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的世界 奇遇 第十九章:魔高一丈

zxj6900520 收藏 1 5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


随后,喇嘛们仔细告知泽新,那魔女的‘肚脐’所在之处就是多科山谷的章钦滩,那里有一处寺院叫多智钦寺全名为“多智钦大密悉地吉祥光明洲”,它是藏传佛教宁玛派中《龙钦宁提》传承的母寺。院距离色达县城65公里,班玛县县城80公里。

在知道到了目的地之后,泽新想了想觉得这桩买卖还是要接下来的,像自己摧毁了魔王心爱的“黑猫神”,那魔王出来后怎么能放过自己呢?还不如乘着魔王没有重新出世的机会彻底废掉它,这样以后自己也不至于担惊受怕和将来被它打扰。

加上本次和桑耶寺二十五高僧合作也让从新知道了各种神通法门的使用,故此,思想天生好冲动的泽新,决定即刻前往距离多科山谷最近的班玛县。

当天上午泽新与马胖子他们就渡过雅江离开了桑耶寺,一路先到拉萨,打算再从拉萨赶往班玛县。到了拉萨马胖子觉得来一趟拉萨不容易,特别是事情已经办完,心里轻松不少,非拉着泽新去游览一番不可,而拉萨市里唯一值得旅游的就是布达拉宫和八廊街的大昭寺。泽新现在满脑子都是关于魔王“难波”的问题,对于自己是否能击败甚至消灭这个叫“难波”的魔王并没有多大的把握。可是事到如今已是“如箭在铉”不发也没什么不发的办法。好在自己并没有把这事告诉马胖子,不然这老兄绝对不会这么乐观了。

到了布达拉宫所在的“红山”脚下,泽新实在不想再上去,好说歹说,最后马胖子和司机们上去参观,泽新坐在车里等着。高原的太阳很毒,整个车里像蒸笼一样难受,泽新开门下车,站在那抬头看看高高在上的布达拉宫,在看看山边广场上停满的旅游车竟然没有一个游客,难道都上山去了?正觉得无趣之时,远处走来了一个乞讨的老婆婆,身上的藏袍已经脏的看不出本色了,手里拿这个转经筒向自己这边一路蹒跚过来,看着来到自己身前的乞讨老婆婆,泽新很自然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币,竟然是50元的。可惜啦!但是已经拿出来了,怎么能再收回去呢?泽新把纸币放在老婆婆左手上的一只碗里,并且做了个无比亲切的笑容。

这个老婆婆队泽新的大方和微笑根本就没什么感觉,反而收起破碗用手从夹带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泽新。

给我根针做什么?婆婆没有理会泽新的惊讶,直接把针放在泽新手上,转身就走。泽新立刻明白这老婆婆绝非一般人,忙运“天眼通”看去,只见老婆婆的背影笼罩在吉祥的白色光芒之中,是观音菩萨。泽新赶紧跪倒在水泥地上,大叫:“菩萨慢走,弟子有事请教。”老婆婆停住身形,转过身来时,已经隐约呈现出观音菩萨的法相,庄严、慈祥。

泽新赶紧一边叩首一边问:“菩萨,弟子此去能否消灭那个魔王‘难波’?请菩萨告知弟子是否会有危险呢?”

菩萨道:“你心法尚未大成,此次必然凶险,我送你的‘金针’可助你一力,成此功业。”

泽新又问:“菩萨可否就是仁青师傅?”菩萨一笑就消失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泽新正在纳闷,忽听有人拍打自己,马胖子的大脸一晃就出现在眼前。

原来自己在车上竟然睡着啦,刚才的只是一场梦而已。不是梦,因为泽新的手里赫然握着一根‘金针’,不由得泽新心头一阵狂喜,看来那魔王这次是注定要在劫难逃了。放松下来的泽新自然也就有兴趣陪着其他三人逛了趟大昭寺。回到宾馆告诉马胖子,让他自己带车先回西海,自己想乘着还有十几天假药再西藏到处游览一下,不用他操心了。急着向回去报捷的马胖子,片刻思考后就同意了泽新的建议,第二天就带着车走了。

泽新自己则买了去班玛县的班车票。于21号赶到了班玛县,再从这里继续赶班车,最终到了多科乡。这乡其实就是土路边的几排干打垒的土房子而已,估计整个乡也没万把人烟。

泽新好不容易找了个会说汉语的藏族同胞打听信息。这位藏人告诉泽新,泽新想去的那寺院已经没有僧人主持了,是一座空寺,要去那里很不容易,并且也没有人愿意去。但是他还是给泽新指出了去多智钦寺的方向。就这样泽新愣是徒步走了近30里坑洼不平的山路前往章钦滩的多智钦寺。

多智钦寺残破的寺院所在的多科山谷中的章钦摊,依山傍水,风景倒也很优美。寺院东面的雄伟山峦象征白虎屹立;南面有多曲河流淌象征青龙飞腾;西面之白色山峰象征孔雀开屏;北面的山峰形似乌龟,象征神龟镇邪。寺院背靠巍峨的念青唐拉神山,将寺院抱在怀中。多智钦寺的后山乃是以北极星为顶的,事实上的确如此,每当夜幕降临时,从山下往上眺望,北极星正好位于后山山顶上空的中央,恰似光明璀璨的山尖。泽新爬上一个山坡,从上看着下面的多智钦寺所处环境。

从整体上看,整个多智钦寺的地形形如一个仰卧著的绝色佳人,这种地形被称之为“魔女仰卧”,这种地形是世上是罕见的。“魔女仰卧”这种地形的含义有两方面:一种是“圣地”的意思,具有这种特征意味著此地乃圣地;另一种是“凶地”的意思,是指这种地形是地形中最极之凶地,凡夫不堪承受,但是这种地形一旦由登地以上的菩萨镇服,即成为密法修习最理想之圣地。雪域西藏正是这种“魔女仰卧”的地形,拉萨位于其心脏地带。正是由于观世音菩萨化现之藏王松赞干布在“魔女”的心脏之地修建了供奉世尊释迦牟尼等身佛像之大昭寺,使拉萨成为伟大的佛教圣地,西藏亦成为显密佛法兴盛之中土。

《空行会供》仪轨中列举了“魔女仰卧”地形各重要部位所应具备之标志,其中“魔女”一词在此实际上为(智慧)空行姆之含义,这些特征多智钦寺完全具足。在该寺院正面绿洲中央有一座心形的神山,这里正是“魔女”之肚脐部位。

泽新从上面观察此山,白石遍地、凶气升腾,山上寸草不生,连鸟都不原意从那里经过。而神山对面的多智钦寺散落的几处建筑的残垣则呈现出极度颓废、败落的气象,到处的残垣断壁智只能说明往日的辉煌。也难怪,这样极凶得地势上,能维持什么好光景呢!还叫什么“神山”,我看叫“魔山”、恶山还差不多。看来这下面的寺院也荒废的有年头了,也难怪在这偏远的地方又有几个人知道这里有座寺院呢?

泽新看完就沿着山坡下来,果真发现这里一个僧人的影子也没有,院内杂草丛生,大殿的门窗早就不知去向,甚至连供奉的佛像也不见踪影了。

泽新就在大殿门口的石阶上席地而坐,反正也没有院墙,对面远处的神山一览无余,倒是看得很清楚。泽新慢慢闭上眼睛进入到休息状态,用自己的感觉去感知着周围的一切,风声,远处的水声,近处草丛里的蚁虫发出的响动,这就是大自然,可以让自己的身心放松很多。

怎么?这地方还有外人来吗?泽新感知到远处有个人正在一步一步地向自己所在的地方走过来,先不管他是什么人,等他来了再看吧。等感觉对方即将到达寺门洞时,泽新微微睁开眼睛看去,只见一个中年喇嘛背着个牛毛大褡裢走进寺门,也许突然见到大殿石阶上坐着一个汉族人,那喇嘛也惊讶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泽新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游方朝圣的普通喇嘛于是就先开口讲话。

:“你是哪里来的喇嘛?到这里做什么?”

那喇嘛听得懂汉语,片刻之后告诉泽新,他是四川的康区寺院的喇嘛,早年就听到过多智钦寺的名声,特来朝拜的,刚刚到这里,没想到这寺院竟然早已经败落了。

原来是四川的喇嘛,难怪他懂得汉语。看着这个喇嘛进退两难的样子。泽新说:“我是从内地来这里旅游的游客,现在太阳已经快落山了,30多里的山路不安全也不好走,不然你我作个伴在这里过夜吧。”

听到泽新的话,那四川喇嘛上下打量了几下泽新的穿着和放在一边的旅行背包,基本判定这个青年的确是个旅行者。又看看天色的确已经发暗了,于是点点头算是听从了泽新的建议。

山里的五月夜里很冷,那喇嘛想到处找可以点火的柴火也没能找到,只好和泽新一样随意吃了点泽新带的旅行食品。泽新站在石阶上,一边啃着面包喝着瓶装水,一边观察着远处神山的气息变化,猜测着那“肚脐眼”到底在哪里?四川喇嘛则开始在大殿里铺开毛毡,一幅准备休息的样子。

天逐渐完全的黑了下来,四周寂静的无声无息,今晚月亮没有出来,但是对面的神山却显得异样的清楚,满山的白色岩石在星空下也十分的清晰。泽新看下表已经21点了,那神山上此刻竟然不见了一丝凶气,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什么法障遮蔽了凶气?泽新在心里向自己发问。最后决定引那魔王出来吧。

泽新看了一下已经抱头大睡的喇嘛,轻手轻脚的下了石阶走出破败的山门,在外面神山对面的斜坡上安坐下来,念起七字真经,升起本生莲花,布下莲花法阵,法阵在一遍遍的真经念诵中快速的扩展着外延,快触及到神山时,法阵明显受到了阻力。泽新感知到有一个巨大的“风”障将神山与周围的天地隔开着,这法障是因为魔女“肚脐”的地形先天所致, 在夜晚能遮蔽住深藏其中的魔王所发出的凶恶之气。这也是千年来“难波”躲藏到此处的缘故。要灭“难波”就得先破这先天风障。

泽新正在想破法时,忽觉得口袋里有物在动,掏出展开手掌,一根白亮的‘绣花针’在手上跳动。菩萨送的这针难道能破先天风障?刚想到这里,只见那‘绣花针’竟然自己飞了起来,呈抛物线轨迹飞向先天风障,随即如霹雳般一声亮响回荡在山谷间,遮蔽神山的先天风障顷刻消失无影,那针又飞回到泽新的手中。

失去风障掩护的神山之顶陡然出现了一个极大的深坑,里面黑气翻滚,看不出有多么深浅。那些黑气在失去掩护后,纷纷飞上半空,又落在神山脚下,就在泽新对面幻化成从美女到野兽各样俱全的一群魔怪。泽新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么一大堆的妖魔鬼怪,不自觉地头发晕、嗓子发干,差点问出:“请问哪位是难波先生,这里有他的快递。”

对面的妖魔们似乎没有理睬泽新的惊讶,甚至没有关注到泽新的存在依旧在那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泽新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运起“他心通”掌心朝外在额前一抹,立刻看到那些妖魔竟然根本没有心,没有魂魄,只是堆影子而已。怎么这些妖怪都只是空壳?那魔王“难波”又在哪里?看起来这些妖魔都是魔王幻化出来的幻影,真正的魔王“难波”可能还在神山顶上的坑穴里。

想到此,泽新将莲花法阵收缩到仅三丈有余,以保护好自己,再重复念起第一层降魔经咒,反复做出土法阵的相应手印,只见一道道金光升起于莲花法阵中又凌空斩下,将那些空壳妖魔一一灭于无形。就在群魔消失的同时,忽然从神山顶上传出一阵裂帛般的婴儿哭叫,在夜空中显得无比的诡异和令人恐惧。随着那阵阵的婴儿哭声,整个章钦滩的夜空中可见到一片片凶气向神山上空聚集,神山周围的地面上也冒出丝丝黑气,沿着遍布白石的山坡向山顶移动。明显感到四周的空气都在向那里流动、汇聚。

在泽新继而使出“天眼通”的‘行部’神通,看到那神山顶上巨穴之内有一只硕大、蓝色的蛋,比见过的鸵鸟蛋要大将近10倍。婴儿的哭声就是那蛋发出的,那蛋发出闪烁不停的幽暗蓝光,看来有破壳的迹象。不知什么时候,在多智钦寺大殿里睡着的那个游方中年喇嘛也被哭声惊醒,刚走到寺院山门口,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吓得瘫到当场。

泽新已经感觉到那幽蓝色的蛋里可能就是即将出世的魔王“难波”,这怪物尚未出世,可能是消灭它的最好时机。主意打定,泽新迅速将熟练的降魔经咒第三层做出火法阵手印,来自本元心性的“拙火”立刻将泽新笼罩于火焰光芒之下,随着手印指处,火焰光芒如龙般呼啦一下飞向神山顶上的巨穴,将孕育着魔王“难波“得幽蓝巨蛋包裹于火焰之中。

在泽新“拙火”(三昧真火)的煅烧之下,那蓝色的蛋里发出了凄厉的哭叫,哭声让空中聚集而来的天罡凶气越来越浓厚,逐渐压向拙火,山坡上上行的地煞阴气也在哭声得引导下,快速的涌进巨穴,这些天罡、地煞的黑气快速的在巨穴里混合、升腾,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黑幕,将巨蛋和泽新的“拙火”层层包裹起来,就象被切断了氧气的炉火一样,泽新发出的“拙火”被黑幕逐渐吸收而熄灭。

这可是泽新出道以来没遇到的情况,情急之下有点心慌,赶紧将第四层风法阵推出,并有点手忙脚乱的做出配合着密咒的手印。

第四层降魔心咒是“风”之密咒,佛教认为世界万物都是由“风、火、水、土四大元素组成的,而风息则是生命的灵魂。随着泽新的默念,在观想的莲花法阵内出现了一缕绿色的“风流”,而现场中一股贴地快速流动的劲风将泽新所坐支出数丈内的青草齐地切断,并随着泽新使出反叉合掌的风阵手印,那些青草化作满天排列的降魔杵状,雨点般落向神山顶上那铁幕似的的黑暗……,嗤嗤声过后,幻化的降魔杵穿透了厚重的黑气,但是却被笼罩巨蛋的幽蓝光晕所阻挡抵消殆尽,失去法力的降魔杵又变回草叶被重新聚拢的黑气所淹没。

泽新继续念出第二层降魔经咒,用流水手印将附近多曲河的河水直接引上神山的半空当中,那河水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翻滚的水团,一泻而下将团聚、笼罩山顶的黑气冲的四分五裂,并且迅速注满那个不知深浅的巨穴,将整个巨蛋淹没其中,随着泽新继续念起的第二层的密咒,做出持水手印之时,穴内的河水逐渐结成了冰,将巨蛋封在冰中,那鬼哭狼嚎般的婴儿哭叫嘎然而止。泽新正要舒口气,忽然整个神山连同附近的地面发生了连续的震动,山上的白石不断的滚下,如同沉雷般的响声从山下传来。那巨蛋竟然带着封闭它的巨大冰块冉冉升起在神山上空。

无时多想,泽新念起了第二层降魔密咒最后一个字,做出显露手印,随即左手呈金刚拳,右手呈内敷拳。只见一个全身金光的降魔金刚身影随着泽新挥出的手印,从坐着的泽新身上透出,手持降魔杵砸向那空中的巨大冰蛋,这是泽新修炼出的幻身。这幻化成金刚样的幻身此刻已站在巨蛋之前的空中,随即身影变幻出四个各自不同的降魔金刚,手持五样降魔法器一起击向冰块包裹的蓝色巨蛋,只听到一声霹雳响,包裹的冰块在五件法器的打击下碎裂成满天的冰渣,那巨蛋表面出现了明显的裂纹并迅速在弹体上扩散着。随即巨蛋的壳就炸开了,里面强大的先天煞气一泻而出,将围在四周的泽新幻身一冲而灭,泽新梵穴上的金莲光华霎那间暗淡了下去,莲花法阵一阵震动,坐在地上的泽新本人也嗓子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