爱瑞斯对赵刚说,“你报警了吗?”


“昨天半夜就报了!”赵刚一边回答一边在爱瑞斯旁边坐下,“警察不给找!他们说不超过二十四小时不能立案!”


“您怎么能确定她是失踪了而不是暂时离开!?”黑地滋问道,“也许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我们俩又没吵架,她有什么可静的!?”赵刚道,“我昨天和她约好了今天下午一块去逛超市!我们得买一大堆东西!没有我她一个人怎么拿!?”


“如果完全没有线索,我恐怕我们无能为力。”爱瑞斯说,“我们不可能搜察整个城市。”


“她肯定还在学校里!”赵刚说,“今天早上天还没亮我就起来了!我问遍了学校门口的保安,他们都说没看见她出去!”


黑地滋:“也许他们记错了!”


“你们听我说完!”赵刚说,“我们俩是外地来的,都住在学校的宿舍楼里!昨天我们晚上出去玩,回到学校的时候正好赶上保安关大门!我们俩进门之后,保安就把大门锁上了!后来我把她送到


女生宿舍楼门口,然后就回男宿舍楼去睡觉了!晚上我听说她没回寝室睡觉,特别着急!今天一大早我就让保安帮我留意,他们都说没看见她!所以说她根本不可能出去!”


“如果她真的还在学校里,我想秦保军或许可以帮你。”爱瑞斯看着赵刚的眼睛说,“据我们所知,他是校长的儿子。”


“他!?他成天打官腔,一句人话没有!我能指望他吗!?”赵刚苦笑道,“等他找到,人早死了!真正出了事,还不是得靠你们解决!”


“那么,您能把您知道的都告诉我们吗!?”黑地滋说,“就从您最后一次见到她开始吧!”


“好!”赵刚说,“昨天晚上九点半左右,我送她到女生宿舍门口,她就上去了。然后我就回男宿舍了。晚上息灯以后没过多长时间就有人给我打手机。我一听,是我女朋友寝室的人打的,问我知


不知道她在哪。我当时特别惊讶!因为我亲眼看着她进的楼!我就问她寝室的人怎么回事。她寝室的人说,九点半左右她确实回过寝室,不过刚回寝室不一会她就急急忙忙拿着暖水瓶下楼打水了,然后


就再也没上来。”


“说完了!?”黑地滋问。


“完了。”赵刚答道。


“她去哪打水!?”黑地滋问,“难道宿舍楼不供水吗!?”


“白天有冷水!”赵刚说,“而且是自来水,根本不能喝!要想喝水,必须到操场边上的水房去打水!而且打水还得交钱!到了晚上九点多,宿舍楼连自来水都停了!”


黑地滋:“那么你去水房找过她吗!?”


赵刚:“去了!看水房的老大娘说昨天晚上她九点多一点就把水房的门锁了!”


黑地滋:“她平时几点锁门!?”


赵刚:“这我不知道!不过我记得水房一般都是九点半以后锁门!”


黑地滋说:“那么,在你的女朋友下楼打水的时候,她是否带着她的手机!?”


“没带!”赵刚说,“今天一早,她寝室的人就把她的手机送给我了!”


黑地滋:“我相信您已经查过通话记录了!”


“查过!”赵刚说,“最后一个电话是我打的!”


黑地滋:“昨晚她下去打水的时候她的室友都在寝室吗!?”


“在!”赵刚说,“昨天晚上我接电话的时候听见她们讲话了!还有,宿舍楼门口值班的老头看见她拿着水瓶下楼,但是一直没见她回去!”


黑地滋:“那个值班人员把这件事报告校方了吗!?”


“报告了!”赵刚说,“校方说他们必须走法律程序━━二十四小时以后他们才能报案!”


“法律程序!”黑地滋道,“我现在很有安全感!”


爱瑞斯:“你想让我们怎么帮你?”


“最好能在学校里仔细找一找!”赵刚说,“她现在应该还在学校里!以你们的能力肯定能找到!”


“现在不行!”黑地滋说,“必须等到晚上!赵先生,请你找几个同学监视学校的各个出口,直到学校的大门关闭!我们会潜伏在学校里,校门关闭以后我们就开始搜察!”


赵刚:“我马上就去!”


黑地滋:“还有,我们需要学校的地图!越详细越好!”


赵刚他们的谈话被旁桌的一个獐头鼠目的男学生听到,这个学生赶紧把这件事报告给秦保军。


秦保军听完,让那个学生回去继续偷听,然后对同桌的两人道:“大家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这定是爱瑞斯和黑地滋的阴谋!”孔英文说,“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佐愉民:“他们有什么阴谋!?”


“那还用问吗!?”孔英文说,“他们表面上是帮忙找人,其实真正的目的是想害班长!”


“啊!?”秦保军闻言大惊,“英文,你快说,他们到底想怎么害我!?”


孔英文:“班长,您仔细想一想,您是校长的儿子,在学校里众望所归!要是您没找到人,他们却找到了,那您在同学中的威信不就下降了吗!?他们就是想借此机会打击您的威信!”


“哼!”秦保军气得满脸通红,“好一个惊天的阴谋!绝不能让他们得逞!就算人死了,也决不能让他们找到!”


“加油!!”佐愉民拍案而起,把周围正在吃饭的人吓了一大跳,也不知道人都没了他还加个什么油。


“佐兄果然有血性!”孔英文夸道。


黑地滋观察着佐愉民,对爱瑞斯说:“那不是我们班的佐先生吗!?他在喊什么!?”


“我不知道。”爱瑞斯说,“希望和我们没有关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