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大殿之外站着一个老人,一身粗布衣服,满是补丁,头发花白,背驼隆起。永安公主仔细一看原来这老人竟是个驼背。不过虽是驼背,身材却以一般人高得多。


白衣尼和灰衣尼一见这驼背老人,立即双双起身,走出殿外。永安公主也跟了出来。


灰衣尼笑道:“老驼子,原来是你,你怎么到临安来了。”


驼背老人哈哈大笑道:“怎么?这临安就只许你们俩个老尼姑来,就不许我老驼子来吗?”


白衣尼也笑道:“站在殿外作什么,快进来说话。”


进殿之后白衤尼招呼驼背老人坐下,转身又叫永安公主:“徒儿,这位前辈便是人称‘江湖三奇’中的‘神驼’乙休乙老前辈。快来见礼。”


“神驼”乙休和“龙鹰”万显声、“飞天魔猿”古振扬三人武功高深,意气相投,结为生死兄弟。当年因不满赵构和秦桧和谋杀軎岳飞。联手大闹禁宫,虽然没有杀死秦桧和赵构却也吓破了两人的胆,不敢在杀岳飞一家,改为充军。这一件事使得三人名声大振,敬佩他们的人尊称为“江湖三奇”,增恶他们的人则将称他们也“江湖三怪”。三人也不以为过,平日往往以“怪”自居更多。


“神驼”乙休在“江湖三奇”中排名第三,自幼练习“混元一气功”以蹬峰造及。


白衣尼原来是灵鸷山逍瑶派掌门,永镜大师。灰衣尼是她师妹水月大师。两人与“江湖三奇”有过数面之交。所以乙休一到临安,见到她们留下的标记便找上门来。


永安公主恭恭敬敬拜倒在她,道:“晚辈拜见乙老前辈。”


神驼”乙休哈哈大笑道:“小姑娘怎么那么客气,怏起来吧。”伸手虚托,永安公主顿时觉得在一股托力托住自己,只拜了一拜,便再也拜不下去了,只好顺着托力站起身来。


乙休脸上却大为惊讶,他见永安公主是水镜大师的徒弟,便省意想试试她的武功如佝。一开始只使了三成的功力,见阻止不了永安公主下拜,遂加到七成,使出之后却又后悔怕将小辈震伤,但收功己然是来不及了。谁知永安公主竞能顺着一托身,自自然然的站起身来。


水镜和水月在一边微笑不语。


乙休大笑道:“老尼姑,好几年不见了,原来躲在这里调教徒弟。不过你这徒弟教得确实不错。年纪轻轻就练成这样的武功,模样也俊俏得很啊,今年多大了。”


永安公主道:“乙老前辈过讲了,晚辈今年十七岁,还请前辈多指教一二。”


乙休呵呵笑道:“人样了长得好,话也说得中听。十七岁。可此我老驼子十七岁的时候强多了。”


水月道:“老驼子,你也该找几个徒弟了,你又没儿没女,不然你这一身修为,就这样带进棺材里岂不是太可惜了。”


乙休叹道:“现在的年轻人,聪明的大多不肯下苦功夫。肯下苦功的又都资智平平。我老驼子找了多少年也找不到一个合试的传人。老二到是有个孙女,也聪明玲利,机灵苦怪的,可惜比起你们的徒儿可就差多了。还是老大命好。”


水镜道:“我们正说到你大哥,他是不是收了个弟子。”


乙休一怔,摇摇头道:“设有,可从没听过老大收过徒弟,你们怎么会问这个。”


水镜指了指永安公主,道:“我的徒儿今天白天和一个孩子比武,那孩子用的可是‘雷厉风行大法’和我徒儿打了个平手。”


乙休道:“有这样的孩子?”一拍额头,大笑道:“那一定是杨炎那小子了。”


永安公主大吃了一椋道:“他是叫做杨炎,前辈您知道他吗?”


乙休呵呵笑道:“他是老大的外孙子啊!小的时候我见过他好几次,确实是个聪明的孩子,这几年可就没有在见过他了。想不到他现在居然就己经练成了‘雷厉风行大法’。所以说我们三人里只有老大命最好,有这么一个好的传人,我和老二可没有这么好的命啊!”


永安公主道:“可是他既然是万老前辈的外孙子,怎么会是同安郡王的孙子呢?”


乙休道:“噫?小姑娘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呢?他确实是那杨老头的孙子。万老大的女儿嫁给了杨老头的儿子,老大的外孙自然就是杨老头的孙子,这有什么奇柽的。怎么样,莫非杨老头是什么王爷,我们万老大的女儿配不上他们家吗?”


永安公主忙道:“晚辈可不是这个意思。”


乙休笑道:“小姑娘,看起来你对杨炎的事到是很上心啊!我看你们俩到满合试是一对。要不要我老驼子给你们做个大媒。我说得话杨炎那小子可不敢不听,老大也要买我几分面子,只要我一开口,这事准能成就的。”


永安公主顿时羞得满面通红,手足无措。


水镜心中到是想:如果永安公主是普通女子,这亲事倒是真的不错。只可惜永安公主的身份也不好对乙休说明。只好打圆场道:“老驼子,和孩子开什么玩笑,你到临安来做什幺,有什么事吗?”


乙休道:“是老大传信,让我和老二都赶到临安来的。只说有大事要商量,我刚到临安,还没有见到老大,看到你们的标记,先来打个招呼。”


水月道:“你们三人都到了临安,想来一定是有什么大事,若是有什么我们能帮得上柱的地方尽管招呼一声。”


乙休大笑道:“老尼姑,多谢你了。”三人一齐大笑起来。


永安公主却在想:原来杨炎竟是万显声的外孙。



杨炎道:“外公,娘的病情怎么样了。”


万显声道:“有外公在,没事的。你尽管安心的准备你的考试吧。这段时间,你娘有我和流苏照看就行了。”


杨炎道:“那就好,最后一项考试我可要好几天不能回来。”


万显声道:“今夭和你比武的哪个小姑娘是什么人?她怎么懂得小无相功呢?”


杨炎道:“她?她可是公主。”便将永安公主的身份告诉万显声。


万显声皱眉道:“公主?公主怎么会小无相功的?这可是逍瑶派的武功,水日和水镜这两个老尼姑可她有什么关系吗?”


杨炎问道:“怎么是逍瑶派?什么是小无相功?”


万显声道:“逍遥派是江湖中一个很神秘的门派,不在八大门派之列。他们的武功脱胎于庄子的[逍瑶游]故此得名逍瑶派。在北宋中期曾出了几个历害的高手,才逐渐被人所知。小无相功就是逍瑶派的冈功心法。”


杨炎道:“既然是脱胎于庄子的[逍瑶游],那么应该算是道家一系,为什么要取个佛教的名字。”


万显声笑道:“佛道异道同源,又有什么分别呢?不过那个小姑娘的武功可真不错,居然和你不相上下。”


杨炎嘿嘿笑道:“教官不是判我输了吗?”


万显声道:“那是因为你的‘雷历风行大法’第三层还练得不熟,因此掌握不好力度才护不住刀,给拆断了。”


杨炎道:“其实一直到比武乏前我也只练到了风和雷两层,第三层合一直突破不了,总党得还差了部点什么。但是今天比武时突然之间就做到了风雷合一。”


原来“雷历风行大法”共分九层前。三层均是基础,第一层“风”,第二层“雷”,第三层为“合”,即将风雷合一。也是“雷厉风行大法”修炼的第一道难关,只有过了这一关才有望进入雷厉风行大法大成的希望。以前许多人都练出风雷二气之后,穷毕生之力也无法练到将风雷合一。


万显声道:“不错,高深的武功不是在家里闭门苦修就能练成的。往往要到了生死关关才能激发人的全鄯潜能一样。或者是有个势均力敌的对手相互促进。等到你将风雷合一练熟了,你就能打赢那个小姑娘了。”



武功比试的前八名:永安公主、杨炎、张师颜、曹勋、高震、周宏明、刘仁先、张渊。晋级下一项战场比试。


战场比试的规则是:交战的双方各有五百名士兵,三天粮食,一座大寨。分黑白两队,每队有五名监督随队。时间为三天,使用各自所学的知识作战。三天后由十名监督洽总,根据双方的表现以及战果来确定胜负。


当然,由于不是真的战争,双方都是使用木质武器。黑方在武器上涂黑漆,白方在武器上涂白漆。如果被击中要害部位则算是阵亡,要退出比试。兵种有骑兵,弓箭兵,步兵三种。战马一百匹。


士兵都是从禁军中选调,在比试之前每个人都有十天的时间来操练士兵,熟悉战场。


由于皇帝赵眘力主北伐,重用张浚、虞允文等主战大臣,加强武备。因此对尚武院这陪养军事人材的地方十分重视。尤其是今年永安公主的成绩突出,也令赵眘大觉光彩,也对尚武院的这次毕业的考核更加关注了。皇帝带头,文武大臣自然也跟着关心,于是就连临安城街头巷尾也都在纷纷议论这泛的考试情况。


甚至连临安城里的大小赌场居然也为这次考试开出盘口。高居第一的自然是永安公主赔率高达一赔二。居有消息灵通的人透露,永安公主经常在宫里将宫女太监们当作士兵,加以训练,排演阵法。有相当的指挥军队的经验。加上在前面两项考试都排名第一,因此排列第一也就不足为奇了。杨炎因为在武功比褰中令人惊异的表现,居然排到第四位,赔率是一赔九。



第二天,各人都带着分给各人的军队开始排演降形,察着战场。


而杨炎的举动又一次出乎所有人的意科之外。


原来杨炎将这三年里积攒的零花钱全部拿了出来,共有三百六十多贯钱。制办了五十桌酒席,将五百务士兵分为五十席,十人一组。酒菜放在地上,士兵们席地而坐,围成个大圈。中间是个大约三丈见方的空地,空地中还放着一张大桌,桌上还有二十坛酒。


杨炎端着一碗酒,站起身来。对士兵们大声道:“各住兄弟们,以后的几天里,各位就要和我一起参加比赛,还望各位在比赛多多努力。我在这里先谢谢大伙儿了。咱们先干了这一碗。”说着将一碗酒一饮而尽。其他的士兵也都一饮而尽。


杨炎笑道:“大伙都尽心喝酒吧!”说罢自己也坐了下来。


这五百士兵有个队长叫张荣。和杨炎是同一席,见杨炎坐下,张荣笑道:“杨统领,我也参加过几次战场比试了。可还没有像统领这样在考试前先请丈伙吃酒的。”


杨炎也笑道:“大伙儿努努力,拿个第一名。那么以后的学生参比试的时候一定都会学我请大伙吃酒。张大哥你们以后再参加比试就不愁没有酒吃了。”


张荣也哈哈笑道:“但愿如此,来,杨统领我们干一碗。”


杨炎举起酒碗,两人一饮而尽。然后杨炎又劝同席的其他士兵喝酒。


酒过三巡之后,杨炎又起身来到中间那张放着二十坛酒的大桌傍,道:“大伙儿的酒还够吗?”


每席只有一坛酒,有的席位上就以经喝完了。一听杨炎问话。士兵们纷纷举着空了的酒碗道:“不够,不够,统领,把那些酒也分了吧。”


杨炎拍了拍一个酒坛,笑道:“这二十坛酒可不能白喝啊!”


士兵们道:“杨统领,怎么样才能喝到这二十坛酒呢?”


杨炎举起一个酒坛道:“那两位弟兄愿意出某较量一下,赢的人就可以赢坛酒回去。输了的可就喝不着了。有谁愿意。”


众士兵一阵哄笑,军人在酒席前比武为戏是常有的事。立即就有两个土兵站了出来要争一坛酒喝。杨炎道:“你们两人较量是较量可不要伤了和气。”


两人齐气道:“那是自然,统领放心吧。”当下两人交手。不多时,一人被打到在地,爬起来后灰头灰脸的跑回自己那一席去了。杨炎将一坛酒扔给胜者,获胜的土兵抱着酒坛回到自已的一席,同席的其他士兵一阵喝采。


这时又有一对士兵站出来要求较量争酒。顿时席间的气氛十分热闹。不多会儿,己有三对士兵都以经较量过了。


这时杨炎又起身来到圈中,举起一坛酒道:“有没有那位兄弟愿章和我较量一下子的。赢了我,就司以把这坛酒拿走了。”立刻有一个士兵站了出夹,道:“杨统领,我来。”众士兵立刻又大声喝采,大家也都想看看,这个杨统领究竟有多少本事。


结果没用三招两式,杨炎更将哪士兵打到在地。杨炎笑道:“怎么样,如果不服,起来再来。”


那士兵果然不服,立即爬起来再和杨炎动手。结果很快又被杨炎打倒在地。在众士兵的嘘声中,耶名士兵正要回到自己的席位上去,却被扬炎叫住,道:“这一场是我赢了,我应该得一坛酒。”说着抓起一坛酒来,道:“木过这坛酒我送给你了。”说着将酒坛扔给那个士兵。


那士兵接过酒坛,大喜道:“多谢统领,欢天喜地的抡抱着酒回到自己的席中去了。


杨炎又道:“还有没有愿意和我效量一下的。”


众士兵一它就是打输了也能得到一坛酒,这样便宜的事自然不愿错过,于是纷纷下场和杨炎较量。就在不断的欢呼,哄笑声中,杨谈乙连胜了八场。最后一场还是以一敌三,结果三名士兵都被杨炎打倒。当然打输了的士兵也能得到一坛酒。士兵们自然高兴也都暗暗佩服这少年的统领果然有两下了。


这一餐酒足足吃了一个上午才散席。


散席之后,张荣问道:“统领,下手咱们什么时候开始操演呢?”


杨炎笑道:“操演什么?我看大伙儿也都喝得差不多了,下午就都去好好睡一觉吧。”


笫二天止午,杨炎的士兵乃在睡觉,只到下午才出营开始操演,但不到一个时辰就草草的收了场。


第三天,杨炎的士兵一整天都没出来,全都整整睡了一天。,


第四天,上午睡觉,下午杨炎带着士兵看了部下地形环境,也设有操练就收了兵。


……后面的几天也是如此,每天都是日出三干才出来,然后草草了事。


很快杨炎的举动立刻传遍了临安城的大街小巷,就连朝中大臣多少也都有所耳闻。一下了在临安城的各赌场中。杨炎的赔率立刻跌倒最低。这样练兵,还有人看好他才怪。有几家赌场甚至把杨炎的赔率降到一百以下。而那些己经在杨炎身上下了大注的赌徒们纷纷踵足撞胸,叫苦不迭。


倒是杨沂中对杨炎的行为不闻不问,毫不干涉。杨朝光和杨朝亮也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本想告诫杨炎几句,但被杨沂中阻止了。



这天夜里,杨沂中把万显声请到书房。


杨沂中道:“如菊的病真的没有一点办法可想了吗?”


万显声长叹一声,双手一摊,道:“我看这一回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杨沂中也叹了一口气,道:“显声兄,是我对不住你。当初把他们母子接回杨家的时候我说过要好好照顾他们母子的,谁知现在,唉!”


万显声道:“你也不必过于自责了。如菊的病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这也怪不得你。这几年来他们母子俩生活得确实很好,比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强得多。如果还是和我在一起过,只怕还敖不到今天。”


杨沂中道:“炎儿知不知道。”


万显声摇了摇头,道:“如菊不让我告诉炎儿,怕影响他考试。因此我没有告诉他。”


杨沂中沉默了半响,道:“可柃这孩子,从小无父。现在连母亲也没有了。若不是我当年阻止他们又怎么会弄到今天这一步。说到底还是我的错啊!”说着,用衣袖轻轻轼了轼眼角。


万显声也眼角湿润道:“过去的都以经过去了,还提它做什么。只是这孩子越来越像朝辉当年那般聪明。他从小和如菊相依为命,如果如菊去了,还不知道会伤心到什么地步。”


杨沂中轻轻点头道:“是呀,这孩子确是聪明之极,将来必会成器,名扬天下。可惜朝辉是看不到的,如菊也看不到那一天。”


万显声道:“我听炎儿说你让他在尚武院里刻意的保留自己的能力。我到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杨沂中道:“以他的能力若是全身以付,在尚武院里只怕没有人比得上他。但他年纪尚小,如果过早锋芒毕露,一则容易自满骄傲,二则容易招人嫉妒。”


万显声道:“不错,古语道‘月盈则满,月亏则缺。’又道是:‘木秀于林,风必催之。’”


杨沂中道:“所以我才让他刻意保持中庸,影藏自己的实力不为人所知,既是给他提出便高的要求,让他学会控制自己,同时万也不想让他锋芒太露,成为众矢之的。”


万显声终于明白的点点头:“隐藏实力,但又不为人所知想要做好确实很难,但一但做好了,确实会使人的能力更进一步。比如两人交手,要故意输给对手却又不能让对手发觉,确实要比赢对手还难。看来你也是用心良苦啊!”


杨沂中点点头道:“这三年以来他一直做得很好,不过这样一来,却对自己的能力难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所以这次考试我让他全力以赴,就是想让他知道自已的能力究竟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万显声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一个人如果总是打败仗,不打胜仗。既使是故意败的,也会对自信心产生很大的影响。道:“很好,很好。看来当年当他们母子跟你回来确实是对的,如果是跟着我,恐怕就把炎儿给耽误了。”


杨沂中道:“显声兄,你太客气了。如果没有你的真传,炎儿的武功怎么会有如此之高。需要知道,我们做武将的武功可是很重要的。”


万显声道:“就算学成武功,跟着我最多也就是个江湖高手。又有什么用呢?当年我们还不是眼睁睁的看着金人入侵,占居了我大宋的半壁河山吗?还不是眼睁睁的看着岳鹏举被枉杀吗?”他越说越悲愤,不往摇头叹气。


杨沂中知道他又想起当年岳飞惨死的经过,劝道:“显声兄,现在皇上正在振兵奋战,几年之内更要北伐中原,到了那时,显声兄你们这些江湖豪杰便有用武之地了。”


万显声眼睛一亮,道:“朝庭要北伐了,你说的可是真的吗?”


杨沂中听万显声这一问,低声道:“当然是真的,这次我请你们弟兄三人到临安来,就是为了一件关于北伐的大事。要请你们一起来商议。”


万显声不解道:“这是军国大事,应该由你们这些大臣操心,我们虽然是有些威名,但都是江湖中人,又不懂行军打仗,能有什么用。”


杨沂中摇摇头道:“这件事不同一般,一定要和你们这些江湖高人商议才行。古二侠和乙三侠到了临安没有。”


万显声道:“老三以经到了临安,但老二还没有来,不过这几天也就该到了。”


杨沂中道:“我想还是等你们三人都到齐了再一起商量,我还约请了几位高人。这件事虽然关系重大,但也不急这一时。“


万显声道:“那也好,这几日我就住在东进院里,有事就来找我吧。”


杨沂中道:“我公务太多,这几天显声兄你就多辛苦辛苦,照顾如菊吧。”




注:神驼乙休这个名字来自于[蜀山剑侠传],作者很喜欢这个名字,也就用在小说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