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疆风雨]5•31---浴血奋战211高地纪实

剑客888 收藏 104 65021
导读:[size=14][/size] [size=12][/size] [原创南疆风雨]5•31----浴血奋战211纪实 (铁血专稿,严禁转载) 自我部进入前沿阵地以后,从1985年的5月20日开始,战区内一直是雨雾交加,很难见到太阳。云南的雾在北方人眼里并不能叫雾,准确的说是毛毛细雨更恰当一些,人在外面露天待,一会儿功夫浑身就会淋透了。 5月25日后,阵地上的天气转晴,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原创南疆风雨]5•31------浴血奋战211纪实

(铁血专稿,严禁转载)


自我部进入前沿阵地以后,从1985年的5月20日开始,战区内一直是雨雾交加很难见到太阳。云南的雾在北方人眼里并不能叫雾,准确的说是毛毛细雨更恰当一些,人在外面露天待一会儿功夫浑身就会淋透了。

5月25日后,阵地上的天气转晴,在工事里窝了好几天的指战员们精神也为之一振。在这段作战准备时间里,全营除每天进行必要的各种射击训练和试射后对计划射击目标诸元的准备,主要抓了阵地管理和阵地工事内的内务统一,号召全体指战员树立以阵地为家的思想,出色完成祖国和人民赋予我军保卫边疆的战斗任务。干部战士们也已适应了阵地环境和战地生活,在参战情绪上与在营区时没有大的反差,只是在头脑中多了一条敌情。

每当夜幕降临,我透过工事的微弱灯光可听到战士们的言谈笑语和读书声,当时我还曾写下这样的顺口溜以示纪念:

高山云海扎大营,松间竹下月正明,

松涛吟唱战地冷,遥闻军帐读书声!

5月31夜里21时50分,当我正要睡下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通信员王世学从被窝里爬起接了电话对我说:“营长找你!”我接过电话听到营长简捷的命令:“全营进入战斗准备!”

接到战斗命令后我也顾不上穿衣服,吩咐小王到工事外敲响悬挂在门口的炮弹壳发出战斗警报。我分别要通了各连的指挥所电话,向各连下达了战斗命令。我请老安带着他的通信员去各连转一下,有情况及时和我通报一声,以便及时处置。说罢我整装戴上阵地通话器耳机,大声呼叫各连钩通阵地联络。一会儿,各连分别报“X连好!”我呼叫营基本指挥所报告:“全营射击准备完毕!”

22时,射击命令下达,我团二营130炮群奉命对老山方向的计划目标实集火射击。先是全营打了一个齐射,前观抓主了弹群,对距离和方向偏差进行了微量修正,全营立即转为急促射。整个茨竹坝阵地上的130炮群沸腾起来,各连火炮一齐怒吼。大地在颤斗,战争之神在歌唱。我所在工事顶上不时震落下阵阵沙土,从身后门口处不断闪烁着130火炮发射时的耀眼闪光,我团阵指不断下达着射击口令,通话器中不间断传来炮手们“装填好!”和“放!”的口令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越军炮兵并未对我团炮群进行火力压制,当时中越两军在老山方向炮兵团的比例是6:1。因前苏联的国内政治和经济的诸多原因,苏联的对越军事援助也由无偿援助改为有偿援助,所有军火必须使用现汇交易。而越南在南北统一后,又发动了对柬埔寨的军事入侵,其很薄的经济家底早已折腾一空。没有了老大哥和中国的援助,其炮兵连122口径以上的炮弹都打不起。只是集中大部师、团两级和前沿配置的85加以下口径火炮对我军前观和一线步兵进行压制。

这次后来令举国瞩目的“5•31战斗”,是越军第二军区司令武力中将早已精心策划已久的一次军事进攻,也可以说是越军在中越边境的对峙中最后一次疯狂的反扑和挣扎。我军实际早已侦知了越军这次代号为“M---1”的作战计划,但对其作战方向和意图并未掌握。即使我军不换防上去越军也会发动这次作战行动,作战也会同样激烈。并不象有些人所说的越军乘我军换防立足未稳之机,将我军打了个措手不及。越军的情报工作很差,开始并不知我军在前线实施轮战训练计划。其一直与我军打了半年后,才从被俘战士口中得知他们的作战对手早已不是14军了,而是他们早年所掌握的我军驻防情况,认为是原驻青岛的67军已换防到云南。他们在其河内广播电台中对我军的作战历史和李水清军长及199师、138师大加赞赏,称我军是中国军队的王牌部队,怯战之心也由此起了三分。

说归说初战“5•31”,两军战斗的焦点是那拉口子方向的211高地和松毛岭一线诸高地。越军对我攻击点的选择还是正确的,他们占有地利之势。其作战目的不是以消灭我军大量有生力量为目标,而是出于国内政治宣传的需要,集中优势兵力妄图从我军手中夺取211这个要点,以鼓舞其国内和军内日益低落的士气。越军在地势及所投入的局部兵力上占有优势,其荫蔽于坑道内的直瞄火炮居高临下,可对我211高地的进攻与反冲击行动遂行直接火力支援,这对我军595团的防御和反击作战造成了极大的困难,但我军在炮兵火力支援上还是占有绝对的优势。但当天夜里天气阴雨多雾,严重影响了我炮兵射击观察指挥,只能依靠成果诸元和一线步兵的要求进行射击.

当晚,越军以一个加强团的兵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对我那拉口子一线诸高地发起进攻.其攻击重点是我211高地,在松毛岭诸高地实施佯攻。我军仅有一个班据守的211高地,面的1号和2号哨位阵地,在越军982团4营的强攻下失守。同时,越军982团5营也在140、142高地实施佯攻,那拉一线枪炮齐鸣。我199师595团1营指战员怀着“人在阵地在”的战斗信念,与越军在211高地上展开了生死搏杀.1号和2号哨位几度易手,但我1营最终未能恢复失去的两个哨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月1日凌晨,我595团1营在255高地集结.在副营长王朝栋指挥下第一突击队冒雨向211出击。与此同时,由我1营一连二排长王忠远所率领的第二突击队也从908高地向211高地运动。为减少伤亡,我突击队采用小群多路的进攻战术,以战斗小组为单位荫蔽接敌。当我突击队通过一片凹地直扑211高地1、2号哨位时,越军发现了我军突击队,战斗在瞬间打响。居高临下的越军疯狂向我突击队投弹扫射,并集中炮火对我冲锋路段进行火力封锁,我军也以猛烈炮火向211高地越军进行压制性打击,以掩护我突击队对1、2号哨位的进攻。越军进攻和防守211高地上1号和2号哨位阵地的主攻连,是一个很有战斗力的连队.开始越军准备用其第6连打主攻,但该连怯战,命令一下达该连就跑了很多士兵.不得己只好将原为预备队的第5连调整为主攻连.据说该连有百分之八十的兵员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兵,作战经验丰富,战斗作风强悍.从其后来的战斗表现来说,确实不是徒有虚名之辈,我1营确实碰上了一个强硬的对手.

越军在进攻前准备的炮弹就达3万枚,122以下各种口径火炮达300门(主要是82迫约200门).战斗一打响,敌我双方的炮火把211等高地打成一片火海.整个高地上只能用泥浆四溢和弹雨如蝗来形容。在泥泞的冲击道路上,我突击队的两名副班长先后中弹牺牲.在通过211山脚下的越军火网地带时,又有我十多名突击队员在弹雨中倒下.我军勇士们的鲜血与雨水混杂在被炮火刚刚犁过的泥浆里,那里离我军固守的211高地3号哨位仅有十五米远的距离。当剩余的突击队员们在3号哨位稍经挑整重新编组后,他们再次勇敢地向1、2号哨位越军发起突击。我突击队在211高地与越军据守的227高地接合部与越军搅在一起。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我突击队相继收复了1、2号哨位。

而据守在227高地上的越军,并不甘心刚到手的两个哨位就这样丢失,他们再次组织力量对我1营突击队刚刚夺回的阵地发动进攻。我突击队在越军猛烈直瞄炮火的压制下,高地上的防御工事基本被摧毁,突击队仅存下8名突击队员只能躲在石洞里。为防止被越军包围,他们放弃了1、2号哨位,一齐后撤到3号哨位进行坚守待援。在3号哨位上我突击队仅存的8名突击队员,其中已有5人身负重伤。越军炮兵不顾我军猛烈炮火的压制,拼命对我255高地通往211的道路进行火力封锁,形成了一条200米的生死线,我增援部队一时很难运动上去。而留在3号哨位上的8名突击队员们,因后路被炮火封锁已无法从3号阵地撤下来。他们在突击队副队长带领下,在211高地3号哨位阵地上苦战坚守着,打退了越军数次偷袭.几天后,因缺粮断水先后有5名突击队员因伤势恶化而壮烈牺牲。在随后的战斗中,越军在1号哨位上吊起我方阵亡军人的尸体,不断对我军进行挑衅。越军的无耻行径激发了我军指战员的极度愤怒.为收复211高地,郑师长先后组织595和597团数批突击队向211高地出击,均因地形不利而未能奏效,两军在211高地形成胶着的对峙状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据1营1连4班长(第二突击队副队长)后来回忆:"在三号哨位上他们3人(阜阳市刘海洋和定陶县的一位班长)坚持了7个昼夜,一直等到前来增援的597团突击队上来。6月11日晚,他们才利用夜色从雷场中摸回255高地。

原1、2号哨位班长鲍虎民跳崖后,独身荫藏在越军阵地下面潜伏了7天后,才从越军的眼皮下回到我军阵地,他是当时唯一最了解211高地情况的人.后来参加反击战斗的同志,都是从他那里知道了高地上那3个哨位所处位置的情况。3号哨位较好判别,处在255和211结合部上方,其下面有一块大石头,对这些情况也是到那里坚守时才搞清楚。3号哨位是两个相邻的大石缝隙,被石块和工字钢封堵成两个洞口相对的短洞,主洞可以容6人,副洞3人,主洞里还生有钟乳石。而2号哨位在他印象里是一个“人”字形山洞,开口面向小青山,当时洞口里全部是麻袋片和散落一地的手榴弹。1号哨位在山顶部,洞口向上是汉阳越军直瞄火炮的火力封锁点,我大部分战士都是在山顶牺牲的。

在5•31战斗打响前,我1连当时是预备队.在5.31战斗打响后,我们一直机动在662.6高地、无名1、2、3号高地和146高地之间。146高地是那拉口子上海拔较高的一个高地,在反射面有一个较大的山洞,1连指挥所就设在这里。而255高地也有一个天然石洞,于是在255和146高地之间便成了我预备队的出发地和屯兵地。

当时211高地1、2号哨位失守后,1连两个突击队分别从255和908(164高地为乱石山有大小20多个洞,洞洞相连)接敌,在“寸土必争”的战斗口号下扑向了211高地。

6月1日晚,在255高地屯兵洞内1营副营长王朝栋是211高地一线指挥员。在近20小时的反复争夺战中,用山摇地动和枪林弹雨来形容毫不为过。为减少伤亡,在进攻中全体共产党员、班长、共青团员带头,以战斗小组为单位荫蔽向211高地接近。因此,突击队指挥员不断在861电台中听到报告说已占领1号和2号哨位的重复呼叫,但后来这些战士大都牺牲或因负伤而撤下高地。

为保证211高地不再失守,在关键时刻在前来增援的我后续部队中有三位副营长带着自己的通讯员冲上了山顶。我可以证实说:“211高地始终有我们的战士,3号哨位始终没丢!”

6月10日,我们将坚守了8个昼夜的3号哨位交给了597团前来接防的高大泉副连长(江苏人).下去后,我们又被接到落水洞军指向军首长汇报了我营在211高地的坚守情况和地形、哨位方位等,为9月8日我师侦察连原明副连长所带的突击队突袭2、3号哨位,提供了第一手作战资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至6月11日,在十余天的激烈而残酷的战斗中,敌我双方在211高地和松毛岭一线硬碰硬地第一次交手,我军以亡122人和失去211高地上两处哨位为代价,在211高地和松毛岭一线取得毙、伤越军1000余人的重大战果,粉碎了越军精心策划准备的“M—1”作战计划,击溃了越军一个加强团规模的进攻。我军指战员没有辜负全国人民的期望,用鲜血和生命弘扬了中央军委所倡导的“五种革命精神”.我军指战员用自己大无畏的英雄壮举将它具体化为具有时代意义的“老山精神”。那就是:生为人民站岗、死为人民献身的精神;严守纪律、服从大局、同心同德、团结战斗的精神;舍己为公、舍身救人、先人后己、大公无私的精神;坚无不摧、攻无不克、压倒一切敌人、压倒一切困难的精神;气节坚定、斗志坚韧,顽强拼搏、有我无敌的精神。

我军初战告捷,但英雄的199师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另据战后统计,仅从5月31日夜22时至6月1日上午,我团130炮兵群就发射了炮弹1000余发。我军全线炮兵也创造了轮战以来歼敌消耗弹药的最高纪录,平均每4吨弹药击毙越军一人,可见我军炮火密度之高。自“5•31战斗” 之后,越军基本上丧失了对我纵深炮兵火力进行压制和反击的作战能力。而越军师团所属炮兵对我一线步兵的威胁还是较大的,其炮阵地火炮配置大多采用宽间隔和大纵深,很少有常规配置。大多采用射击位置不固定,多数是游动在预设阵地之间,以防我炮火的杀伤和覆盖。

“5•31战斗”结束后不久,军区以200师598团为骨干,分别从留守部队及警备区各部动员选拔抽调了部分战斗骨干,组建为战时编制调往老山前线,以替换战损较大的595团后撤到二线休整。当时我在C连时的老战友二排长(已升副营长,后调青岛警备区)奉命送青岛警备区的战斗骨干到前线,在军有关部门的帮助下来到了我团阵地上,看望老部队的战友们,可惜那个月我正在前沿观察所.那几天又逢连阴雨,山路滑而雾大,未能派车接他到前观见面,只是在电话中交流了一下他调走后的情况和他这次由青至滇所送兵员的具体事情,最后互道保重后就挂了电话.他未能参战,但这也是一次难忘的老山前沿之行!

根据军党委的要求,199师郑广臣师长在整训期间认真组织全师官兵,对“5•31战斗”的经验教训进行了总结.组织各级指挥员熟悉战场情况,熟悉和研究当面越军的作战特点,带领部队开展有针对性的模拟作战训练,全师官兵的战斗精神和求战欲望依然旺盛不减,表现出一支老牌劲旅应有的战斗素养和雄厚的优良传统底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5年9月8日,在199师侦察连副连长原明和副指导员贺光明带领下,由17名精兵组成的我突击队于当天上午10时从211高地3号哨位左上方一段悬崖下,荫蔽爬上了越军所占领的2号哨位,对敌发起突然攻击。我突击队整个奇袭战斗行动干净利落,仅以两人轻伤的代价全歼211高地2号和1号哨位上的7名越军。在我军恢复211高地两处哨位后,越军对我突击队实施了报复性炮击,造成原明副连长左眼受伤失明,突击队另有两名班长也受重伤,在送往救护所的途中不幸牺牲。随即,越军组织兵力对我进行了疯狂地反扑.在我军强大炮群支援下,对越军实施了毁灭性火力打击,有力支援了211高地的防御反击战斗.

在我步炮紧密协同下, 越军在211高地前以付出300多人伤亡的惨重代价,最终无可奈何地放弃了对211高地的进攻。至此,老山方向整个战线相对地沉寂下来.但遭受惨重打击的越军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对我军防线的军事行动,还不时派出小分队对我进行袭扰.但两军在211高地上的激烈争夺战,最终以我军的完胜而画上了句号。




向参加老山防御作战的199师全体指战员致敬!



注:1.本文我军数字根据当时战斗通报记录和组织部门的统计.

2.据越军.5.31作战数字,越军火力支援:567团20门82mm炮、6门76.2mm炮、19门105mm和122mm炮。

3.据越军主攻5连1985年5月31日至6月1日统计:两场战斗消耗弹药:M72:32发;B41、B40:280发;爆破筒:8个;MDH10雷:8个;手雷:65枚;手榴弹:无法统计。60迫击炮:5000发;82mm炮:5200发;DKZ:70发,炮弹:5920发;12.7mm弹:4000发;K56:9000发;重机枪:9000发。仅进攻期间就消耗500发82mm炮弹,98发76.2mm炮弹,494发105mm炮弹。



本文内容于 2008-9-21 1:50:40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