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四 第六十四章、新生的小獒

华文庸 收藏 14 1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size][/URL] 我的心忽地一下子就吊到了嗓子眼,又兴奋又紧张,转头就往屋里跑,等我冲到屋里的时候,已经看见一只小獒在大黑的怀里爬拉着拱吃的了。 这是一只黑色的小獒,四个爪子是黄色的,很像毛毛,多吉大叔轻轻地拿起来给我们看,是只小公獒,小家伙紧闭着眼睛,傻乎乎地把脑袋左转右转,看起来憨憨的,很好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



我的心忽地一下子就吊到了嗓子眼,又兴奋又紧张,转头就往屋里跑,等我冲到屋里的时候,已经看见一只小獒在大黑的怀里爬拉着拱吃的了。


这是一只黑色的小獒,四个爪子是黄色的,很像毛毛,多吉大叔轻轻地拿起来给我们看,是只小公獒,小家伙紧闭着眼睛,傻乎乎地把脑袋左转右转,看起来憨憨的,很好笑。


我正在欣赏这只小獒的时候,大黑又顺利地产下了两只纯黑色的小獒,先公后母,我高兴得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简直有点想手舞足蹈了,呵呵,獒的队伍终于扩大了,等到明年,大草原上的獒就可以组成一个班。


大黑喘了口气,肚子一鼓一鼓的,看来生小獒是件很痛苦而且费力的事情,她喘息了一会,向我们示意,要水喝,我急忙给她端来水,送到嘴边喂她喝。


大黑喝了几口水,又开始喘息,看来肚子里还有一只獒,而且这只小獒很难生,估计在大黑肚子里的时候,这只小獒也是遇闹腾的一个。


看见我紧张地瞪大了两只眼,额头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多吉大叔就给我讲一些关于小獒的事,放松心情,他告诉我:


从古至今,由于牧民一直过着以游牧为主的生活,所以獒也必须能承受极其恶烈的气候条件,还要具备耐饥饿疲劳,抗瘟病的生存能力,这样才能生存下来。


所以牧民们在獒类自己选择后代的基础上又进行了人为的选择。在獒类群体中选择体大健壮,凶猛忠实,善于牧牲的个体,俗话说,也就是留强不留弱,留大不留小,留小不留雌。


将獒类的雌雄比例大约控制在一比二十左右,其余的大都被抛弃了,在很古的时候就曾有“九狗出一獒”的说法,这就是最早的人工养獒,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保持了藏獒纯正的血统。


多吉大叔的语言表达是那种纯朴而且有些土气的,我在这里进行了稍微文化一点的修饰,让大家看得能够更明白一些。


对于多吉大叔的这种说法,我惊诧极了,如果不是这种自古以来对獒类的严格筛选,可能现在大草原上的獒还会多一点,但是,可能也会因为獒类多了,也就不能保证那么纯正而完整的血统,如果獒的血统混杂了,那么獒们还能保持它们祖先那种性格刚烈、力大勇猛、野性尚存、抗病力强、护领地、善攻击又能舍命救主的天性吗?


在数量与质量上,牧民们选择了“宁缺勿滥”,这种说法有点像大企业里挑选那些高职位的员工,虽然牧民们也都不是大企业家或者精明的商人,但他们在长久以来的草原生活上,却知道如何保持一个物种的天性。


不管是獒也好,狼也罢,或者是兔子、老鼠,这些都需要一个进化的过程,不断的优化,去粗存精,所有的物种才能一天比一天地更适应这个复杂的生存环境。


动物们都如此,自栩为高等智能生物的人类就更因该明白这个道理,并运用在自身的发展进化上,自我节制,自我约束,自我淘汏,自我进化……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更远些的问题,如果中国的人口计划生育政策再往前提早个十年,可能现在的中国经济和政治军事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那绝对会有一个大的提升,国强民壮才是真正的强国。


我真佩服自己可以在这个时候还能想这些不搭边的事情,我的脑子还在想着人生孩子还是獒生孩子的事情,格桑喘了一口粗气,高兴地喊起来:哎,终于又生下一只!


我豁然惊醒,急忙去看,大黑终于顺利地生下了最后一只小獒,是只母的,像第一只小獒一样,全身黑色,长着四个黄色的小爪子,肉乎乎的,憨态可掬,我实在忍不住地想抱一抱。


多吉大叔适时地制止了我,说:现在还不行,刚生下来,大黑会护崽,就这样看看吧,等过两天给你抱。


格桑兴奋地拽着我的衣袖乱蹦乱跳,一边催着他阿爸和我给四只小獒取名字,多吉大叔笑了笑,说:还是让肖兵取吧,肖兵比我们这些老牧民可有文化了。


对于多吉大叔的这句话,我感到惭愧,没错,我是读过书,当年考清华,仅以两分之差落榜,后来才去当了兵,受过特种训练,曾经加入过维合部队,文化是不少,见识也不差,但我总觉得自己在多吉大叔面前,所懂的知识竟是那样贫乏。


我红着脸,坚持让多吉大叔取名字,格桑就推了我一把,说:阿爸让你取名字呢!快取,快取,汉人取的名字一定都很好听,就当是给大黑留个纪念啦,等你以后走了,咱们念着这些名字,就能想起你来呢!


我说:好吧,让我想想,獒是一种尊贵的动物,我要给这四个小獒取四个最尊贵的名字。


我挖空心思地想了又想,忽然脑子里一亮,说:你们看,这四个名字好不好,老大叫太子,老二叫王子,老三就叫公主,老四就是格格,哈哈……


我先说了汉语,然后叫多吉大叔把这四个名字翻译成藏语给格桑听,格桑很高兴,指着大黑说:那大黑就是皇后啦!


我纠正格桑的错误,说:不是皇后,是女王,獒族的女王,大草原的王!


多吉大叔呵呵地笑着,看见我这么喜欢四只小獒,他心里也很欢喜,大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长长地出了口气,安份地躺下来,接受我们的安慰。


我知道母狗一旦生了小狗,就不会容忍别人再把手伸进它的狗窝里,既便是自己的主人那样做,母狗也会表现出一些不安和不耐烦,但獒却不会。


獒自信自尊,而且对自己的主人毫无保留的信任,虽然我并不是大黑的主人,但大黑和我在共同度过了几次生死考验之后,也建立起了一份超越主仆情谊的关系。


大黑容忍我去抚摸她的头,但却不放心自己的四个小宝贝,有些担心地用爪子护着,多吉大叔端来一盆拌好的食物,放在大黑的头边,笑着对我说:让大黑自己待会吧,她也需要休息,咱们先别打扰她了。


虽然我和格桑都还忍不住心里的喜悦之情,还想多看小獒们几眼,但还是忍住了,我高兴得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屋里屋外地来回走着。


突然,我发现那只母狼从小窝里站了起来,试探性地往屋门口走了两步,见我们没有什么反应之后,就又大着胆子向前走了一小步,伸长了脖子,观察屋里的动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