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的世界 奇遇 第十七章:邪焉胜正

zxj6900520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size][/URL] 一切都又一又回到平静的状态,‘静虚’道长让道士们全部下去后,邀请泽新沿着一起向月华街的古道房方向走去。一路上‘静虚’问起了泽新修炼的事,泽新就将获得富楼那弥多罗尼子遗留下来的心经宝券以及一些奇遇老实的告知对方。‘静虚’感慨良久说这是天将降大任于泽新的征兆,让泽新好自为之。 到了古道房,‘静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


一切都又一又回到平静的状态,‘静虚’道长让道士们全部下去后,邀请泽新沿着一起向月华街的古道房方向走去。一路上‘静虚’问起了泽新修炼的事,泽新就将获得富楼那弥多罗尼子遗留下来的心经宝券以及一些奇遇老实的告知对方。‘静虚’感慨良久说这是天将降大任于泽新的征兆,让泽新好自为之。

到了古道房,‘静虚’从里面拿出一个木盒,打开取出一只串褐色的手珠赠与泽新并告知:“此物乃东汉时,由印度僧人来到中国呈献给汉恒帝的礼物之一,说曾是佛珠手中之物。后皇帝将其赏予洛阳白马寺供养,直到明朝末年流入民间,后又为乾隆皇帝所得。乾隆帝下江南来到齐云山为山景所吸引,遂将此物与一块御笔“江南第一名山”的牌匾一并赏予我教先师。今日遇到小先生,贫道决定将此物赠与先生,也算是物得其主。”听到‘静虚’道长的话,泽新心中暗喜,看着那串手珠上萦绕的隐隐紫气,就知道这是个“高级货”。赶紧的谢个不停,竟然没有客气,生怕老道长“反水”。最后,泽新特意拿出5000块钱以添香火的名义送与‘静虚’道长,推托之后,道长让手下的道士收下了这份心意,皆大欢喜。

再下来事情就简单了,泽新告别了齐云山上众道士,一路赶往合肥,路上时不时地把玩着手腕上的那串佛珠,这东西看来真是佛珠手上之物,和泽新竟然有些心意相通的感觉。

到了合肥泽新感觉现在才出来三天,回深圳也没什么事,还不如在外面玩几天,于是就跑到武汉沿着京广线一路游览着南下了。

到深圳后一算出去整整七天。深圳这边拍卖事宜进行的很顺利,在泽新回来后的第四天就在标的物一层大堂进行了现场拍卖。最后拍卖成交价是6900万,除去各类前期费用和拍卖费用后的大盘6555万元,不但全额收回本息4000万,州政府还得到2500万,皆大欢喜打道回府,1996年就这样过去了。

回到海海建行的一年多时间内从新除了日常工作以外,在没有什么大事可作,于是就全力投入到提升“莲花观法心经”、“莲花降魔经咒”的修炼提升上,同时加大了对“那惹六法”的修炼。得到的那串檀香木佛珠,对于泽新的修炼起到了加强念力的作用,现在的泽新已经能将梵穴的“本生莲花”修炼成了金莲。这些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那串佛珠。

97年5月的一天,泽新正在上班,忽然外面走进来一人,直接就冲着泽新的办公桌而来。泽新抬头一看:“哎呀!老朋友啦!”原来就是那位肥肥胖胖的原深圳办事处马主任。听说他现在是州办公室主任啦,自从深圳回来后,还真没见过他几面。

:“老弟!还认识我吗?”泽新站起来说:“认识啊!你不是马主任吗?听说您高升啦,也不通知我一下,不够意思哦。”

泽新想这家伙绝对有事求我,不然才不会来找我的。

果然如此,两人闲聊了一回,马处长就请泽新到外面说话,并且是到外面的一家饭馆里找了个包间,到上两杯茶开始告诉泽新他的目的;“老弟,哥哥这次是找你给邦个小忙的,还希望不要拒绝啊。”

:“看您说的,我只是个小职员,怎么能帮上您的忙啊!”

:“从老弟你太客气了,这个忙还真的必须你来帮,别人想帮,也帮不了。”接着告诉了泽新原因。

马胖子接着讲道,本州有一主管组织人事的副州长,对于他目前今后的仕途很重要、很重要,可是他去了几次,人家都不给面子,眼看着一个个的肥缺位置都被他人抢去了,马胖子那个心里急啊!天天打听这位副州长的事情,想找点门路。别说还真的给他找到了,就是他听说最近这位州长家里很不消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家里这半个多月来夜里几乎天天出现一些冒名奇妙的事情,也就是闹鬼现象。现在连州长的老岳父也被连吓带折腾得起不来了,动不动就被什么东西吓的昏死过去,开始副州长还以为是生病了,结果州医院什么也没查出来,只要一回家拿老头就又出现被吓昏死现象。搞得这个副州长对这个事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还不敢说家里闹鬼。

马胖子打听到这事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想到了在深圳捉过鬼的泽新老弟,所以才跑来找泽新。

看着马胖子那祈求的眼神,好歹也是认识一场,泽新想了想就说:“好吧,看在马老兄的面子上,我就去一趟,但是我不能保证什么结果,看情况再说吧。”

马胖子一听就知道有门了,于是乐不颠就拉着泽新马上要去,车就在外面等着呢。原来这小子已经在副州长那打了保票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泽新心里骂着马胖子。

车开到副州长住的烟草公司院内,泽新跟着马胖子上了三楼,敲门进入副州长家,副州长正在家里等着马胖子推荐的“高人”呢,当看到是一个不到20多岁的青年很吃惊,他又看看马胖子有点怀疑马胖子先前那添油加醋的推荐。但是州长还是很有风度的打了招呼,并让二人坐下说话。泽新没有陪他们闲扯,提出先去看看卧室里躺着的老人,副州长赶紧起来把二人带到后卧室。

一进门,泽新就发现这个屋子气氛很不好,暗中运用“行部”神通“天眼通”一观:“妈的,原来这里有股灵气在飘浮不定,而且还不是人类魂魄的怨气类气息。”这股气息里有很大的凶恶。对于进来的三个人也不避讳,依旧在泽新他们面前盘旋,好像不在乎似的。泽新再看那躺在床上的老人,脸色蜡黄,萎靡不振,且身上并没有什么魂魄的影子,这到底怎么回事?

泽新看完,就对副州长和马胖子说:“这个屋子的确有点怪异,可能是什么东西的魂魄闯了进来,才吓着家人。”

:“那能抓住他吗?”副州长迫不及待的问道,马胖子也在一旁帮腔。

:“我先试试看吧。”副州长一听有门连忙说了好几个拜托了。

泽新席地而坐,升起本生莲花,念起七字真言,莲花法阵应声而起将整个屋子扑天盖天的包围起来,泽新在观想境界里终于看到那股灵气开始被到处的莲花逼迫到一角,逐渐凝结成一只黑猫的形象,那猫形怪灵在飞快的飘忽中,张牙舞爪想逃出莲花法阵,并且发出猫的嘶叫,冲突着法阵。泽新先念起第一层“莲花降魔经咒”土法阵的威力立刻将那黑猫压缩到一个很小的区间。再念起第二层水法阵之降魔密咒,黑猫好像也知道大限来临,白色的猫眼里,竟然流出黑血,惨厉的叫声中,突然跃起扑到法阵边缘。

马胖子和副州长,看到随着泽新的念叨并不停的变换着手印手势,在卧室的东北角柜子上赫然出现了一团黑乎乎的影子,那黑乎乎的影子甚至还发出隐约的威胁猫叫,马胖子和副州长哪见过如此怪事,不由得脸色苍白如纸,双腿打颤。随着泽新又开始变换新的5个手印,那角落里的黑猫开始不停的在柜子上乱串,并发出让人毛骨耸然的惨叫,黑色的影子突然跃离柜子扑向窗户,窗户‘咣当’一声竟然被黑猫冲开,那黑猫已经半身冲出了窗户。就在此刻,泽新突然睁开眼睛大喝:“还想走吗?”左手一收随即又一扣,两个动作一气呵成一个显露手印。那黑猫已经冲出去的身形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拉了回来,窗户也随着泽新的扣手‘咣当’一声又重新关上。泽新右手一指被困于窗前的黑猫身影,运起‘六法’中的“拙火定”,也就是火降魔法阵,念动真言,霎那间那黑猫身影就被一团类是火焰的光芒包围燃烧起来,这其实就是道家所说的“三昧真火”人人体内都有,只是常人不懂、不修,不知道而已。

燃烧中的黑猫魂魄发出惨烈的叫声,让站在旁边的两个大男人吃惊的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州长大人汗都出来了。泽新依旧保持着入定的做法,直到用拙火将那恶灵烧得魂飞魄散。这一切从开始到结束不到十分钟。

等到泽新收起法阵起身和他们说话时,马胖子两腿已经抖动的如同筛糠似的,如果不是他两手扶着门框,早就瘫在地上了。那位副州长表情也就比马胖子强一点,也抖得不行,连说话都快忘记了。

泽新只好把这二位扶到客厅,在客厅沙发上坐了好一会才逐渐安定下来。

泽新告诉那位副州长,自己也不清楚那黑猫恶灵是怎么来他家的?好在已经除去了,估计以后就没什么事了,老人也会逐渐好起来。副州长这会才回过神来,泽新精彩的表演,让他先前的轻慢之心完全消退,对这马胖子的眼神中也有了丝丝的感谢表情。对泽新的感谢之言,让泽新腻味的都想快点离开他家了。

安慰完那位副州长后,从泽和还有点惊魂未定的马胖子一起离开了那家属院。

:“呵呵,马老兄,我看你这处长可能要升官了,可别忘了兄弟哦。”

:“那是,那是……咱们谁跟谁啊。”马胖子一连的说了几个那是。

第二天晚上,副州长在“第二招待所”设宴请泽新,马胖子作陪。人数就他们三个,副州长说家里当天晚上就安宁多了,老爷子也恢复了正常。自然感谢的话又是一大堆,当然马胖子想要去财政局当局长的事情被婉转提出后,副州长也是满口答应一定鼎力相助。

接下去几天内再也没看见马胖子的影子,泽新也是“早九晚”五的上班、下班、吃饭、练功、睡觉。刚刚消停的过了一周,马胖子又找上门来了。泽新还以为他是清自己去吃饭的呢,谁知一见面,马胖子就拉着泽新下楼上车,车上副州长也在,这是怎么回事?从新看他们的表情好像又有什么急事似的,还没发问,副州长就把司机赶到下车后,匆匆的对泽新说:“老弟,实在不好意思,又要打扰您了。我们家又出事了。”

:“什么!又出事了?上次我不是已经把那怪物给灭了吗?怎么回事?”

:“是啊,上次从老弟走后,家里安静多了,老人家的病也好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晚上又出事了,这次更瘆人,好像比上次厉害很多,而且还能听到那猫叫声。”

:“什么?这么严重!不可能啊,难道上次不是路过的猫灵?可能,因为上次我也不清楚那猫灵来自哪里。好吧我们去看看吧。”

就这样泽新三人再次来到州长家里。进门一看,这位副州长看来是长经验了,已经把家里的人都搬到招待所去了,房子里的家具、摆设都没有动。在泽新运起的天眼中,整套房子里黑影飘忽、穿梭好像有不下七八个猫灵在作祟。由于恶灵数量大增,整个套房内阴气大盛,就是没慧眼的平常人进来都可以感觉到这房子让人骨子里发冷,而且还是凉的让人心惊肉跳。

:“怎么回事?这里不像是什么极凶之地啊?哪里引来这么多猫灵?而且还是恶灵。”

看来问题出的蹊跷啊。泽新决定以“莲花本生观法”来细查一下整个套房以及附近的环境。屋子里的阴气很大,马胖子和副州长都有点缩头夹肩的样子了,泽新让他们到外面走廊里等自己叫他们再进来。

关上门,泽新和以往一样念动“莲花本生观法心经”的七字真言,每念一遍,就可以使莲花法阵的扩展一圈,莲花法阵与自己是心意相通,当法阵扩大到整个套房是,从新发现四间套房里有八个飘忽的猫妖恶灵,还有一团漆黑无比的暗影在一间后屋的柜子中,但是那团黑影,黑的让从新看不明白是什么东西,但是可以感觉到这套房里所有的猫灵凶气,都来自那团黑影。而且自己竟然看不透那团东西,好像是一堆缠绕着无数妖灵的东西。从新没有用法术去惊动那东西,随着法阵扩展到整个家属院后,泽新又发现在这楼背后靠墙处有八个暗淡的影子移动不动,仔细之下,发现是八只死猫。

马胖子和副州长在外面等了大约五分钟后没,看到从新开门出来,招手让他们进去。进去后,泽新对这他们说:“我已经知道是什么原因了,请问州长你后屋柜子里可有什么东西,这东西可能是你家发生这事前才放在那里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看看。”副州长恍然大悟般的说;“难道是那块玉石在捣鬼?我马上取它出来。”一会副州长哆嗦的捧着个纸盒子出来了,这盒子里垫着红绒,中间是一块像是用墨玉雕刻的黑猫,而且这黑玉猫的两个眼睛竟然是用蛋白石镶嵌的,怎么看都透出一股邪气。

:“苯教黑猫神”。泽新大吃一惊,:“你们家怎么有这邪物?”

:“这东西是我前一段到都兰县处理盗抢‘唐蕃古墓’事件时,在收缴的赃物里看到的,好的东西没敢拿,顺手就拿了这个黑乎乎的玩意权当纪念。难到这竟然是个怪物 ?老弟啊!你说那该怎么办吧?”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贪心,这回扎到嘴了吧。”从泽暗中感叹着。

:”“干脆把它摔碎,埋了。”马胖子一边说一边做了个砸的动作。

泽新:“现在这个东西就是整个事件的源头,但是不能打碎,因为我看到这玉猫上面猫灵聚集,打碎可能引起大祸。这样吧,将它交给我。”副州长赶紧把这“烫手的山芋”递给泽新。

泽新来到阳台上打开窗户,站在那里迎着阳光闭上双眼,手里托着那冰凉彻骨的黑猫神玉雕。念动七字真言,生起本生莲花向冥冥中的菩萨问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