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


这次在西宁的函授日子过得很轻松,特别是自己在功法修炼上更上了一层路,再加上那日‘奇遇记’基本上解决了泽新的相关顾虑,这都让泽新在离开西宁的最后几天内处于精神亢奋状态,虽然要回到天寒地冻的海西去上班,还是有点像“暴发户”一样,有股子满载而归、衣锦还乡的感觉。

再次回到海西工行,行里的工作还是老一套。对了,忘了告诉大家泽新在这里的信贷科做商业企业主管信贷员,管商业企业信贷口,这岗位如果放在当时的江浙地区,泽新这个信贷员可能早就发财发得致富了。可惜,在青海的海西州,这里的商业企业数来数去就这么几家。泽新管辖最大的当地商业企业是西海州商业二级批发站和人民商场,都是贷款大户,可惜经营都不好,每年挣得只够给银行交利息。这两家的经营、管理让泽新很头疼,每次开会大小领导都要说说两家的事,今天上午又是让加强工作力度,争取在年底前收回全部欠息和至少压缩一千万贷款本金,为行里完成年度工作指标作贡献。

带着会议的精神,泽新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宿舍。看来今年年底的工作压力不轻啊!对于要清收的这两家企业的情况我是清楚的,计划经济时代的企业管理和经营模式,面对改革开放后整个商业批发行业的整体放开,他们没有抓住机会,继续延续着老一套的做法,哪有什么竞争力?现在这两家能维持不关门就不错了,每年挣的利润只够给银行交利息,但是人家也要吃饭啊,故此欠息也是经常的事。在他们的资产中土地和房产是不值钱的,并且土地还是划拨性质的,不能拿来抵贷,也卖不出去,因为没人要。他们的库房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可以变现的啊!! 真是奇怪?那他们这些年拿银行将近3000万的贷款去做什么了?就他们那点人,就是坐着吃,三四年也吃不完啊!不行,明天就去查帐,看看他们到底把贷款弄到哪里去了?大头就是西海州二级商业批发站,2500万贷款是这个企业贷的。

第二天泽新与会计科的一个同事就去了西海州商业二级站整整查帐查了两天才弄清了2500贷款的去向。原来这笔钱挂在财务报表的在建工程项目下,而且时间长达五年。并且这个项目还不在本地,而是在深圳。经过不断打听、逼问企业的大小领导,终于搞明白了事情的缘由。1989年当时的海西州政府决定在红火的经济特区深圳建一个办事处,好为海西地区引进外商和外资,愿望是美好的,但是州政府财政上穷的连一毛钱都拿不出。于是就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下达给了州商业局,商业局又下达给了西海州商业批发二级站和市人民商场,要求这两家企业拿出3000万元支持政府的决策。但是这两家的家底加起来也没有1000万元啊!于是由商业局担保,从我行贷款3000万元中期流动资金贷款,期限3年,说是用于企业内部改造和经营,但是却全部挪用到深圳去搞了州政府的项目了。后来项目建成了,政府也没有钱给这两家企业还贷,虽然办事处已经开始运行,但是依旧挂在企业的资产负债表里。这个办事处外资也没引来,本身也没效益,还款自然也就成了难题。商业局的担保本质上讲是没有法律效力的,这两家企业觉得钱不是自己用的,还得交利息很委屈,最后两年也就开始拖欠利息了,结果到现在拖欠本息合计将近4000万元,更是摆出一幅“债多了不愁的样子”。

他们将调查的情况上会,汇报给行领导,州行领导通过与州政府协调,政府同意将位于深圳的已竣工但尚未验收的那座16层的办事处大厦进行拍卖抵偿建行贷款本息。而这个光荣艰巨的任务又落在泽新的身上。一个多星期后,一支由州政府、银行、两家企业代表组成的七人拍卖清算小分队出发去深圳了。

几天以后他们来到了深圳,说实话这是泽新第一次来特区,自然新鲜感很强,觉得这里什么都好,他们就住在要拍卖的标的物里。实在不明白一个办事处需要一个16层的大厦吗?明显是浪费国有资产,而且该大厦6层以上全是空置着的,下面的6层中4层还出租了。资源浪费天天说,今天泽新才理解原来就是这样浪费的。

他们这次七个人来,人多事情就办得很顺利,当天一到小组就开会分工:一边请机构进行评估,一边去找有关部门协商对项目进行验收,还有联系拍卖公司。而泽新是银行债权人的代表,主要起监督、督促作用的,很轻松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