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的世界 奇遇 第十五章:斗法齐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


十一月的黄山几乎是没什么看头的,上山的人也不多,泽新很快就向导游问明白了齐云山的方向,就在黄山南。到站下了中巴,看到那几个道士也一起下了车,人家像到家似的沿着路走了,他们原来只是搭顺路车而已,不是旅游的。泽新也离开了车站转了半天,才找到一辆出租,前往齐云山。司机很熟悉路,约半个小时,就到了。路上和司机的聊天让泽新大吃一惊,原来齐云山是我国道教名山之一,故称“白岳”被列道家为七十二福地之内。道教称大地名山间仙人所后胜地为福地。故齐云山又称“福寿山”,这里是东汉张道陵张天师的道场。要去的月华街就是山上道士和居民混杂居住的地方。

:“我的妈呀!没想到我要去的这地方竟然有这么多道士,最好别再遇到那老道一样的主。”

车只能到齐云山下面,泽新只能按照司机的指点从一条石板路上山,由于现在是十一月,山路上没有游人很安静。齐云山的风景真是不错,虽然已经是冬季,树叶几乎都已落完,但是这样更加的显出了山的气势和壮美,空间中充满天地钟灵之气。沿着桃花涧穿过洞天福地就可到月华街。

洞天福地,此景颇为壮观,有栖真岩、忠烈岩、寿字崖三处摩崖石刻。据传,栖真岩是齐云山最早道士、唐朝栖霞真人修行的地方;忠烈岩是祭祀关公的地方;而寿字岩的寿字是清代慈禧太后的手笔,这个巨大的“寿”字,直径达到230厘米。走过寿字崖,便见一个宽敞的石洞,游人可以通过,纯属天工所造,为“崖下窟窿”,称之为一天门,门摩崖石刻和碑铭,数目很多,琳琅满目,为“白岳碑林”。

:“这一趟还真是没白来”,欣赏着路边的古迹名胜,泽新觉得此趟走的真是值得。回味之间就到了真仙洞府景点,见到崖壁下有许多洞穴,供奉各路神仙塑像,依次是八仙洞、圆通洞、罗汉洞、雨君洞、文昌洞。以前修行的道士就居在洞中。泽新认为此处当得上齐云山的风景精粹之处。崖壁上有“天开神秀”四个大字,气势不凡。从新起了好奇心就沿着八仙洞依次看过去,八仙洞供奉的是道教的八仙。刚进八仙洞,背上的旅行包就有了轻微的颤动,:“唉!我怎么忘了自己的正事呢?这里是仙家的殿堂,岂能是鬼魂进来的?”泽新赶紧把一只迈进门的脚抽了回来,转身欲走。突然看到四个道士从洞天福地那边一路走了过来,

:“我的天?这不是车上那四位吗?他们从哪里冒出来的?”想躲避已经不可能了,走在前面的一个道士明显看见了自己,正在招呼后面的同伴,指着自己兴奋的说着什么呢。

既然不能回避就勇敢的面对吧!立刻打定主意的泽新稳住身形,以“坚如磐石”的气势稳占在路中央,看着快步过来的四个道士。道士们停在了泽新面前四五米的地方,那个老道士迈出一步,双手交叉于腹前,站在自己的地头上自然很有些得意的发话了:“这位小先生,我们刚才见过的。你怎么到我们山上来了?哦…….看来是“天尊”今天要成全贫道的功德啊……。”

:“难怪他这会这么气定神闲,没有了在车上的那份狼狈,原来他们是这山上的道士啊.”。

泽新也挤出一副微笑的面孔:“是啊!老道长,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嘛,看来你今天是要吃定我了?”:“还有道长说的功德是降妖捉怪呢?还是要拿我呢?”

老道士气呼呼的指着泽新说:“你、你是个修炼邪法的妖人,身带邪恶之物还敢到我这道教圣地来,今天贫道就要“替天行道”收了你这妖人。”

这老道士左一个,右一个妖人叫得泽新火起:“好啊!我到要看看你们这些天师弟子怎么收我这个妖人?放马过来吧。”

只见,老道士指挥着那三个还算是年轻的道士站成一排,三个道士从包里掏出三只竹筒立在地上,随即便就地打坐下来,闭目口念咒语,老道士则站在他们后面,从背上解下来一个布包,抽出一把桃木剑直指泽新所在的地方,左手掐剑诀指向天空。

“哈哈……,这简直就像金庸小说里说的什么七星北斗阵一样,挺花哨的,不知道有没有用啊?” 泽新看着这几个道士在那里弄玄虚,正感到十分的有趣和可笑。

忽然那三只立着的竹筒里,啪、啪、啪飞出一连串的黄纸符来,在竹筒上空不高处盘旋。:“我的天啊,还真的遇上‘燕赤侠’了。”泽新暗叫不好,赶紧就地按七支坐法微闭着眼坐下来。意识中的“莲花本生观法”立刻启动,霎那间就将本身包围于本生法阵的威力之下。再看那老道大喝一声,那些盘旋的符咒顺着桃木剑指的方向排成三队飞了过来,和泽新的法阵轰然冲撞在一起,泽新第一次感到巨大的压强从四周和头顶冲击下来,背上还没有解下的旅行包里,小青的魂魄也在剧烈的颤抖,看来她的恐惧更大。泽新下意识的将平合于丹田处的禅那手印外翻,左手在胸前成无畏手印,右手下垂成象征降魔的触地印,心里大声默念七字真经。本生莲花地的威力也立刻显现,强大的向外延伸。老道士惊异的发现这个对手很不寻常,自己倾注功力和灵力的神符竟然被挡在一丈开外无法接近那人,并且那人发出的灵感之力逼的自己的神符散乱步步后退。老道士把剑锋一转双手握住斜指半空划了三圈,口中默念神咒,那些飞符立刻兵分两翼,将泽新围了起来,飞快地旋转着,最后竟然自动燃烧起来,当然这不是什么硫磺的原因,因为道士画符用朱砂和颜料,没有用硫磺的。此刻这些是老道士修练的三昧真火,在车上泽新那样说只是解围之法而已。

“哎呀!这老道士的确有两下,这是什么法术?这么绚丽、唬人。”泽新这边心里也升起一个心咒和手印,是没用到过的“莲花降魔心经”中的水法阵神咒,泽新随即便稳定心神,抵御着四周纷飞的符咒真火,按照出现的心咒诵念和做出了相应的流水、持水、显露三个手印,随着手印最后一个合十上举分两侧落下再合于胸前的动作结束,那些围绕飞动的符咒火球瞬间化为灰烬纷纷洒下。

呆立着的老道长闷哼一声,后退一步扑通跌坐在地上,手里的桃木剑差点也跌掉。他前面三个闭目念经的道士也面色惨白,显得十分难受。

泽新觉得自己可能伤到了对方,心中觉得有一丝不忍,正想要收起心法。突然三道凛冽的杀气扑面而来,只见坐于后排的老道士念念有词,三个前排的道士突然睁开眼睛站起来,左手剑指向天空,右手剑诀指向自己,发出紫、青、白三道光芒如剑般劈头盖脸冲过来。

:“娘的!你们还有完没完啊?”三道光芒给于泽新的压力简直让人呼吸都难,背上小青的魂魄也发出阵阵悲鸣响应。泽新看到那三色光芒已经劈波斩浪般的冲进自己观法形成的莲花法阵中,阵中的莲花纷纷消失,眼看就要冲到自己身上了。泽新快速默念七字真言,让莲花不断的升起,但也赶不上莲花的消失速度,正在危急关头。位于从新梵穴(百会穴)突现一朵光芒大盛的本生莲花,放射的金色光芒完全照护住了泽新左右丈余范围。在本生莲花的金光之下,大片的白莲随着观想出现,逐渐将那三色光芒困在花海之中,只见三色光芒左冲右突而不得出路,被逐渐压缩向一个小小范围内。

老道长由于刚才的“五雷神火符咒”被对方轻松的一挥就灰飞烟灭了,还害得自己跌了一跤,气急败坏之下,失去了理智。他咬破舌尖,用血在桃木剑上画出神符,一下子将道家降魔的“紫幽之剑”、“青冥之剑”、“苍灵之剑” 利用前排三道士全部展使出来,希望一举拿下对方,至少要使对方“魂飞魄散”。这三色神剑的威力的确非凡,将对方稳坐的身形逼得向后滑动了近丈,眼看着三色神剑突破了对方的法力之阵建功在望时,三色神剑却突然失去了力道,被困于对方身前,前进不得。对方的那个青年接着连续做出令他眼花缭乱的手印。随着对方的手势,三剑竟被压成一团,在青年的身前发出低沉的剑鸣声。三个道士也面面相觑,神剑上可附有他们的原神,如果神剑若被对方摧毁,及可能当场要了他们三个的命。老道士此刻也感到了进退两难,自己的神剑被对方困住,竟然无力收回,这个年轻人也太可怕了。老道长此刻真是后悔释放了神剑术,尴尬之情跃然脸上,

泽新也看到了他们的表情,甚至感觉到他们现在只是想收回神剑的想法,:“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泽新有意识的将围困三剑的莲花法阵放开一处,让老道长收回了神剑,前排三个道士收回神剑后霎那,陡然进入虚脱之中,坐在地上起不来,老道士也闭着眼睛跌坐在地养神。泽新收起心法,站起身:“各位!本人告辞了,咱们有缘再见吧。”转身欲走之时泽新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在原来打坐的位子,奇怪?自己明明坐在八仙洞门口,怎么能往后移动这么远而没察觉啊?不由得抬头四下看看,自己现在站起来的地方是八仙洞旁边的一个洞口处,洞口上书圆通洞,向里面一看竟然供奉着观世音菩萨。没想到啊?这道教名山竟然也供奉着观世音菩萨。:“一定是刚才危急之时,观世音菩萨出手将自己移动到这里,并且引出自己的本生莲花救了自己。”

想到这里,泽新立刻放下背包,走进去,洞不深,几步就到香案前,规规矩矩的倒身磕了三个头,感谢菩萨的出手之情。起身才发现,莲花座上的菩萨有点面熟,只是想不起在那里见过。从圆通洞出来时,看见那四位道长依旧坐在八仙洞前面,只是神色比刚才好许多。背上背包,泽新继续上路,很快就来到目的地月华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