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六章:第十六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12 1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URL] [内容简介] 十几分钟后,守利贤一扔下了共计80多具尸体、带着骑在马上的70多名伤员和集合起来的700多日军官兵们又士气高昂地重新上了路!望远镜里的点点火光已经变成了前进的灯标和目的地,尽管在茫茫的崇山峻岭中他们要拐上一些弯,要翻过几道岭,但有了固定的距离和目标,也就给了他们在黑暗崎岖的山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十六



当时的柳秀荣在家乡附近参了军,满以为凡是国家政府的军队就一定会义无反顾地向北开到抗日的最前线去打日寇,但他却没想到:他所在的部队不仅没有北进,反而越走越远地开到了南方的湖南、江西一带打共产党领导的红军!


尽管柳秀荣参军的时间不长,但也懂得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作为一个连部的小文书除了默默地跟随着部队行军打仗之外,他也一直认为部队是在执行了各级长官们所反复讲述并强调的蒋委员长制定的“攘外必须先安内”的方针后会杀回抗日的战场上的。


与红军部队几次的作战时,柳秀荣也试着把自己的想法讲给自己的连长和其他军官们听,可话没说完便得到了连长的一顿训斥与臭骂:“你一个新兵蛋子喝了几滴墨水就敢给老子出主意?老子我真刀真枪与共匪打仗时,你他妈的还在你娘的怀里吃奶撒娇呢!要不是看在你念了几天书的份上老子马上让你到伙房做饭去!什么玩意!”


参军抗日愿望的渺茫以及书生气自尊的被伤害,让柳秀荣失望和沮丧到了极点!他怀疑自己因失恋而做出的举动是否有些太莽撞、冒失?这支国家军队南下时的一路上几乎失控般的军纪涣散、战斗力之差,长官们的匪气以及腐败现象等等,不由地让他产生出了极度厌恶以及离开的念头!终于有一次连长暗自吩咐几名亲信替他们的营长强抢了一位民女强行霸占了一段时间、最后被上面查办的事件在整个的部队引起轰动后,柳秀荣在极度失望和愤怒下做出了逃离部队并偷偷地进行了若干的准备。


这是他们连所在的团要在当天的夜晚偷袭进攻红军一个营驻地的两个小时前,柳秀荣带着从连部偷来的一只短枪和一支步枪以及一些文件、地图等乘夜色借口到团部送信而骗过了哨兵摸爬到了红军的阵地上前来投诚。当该红军的营长从柳秀荣的嘴里得知了国军的一个团要进攻他们的消息后,一边请示了上级一边后撤了一段距离,最后和增援上来的两个营提前设伏打了来犯之敌的一个伏击战!这一仗歼敌不少,缴获甚多,也等于是柳秀荣投奔红军的一个见面礼。


此仗结束后,属于红军第一军团的这个营的营长表扬了柳秀荣后,柳秀荣问他:“我是为了上前线打日本人才参军的,但这个部队不去上前线反而南下打内战并且欺负老百姓,我才反水投靠你们的,敢问长官,你们可是要抗日的?”


“我们当然是要抗日的!”那营长道:“作为中国的军人,外敌侵占我们的国土不去抗击他们反而杀自己的同胞,还叫中国人吗?我们想北上抗日,但蒋介石不让我们去反而调重兵围剿我们,这你不是都亲眼看到了吗?”


从那以后,柳秀荣就留在了红一军团的这个营里,担任过班长、副排长、副连长。长征时任副营长,到达陕北时任团副参谋长。


柳秀荣参加红军五、六年来,一直不忘他爷爷的一句话:“作为一名男人,进可以顶天立地、成就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退可以隐身自保,碌碌一生。但怎样都是一辈子,切不要不慎卷入朋党之争,那将会让你一生一世都不得安宁!”所以他一直没有要求、甚至也婉拒过各级组织要求他参加共产党的组织也是这个缘故。尽管柳秀荣在日后的各级战斗组织里无论是帮指挥员出谋划策还是亲自带兵打仗都不同凡响,但在不断的迁升过程中始终没能担任任何一级的正职指挥官。当时柳秀荣不会———恐怕是以后也永远不会知道,这是红一军团当时一位很重要的大人物说过了这样的一句话:“柳秀荣可堪重用,但不可予以军权!”


“七、七事变”后的第二年,八路军115师罗荣桓带一部分八路军挺进山东的微山湖一带后,同时延安也派了大量的红军干部深入山东的南部和东部。在红军改编成八路军和新四军之前任红一军团某团副参谋长的柳秀荣与中央干部团的一名老红军刘勇一起来到了鲁南,同比他们先到一步的刘兴一起组建了归山东八路军军区管辖的八路军山东游击第二支队并任参谋长,至此,参加红军近七年的柳秀荣第一次担任了一个正职的职务,但仍是在一个团建制的抗日武装里属于第三号人物。


刚才两次袭击守利贤一部队的行动皆是刘勇采用了柳秀荣的具体打法来实现的。第一次他们以劣势的装备和极其匮乏的弹药袭击了该大队的一个中队,第四大队加上支队部的所属全部总计800多人每人只放了两枪然后转移了阵地。但这个转移在柳秀荣的布置下并没有撤回去,而是沿山沟的两侧部队同时向山背面撤出了几百米然后又跑向守利大队的前方。当他们在朦胧的夜色中运动到了山顶做好第二次的伏击准备时,恰好在山脚下休息并等待后面两个中队会齐的守利大队刚刚点起火把继续向前行动。


第二次伏击柳秀荣建议全部的官兵每人用步枪仍打两发子弹,但1500多发的子弹仍然又让山下的日军部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们在山顶上一见这支要完成战术包围的日军部队不顾一切地向山上冲来,逐让部队重施故技,又向山背面退下百米。柳秀荣命令士兵们扶着伤员并把阵亡士兵的遗体抬走藏好,然后又让大部队向前面跑出了两公里觅地设伏。


不轻易地进攻,不暴露真正实力地射击和骚扰,到底让一贯谨慎从事的日军指挥官守利贤一上了当———首先他通过观察山顶每相隔两米的伏击位置各有两颗空弹壳从而相信了这伙装备差、枪弹不足的土八路没有了弹药。第二是通过战斗时的过程看出了该土八路在付出了一定伤亡后面临着日军的冲锋不敢做任何的抵抗便抬着同伴的尸体和伤员而逃之夭夭!由此足可见这是一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乌合之众!


守利贤一确认了上述两点之后,逐向身边的几个日军官下了命令:“让部队继续到山下沿沟底快速前进,力争一个小时内到达指定地点。让这次负伤的士兵们乘马前进。把这次阵亡的帝国勇士的遗体放好,我们回程的时候再带走。刚才在山顶两边搜索的两个小队继续在山顶上向两面加宽一点纵深搜索前进。马上行动!”


当日军官兵们向山下运动时,守利贤一举起了望远镜在完全黑透了的视野中四下乱看时,忽然发现他们要继续前进的方向———距离他们约五、六公里之处似乎有一长溜星星点点的火光!他再次地凝神观望,不由地大喜过望———那肯定是他们将要与之回合的沂水的皇军部队!


“勇士们!”守利贤一站在山顶上大喊一声:“沂水的皇军已经到了指定位置,他们现在点起了篝火在给我们指示方向,用不了一个小时,我们就可以和他们会合了!”


十几分钟后,守利贤一扔下了共计80多具尸体、带着骑在马上的70多名伤员和集合起来的700多日军官兵们又士气高昂地重新上了路!望远镜里的点点火光已经变成了前进的灯标和目的地,尽管在茫茫的崇山峻岭中他们要拐上一些弯,要翻过几道岭,但有了固定的距离和目标,也就给了他们在黑暗崎岖的山路奔波并刚刚遭受了支那土八路袭击、骚扰之苦的帝国勇士们一个盼头!尽管他们还不知道在这个让他们充满喜悦的盼头到来之前他们还会再遭受一次罪、一次让守利贤一、这个佐野联队里颇有发展前途的年轻俊彦再也不会感到“受罪”滋味的受罪!


大约又跟头把式地运动了两公里,道路的前方似乎有一座黑乎乎地山峰阻路的当口,前面的尖兵小队行进处忽然又响起了“轰隆隆”的地雷爆炸声!


地雷声甫起,守利贤一身边以及前后的大队官兵“呼啦啦”地各向两边草丛以及各种隐蔽物下卧倒并迅速出枪拼命地向山的两边打枪还击!但四处隐蔽的日军官兵们在很短的时间内进行着还击战斗的同时,又碰响了一些埋设在路边上的地雷!


约几十声爆炸过后,伏在各处的日军士兵们居然没有听到两边山头打来的任何枪响!又过了一两分钟后,守利贤一听听左右没再有爆炸声音,便爬起了身子大声命令部队停止射击并喊着几个日军官的名字。


当山地浩和伊藤等军官们在黑暗中跑到他的身边时,守利贤一铁青着脸咬牙切齿地说道:“统计一下被炸伤和炸死的帝国军人们,命令尖兵小队迅速前出与前面的皇军会合。支那土八路偷袭我们的帐先记着,等清剿完支那小股部队后回程的时候我们再沿途屠村!不论是百姓还是抗日份子,统统按抵抗分子格杀!”


待守利贤一说过了狠话的几分钟后,日军又扔下了28具尸体、包扎了一些断腿缺胳膊的伤兵蹒跚地整理好了队形。尖兵小队的一名军曹跑过来向守利贤一报告道:“前面的这座山峰迎面而立,尖兵们探知有一条小路可以翻过去,但必须牵着军马才能攀上一处陡坡。”


守利贤一沉思了片刻问向伊藤道:“伊藤君,你说支那的土八路现在能在那里呢?他们会不会还能出现?”


“这个------”伊藤象似嗓子眼被噎了一下地支吾道:“按常规,他们应该不会抬着尸体再跑到我们的前面打伏击,可刚才他们就偏偏跑到了我们的前面埋了这些地雷!再按常规,我们触响了地雷、队形正混乱的瞬间他们应该借机开火,但他们却没有抓住这样的机会再次地给我们增加伤亡。因此说,和支那军队打仗有许多事是无法按常规来揣度并下结论的!我觉得------”


伊藤支吾了半天也没“觉得”出来什么更有参考价值的东西,守利贤一不高兴了:“巴格!堂堂的帝国军官,对战事缺少准确地判断能力和果断、大胆的决策,怎么能统帅帝国勇士战胜支那人?山地君,你说说看?”


山地浩“跨”地一个立正道:“我觉得他们已经走远了,而且是在他们已经布置好了地雷后,除了留下少数人监视我们外,大多数的土八路已经转移了!原因是他们已经没有了子弹!我们在上一回的遭受冷枪、通过他们伏击阵地时的现场遗留弹壳可以证明,在刚才触响了地雷他们不打枪也证实了这一点。没有了子弹,他们还跟在我们后面干什么?刚才副大队长阁下在山上看到了前面我大日本皇军右翼部队的驻兵篝火难道他们看不到?在两只近在咫尺的皇军大队人马即将会合的夹缝里,这支不敢和我们正面交锋,装备落后、弹药严重匮缺又只会在大黑天偷偷摸摸放冷枪骚扰我们的支那土八路,借给他们个豹子胆,他们也只会逃之夭夭了!”


“幺西!”守利贤一赞许地道:“山地君说得一点也不错。”他背起手面向前面黑蒙蒙的挡着他们前进道路的小山峰以一副居高临下的口吻道:“我们不可低估在我们一路上曾骚扰过我们三次的支那土八路,他们从傍晚到现在仅仅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跟随骚扰了七、八公里,其韧性和旺盛的战志、以弱对强的胆量和以冷枪骚扰不与我们正面交锋的谋略都是非常有智慧、有战术思想的人才能想得出来的!这让我很佩服!


但是现在,我们在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马上就要与右翼的皇军会合了!土八路并不傻,这是其一。其二、他们仅有的几十颗地雷也全部用完,他们还穷追不舍地缀着我们干什么呢?难道还会借着黑夜在大山里装神弄鬼把我们吓跑吗?”


守利贤一在几名日军官们的哈哈大笑声中结束了他自认为是很幽默的比喻之后又正色道:“现在我命令:一、命令尖兵迅速从小路爬上山峰的两边警戒,掩护大队人马前进。二、爬上山顶后用灯光语联系前面的皇军部队,让对方派人引路接应。三、伊藤君带你的中队断后并背扶伤病们过山。四、命令全体官兵们扎起火把牵紧军马迅速爬山!”


正当守利的大队日军点亮火把拥到小山峰前开始排成单兵队列欲一个挨着一个从一个仅一米宽的路上向上爬行的时候,守利贤一骑在马背上借着旁边忽明忽暗的火把光线向山峰仰望,发现陡峭的山坡上巨石突兀耸立,奇形怪状并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不自觉地,守利的内心倏地闪起一种不祥地念头!他挥挥手刚要说什么,突然又听到“轰隆隆!”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然后是这座巨大的山峰似乎正面向他迎面扑来!他定定神看清了是千百块小如拳头、大如面盆般的石块带着划破空气的尖啸向他以及他身后的部队砸来!正在他被震得嗡嗡做响的耳朵眼里听见骤然大作的步枪、轻机枪、甚至居然还有重机枪射击的爆响声的瞬间,眼角处猛然瞥见一块西瓜大的石头从黑暗的半空中带着呼呼的音响斜着飞向他的脑袋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