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的世界 奇遇 第十六章:玉虚之战

zxj6900520 收藏 3 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size][/URL] 月华街是道士与山上居民杂居之所,也是山上的街市,又是香客、游人住宿之地。月华街有古道房8座分布在民居之间。冬季的月华街人不是很多,许多平时卖旅游纪念品的店铺虽然开着门却没有几个人,显得有点冷清。泽新在月华街上找到一家接待香客的旅店,旅店不大,有一个小院子,里面一东一杯分别建有两座3层的单面楼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


月华街是道士与山上居民杂居之所,也是山上的街市,又是香客、游人住宿之地。月华街有古道房8座分布在民居之间。冬季的月华街人不是很多,许多平时卖旅游纪念品的店铺虽然开着门却没有几个人,显得有点冷清。泽新在月华街上找到一家接待香客的旅店,旅店不大,有一个小院子,里面一东一杯分别建有两座3层的单面楼房用于招待香客和旅游者。他是今天该店唯一的旅客,进屋之后,泽新将背包放于桌之上,对着它说:“现在安全了,刚才咱们两个差点被那道长收了,你是不是也吓得不轻?”:“你已经到家了,等天黑后,我再放你出来,你就可以看到你想见的人了。”无声的背包好像能听懂泽新的话前后晃了晃。

时间还早,泽新出去就在旁边的小店随意吃了点东西,就在此时,见到好几个道士装束的人从街上走过,并且用有意图的目光扫描着自己。泽新明白现在是在人家的地头上,想不被人家注意也难。反正过了今晚自己就走了,不至于今晚他们就向自己刁难吧?吃完饭,从新直接回到房间,没有再出去。

子夜是阴气最重的时刻,适合灵魂活动,再因为这里是道家的福地,正气冲天,让夜间活动的魔鬼有所顾忌。因此泽新认为此处的子夜是最适合魂魄出来的安全时候。十二点一过,泽新就放出了小青的魂魄,让她自己回家。泽新自己则禅定于旅馆的房间,将自己的本元心性升起,让意识(法身)跟着小青,免得她受到意外的伤害。不过泽新的意识法身并不是很强大,毕竟他的根基尚浅。如果此刻又高人截击,极有可能很容易毁了他的道行。

小青的魂魄果然认得这里的路径,带着泽新的意识飘向自家的所在。泽新则在本元心性里监视着所有的过程,并提醒自己的意识随时准备保护小青,单是泽新太大意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法身也只有业余的水平。好在小青的家离这旅店并不远,从新的法身一路上自作聪明的及时地将小青的魂魄从那几间古道房绕过去,因为那些道房上空正气很厚,小青的魂魄是看不到的,一旦碰上就会麻烦很多。就这样一路绕道的倒了她家,法身和小青的魂魄进屋后就停在窗前。屋里只有一对年轻的夫妻在桌前吃饭,一个小男孩在桌子一边写作业。小青的魂魄通过意识告诉泽新这是她的哥哥和嫂子,那个小孩是他们的侄子。但是为什么没见到小青的父母呢?突然之间小青的魂魄又发生了急剧的抖动,泽新赶紧让意识(法身)看去,屋里的正墙上挂着两位老人的黑白照片,下面有供桌和牌位。哦,小青的父母原来去世了,难怪她这样激动不安。

泽新决定送佛送到西天,在本元心性中升起“莲花本生观法”念动七字真言,形成莲花法阵后,随即进入仁青师傅传授的“中阴”境界,使用金刚乘中的“颇瓦”之术,通过留在小青身边的意识体(法身)念动自然出现在内心的经咒,一会竟然将小青父母的魂魄就给招唤来了,再让法身用光芒收住小青和她父母的魂魄,并快速的收回法身到旅馆里自己的房间内,放出这三个魂魄,让他们相见。唉!这父母也是有情有意的人啊!为了等待自己的女儿竟然没有去投生。真是敬佩!敬佩至极!泽新收回法身后感慨地看着三个缠绕在一起的魂魄,听着他们纤细的交流和哭泣感慨万千。:“世间最有情莫过于父母对子女的情,诚然乎,可怜天下父母心。”一时间泽新自己也想起了父母,陪着这一家三口的魂魄在落泪。

过了好久,三个魂魄分开并一起来到禅坐中的泽新面前跪了下来,说不尽的感激之情让从新都有些不好意思。最后泽新让他们踏入法阵中的莲花中,看着莲花冉冉升起,又变幻成花瓣纷纷飞雪般洒落下来,三个魂魄也由暗黑的身影变成洁白透明的身影,他们在空中向从新叩首后,一起飞向西方,去获得圆满,小青在空中更实频频回首,泽新似乎感到了她在流泪......。接下来的事就是明天把已经无用的骨灰送到她哥哥家,让他把妹妹安葬于父母坟边即可。

第二天,泽新很顺利的完成了事情,谦虚的在小青哥哥一家的感激声中离开了。刚走到月华街上住过的旅店准备结帐走人,里面却出来两个小道士,冲着泽新起手行礼:“泽新先生,我家掌教请您光临玉虚宫。”泽新一怔!:“这些道士一定是为昨天斗法之事来的。还掌教有请?好大的面子,看来不去不行。”何况人家只派来两个小道童,不去的话,也太不给人面子。

跟着俩个道童往月华街西走去,十几分钟后就看到齐云山有名的玉虚宫了。该宫位于长生楼西紫霄崖下,由“太乙真庆宫”、“五虚阙”、“治世仁威宫”三个石坊组成,泽新很放松,一路上欣赏着石坊上神鸟异兽图案的浮雕不知不觉中来到宫殿前,所谓的宫殿其实就是石洞。洞内供奉的每尊神像都和道教有关。里面香烟缭绕,看来这玉虚宫是善男信女烧香求神、祈祷福寿的圣洁之地。

在洞门口的空地,站着两列道士,有十几个,台阶上站着三个仙风道骨的长者,左边一个脸色难看的就是被泽新斗败的那位老道长,队列里泽新也发现了三个熟悉的面孔,看来他们都恢复不错,又很有气势的站在这了。

泽新快步上前向台阶上三个老道长行鞠躬礼:“三位道长好。”

台阶中央的老道长可能就是他们的掌教,他看着泽新好一阵子,像相面似的点了点头:“你就是泽新先生啊?不错、不错,百会紫云罩定、目有守睛、额有主骨、腹有三甲、足有山根。难怪贫道的师弟会败于你手。看来你年纪不大,但也是修道有为之人哦,只是不知为何与贫道师弟发生了冲突呢?”

:“掌教道长,其实我与这位老道长只是一场误会而已。这位道长泽新向您道歉了。”说着就向左边那位一鞠躬,那道长不领情的侧了下身子没有理睬泽新。中间的掌教师兄也觉得师弟有点过分,就走下台阶级旭保持着一副慈眉善目的表情:“小先生请问你来到齐云山有何事?需要贫道帮忙吗?”

泽新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正在想推托之词时,从外面跑进来的一个小道士,停在那掌教的身边说着什么?那掌教道长似有所悟的看着不远处站立的泽新。随即那幅慈眉善目的表情中出现了几分真诚的表情,走过来说:“原来是这样啊!泽先生我已经知道你为什么来这里。难得世间还有像泽先生这样的真诚之人啊!贫道在这里代昨日鲁莽的师弟向先生赔礼了。”说完就要冲泽新行礼,泽新赶紧出手托住:“老道长你客气了,这是我修行之辈应该做的,不必客气。”

:“呵呵……其实贫道昨夜就知道从先生并非那些修炼邪术的什么妖人。你在屋里做法之时,贫道就在那旅店的院中,贫道运‘天眼’观察你所修之功全无妖邪之气,反而正气冲天、慈悲弥漫,颇似佛家正法,后见那白光裹挟着一团怨气进入房中,先生做法将那严家父母、女儿魂魄引向善趣。贫道的‘天眼’看到这一切后就知道师弟是误会了先生。故此,立刻制止众弟子的蠢动,在院中为先生护法。”

听到掌教道长的话,泽新立刻一身冷汗:“幸亏掌教道长慧眼,不然一旦众道长起难,我必将走火散功。泽新在这里谢谢掌教道长。”说完向掌教道长深鞠一躬。

:“今天请从先生来玉虚宫有三事一是,为敝师弟之冒犯,向你道歉;二是,就先生送还严家女儿魂魄之举表示感谢;三者,贫道‘静虚’想以本身修为和先生论道、切磋一下可否?”

:“原来还是要报复,只是话说得光明、漂亮而已,看来我是无法拒绝了。”泽新抬头无奈的看着那掌教道长:“ ‘静虚’道长我们怎样论道切磋呢”?

‘静虚’道长一挥手,一个道士提来一个鸟笼,里面有一只金丝雀。‘静虚’一指那鸟笼说:“就以此鸟为双方目的,一守一攻,先得手者为胜。你看如何?”事态至此,泽新也没办法,只好按对方说得办。道家法术以攻击见长,‘静虚’道长选择做攻方,泽新自然为守方。

众道士随着掌教的指挥,迅速抬出一张用黄绸覆盖的桌子(法坛),放在台阶前,随即摆上香炉、蜡烛、朱砂、各种令牌、法印、桃木剑一把以及一叠神符,‘设备工具’齐全的就像事前都准备好了一样。‘静虚’掌教也转眼间穿上了一件黑色法袍,前后心有月白色的太极鱼和八卦图案,手持铜铃来到法台坛站立。七个道士手持木剑按北斗排列面向外围坐在法坛周围,再有八个道士按八卦方位分坐八方,全部面向外。从新可就没这待遇了,还一个人在那里傻站着看道士们“排兵列阵”。终于等掌教安顿好了,才过来一个道士问从新需要什么‘设备’?从新只要了一个蒲团用于打坐。

双方之间相隔有五米距离,那个有金丝雀的鸟笼就放在凳距离的中间。从新的目的就是在掌教道长得法术攻击之下保全鸟笼和金丝雀的安全。

‘静虚’道长首先念了三遍上法坛的净身咒,并画符在燃烧的香火上点燃,上坛后再念上香咒、画符、点燃。然后再拿起桃木剑粘点‘朱砂’将一张开坛咒粘上念咒并点燃,做完这些仪式就可开始行正法了。

此刻泽新早已升起“莲花本生观法” 默诵七字真言也有七八遍了,没有掌教道士那样复杂,只是简单的双手做出禅那手印,放出本生莲花,让两米多远处的鸟笼处莲花丛生。虽然看似闭眼,其实‘静虚’道长的每一个动作和院内的情景都能感知的如同看见一样。

‘静虚’道长手脚麻利的用桃木剑挑起五张灵符,啪啪啪的粘在法坛上大小不一的五只令牌上,以元神运聚自身五脏之气,化为五雷。脚下走出三步九迹的禹步,口中念动咒语,右手持剑,左手掐紫薇印诀发出五雷号令……,泽新看的叹为观止,简直就是京剧专场啊!不由得大声在心里连声叫好,凭这一手就比那些电影里的道士演员强过千百倍。老道长如果进入演艺圈,绝对是一个演技派明星。泽新正看到出神时,只见那五个令牌自动飞起在法坛上空盘旋,持剑道士中随即飞起五把木剑。这就是“飞符驭剑”术最高层次的“五雷齐起”五把桃木剑被‘静虚’发出的五雷之气附着幻化成黄、青、白、赤、黑五行光芒自空中向中间的鸟笼击下。这可比他师弟的三色神剑厉害多了,对于这种“高级货”泽新也不认识,只是感觉到它的威力无比强大,鸟笼处在的莲花观法法阵有解体的可能。情急之下,马上将本生莲花观想成放射金色光芒的金莲,让那光芒罩住鸟笼四周的莲花法阵,同时连续做出土、水两个法阵的手印,并默念两法阵的经咒,使得土、水法阵交替出现。在旁观者看来,随着泽新的手印变化,鸟笼周围升起淡淡的黄色尘埃,尘埃围着鸟笼不停的打转,带动的四周的落叶都在向鸟笼汇集。而在五行方位上,奇异的出现了五朵淡淡的白色雾气团,阻住了五雷之剑。经过折腾泽新总算成功的抵御住了‘静虚’道长的第一次攻击。

‘静虚’道长看着第一次进攻的五雷之剑竟然被阻于鸟笼上方的五行方位上,而对方布下的法阵交替显现出黄、白光芒。就就知道这五雷之剑无法突破对方布下的法阵,同时也明白自己的师弟败的不冤枉。有道之士毕竟不同,‘静虚’随即又挑起五张灵符,在蜡烛上点燃,念咒收讫“五雷齐起”之术。只见五剑立刻潇洒的从鸟笼上空倒转,飞回到持剑道士手中。

‘静虚’接着继续脚踏‘三步九迹的禹步,念动密咒,剑指之处,法坛上的灵符全部飞了起来,他剑交左手,右手拿起坛上最大的一颗“原始混沌太极印”向空中一举,晴空中竟然霹雳一声,七星剑阵里的七把桃木剑全部凌空而起,外围八卦方位的八个道士也突然凌空一尺,并围着法坛旋转开来。泽新惊讶之余,感觉他们更像公园里的旋转木马,只是他们是靠掌教道长的功法力做到的,这要能拿到春晚上,100%震惊全世界。

‘静虚’道长剑印换手,指向鸟笼,七把“神剑”按着七星方位凌空到笼罩鸟笼的莲花法阵上方,就像七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威风的到了极点。泽新的本生莲花放射的金光立刻感到了一份决战前的压力,泽新也已经全部专注于本元心性控制着莲花法阵观想,尽力的提升到“空智合一”的境界,整个法阵就像一个充满了气的气球,等待着“暴雨”般的打击来临。

‘静虚’道长看到泽新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对于凌空的七剑似乎毫无感觉。道长运用“神搜”之术也没能感觉到泽新的呼吸,仿佛泽新已经进入忘我、无我之境地。老道长不自觉地有了些急躁之气,想收回七剑,但是剑已凌空怎么能半途而废呢?想到此道长开始挥舞手中之剑,七个内圈的道士开始起身走位,变幻着他们的方位,凌空的七剑也随之变化方位,开始寻找感知法阵的薄弱之处。

但是此刻的法阵已经变得浑厚严实,道长感知之下,觉得对方几乎是无懈可击,只能不停的变幻七剑方位,加强七剑的下压之力。泽新此刻一边保持“空智合一”的境界,一边开始观察对方的阵法变化,观察了一会就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七剑是受七星阵的七人神智所控制,并随之变幻方位的,而七星的关键点是‘静虚’道长,他所处的法坛就是七星的枢位。如果没有最外围那八个道士组成的八卦阵变幻镇守。破此七星阵的方法只要夺取枢位法坛,其阵自破。可惜自己不懂八卦,不然等到生门转到面前时,或许有机会破其法阵。

双方僵持对持了很久,泽新的头上已经出现白雾样的汗气。‘静虚’道长也好不到哪里去,连续的运功做法已经让他有些疲惫不堪的感觉。泽新决定主动结束这场争斗,于是将莲花法阵的威力逐渐减小,这样对方保持下压得七剑就开始明显的向下移动了,看到七剑逐渐下压取得了优势,‘静虚’道长心里有了一丝得意:“小伙子还不如贫道功力深厚啊!”最后一瞬间从新将法阵突然收回,七剑如闪电般劈碎了鸟笼。老道长心理那个高兴啊,总算赢了。可就在七剑接触到鸟笼的一霎那,老道长看到泽新的身体上冲出一个白色明亮的身形影子,在鸟笼粉碎的同时,将里面的金丝雀抓住回到并隐入泽新的身体,而小鸟却出现在泽新的右手掌上,跳动着……

“哦!我竟然忘了这小伙子”已然修炼出了‘法幻之身’?当真如来佛子乎!!老道长忽然明白一切似的点着头。收功散去法力。泽新也收起心法,慢慢站了起来。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