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八十七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URL] 三 第二道防线已经十分贴近张庄了,从工事的坚固程度上比,不如第一道防线。当初设立这道防线的时候,很多人是反对的,认为是劳民伤财。认为如果第一道防线守不住,第二道防线就没有必要设,这是脱裤子放屁——费二遍事,是肖鹏坚持要这么做的。肖鹏的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第二道防线已经十分贴近张庄了,从工事的坚固程度上比,不如第一道防线。当初设立这道防线的时候,很多人是反对的,认为是劳民伤财。认为如果第一道防线守不住,第二道防线就没有必要设,这是脱裤子放屁——费二遍事,是肖鹏坚持要这么做的。肖鹏的观点是,要么不守,既然要守,就得守出个样子。当鬼子突破第一道防线,气势一定很盛,如果你不能加以阻止,他会借着这股气势,一马平川的螳下去,会形成势不可挡之势。假如在他面前出现了另外的防线,他的攻势受阻的话,气势就容易受挫。因为攻击部队行进越快,重武器就越跟不上,到那时,即使简单的工事,也会对鬼子造成威胁。到了必须坚守的时候,很大程度是为了迟滞鬼子的进攻速度,。肖鹏明白,凭鬼子的武器装备,真要进攻的话,运河支队是守不住的。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西河是鬼子后方中的后方,是重要的物资基地。真要到了必要时,鬼子即使动用飞机、坦克,也要保住他们的大后方。关于这一点,肖鹏看得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反对和鬼子进行阵地战。也许因为他的思想意识远比他的同志超前,问题看得深,到成了障碍,成了孤家寡人,这也是小天鹅在野鸭群里的必然悲剧。

许放带着部队进入阵地后,因为领略了鬼子炮火的凶猛,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在抢修工事。工事修在公路的两边,形成了交叉火力点很是合理。鬼子要想通过公路,必须压制住公路两边的火力网,否则要是强行通过,必将损失惨重。当然,如果鬼子并不是很急,他可以把重炮往前挪,眼前的工事,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鬼子重炮的轰击,这一点许放也明白。所以他在主阵地上并没有放上全部的兵力,大约放了一个中队,至于能否挡住鬼子的进攻,只能说是尽力而为了。

许放的准备工作刚刚开始,木村指挥的鬼子兵就浩浩荡荡的杀了过来,顿时,黄土铺就的公路上,扬起了满天的尘沙。前边是鬼子装甲车打头的机械化部队,后面是看不到头的鬼子步兵和皇协军。整齐的队形,铮亮的钢盔,闪着寒光的刺刀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耀眼的光芒,整个队伍给人一种威严的,不可一世的感觉。好像他们不是在打仗,是去准备参加操练,在气势上咄咄逼人。原来攻破第一道防线,木村几乎没有付出什么代价,许放的部队没等进行有效的抵抗,就牺牲了大半个中队,如果剩下的部队,不是撤退的及时,也会丧失在炮火之下。按照木村的猜想,运河支队绝对没有遇到过这样猛烈的炮火,没有见识过这样强大的攻击力,从精神到肉体几乎垮了,这时候再给他们一点威慑,他们就会阵脚大乱,说不定会弃城而逃。古往今来用精神胜利法打败敌人的,不在少数。那些可都是正规部队,何况这些游击队?所以他就排成了这个阵势。

许放在掩体里指挥战士在加固工事,并没有看见这一情景,但是站在高处的哨兵却看得一清二楚。这个哨兵抗上枪一共不到三个月,真正的战斗还没有进行过,刚才的炮战是他第一次见识过的,战争的可怖,还没有放一枪就撤退了。虽然如此,在撤退途中也吓得三魂悠悠,差一点没尿裤子,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和这么多的鬼子。慌乱之中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枪就走火了,尖利的子弹发出叫声,钻上天空,他却不知道是自己放的,连滚带爬的从高处跑向了阵地,脸色变得蜡黄,鞋带也开了,差点把自己拌了个跟头。站到许放面前,几乎连话也说不出来,哆嗦的手指指着山下。

许放放下手上的工具,立刻意思到发生了什么严重事情,否则这个战士不能像是见了鬼似的,几乎吓掉了魂。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出掩体,来到高处,鬼子的铁甲战车,整齐的队形就出现在他的眼前,一眼望不到头的阵势像是黄色长龙,而后面是遮天蔽日的滚滚黄尘。许放虽然大小战阵经历了不少,可也没有见过这种打法,这种气势,从头到脚感到冰凉。难怪那个战士吓得胆颤心惊,鬼子的兵力太强大了,凭他手中的这些兵力,这样的武器,要想挡住敌人,简直是痴人说梦。他匆匆的回到掩体,首先派出一个战士,把这里的情况告诉肖鹏,然后命令战士们进入阵地。他心里清楚,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许放刚把部队安排好,就听到一声清脆的枪响,接着激烈的枪声就响了起来。这时候的鬼子还离他们很远,许放的脑袋都大了。因为他清清楚楚的看见,离他不远处,一个战士没等接到命令,就首先开了枪,至于子弹打到哪了,恐怕他自己也不知道,就因为他的盲目射击,引发别的战士也开了枪,所有的火力点都暴露了。许放的脑袋变得比笆斗还大,恨不能一枪毙了他,他知道完了,他的战士被鬼子强大的兵力吓破了胆,因为恐惧,连执行命令都忘记了。这样远的距离射击,除了暴露心中的恐惧,任何作用都不会起。

木村骑在高头大马上,听见枪声后,举起了手中的望眼镜,镜头里出现一些士兵的慌乱镜头,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知道他的精神战术凑效了,八路已经被皇军的威慑吓破了胆,这样的部队是不堪一击的。因此尽管枪声大做,他并没有下令停止前进。因为他明白,对方的子弹根本没有进入有效射程,这样的射击,看起来热闹,其实是心虚的表现,对皇军造不成任何伤害,倒像是迎接他们的礼炮。

在许放的严厉斥责下,阵地上的枪声停止了,但是许放清楚的看见,多数的战士们都脸有惧色,拿枪的手都在颤抖,而鬼子的装甲车每前进一步,都在增加他们的恐惧。木村似乎没有让部队停止下来的意思,要把这种恐惧进行到底。他的脑袋变得越来越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打仗的。鬼子越是不放枪,战士们的脸色越是难看,惧怕越是厉害,这种无形的压力时间越长,越会伤害脆弱的心里,可是他却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打破这种恐惧。他那有些谢顶的脑门上,沁出了津津汗珠,眼前是一片迷惘。他有点怪罪肖鹏了,在这么要紧的地方,为什么不派主力部队来镇守?要知道,他的部队一多半是新兵啊!这些人刚刚扔下了锄头,哪里知道战争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更加新奇的事情出现了,正在前行的装甲车停止了前进,鬼子的步兵方队走在了前面。三把大盖平端在手里,枪刺的间距都相等,呈水平线,在阳光的照耀下,枪刺闪烁着耀眼的寒光。本来就不够宽阔的乡村山路,几乎被鬼子的步兵方队挤得满满的。

许放正在诧异鬼子的怪异举动,猜测鬼子要干什么。一个战士在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又开了一枪,子弹飞向了空中。这一枪不但没有阻止鬼子的方队前行,反而让他们的步伐加快了。许放的手枪举了起来,正要下令开火。一个战士过于恐惧,也许是心里压迫的时间过长,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紧接着又一个战士站了起来,哆哆嗦嗦的开了一枪,仿佛是自己中了枪似的,枪声过后枪却掉了下来,然后掉头就向后跑,似乎是遇见了猛虎的山羊。他这一跑可就遭了,就像是坚固的山体出现了裂缝,然后是雪山滑坡。先是几个战士跟着一块跑,然后是大队的战士一块跑,仿佛是山洪在倾泻。许放哪里见过这个情景,立刻惊呆了,战斗还没有开始,他的部队就溃不成军,生生的被鬼子吓破胆了。这也是许放没有经验,或者说还不是一个成熟的指挥官。他不了解兵败如山倒的厉害,当阵地上出现逃兵的时候,最好的制止办法就是将他击毙。在许多时候,杀一个人可以挽救更多的人,这种时候坚决不能有妇人之仁,如果换成肖鹏或者杨万才都会这么做。可惜在战争中没有如果,有的是胜利和失败。

木村的计策获得了彻底的胜利,他轻蔑的望着敞开的大陆,又下达了新的命令。步兵停下了脚步,装甲车又成了急先锋,风驰电掣般的向前冲去。黄色的浊流像是不受约束的野马,飞快的扑进了张庄,肖鹏的全盘计划一开始就出现了错位,战场的主动权不再他的手里了。

这时候的肖鹏还没有离开靠山,桌上的电话机在不时的爆响,他每次接过电话,都快速的下达着命令,脸上的气色比较平静,看来一切比预计的要好。谭洁指挥的干部撤离已经启动,应该撤离的人员全部到位,正在向松树岭行进。她这一拨是撤离的主力,也是鬼子急于抓捕的对象,是肖鹏最为担心的。看来谭洁的确工作能力不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工作做到了位,很不容易啊!肖鹏知道,这些农民干部,组织性,纪律性是很差的,要把这些随意惯了的人捏合在一起,像部队那样服从指挥,和当年的孙武训练女兵差不多困难。但是谭洁做到了,真是个奇迹。枪械场那面也传来好消息,不但人员都撤走了,设备也都掩埋完毕,鬼子即使找到山洞,也不会有任何收获。他最为担心的是彭述怀那边,因为那里的村民居住比较散,干部的素质比较低,很多人恋家,工作是不好做的。虽然彭述怀自保奋勇的前去指挥,他还是不放心,每一次电话铃响,他都希望是彭述怀的好消息,结果都是失望。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对肖鹏来讲,就是在地狱里一分一分的煎熬,此刻的时间太宝贵了,因为谁也不知道,许放的部队能挡住鬼子多久,一旦鬼子突破了防线,他手里又没有第二个杨万才,那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鬼子大踏步的前进,靠彭述怀手里的那点掩护部队,是无法阻挡鬼子的进攻,到那时,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就在肖鹏火烧火燎的时候,利好的消息来了。彭述怀打来电话,说是干部已经集结完毕,准备向松树岭进发,肖鹏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有说不出的畅快。他告诉彭述怀一定要快,因为许放的部队肯定顶不了多久。放下电话,他想了想,又给杨万才打了电话,告诉他加紧修筑工事,准备打恶仗。同时也没忘了对他说:实在顶不住的时候可以撤退。说不上为什么,他对这次的阻击战没有信心,这不是他的风格。他决定尽早赶到松树岭,那里是最后一道防线,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就在他把这一切都安排完,准备撤离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是许放的,略带哭腔。许放告诉他,张庄防线失手,部队被打垮了,他正在收拢部队,然后他简单的说了一下鬼子的战术。肖鹏顿觉眼前一片朦胧,几乎都站立不稳了,一个极为严酷的事实摆在眼前:鬼子的进攻速度会非常迅速,彭述怀的干部队伍很可能撤不出来,虽然双方的路程差不多,但是鬼子是机械化,彭述怀他们靠步量。如果他手头有部队,能阻挡一会,也许能争取一些时间,但是那不过是空想,他手下除了一个警卫班,什么力量都没有。许放的部队被打垮了,即使剩下一些人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了,这盘棋输定了。他不再犹豫,决定立刻赶往松树岭,最后一招绝不能输。他告诉许放,不管用什么方法,也要尽快赶往松树岭,然后就动身了。哎天算不如人算,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木村一个精神战术法,就把许放的部队打垮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