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1917 深仇大恨 二十、老子来了!

ymsw1234 收藏 26 19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3.html


在匪兵们身后,满山遍野全是白衫人!

从空中俯开左拔圩镇,突如其来的白衫人从四面把整个镇团团包围,并不断往镇里开进。

在三当家震惊的目光注视下,围攻方觉的匪兵和保安团就这样被一大群突然现身的陌生武装人员包围,全部缴了械。

少数匪兵妄图反抗,却被这些神秘武装人员毫不手软地打成马蜂窝。剩余的匪兵一个个乖乖地举手。不远处,一群群灰裤白衫手持新式长枪的汉子正纷纷从竹林深处涌出来。

在方家铺四周也不断地出现大批灰裤白衫手持新式长枪的陌生武装人员。这些人出现的很突然也很迅捷,正在方家铺全神贯注准备对炮楼发起最后进攻的保安团猝不及防,也被这群人近身,用枪逼住,保安团也不示弱,纷纷举枪对瞄。

和天龙山三当家的最初反应一样,保安团总李大富对眼前的情景先是错愕,继而震惊,最后脸上留下一丝苦笑。

双方持枪对峙中,当这些沉默不语的陌生武装人员示意他们扔枪时,保安团丁骚动不已,此时李大富却大声喝令部下不许反抗,保安团士兵立即照办。

很快,白衫人将俘虏的保安团和天龙山土匪集中押到方家铺宽敞的院子里看守起来。

白衫人一出现在院子里,炮楼里的家丁们全都欢呼着迎了上去,扔下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姚大发和他的收编土匪班。

深陷绝望的钱六管事透过窗缝看到漫山而来的白衫人,不禁欣喜若狂,抱起方觉就往外跑。屋子里其他人都感觉莫名其妙,无奈地跟了出来。在白衫人中立刻分出一队人围了上来。

钱六管事披头就问:老爷来了没有?

一个头目模样地白衫人毕恭毕敬地答道:回六爷,老爷快到了。他让您立刻到方家铺总店门口见他!

钱六管事惊讶地问: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我可是刚派人去送的信,按路程算也到不了黄龙镇啊!

小头目面有难色:六爷,这我可回答不了您。我也是奉命行事。

钱六管事疑惑地问:哦,你们什么时候从家里出来的?

小头目回道:前天上午。

......

钱六管事和小头目边走边聊着,方觉却丝毫不关心这些。

父亲要来了!方觉心里一阵激动。

自他穿越投胎到方家,打记事起,这个秀才老爹就知道整天吟诗作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很少出去应酬,没想到老爹居然能亲自来接他!

秀才老爹平时根本无事可做。外有十大管事内有方觉的娘,家里家外井井有条。于是他就把满腔精力投入到"弄儿"上,二岁就让他早晨起来扎马习武,三岁就手把手交方觉四经五书。

由于方觉过人的"天赋"和身体,无论是习文弄武都比同龄的小孩优秀的多得多。这让方觉老爹精神大振、喜出望外,自认教导有方才培养出了个神童,于是更加倍教育方觉,搞得方觉天天精疲力尽,每次都需要奶妈抱到床上去唾觉!

至于方觉自己想做的什么那是绝对做不了,什么事也没空想!

于是方觉就装哑巴来暗示老爹,可是秀才老爹居然说不会说话能听也可以教,把方觉整郁闷坏了。

方觉苦不堪言,终于抓住在老爹唯数不多的一次外出应酬,央求母亲让他出去玩,实现了一次"胜利大逃亡"。

本来家里是安排他在附近几个乡村玩玩。没想到方觉玩得乐不思蜀,还哄骗二叔带他到更远的地方转转,美其名曰"读万卷书需行万里路。那时候还是巴不得想离"爱心泛滥"的老爹远点好!

不过,这个时候方觉却特想见到老爹!

不为别的,只因外面的世界实在是太.危.险!

本来以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没想到处处有人哭着喊着要抓他杀他。而他始终没搞清楚这是为了什么!说绑票吧,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绑票的,从古至今也没见过!

秀才老爹还没来,方觉却激动坏了。据钱六管事打听到,这次为了救方觉,整个黄龙镇自卫团500多号人全出动了,而且还抽调了方家各分铺私人护卫队200多人,再加上随身护卫方孝天的直属卫队200人,这次足足来了近千人!

方家的武器装备的是清一色快枪,直属卫队则配备了新式短枪,火力凶猛。

天龙山和县保安团总剩下不到200人,只有一半装备新式长枪,其他都是老式长枪和大刀长矛、棍棒。李团总和天龙山孟三当家显然很清楚方家的实力,早早放弃了无谓的抵抗。

一袋烟的功夫,一批持短枪的白衫人涌满了左拔圩镇的青石长街,队伍分成左右两列把街面把住,其中十几个人跃上了街左右的房顶,警惕地四处观望。

一个锦衣绸缎的中年男子在数十个彪形大汉簇拥下出现在街上。一直陪着钱六管事的小头目立即跑了过去,跟随着方家家主方孝天,边走边悄悄说着什么。

钱六管事牵着方觉迎了上去,身后的林大爷、金掌柜被一群持短枪的白衫人阻挡在了十丈以外。

大余县方家家长方孝天虽然是前清秀才,但长得很粗犷,人看上去倒是显得很随和。

钱六管事激动地大步迎了上去,大喊:大哥,那传说是真的!小少爷真的就是那个人!

方孝天大步走到方家商铺门口,一把抱起方觉,眼一瞪:老六,嘴把不住门是吧?关于天儿的事,别在这里说!

先说说你吧,你怎么搞的,有炮楼还守不住?!幸好我逼着他们连夜赶路总算,要不然我儿子还有这么多兄弟都要毁在你手里了!

钱六管事哭丧着脸说:大哥,我以为守得住的,没想到会变得那么坏,很多事发生的太突然太出人意料啊!

方孝天脸一沉:不是我说你,这么多人里就属你嘴大!我问你---秘道怎么会被人发现了?这可是只有你我知道的秘密!

钱六管事瞪目结舌,手足无措,头立马低下来。

方觉看到林大爷和伙伴们都没跟过来,急嚷道:爹,让那边的人过来吧,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旁边卫队长曾立一听也急了,赶紧上前一抱拳:老爷,大爷给我们卫队可定了规矩,为了您的安全,只要您出门,您身边十丈以内不能有生人。

方孝天一摆手:老大就这样,见风就是雨。这些人我都清楚,都是自己人。让他们过来吧!

卫队长曾立无奈地朝那群白衫人一挥手,示意放行。

人群接近,方孝天脸上突然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态,整个人蹦了起来。。。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