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的世界 奇遇 第十八章:大日真经

zxj6900520 收藏 0 1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size][/URL] 一切诸法为心所变现,心本无心心之体性空, 空而无灭无所不显现,愿善观察于体得定见。 本生莲花发生出金色光芒,在泽新观想的境界里,逐渐升起、漂离它原在的梵穴,移到半空中,从新看到在本生莲花之中坐有一尊华彩四射的佛,于是将自己的念力更加关注于其上。从而达到了“空智合一”的境界。忘却了自己,甚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

一切诸法为心所变现,心本无心心之体性空,

空而无灭无所不显现,愿善观察于体得定见。

本生莲花发生出金色光芒,在泽新观想的境界里,逐渐升起、漂离它原在的梵穴,移到半空中,从新看到在本生莲花之中坐有一尊华彩四射的佛,于是将自己的念力更加关注于其上。从而达到了“空智合一”的境界。忘却了自己,甚至忘却了被扣在手里冰冷的“黑猫神”。逐渐的本生莲花中的佛面孔逐渐清晰起来,:“这不是那位给自己进行密乘灌顶的仁青师傅吗?,刚被泽新看到并认出的冈波仁青面孔,却在此时又逐渐消退而去,最后显现的竟然是右手持莲花的观世音菩萨。泽新在自己的意识境界里看到菩萨抛出一道金光华作六字的唵、嘛、呢、呗、嚒、嗊金帖飘散下来,一个声音在说:”“金帖镇妖,桑耶本寺,大日真经,真火煅之。随后本生莲花中的观世音逐渐消逝,本生莲花收敛光芒没入泽新梵穴。

泽新结束观想,原本站在后面看着泽新出神、发呆的马胖子和副州长,见到泽新从木头似的状态中醒过来,兴奋得赶紧上前时,却听到泽新对他们说:“看来在这里是不能摧毁这个妖物的,我们要去西藏的桑耶寺,这是佛主的启示。”

:“西藏桑耶寺?难道非要跑这么远吗?这个桑耶寺具体位置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啊?”甚至这二位都没听说过,他们相互看了看,一脸的迷茫神情。

泽新赶紧说:“我知道桑耶寺在那里,我带路,不过我要尽快动身,还得需要一辆3400以上的越野车。”

副州长认识到如今也没其他办法,故此当场就决定去,于是三个人开始商量行程事宜。最后决定车、司机由副州长找,泽新去行里请‘高原休假’二十天,但副州长因工作关系走不开,马胖子自告奋勇陪同泽新跑一趟西藏。然后泽新将“黑猫神”装入那个纸盒,随即看到在盖上纸盒时,盒盖上竟然出现了一道金字压贴,虽然只是一显即隐,但是泽新知道这是菩萨的显示。最后泽新让他们将楼后墙边找到的八只死猫全部拿到远处掩埋,再升起莲花法阵,念起第二层经咒真言,用火法阵的“拙火”炼化了那些猫的恶灵,由于“黑猫神已经被菩萨的压贴镇住,故而很轻松的就搞定了一切。

准备工作都进行得很顺利,行里也批了泽新的休假申请。马胖子那边竟然准备了两部3400越野车,其中一辆车上装满了酥油、砖茶等物,看来这个副州长很聪明,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些东西一看就是送与寺院的。马胖子出发后没多久就告诉泽新,副州长还另外准备了50元的红包100个用于布施。

他们是第二天5月15日出发的,当天晚上在格尔木休息,16日当天下午到达拉萨市。山南地区札囊县的桑耶寺,地处雅鲁藏布江北岸,历史上与外界往来的交通工具只有牛皮筏和木船,加之随着西藏政治中心由山南转向拉萨以及遭受数不胜数的战火洗礼与人为损毁,历史上桑耶寺几度冷落破败,最早期的那座早就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了。

泽新他们17日下午驾车到达雅江边,1997年的这里还没有后来的雅江大桥,一切还得靠船渡,这里的渡船是可以运载少量汽车的驳船。

泽新下车后,看到码头上有驳船,但是却没有人也没有过河的人或车。打听之下才知道今天驳船检修,不开工。一块的马胖子听到后,马上行动起来,深圳接待办主任的的本事在雅江码头上得到了淋漓的发挥,他不但很快探明了情况,而且还找到了关键的船主,对那藏族船主进行了有效的“神经麻醉”后,那船主竟然高兴得再次起航把我们连人带车送过了雅江。

当车辆开进这座有1200多年历史的"西藏第一寺"时,泽新心里有点别扭,因为这里毕竟是那个邪恶的莲花生修建寺庙的原址。由于对于莲花生血腥法事的厌恶,泽新对桑耶寺也有一定成见,虽然现在的桑耶寺早已经不是莲花生修建的那座桑耶寺。

进入寺院区见到的是殿堂金壁辉煌、桑烟鸽雀绕寺的景色,看来那个莲花生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还挺会选地方哦!桑耶寺的环境一看就是顶级的吉祥之地。毕竟是西藏第一寺,建筑物很多很密集,但是却不杂乱,反而显得大气且错落有致。

泽新他们看到在桑耶寺前的空地上,有很多喇嘛拥挤在那里,举着各色伞盖和持有法器,好像要举行什么仪式。于是马胖子就让车在离人群稍远的地方停放下来,大家先下车,看看是怎么个情况。

坐了两天的汽车,下车后泽新感觉自己的腿脚都有些轻飘飘的了,正想做做运动苏活一下筋骨,却看到那些站在远处的喇嘛们乱哄哄、呼啦啦的往自己这几人站的地方走来。

:“又出什么事了啊?”泽新也不明白对方的举动,莫名其妙的看了看马胖子,马胖子也在东张西望的迷茫着、判断者对方的意图。

人群在离他们不远处停了下来,从伞盖下走出几个穿着黄色马甲手持哈达的喇嘛,年龄有老有年轻,但是看起来他们的地位在桑耶寺很高,可能又是活佛之类大人物。暗自思量的泽新打量着那五个走过来的喇嘛:“看来他们的确是冲着自己这些人来的,因为泽新他们是今天唯一过江到此的人。”

五个喇嘛来到泽新面前仔细得看了看站着在那的泽新,突然一起匍匐在地上,口称“殊拖”他们身后的那上百的喇嘛也一起跟着向泽新参拜。突然发生的这一切让马胖子和两个司机竟然吓得也缓缓地蹲跪在泽新脚边。泽新自己则一脑袋的雾水,搞不清发生了状况。

迟疑了片刻的泽新知道不能让所有人这样没完没了的参拜自己啊!自己也不习惯这样被人尊重成神佛似的的感觉。于是反应过来后伸手就将身前那位老年的喇嘛拉了起来,并大声叫所有的人都起来,可惜自己喊叫的是汉语,多数喇嘛听不明白,但是他们看明白了泽新的手势,最后折腾半天才让这些喇嘛都起身了。泽新心想:“这个累啊!”打头的活佛们把哈达恭敬的敬给泽新, 其身后的喇嘛们依旧保持着半躬身的姿态,以示恭敬。泽新知道现在不是问原因的时候,就先让司机把车里的施舍用的东西全部拿下来,再告诉领头的喇嘛让他们把东西搬进寺院去。等这事做完后,司机也被领往别院安排休息,泽新带着马胖子一路走到寺院山门前,那些拥挤的喇嘛自觉地分开一条道路,就在泽新正要迈脚,只见又有一排喇嘛又匍匐着爬在地上,用身躯摆成了一条通往寺门的路。与此同时法号长鸣、法螺低唱,剩余的众僧齐颂观音大明咒,并向自己身上抛来什么花瓣、敬献哈达、青稞还有些不知道的东西,泽新暗想:“又不是结婚仪式,撒什么花瓣啊?”泽新把接过的哈达全部递给了马胖子,不一会哈达多的就几乎要盖住了马胖子的大脑袋, 急的他不停的幌着脑袋来扫清视线。

左右上来两个老喇嘛竟然要搀扶泽新从那些趴着的人身上走过去。这下泽新心里十分的不满意,不愿意了:“大家都是爹妈生的,都是人,自己怎么能从那些看着有些比自己大的人身上踩过去呢?”

不能这样做,但是还得找个好理由来说。于是泽新有意识的抬了一下左脚,随即又放下来说道:“千年以来,很多弘扬佛法的前辈,都是一步步走过雪山、大河的。今天到了西藏第一的桑耶寺,我怎么能在佛家弟子身上踩过呢?请你们都起来,我们一起步行进寺。”

能听明白汉语的喇嘛迅速将话翻译给那五个活佛和众喇嘛听,在一片颂声中泽新在前,五活佛在后,大群的喇嘛跟着进了桑耶寺。泽新先到大金瓦殿向佛主释迦牟尼像行礼,献上供奉。但是泽新有意的回避了给那个所谓的西藏圣守护者莲花生的塑像进献,而是自主地转到大经堂去与该寺高僧说话。

经过询问才明白,原来是观音菩萨三天前托梦给本寺五个活佛,说三天后将有一个头顶金莲,身放白光的“殊拖”(大成就者)来桑耶寺启请大日真经,并在本寺降魔卫道,要他们天明即去接待。五活佛醒后经过交流,都惊讶于他们的梦境是一样的,觉得此事必是真的,于是就在按菩萨的嘱咐今日在寺外等待。今天唯一到本寺的就是泽新他们,寺里修密乘的僧人都能看到了泽新身上的白色毫光和头上的隐约金莲,故此,才断定泽新旧是菩萨说的“殊拖”。

泽新听后直接在心里感谢了观音菩萨无数遍,有观音菩萨做后盾,那事情就会好办得多了。最后,泽新问他们菩萨说自己是“殊拖”那这个词真的意思是什么意思?一个喇嘛回答说这个词的意思就是菩萨。菩萨?泽新大脑轰的一下,自己现在的修为只修出了法身,幻身还时现、时不现,报身虽然就是自己的肉身,但是在幻身未成之前,就不能算成就,那观音菩萨称自己也为菩萨,可能是让自己方便行事,让桑耶寺僧人听自己的指挥的权宜之策。

既然如此,泽新也就不再客气,随即告知了五活佛来此的目的,以及要他们拿出《大日真经》配合。五活佛告诉泽新《大日真经》没有经卷,本寺只有二十五名会念此经的僧人喇嘛而已。原来《大日真经》的流传是全靠口耳相传的。那就请这二十五个僧人配合我炼化此妖物。一活佛答话说,这二十五个僧人正在桑耶寺后山闭关修炼,明日正好修炼了三年三个月三天整,明天为他们出关的日子。原来桑耶寺有“闭关修行院”每年都有经过挑选的三十五个僧人进入闭关修行院,他们要在那里独自闭关修行各类密法三年零三个月三天才能出关。听到众活佛对本寺闭关修行的介绍,泽新大有感触,欣慰地心想:“这样苦行修法就对了,千万别搞得跟那个莲花生似的尽弄些邪气的密教仪轨。”

第二天就在桑耶寺的“闭关修行院里”泽新和二十五个刚出关的僧人静坐在院内,僧人们组成一个半圆形,泽新则坐在圆形缺口的中央点上。那装着“黑猫神”的纸盒就放在圆点位置上。首先泽新要与这二十五个出关的高僧做到心意相通。并将他们所做的方位纳入自己的莲花法阵。一切准备完毕,泽新念起观音菩萨六字真言后,右手向上微微一抬,只见纸盒上立刻飞起观音菩萨的金字压帖,金贴在微风中飘动了几下就消失了。

失去真言压贴镇压的“黑猫神”玉雕立刻释放出了无数的丝丝黑雾,装着玉雕的纸盒在丝丝黑雾的侵蚀下,快速的变黑塌陷,一阵风过,竟然变成了碳黑的碎屑。那些黑雾好像有生命的活物一样扑向四周的僧人和缺口处的泽新。僧人们仿佛对眼前发生的事视若无睹,他们的精神念力都已经集中在泽新身上。眼看着那些黑雾就要扑到人身上,此刻“波”的一声轻响,就像是气球破裂的声音,围坐成半圆形的僧人们身前出现了一道闪动着点点金色的绿色气法障,也可以说是“风”法阵,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肥皂泡一般将飞到眼前的黑雾挡在其中,而发起这“风”法阵的就是泽新,他利用本身的念力将二十五个高僧的密乘“行部”修为集中于自己的本元心性中。“风”法阵竟然在黑雾般凶灵的密集冲击下,显现出了能肉眼看得见的法阵轮廓,就像是一个绿色的大气球。这可是每一个密乘修行者都没见过的事情,作为修行密乘的人而言,个人的能力再强大,也不可能发出能让人看见的法力之阵,除非你已经修成三身成佛。

那些黑丝般的雾气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在“风”法阵里“冲来闯去”,发出猫群似的低沉嘶叫声。众僧人感知到泽新叫他们齐颂《大日真经》,于是庄严、整齐的诵大日经颂声骤起,那些被困在“风”法阵内的千万猫灵出现了颤抖和不安,它们开始向法阵中央团缩,叫声也逐渐转为低沉的猫哭声。此刻的“风”法阵上不时地闪动着点点金光,那金光就是《大日真经》被唱诵出来的经文所化成的法力或威力,就像是万人看台上时时亮起的闪光灯一样。群猫灵的哭叫,引动着地上的“黑猫神玉雕”,那东西逐渐离开了地面,随着群猫灵叫声的凄厉,那“黑猫神”玉雕已经漂浮在法阵的圆点位置。

此刻,突然天上的月亮给突如其来的一团黑云逐渐遮蔽,那“黑猫神”的两颗白眼珠竟然发出刺眼的白色森光,在黑雾般密集的猫灵衬托下,显得邪恶无比,凶气冲天而起。最不可思议的是,那只黑玉石雕件竟然逐渐复活了,随着法阵里一声毛骨悚然的猫叫,那只玉石黑猫身躯变大了一倍还多,白瘆瘆的眼睛凶恶的看着四周,大口的吸进那些漂浮的猫灵,当最后一丝黑色的猫灵被它吸入后,那个小巧的玉石黑猫已经变成一只黑豹大小的“凶猫神”。它的每一次扬抓,都把“风”法阵挠起几绺火花,它发出的嘶叫钻进在场每一个人心里,让人心惊肉跳,灵魂欲出窍。原来这黑猫神的叫声居然能“夺魂摄魄”。在黑猫神的叫声中,从新明显感觉到有些僧人的心境不再稳定,《大日真经》的念诵威力瞬间减少了不少。泽新不停变换着维持风法阵威力的覆手合掌、覆手下合掌、坚实合掌、反叉合掌四个手印,紧紧将黑猫身困在其中。

为了抵挡“黑猫神”的叫声。泽新在保持法阵的同时,将自己的莲花本生心法的七字真言念诵起来,并将真言的威力同感心智传给那二十五个高僧,帮助他们稳定心神。在泽新七字真言的帮助下,差点被黑猫神夺魂摄魄的叫声搞得心慌意乱的僧人们赶紧稳定心神,再次整齐庄严的诵经声也定了“风法阵”的威力。

随着天空中月亮的再次出现,凶恶的黑猫神发出的凶气也弱了几分。泽新感知后,立刻双手作出坚实手印,境界中的莲花将“风”法阵凭空脱离地面,随即默念第三层“莲花降魔经咒”,忽然燃起的三昧真火就在法阵内燃烧起来。在一般人看来,就像在空中点燃了一只大气球。二十五个高僧闭关三年,修炼的瑜伽“行部”神通全部通过心智合一的泽新在手印上表现出来,燃烧的法阵内,各种幻化的火焰状佛家八宝上下飞舞,甚至还有没想到的火焰飞剑,:“原来“行部”瑜伽的神通竟然还有类似《蜀山剑侠传》中的驭剑术啊?“。泽新此刻从心里第一次感慨金刚乘的神秘和博大,自己不知道、不会用的东西太多了,今后一定好好学习。

在真火焚身之下,又遭遇各种幻化“神兵”的联合打击,“黑猫神”再也没有还手之力,想不“魂飞魄散”都不行。那困于法阵内的黑猫神又吐出了那些黑丝般的千万猫魂,白色的眼珠也逐渐暗淡下去,但是在《大日真经》的威力加持下,法阵内的真火越烧越旺,直到将一个悬空的“风法阵”烧成一个巨大的类似太阳的火球。这才是《大日真经》的加持威力,也是泽新及二十五个高僧的联合法力所致。

千万黑猫的恶灵全部被炼化成飞灰,那个黑玉石的“黑猫神”也被烧得几近变成了“鸡骨白”,魂魄早就烧没了影。等到收起功法后,那“黑猫神”直接摔成了一堆白色的碎屑。

此时天尚未放亮,二十五个高僧也是精神、体力消耗甚大,泽新让他们依旧打坐在那休息。自己则打算悄悄去找马胖子和司机,今天就打算悄悄离开桑耶寺。故此,泽新向闭关修行院门口走去,那儿十五个僧人见这位菩萨要离去,顾不得继续打坐,全都趴在那向泽新的背影参拜叩首。泽新怕他们再有什么繁琐之举,故没有过于理会,只是点了下头,迅速走出修行院大门。

本次与桑耶寺二十五位闭关三年的高僧联手让泽新懂得了很多“行部”神通的使用法门,并且将《大日真经》融入自己的本元心性。这对于自己以后的修炼大有好处。

刚出修行院大门泽新头就又大了一圈,原来这门外还有一位老喇嘛在那等着他呢,没办法赶紧扶起人家问有何事?那喇嘛恭敬的哈着腰请泽新前往修行院前不远的一所小经堂。泽新进去后,被让在佛主塑像下正中主位坐下,桑耶寺伍位活佛依次出来向泽新行礼参拜,:“被当作神的感觉,也不是很舒服。”泽新心里尴尬的猜测着他们又要做什么呢?

地位最尊崇的那个老喇嘛双手托着一个镶金嵌宝的银盒,放在泽新面前的桌子上:“这是观自在菩萨留给您的”。

泽新带着惊愕的表情从里面拿出一块巴掌大的金板,见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细小朱砂文字,看了半天也没有一个认识的,但是又不想在五人面前掉自己的身份,就顺手交给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活佛:“你来念念吧。”

那位老活佛诚惶诚恐的双手接过金板,看了一会,用梵语念了起来,虽然泽新不懂梵语,但是泽新能用意识去体会,在从新的意识里看到一座青翠的大山,山上白雾缭绕,山下有座建筑零散的寺院,凶气起伏不定。若不是寺院镇压着,那地方绝对是一个凶险之地。

等老活佛念完之后,金板上的字竟然自行消失,只剩下一块黄金。看着惊愕的几个人,泽新说:“你们说这是观音菩萨留下的东西,果然奇迹。但是这时怎么回事?怎么先前没听你们提起呢?当然我会遵照菩萨的话去做的,但是你们得告诉我是怎么回事。至于这金板就留在我这里吧。”

而后泽新才知道金板也就才和菩萨的托梦一起出现在桑耶寺的大活佛梦中的,但是早上醒来的大活佛竟然在枕边发现了这块金板,时间也就是泽新前天出发进西藏时。上面说雪域的神魔中是有一个叫“难波”的魔王,曾经挑战雪域的沽主观音菩萨, 被菩萨击败后,逃到了此处藏匿起来,现在千年已过,该魔王要再次出世了,而这个魔王“难波”就是“黑猫神”的主人。摧毁“黑猫神”就会惊动魔王,“难波”将在30日内重生,若不阻挡,魔王“难波”将把各种瘟疫降到人间。金板上提到“难波”藏身于“魔女”的肚脐里。而这个“魔女就是传说中化成青藏高原的精灵。

泽新沉默了一会,只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佛主、菩萨很多的银子,不然怎么这辈子这么支给自己这么多事啊?一茬接一茬的跟韭菜一样没完没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