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攻击离我们远吗?中国人很善良,不相信有人会这么做,但这个星球上丧心病狂的人有的是。

值此奶粉谋害婴儿之际,带着对“三聚氰胺”这种十分冷门、作用又很不可思议(欺骗蛋白质测定、导致肾结石)的化学物质的疑问,想到了若干年前的SARS。令人失望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还是不知道SARS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我很担心,仇恨我们的人,会不会继续利用我们的单纯和善良,收割我们同胞的生命?罪恶,必然存在于某些人心中。“防人之心不可无”,祖宗的话,不该忘记。这里发篇文章,给大家一个凝重思考的空间。天佑,中华!

Knowledge of Health 特别报道,作者 Bill Sardi,张译

一张世界卫生组织的时间表显示,第一例SARS病例,即严重敏感呼吸道综合病症,出现于2002年11月。到2003年春季,报道的病例已经达到5000 例左右,并有近500人死亡,其中死亡率最高的是老年人,死亡率达43-55%。中国的广东省是SARS的起源地,在第一例病例公布之前几个月里到广东旅游的人被发现有类似症状。从中国回美国的游客伴有干咳和长期的身体不适。因此,2002年11月所发现的首例病例决不是真正的首例SARS病例。

在出现首例SARS病例的同一月中,BBC报道称一种杀伤力极强的流感病毒正在蔓延,数以千记的人将因此而丧生。该报道称此变异的流感病毒可能与1918年在西班牙发生、然后席卷全球并杀死数百万人的流感颇为相似。1957和1968年的大范围流感也有大约4000万人死亡。微生物病原体学家称该流感病毒每 30年变异一次,现在又到了要出现的时候,并且随之而来的将是大范围的感染。(BBC 2002年11月2日广播)微生物病原体学家所称的每30年爆发一次的流感与1918、1957、1968及1997年的传染病周期不太一致。这些传染病的爆发间隔分别为39年、9年、11年和29年,并没有表现出规则的周期性。

2002 年11月,病毒学家云集于马耳他讨论即将发生的超流感传染病时,一位Erosmus大学的病毒性教授说,“不管我们开发出什么样的科技,知识和技能,最终决定事情走向的还是那些立法者和政客。”(BBC新闻,2002年11月2日)与其说SARS是一种医学现象,还不如说它是一种世界地缘政治操纵的结果。

谁将这些微生物病原体学家召集到马耳他的?谁预先知道了该次恐怖的传染病的爆发时间?微生物病原体学家早就知道一种变异了的病毒将引起SARS?

来自马耳他会议的一份报告称微生物病原体学家们认为流感的病原基因是由飞禽传染给人类的。报告称“病毒从鸟类传染到人类,再在人们之间传播只是时间问题。如果感染的人碰巧又带有流感,则更有助于病与之捆绑的传播。”(BioMedNet 2002年10月23日)

那么,SARS到底是源于自然的病毒变异还是邪恶的阴谋----人造病毒?

2002 年11月20日,以色列杂志Dei’haveDibur 出版了一份报告,让大家警惕生化威胁。报告质疑威胁是否来自“萨达姆?不对。“基地组织”?也不是。欧洲现在正在面临一个更大的威胁:一种世界范围内传播的致命的流感,我们称之为超流感。”该报告还称“以色列卫生官员对警惕性的标语感到满意,他们鼓励大众接种疫苗。” Tel Aviv的Amnon Kiro博士说,如果超流感席卷全球,我们有4个月的时间来“准备疫苗”。(Dei’ahveDibur,2002年11月20日)以色列卫生官员对他们引起的关于即将到来的未明身份的病毒的重视感到欣慰。他们打算借超流感的借口让大众接受流感疫苗。这就像地质学家基于对大规模强烈地震的并不可靠的预测,而建议大家作好准备迎接大地震一样。

在中国,呼吸道疾病每天都平均夺去5174人的性命。在美国,因流感而丧生的人每年也至少有36,000人,世界范围的数字则是250,000到500,000人。为什么一个尚未发生的病毒变体就引起了这么大的恐慌呢?

同一时间发生的另一件怪事是,药业巨人Hoffman-La Roche有限公司于2003年2月遭到中国官方指责,因其自称它的Tamiflu产品(中文叫“达菲”)对广东省由鸡传染的流感非常有效。在当时一篇与此事相关的媒体文章称“神秘疾病”自11月官方报道第一例SARS病例后,已经引起了5人死亡,305人感染肺炎。(CNN.com. 2003年2月19日)这是一种“禽流感”,一种与流感类似的疾病,香港媒体此前也对此进行过关注。H5N1飞禽流感病毒被确认。1997年香港曾爆发过此流感病毒。虽然H5N1病毒由动物向人传播,但是并不会在人们之间传播,只有那些与动物经常接触的人才会有危险。鸡被大量屠杀,传染消失了。但是当时也有报道称1997年的病毒也在人们之间传播。这里的重点是,制药公司制造谣言称其药物有效。

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是由H1N1病毒引起的,曾夺去了2000多万人的生命,其中多数是青壮年。1968年的流感由N3N2病毒引起,多数感染者为超过65岁的老年人(英国《独立报》,2003年2月20日电)

虽然第一例SARS病例被追溯到2002年11月,但是直到2003年,SARS才见诸报端。一连串的SARS病例显然起源于中国的广东省。SARS典型症状就是发烧,并伴有干咳和呼吸急促,并且有时候会导致有生命危险的肺炎。对SARS没有血检,只能靠症状诊断。

开始时,SARS的死亡率在3%左右,到5月7日,当更多病例出现后,中青年的死亡率达到了13.2%,而60岁以上的老年人的死亡率则为 43-55%。(洛杉矶时报 2003年5月7日)虽然全球都有零星病例出现,但是亚洲仍然是重灾区。商业周刊杂志报道,“就向Michael Crichton的恐怖小说一样,瘟疫每周都向距离其发源地更远的地方传播。”在SARS成为大范围传染病之前,它就引起了媒体不同寻常的关注。

对比一下,2002年8月28日,在马达加斯加爆发的由H3N2病毒引起的流感造成了670人的死亡,世界各大报章都有报道。但是没有媒体将其描述为威胁全球的杀伤性流感。(www.allafrica.com 2002年8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2002年8月30日)

世界卫生组织称5个“毒王”已经将病毒传染给了另外144个人,而这些感染的人里有8%的人没有将病毒再传染给其他人。在其他传染病例中也出现过毒王,例如肺结核、风疹和埃博拉病毒。(《纽约时报》,2003年5月9日电)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5月上旬,全世界已经出现了5600个SARS病例,而美国只有56个疑似病例(全球的1%),并且无一人死亡。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一直在不断挖掘声称的SARS病例,好像故意要制造大众恐慌。多少美国人真正因SARS而病倒?2003年4月18日,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承认其一直在使用SARS的广泛定义,208例感染者中有173人从未感染肺炎,而这是SARS的重要标志。美国实际的SARS病例只有35例。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Julie Gerberding说广泛定义将继续使用。(USA Today 2003年4月18日消息)为什么美国疾病控制中心要故意夸大SARS病例数?

奇怪的是,美国版的SARS要比国外的病例轻的多,以致医生们建议称之为MARS,即良性尖锐呼吸道综合病症。这也许因为美国根本就没有SARS。如疾病控制中心主任Julie Gerberding所说,“极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即:有的病人符合SARS的广泛定义,但与传播中的疾病毫无关系。”(《今日美国报》,2003年4月11日)Gerberding的话存在明显的概念矛盾。

另一件奇怪的事情是,2003年4月25日,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称他们的代理机构正在与国防部合作试验现有的抗病毒试剂。为什么国防部也如此警惕?难道 SARS是由生化恐怖分子引起的?一周以前,2003年3月17日,媒体武断地认为SARS的爆发是生化恐怖主义制造的,但是没有明显的证据。(《伦敦时报》, 2003年3月17日)

应该注意的是,美国国防部研制了生物战争药剂,并且于20世纪90年代在阿拉斯加的冰原上从1918年西班牙流感死亡者的冰冻遗体中提取了基因序列。(《科学》杂志,1793:275,1998年)

《华盛顿邮报》将SARS定义为“几十年来第一例在不同个体间传播的有生命危险的传染病。”(《华盛顿邮报》,2003年3月25日)如果是这样, 那么1968年和1997年的流感又算是什么呢?爱滋病呢?

到底是什么引起SARS? 4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郑重宣布一种新的病原体,冠状病毒,是引起SARS的罪魁祸首。世界卫生组织传染病项目执行主任David Heymann博士称:“我们已经确切知道了SARS的病原。”为什么对冠状病毒这么确信呢?

温尼伯湖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科学主任Frank Plummer称,只有40%的SARS疑似病人体内发现有这种新的冠状病毒。该冠状病毒也被发现存在于14%的未感染SARS的人当中。因此健康的人也有可能携带该病毒。研究人员是从鼻腔黏膜的样本中观察到该病毒的。但是该冠状病毒可能也存在于消化道内,而不是只寄生在肺里。(《今日美国报》,2003 年3月30日)

但是有一个麻烦的问题:如果SARS真是由冠状病毒引起的,为什么表现又不像呢?有生命危险的下呼吸道感染,就象SARS一样,一般不会由冠状病毒导致。这些病毒经常在上呼吸道疾病中出现,比如常见的感冒。(The Lancet 361, No. 9368, 2003年5月3日)

SARS 是不是起源于一种辅助的疫苗实验,这种实验导致了一种新的冠状病毒?有推测说SARS是复合组合的产物,也就是说,它产生于两种不同的病毒同时入侵一个细胞时。目前尚不知道是哪两种具体的源病毒。部分SARS病毒看起来像牛冠状病毒和禽类支气管炎病毒。既然SARS的基因序列组已经被绘制成功,我们可以从它的基因序列看它是否有人工加工过的痕迹。在实验室环境下,从20世纪90年代晚期以来,冠状病毒曾被改变过基因组成。冠状病毒具有较大的RNA染色体,非常适合与其他基因物质组合。很多关于冠状病毒的基因重组都已成功。(《病毒学》杂志77:4528-38,2003)

一种与SARS具有相似症状的从猪的病症中得来的冠状病毒,已经被改变成一种滤过性病毒载体,有意用来植入外来基因(基因疗法)。ProdiGene是一家位于德克萨斯州农作物生物制药的公司,该公司还生产一种针对猪冠状病毒的可食性疫苗。任何关于该公司在哪里进行对付猪冠状病毒实验的信息,都被美国农业部视为机密(Joe Cummins教授, 2003年4月21日)。

动物疫苗的最大市场在中国,那里饲养着36亿只鸡,6.12亿只鸭,4.376亿头猪,2.03亿只鹅,1.484只山羊,1.311亿只绵羊,1.046 亿头牛,2250万头水牛,以及超过2200万头马/驴/骡子/骆驼。(《中国简讯》-第一卷,美国联邦牧业局,2001年9月25日)至于 Prodigene或其它那些与生产prodigene相关的公司有没有在中国进行生化实验就不为人知了。中国已经给超过20家外国公司颁发了基因修改试验的安全许可证。(Bio Exchange, 2002年4月29日)。中国在与外国公司(如Monsanto)已经合作进行了转基因作物的试验。(《棕榈邮报》,2003年3月11日)。

基因变异物质已经进入人类的食物链。例如,ProdiGene实验用的经过基因变异的玉米曾感染过爱荷华州的大豆,而FDA也承认,经过基因工程改造的猪也曾被非法地作为食物出售。(《纽约时报》2003年2月6日)这种猪地基因会产生一种类似于胰岛素的生长物质,而这种物质容易致癌。(《大英医学杂志》 321:847-48,2000年)

大众没有意识到现在正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的基因实验将导致的后果,其目的是用食用疫苗和气体疫苗来装备人类。农业正在变成制药业。生物制药是一个新兴产业,其市场规模在2020年将达到1400亿美元。

政客们和生物科技公司的老总们关系非常密切。就在ProdiGene公司在爱荷华州的药物作物污染附近的大豆田的同一个月,ProdiGene的总裁 Anthony Laos被布什任命到“国际食物及农业发展委员会”(BIFAD)就职,该委员会是美国国际发展司(USAID)的智囊团,而USAID则负责监管GMO 食物援助。FIFAD负责就类似农业和食品安全(包括美国农作物针对生物恐怖主义的安全问题)等国际食品问题,向美国政府提出建议。Archer Daniel Midland公司以及其他一些制药公司都是2000年布什竞选的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