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百灵社区 lkdfg提供

原属我国固有领土的外蒙古是如何从祖国的怀抱中分离出去,要从清初讲起。清朝初期,是我国领土比较完整的时期,清初的中央政府把全蒙古分为三大部分:分别为漠南、漠北、漠西蒙古,其中漠南蒙古习惯上称为内蒙古,漠西和漠北蒙古则为外蒙古,外蒙古有较大的自主权。

为防止外蒙的割据,清庭在库伦(今乌兰巴托)设置大臣,定期举行军事演习,保障疆域的稳定。清初,沙俄就不断侵扰蒙古地区,康熙年间,居于天山以北的蒙古一部勾结沙俄叛乱,在康熙的亲征下,1697年平叛。但沙俄仍在边境制造事端。1727年中俄签定的《恰克图界约》肯定了蒙古属于中国,但沙俄的势力也越过了西伯利亚,伸展到贝加尔湖一带,为后来的外蒙独立留下了隐患。清朝开始只想“分而治之”,并未想到今后会分裂出一个蒙古国。

沙俄在强占中国东北、西北领土的同时,处心积虑地谋求霸占我蒙古地区,以实现其“黄俄罗斯”迷梦,其先后制定了“米勒尔计划”、“穆拉维耶夫计划”、“巴达马耶夫计划”,狂妄地提出要占领从西伯利亚到长城脚下的大片中国领土,为达到这一目的,采用了一系列的卑劣手法,但1870年以前的中俄条约中,尽管严重损害中国主权,也没改变蒙古属于中国这一铁的事实。但沙俄仍野心不死!

1911年,中国爆发了辛亥革命,随着政权更替和中央政府的解体与混乱,蒙古便效仿当时各省纷纷宣布独立的时机随即宣布“独立”。沙俄认为分裂蒙古的时机已到,开始培植亲俄势力,并大批发放武器,准备制造事实上的外蒙独立。年底,在沙俄总领事的授意和指挥下,驱逐中国官员,宣布脱离中国版图独立,一年后,沙俄政府与蒙古伪政府签定了《俄蒙协定》《商务专约》,这两个条约确立了沙俄实际统治了蒙古。消息传出,举国大哗,从政府到民间群情激愤,内蒙也发表了严正申明,不承认库伦伪政府违法缔结的一切条约。

1913年,袁世凯卖国最高峰时期,沙俄利用袁政府的内外交困,与袁订立《中俄声明文件》,确认中国是蒙古的“宗主国”,改“独立”为“自治”。但中国政府不能驻军、移民外蒙,而沙俄可以,蒙古事务需两国协定解决。该条约使中国徒有宗主虚名,而仍由沙俄控制外蒙。1915年再订《中俄蒙协约》,确认1913年的文件,沙俄对此十分满意。

1917年,俄国革命,“自治”的外蒙失去靠山,外蒙部分亲中国的王公和政要发起回归祖国运动,外蒙顺利的重回祖国的怀抱。1918年中国政府以防止苏维埃主义扩散和西伯利亚局势动荡为由,正式驻军库伦。1919年,中国驻军与外蒙上层达成《改善蒙古未来地位的64条》文件,要求取消自治,然未获外蒙“议会”通过,11月中国政府强行通过政令,取消自治和废除1915年前的条约,并在库伦设置行政公署。然而俄国革命的胜利影响到外蒙,外蒙的民族分离先驱苏黑巴托尔和乔巴山积极寻求苏共帮助,谋求建立独立的蒙古国。苏共在中国问题上出尔反尔,转而支持外蒙的分离运动。

1921年3月,苏和乔领导成立了傀儡的蒙古人民军和蒙古临时政府,6月苏联派驻红军,7月人民军与苏联红军入侵库伦城,苏黑巴托尔与乔巴山主持成立了君主立宪的“蒙古人民革命政府”,由王族势力的博克多格根任国君。为维持分裂政府,苏、乔要求苏联势力庇护,同意苏联驻军并协助围剿白俄匪军与敌对力量。1922年苏蒙签定一份协约,苏联率先承认外蒙“独立”。1923年,苏黑巴托尔去世,1924年6月,乔巴山推出“蒙古人民共和国”,最高权利属于大呼拉尔,不设总统,平时由政府处理国务。11月第一届大呼拉尔会议在库伦召开,确立亲苏联为不可更改的国策,允许苏联驻军,制定仿苏“宪法”,以1911年作独立纪元,改库伦为乌兰巴托(红色勇士城)。北洋政府及民间人士感到不能容忍,希望出兵或借助英、美、日出面干涉,以曹琨和吴佩孚为首的北洋政府对事件十分恼火,但鉴于国力不张,形势不利,只发表了措辞严厉但无实效的政府声明,对外蒙独立不予承认。

外蒙地区在苏联的扶持下非法独立,严重侵犯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遭到中国朝野的一致抗议,鉴于此,苏联一方面派重兵保护“独立”,并与外蒙签定互助协定,大规模驻军外蒙,另一方面,1924年签定的《中苏协定》承认外蒙是中国的一部分。1927年,蒋介石主持中央政府时,苏联要求中国承认外蒙的独立,蒋介石回电拒绝,并责令外蒙执政者放弃“独立”,回归中国。

1928年,外蒙古发生大规模反对独立并要求回归祖国的统一进步运动,苏联以“平叛”为由进军外蒙进行血腥镇压,整个蒙古血流成河,蒙古统一人士要求民国政府出兵外蒙,中苏军队在外蒙东部边界发生小规模战斗。苏军不愿扩大事端,宣布撤出外蒙,中国军队也没再进入外蒙。此后,蒋政府忙于在南方“剿匪”,之后的中日战争,使南京政府无力于外蒙事务。亲苏的乔巴山趁机又得到发展,加上日本也制造满蒙独立事端,外蒙甚至与伪满洲国签订“边界”协定,从事分裂国家的勾当。至此,外蒙古在抗战期间成为事实上的独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