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真金 第一卷太行风云 第四章抢亲记(一)

烈血真金 收藏 35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1.html


周扬的记忆到了这里也就成了空白,他怎么也回想不起自己被蓝雾包围后的情景,还有那枚毒刺击中自己的直升机后没有爆炸,却神秘地消失了。接着,自己就到了这冰天雪地的大山。


周扬左右晃了晃脑袋,只觉得一阵阵的眩晕,心里明白这是失血过多引起的大脑缺氧,虽想躺着美美地睡它一觉,但严格的部队纪律和高度的责任感使他还是挣扎着坐了起来,他摸了摸身上,发现GPS全球定位仪还在,急忙打开定位测向装置,心想还是赶快测定现在的位置为好。按了按按钮,却毫无反应,以为是装置失灵了,可仔细检查发现指示灯还亮着,这表明GPS定位仪本身没有问题,又打开北斗接收装置,还是毫无动静,周扬开始感到有点问题了,如果说GPS遭受干扰而失灵的话,北斗导航系统的数据传输采用的军用级别的高密度,大容量的双向通道的数据,文字的交流。几乎没有泄密的可能,除非敌能破译出如天文数字般的密码群。而这在战时是不可能的,因为密码在战时是可以随时变换的,就算敌人破译了以前的密码还是等于废纸一张。想到这,周扬沮丧的把定位仪放回了口袋里,决定还是问问这些救了自己的人们。



杨月儿端着碗站在门口,慢慢平复了一下自己那颗没来由“怦怦乱跳的”心,觉得自己自长这么大面对男人第一次感到有些心慌意乱。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想到这,白皙的脸蛋“唰”的一下绯红了,心中暗啐自己自作多情,真是不要脸。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宏亮的声音:“小妹,这么冷的天,你站在门口干啥?”杨月儿仔细一瞧,是从镇上买药回来的二哥,当下话也不说,红着脸推开门慌慌张张地进去了。


杨月儿的举动弄得杨二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小妹她这是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慌慌张张的。百思不得其解,心道算了还是不想了,于是摇摇头跟着进去了。


周扬坐在那里正自焦急,忽听得门“吱”一声被推开了,进来了一位十八岁左右的大姑娘,周扬知道她就是方才喂自己粥吃的月儿姑娘。紧跟着进来的却是一位身型魁梧的壮汉,周扬瞥了一眼就知道他是自己昏迷前背着自己来到这里的那个年轻汉子,忙忍着剧烈的眩晕站起来热情地伸出双手道:“这位老乡,真是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了!”


杨二总觉得眼前这位年轻人神秘莫测,能驾着会飞的铁鸟的人又岂是一般人?因此心里总怀着敬畏有加的心情。现在见他伸出双手要和自己我握手,忙把抓来的中药放在桌子上,手贴着身上的衣服擦了擦,才伸出双手和周扬用力握了握,嘴里呐呐的说道:“没事没事,这有啥大不了的。换了别人也会这么做的。”周扬听了他的话,觉得有点河北西南方面的口音,难道这里竟是......?不可能的!周扬摇了摇头,努力把这个想法逐出脑外。


对着杨二正色的说道:“不,你救了我的命,我真的要好好地感谢你。”说完,向他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慌得杨二双手乱摇,说道:“不用了,不用了,真的不用这么客气。”心里却在想:这样的礼节自己好像在镇上的保安团身上见过,有可能他也是个官,背他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他的腰间挂着一个枪套,好像和镇上保安团的那些官儿们一样。难道他是?但总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不同于镇上那些保安团们,不一样哪些地方,又说不上来。


周扬一听他的话,就知道这是一个不善言辞,纯朴善良的山民。含笑对他说道:“噢,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周,叫周扬,你呢?”


杨二抓了抓脑瓜子,憨笑道:“我姓杨,大名二龙,小名叫愣子,大家都叫我二愣。”又指着一旁的杨家姑娘说道:“这是我小妹,大家都叫她月儿。”


杨月儿羞着一张绯红的小脸,上前轻声说道:“周大哥,你好!”


周扬回身对着杨月儿认认真真地敬了一个军礼,嘴里正而八经地说道:“也谢谢月儿妹妹这几天的照顾了,还有那小米粥了,真的很好吃!多谢了!”


杨月儿慌忙摇着手,红着小脸说道:“不用不用了。”接着又把满满一碗小米粥端了上来,关心的说道:“周大哥,你再吃一点吧,我娘说你现在身子虚,要多补补。”


周扬接过这碗粥,发现热腾腾的粥里还放了一个鸡蛋,心中感动之下说道:“谢谢了!”


当下大口吞咽了起来,只觉得是从未有过的香甜好吃。比自己以前吃过的任何美味佳肴都可口。这碗粥一下肚,周扬觉得自己精神恢复了许多,浑身的力气开始回到身上。面上也有了一丝血色。


这时杨二提着抓来的中药,吩咐杨月儿道:“小妹,你快去把这几贴药煎了给你周大哥喝。”杨月儿答应着接过中药匆匆离去。


周扬这时对着杨二试探性的问道:“杨兄弟听口音好像是河北邯郸方向的?”


“邯郸?我不知道,没去过,不过我去过县城,大家好像都叫它涉县。”杨二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


“涉县?难道这里竟是河北涉县!不可能!决不可能!我怎么会从中亚某国边境一下子就来到了河北,这即使坐喷气式战机也决不可能做到。除非是光速!可是这世界上又有那种飞行器能达到光速的。又何况是直升机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周扬隐隐地感到这事不简单,眼前不时地闪现着:土胚筑成的土屋,火头微弱的油灯,老旧灰黄的长褂,絮丝破碎的棉袄,漫天飞舞的雪花,这些画面在他脑海里回旋汇聚着,渐渐定格成了这样一幅画面:解放前的某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


“不会吧,我竟然会来到解放前的中国,这真是不可思议啊,”周扬苦笑着自言自语道。带着一丝万分之一的希望,周扬问道:“杨兄弟,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份?也就是说是公元几几年?”


“公元?不知道是啥意思?好像去年我有一次去县城时,正好看见县里衙门出告示,说是抓到一个大盗,要明正典刑,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的,我也听不太懂,不过,我好像听到民国25年7月5日执行枪决什么的。”


“民国25年?这回完了,看来还真回到解放前了,难不成我完成了一次时空穿越。从二十一世纪来到了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旧中国。这真的算是一个奇迹了。这样的“奇迹”却被我碰上了,算我倒霉。”周扬这会儿是彻底死心了,晃着头苦笑着自嘲道。


“等等!刚才杨二他说去年是民国25年,也就是说去年是公元1936年,那么今年就是三七年了,三七年!”一想到三七年,周扬的脑海了立时出现了“七七事变”这几个字,不好!现在都已经是三七年的冬天了,不是10月就是11月了,小日本都已经打到山西太原了,不知道今天几号了。”想到这,急忙问道:“杨兄弟,你知道今天是几月几日?”


“几月几日,我不清楚,不过我们村里有一个人,他在县城一家当铺当伙计,他也许知道,他才从县城里回来,我这就去问问他?”说完,转身急匆匆地走了。


才从穿越时空的晕忽状态中清醒过来,周扬的思绪立刻回到了当前严峻的局势中来。看来自己要想想应对之策了,首先,这架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武装直升机不能让别人知道,特别是小日本,要是被他们发现抢走,那就坏了,一想到飞机被小日本发现的后果,周扬都有点不寒而栗了。幸好现在还只有杨二清楚自己的事情,待会儿得告诉他让他保守秘密了。其次,必须尽快转移飞机,把它隐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才行。然后呢,得组织这里的乡亲们团结起来保卫自己的家园,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进犯。对了,待会还得问问杨二,这周围的大山里有没有什么隐蔽安全的地方可以掩藏飞机的行踪的。


周扬正在仔细思虑着各种情况下的对策时,杨二急冲冲的回来了,边走边说道:“周大兄弟,我把人给你带来了,你亲自问他吧。”


紧跟在杨二身后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青人,身材不高,大约在1米67左右,头戴着蓝黑布的瓜皮小帽,穿着一身洗得很干净的褐色短衫,圆方脸,薄嘴唇,两道细眉下是一双异常灵动的小眼,一见来人,周扬就知道这个人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八面玲珑的人,周扬既然知道自己已经穿越到了这里,自然不会再用以前的方式与别人交流。当下双手抱拳一拱道:“这位兄弟贵姓,我叫周扬,麻烦你了。”


那年青人一愣,醒悟过来后忙抱拳回了一礼道:“不麻烦,不麻烦,小的免贵姓杨,叫杨三元,既然杨二哥叫你周大兄弟,那我也不当你是外人了,我见你年龄好像比我们都大一些,就托胆叫你一声周大哥了,这里的人都叫我元子,你也可以这样叫我。”


果然不愧是上县城见过一些世面的人,一张嘴还真是会说。心里这么想着,面上仍带着笑容,说道:“元子兄弟,你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


那杨三元想了一下,说道:“我前天才从县城里回来,曾听掌柜的说过,往年雪来得没这么早,现在才十月初,就下了这么大的雪,真是少见,又说大雪封山,道路难行,生意清淡,这几天就关门歇业了,我问他啥时候开门营业,他说让我歇个十来天,月底前回来,我想算起来现在应该是十月中旬吧。”


现在是十月中旬,如果历史没有因自己穿越到来而改变的话,那么现在太原应该还没有被攻陷,从九月中旬开始,日军以板垣征四郎的第5师团及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大部为北路,沿同蒲铁路南下,以川岸文三郎第20师团及第108师团、第109师团为东路,沿正太铁路西进,采取分兵合击,相互策应,妄图一举夺取太原,占领山西,两路总兵力达14万。为遏止日军的进攻,中国第2战区调动第2、第6、第7、第14、第18、第22等6个集团军计28万人在晋北、晋东设防,抵御日军。9月23日,日第5师5000人,到达平型关,与中国守军发生激战,守军两个连队全部牺牲。24日,傅作义率预备军两个旅到达平型关,日军也增兵5000人,对平型关、团城口、讲堂村中国阵地猛攻,25日,中共八路军第115师一部在平型关附近设伏,首战告捷。粉碎了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从而大大鼓舞了全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勇气。28日,茹越口被突破,守军旅长梁鑑堂在激战中牺牲,29日,繁峙失陷,平型关后方被威胁,八路军115师遂于30日晚向五台山、代县一线转移。由同蒲铁路南下的日军于28日攻占朔县,30日突破阳方口,至此,中国军队内长城防线被冲破。忻口会战开始。


10月8日,日军攻占崞县,11日夺取原平,中日双方在攻守战中均伤亡严重。在保卫原平的激战中,第196旅旅长姜玉贞殉国。10月13日,日军第5师主力附察哈尔派遣兵团一部,采取中央突破战术,向忻口防线南怀化阵地猛攻,激战至18日,第9军军长郝梦龄、第54师师长刘家麒、独立第5旅旅长郑挺珍相继阵亡,战事呈胶着状态。沿正太铁路西进的日第20师团一部,于10月14日进至苇泽关、旧关,被中国守军击退。21日,日第109师团由横口车站向测鱼镇、南漳城前进,娘子关侧背暴露,守军于26日奉命撤至平定,日军跟踪而进,30日,平定、阳泉相继失陷。晋北中国军队侧后受到严重威胁,忻口部队奉令向菜水焉、青龙镇、天门关一线转移,配合傅作义部固守太原。11月6日,日军先头部队到达太原北郊,随后,其主力于城东、城北开始攻城。7日,日第20师到达太原郊外,与第5师会合,太原城陷于被包围状态。8日,日军由东北两面猛攻城垣,30余架飞机轮番轰炸,中国军队英勇抵抗,一度将城墙破口封锁。入夜,太原城防总司令下撤退令,各部由大南门突出城垣,向晋南转移,太原陷落。现在离太原失陷还有二十几天的时间,此外,沿着平汉铁路进犯的日第六师团,第14师团此刻大概已经攻陷了河北战略要地邯郸。正继续沿着平汉铁路线南下,朝着河南的北大门安阳进犯。不久,涉县就会被攻占。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做点什么,正自思虑间,偶尔抬头看了一眼,发觉几个人都拿眼看着自己,知道刚才自己长久地沉溱在历史的回忆之中,以致于几个都以为自己有什么为难的事。遂笑着说道:“元子兄弟,真是多谢了,你真的帮了我的大忙了。来,拿着。”说完,从身上掏出一包香烟来,递给杨三元。这包香烟还是周扬穿越前在吉国买的,正宗美国骆驼牌香烟。


杨三元又惊又喜地接过这包香烟,看着包装精美,满是洋文的香烟,杨三元在县城时也见过外国牌子的香烟,但论外观的精美程度,那些牌子的香烟比都不能比。心里暗忖道,这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能抽这烟的都是大官啊。当下忙不迭地递还道:“我怎么敢收这么大的礼,周大哥,还是留着你自己抽吧。”


周扬看着杨三元眼里的那种惊喜交加的神情,就知道他其实很想收下,于是忙把手中的烟硬往杨三元的手中一塞,说道:“叫你收下就收下,不要不好意思了,都是自家兄弟了,还推托什么啊。我以后可能还有事情要你帮忙呢!”语气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度。


杨三元不好意思再推托,遂收下这包香烟,对周扬正容地说道:“周大哥以后有啥吩咐的尽管说一声,我绝无二话,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说完,手捧着香烟左看右看,和杨二愣打了个招呼后,喜滋滋的出门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