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30日的下午,婉儿先得到了丈夫被撤销帝国元帅的消息,开始她不信,仔细问了打电话来的那个太阳堡侍卫官,她呆了半晌,简直不相信哥哥竟然无情到如此程度,直到电话里的忙音惊醒她,才吩咐备车,准备到太阳堡找轩辕磐。转身却发现丈夫站在门边,“这么晚了,要车干什么?”

婉儿不想说,这个消息对丈夫更是残酷,“没什么,气闷,出去转转。”

“如果因为我的事就不要去了,徒伤你们兄妹的感情。”龙行健见婉儿惊讶地望着他,“刚才我恰好听见了。这没什么,你不是不知道,我曾经打报告要辞去帝国元帅,所以,这不算什么。”

婉儿见丈夫面色平静,更觉不安,对站立在屋角的女佣说,“你们先下去吧。”待下人走开,“夫君,哪里还有什么兄妹之情!轩辕磐在司马雪岭的教唆下完全丧心病狂了!天晓得他还会干出什么事来!兰斯人为什么偏偏这时候搞纪念活动?你想过没有?”

“当然想过,不过是促成帝国的内乱而已。我一味退让,兰斯人恐就此息手,干脆加把火,坐实我这个卖国贼,好挑起帝国内乱。”龙行健有点疲倦,在傍晚的阴影下显得脸色很不好。

婉儿关上门,“你既然知道,那么,什么也不动是不行的!实际上已经清楚了,到了这一步,欲做一富家翁而不可得了。如果他再步步紧逼,撤掉卫队,解除武装,勒令你回乡监视居住,直到将你置于死地!你也不还手吗?”

龙行健盯着婉儿,许久没说话。

“你倒是说话呀。这几天我跟她们仨都急死了!”

“婉儿,你知道你让我干什么?造反!我来问你,我如何对的起爸爸?嗯?只要国家没乱,我都忍了,都能忍。”

“他要你的命也忍了?你能忍,我不能忍!告诉你,政治斗争比你打仗要残酷的多!我家死了多少人了?我妈妈,我二个哥哥,如果我没到爸爸哪儿,我也活不下来!龙行健,你不要抱幻想了,他们不会罢手的,即使他们罢手,兰斯,卡玛或者罗卑也会配合他们整死你,你活着对很多人都是威胁,懂吗?”婉儿大声喊,将苏洁惊了过来,随后,崔静和林小如也来了。

“那你说怎么办?”龙行键冷冷地问。

“怎么办也行,就是不能坐以待毙!哪怕杀掉轩辕磐,我也认了,爸爸的在天之灵不会怪你的,不会!”

这话只能婉儿说,听话的三个女人脸色煞白。

“这样,”龙行键似乎下定了决心,“我去跟皇帝谈谈,表明我的态度,希望就此打住,我绝不过问政务军情,我向他保证!”

“不,”苏洁打开了灯,惨白的灯光下婉儿显得异常凶狠,“没有用的,不要再天真了。轩辕磐是个饭桶加白痴,他会毁掉帝国的!夫君,你有办法,我知道你有办法,将轩辕磐废掉!废掉他!”

龙行键的声音很冷,“废掉他?且不说我能不能做到,我问你,废掉他后,你做皇帝吗?”

轩辕婉儿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还是让我当皇帝?嗯?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内战!懂吗,内战!我不能说没有人支持我,但一定有人支持轩辕王朝!先帝遗泽尚在,那样就是内战!你认为你能号令天下吗?”

婉儿低声说,“我不行,但你行!”

龙行键摇摇头,“人贵有自知之明。若是统军征战,我也许算是称职。但我不是当皇帝的料,我也不做皇帝!婉儿,帝国局势危在旦夕,我担心部队已经不稳了,即使我不出面,也会有人打着我的旗号出面------”龙行键呼吸急促起来,“近卫军有二个师出自我的嫡系,还有段鹏的部队------如果太阳堡宽大为怀,也许可以安定军心,但撤掉高帅,等于断了老帅们的念想,他们再不会出面替皇帝稳定军队。撤掉周峰更是失策,这等于告诉我的旧部,他们都会受到清洗------军情局监视诸将的消息一旦传开,马上就会动摇军心,大乱将始啊。现在轮换部队已经来不及了,一旦换防就出事------你们别那样看着我,我不愿意看着帝都流血,我们的血流的太多了!亲者痛,仇者快啊。”龙行键痛苦不堪,“我应当将这些告诉他的。”

“他不会相信你的。”婉儿现在反而镇静下来了,丈夫既然这样说,说明他对局势是有所控制的,“你说的那些部队,怎么取得联系?他们肯定会听你的命令吗?”

龙行键不吭气。

“夫君,我回家一趟吧。夫君有什么话让我转告叔父的?”崔静站前一步,大声说。

龙行键有点惊讶,“不,什么也不要说。崔总长不会参与此事的。即使你父亲有意帮我,总长也不会表态的,其实他不表态就是表态。刚才婉儿问那些部队听不听话,关键的因素是这些元帅们,高帅和崔帅沉默,本身就是一种态度。好吧,你回去一趟,让贺小枫陪你回去,什么也不必说,如果总长问起我的身体,你就说很好,就这样。”

崔静似懂非懂。

“我的卫队未必可靠,这几天你们哪儿也不要去。”龙行键脸色阴下来,站起身,“对了,让小海将他表哥约出来,随便住哪儿都行,千万不能让司马雪岭知道。”婉儿神情凝重,“当人质?”

龙行键叹气,“你将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担心太阳堡首先打起来,博儿虽年轻,但可以即位为君,你懂了吗?”

婉儿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小海和博儿就住在学校,中午还给我打过电话,既然这样,是不是让孩子们出去两天?”

龙行键摇头,“外面不知有多少人盯着,你这样做不过是唤起别人的警觉罢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我没事,家人自然没事,我若有事,婉儿你未必护得他们周全。”

崔静走了,急匆匆赶回她娘家了,不到一个钟头,崔静急匆匆回来了,龙行键正在吃饭,看崔静的脸色,知道出了事。

“不要急,慢慢说。”婉儿比林小如和苏洁沉得住气。

“我叔叔不在,现在太阳堡开御前会议,我们和扶桑打起来了------”崔静喘着气,“我去的时候,崔灿正要来找你,转达我叔叔的一句话,事到临头须放胆。”

“我们和扶桑打仗了?什么时候?”龙行键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具体情况爸爸也说不好。叔父去太阳堡就是因为这个,应当是刚发生吧。”

“你叔父真是那样说的?”龙行键瞬间下定了决心。

“是。我爸爸说------”龙行键已经没心思听崔群说些什么,对林小如说,取纸笔来。林小如跑步取来纸笔,龙行健就着餐桌给写了张条子,折好,想想又撕掉了,“小如,你去周峰家,告诉他,我要他去近卫军,是守卫帝都的近卫军,不是守卫皇宫的禁卫部队。记住了,告诉他,我会和段鹏去皇宫,他知道怎么做。如果路上有人拦了车,就说和周家商量孩子的事。婉儿,我必须阻止他们对扶桑的打击,晚了,战争将全面爆发。你守在家里,我将卫队留给你,外面的事不要管。如果部队来,你挡住,他们不敢对你无礼的。如果硬要来,随机应变,拖到我的援军到来,人是第一位的,家打烂了可以重建。我一到段鹏军营,就会派兵来。叫贺小枫来。”看林小如离开,龙行健继续下达命令。

贺小枫就在门外,“让迪康带两个人跟我走,卫队给你留下,任务是保卫我的家人,明白了?”

“元帅,多带些人吧。”

“就是全带上,打得过人家?你说的那几个不可靠的,先扣起来。”

“是!”贺小枫敬礼离去。

“等等,你亲自去帝都大学,找到小海和轩辕博。卫队交给公主指挥。”

龙行健穿衣,又脱下,“取我的军服来。”在家里他从不穿军服,这段时间外出也很少穿军服。苏洁跑步取来他的元帅服,服侍他穿好,眼前的丈夫又焕发出逼人的英气,这种出征前的神态,苏洁多次见过。

吴迪康带着两名全副武装的卫士站在门外,“司令,车备好了。”

龙行健挥挥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婉儿一脸兴奋,崔静有点哆嗦,她握住了苏洁的手,“他会没事的,对吧?苏姐?”

“当然,夫君是不败名将,你不知道?”

龙行健的车在胡同口被拦住了,龙行健稳稳摇下窗户,坐在前排的吴迪康见两个便衣站在车前,“请问百胜公要到哪里去?”

“你们是谁?为什么拦我的车?”龙行健摆摆手,他看见先下车的吴迪康已经做好的战斗准备。

“对不起,公爵先生,”两个便衣看看坐在后排的龙行健,“我们是军情局的,奉命保卫百胜公的安全,已经没有什么龙帅了,请问公爵要到哪儿?”龙行健笑笑,没说话。后面无声无息上来三名便衣,擒住了先前两名便衣,其中一人对龙行健敬礼,“龙帅别误会,我们是保安总局的,奉齐副局长的命令在此保护龙帅,吴少校,请吧,这儿交给我们了。”

吴迪康狐疑地看着眼前陌生的男子,龙行健点点头,“不要为难他们。走吧。”公爵轿车起步,消失在黑暗里。

段鹏在8点10分接到周峰打来的电话,“龙帅现在去你那里的路上,立即集合部队,执行龙帅的命令,确保龙帅的安全!我这就到近卫军!”段鹏放下电话,深吸一口气,摁铃叫进副官,“传令,全体紧急集合!”

凄厉的哨声骤然响起来。特种作战部队第二支队的数千官兵在三分钟内全副武装列队完毕,支队长董义清点人数毕,向段鹏报告,“报告司令,特种作战部队第二支队应到3523名,实到3510名,因病因事请假13人,列队完毕,请指示。”

“稍息。”段鹏站到水泥台上,“云引言,秦志军------”段鹏一连点了七个军官的名字,“出列!”

七名军官站到队前,段鹏对他的警卫班长一挥手,“把他们抓起来!”十几个士兵上前将七名军官拿下。

“为什么抓我们!”二支队参谋长云引言大叫。

“因为你们不可靠!”段鹏冷冷地说,随即他放大了声音,“弟兄们,最近发生的事情你们都看到了,皇帝身边出了奸臣!龙行健元帅竟然被污蔑成卖国贼,这是对国防军的侮辱!是对我们所有军人的侮辱!现在我奉永平公主之命,入宫清君侧!龙帅正在往这儿赶,谁不愿意执行任务,站出来!”

部队立即一片嘈杂声,董义大吃一惊,随即反应过来,喊道,“保卫龙帅,清除奸臣!”

士兵们跟着大喊起来。

“好,打开弹药库,带上所有的武器!董义,你带人迎接龙帅!”段鹏满意地看到,部队并没有发生骚乱。

十分钟后,龙行健的轿车驶进军营,部队已经装备起来,装甲车,卡车正在驶出车库,全副武装的士兵正在整队,几门野战炮也拖了出来。

“报告元帅,部队正在集结,请指示。”段鹏跑步来到刚下车的龙行健跟前,向龙行健立正敬礼。

龙行健回礼,叫道,“董义,”

“到!”

“带一个中队和这份手令,到近卫军司令部,协助周峰将军控制部队。”

“如果不让进呢?”

“你在司令部门口应当可以截住他!保护他进入军营,具体情况自行处理。”

“是。”董义跑步离开。

“段鹏,”

“到。”

“派一个中队,占领帝都广播电台。不到万不得已,不准开枪!再派1个中队去我家。走,到你的司令部。”

在段鹏的司令部,龙行健拨通了保安总局的电话,“找齐平。”

齐平就在办公室,“我在段鹏的司令部,现在我命令,一、立即掐断太阳堡对外的通讯联系。监视12军的行动。二、联系陶克定,他知道该怎么做。三、迅速找到轩辕博,他和龙小海在帝都大学,确保轩辕博的安全。”龙行健扣下电话,“命令部队出发,目标太阳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