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共(毛主义)新政烧出"三把火"

bwk 收藏 3 354
导读:  这是一次时尚聚会吗?500多人,衣着光鲜、新潮时尚,小伙子帅气精神,姑娘们青春活泼。可是为什么他们一撞上记者的镜头就遮遮挡挡?   实际上,这是9月15日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一次抗议示威活动,参加的都是加德满都夜店的从业者———舞女、歌女、服务员以及歌舞厅、餐馆和酒吧的老板,他们用走上街头的方式反对政府颁布的夜店晚11点前必须歇业的政令。   尼泊尔社会内部保守,但对外十分开放,首都加德满都娱乐业的普及程度和开放尺度在南亚更是难有城市可以与之比肩。刚进城的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显然早就对此

这是一次时尚聚会吗?500多人,衣着光鲜、新潮时尚,小伙子帅气精神,姑娘们青春活泼。可是为什么他们一撞上记者的镜头就遮遮挡挡?


实际上,这是9月15日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一次抗议示威活动,参加的都是加德满都夜店的从业者———舞女、歌女、服务员以及歌舞厅、餐馆和酒吧的老板,他们用走上街头的方式反对政府颁布的夜店晚11点前必须歇业的政令。


尼泊尔社会内部保守,但对外十分开放,首都加德满都娱乐业的普及程度和开放尺度在南亚更是难有城市可以与之比肩。刚进城的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显然早就对此有了“看法”,它领导的新政府一成立就宣称:夜店藏污纳垢,为了恢复全国的治安和秩序,政府将在每晚11点强行关闭所有夜店。


[维护治安整顿夜店]


“客人少了很多,以前我一个月能赚1.5万卢比(约合人民币1500元),现在估计只有1万了,”舞女索娜也参加了15日的示威,她来自加德满都附近拉梅恰布县乡下。


索娜说,以前夜店一般凌晨1点关门,最热闹的时段是晚上9点到夜里12点,现在按政府禁令每晚11点就得关门,而且其间警察随时进来检查,很多人就不爱来了。


“你觉得政府发布禁令的原因是什么?”面对这个问题,索纳笑着说:“因为普拉昌达。”


实际上,加德满都的夜店主要是歌舞厅,有色情淫秽内容的只占极少数,而在国际游客聚集的区域几乎没有。即便如此,尼共(毛主义)领导的政府仍认为这些夜店有犯罪活动,遂发布禁令进行限制。


除了打击犯罪外,整顿夜店的行动也与尼共(毛主义)一贯的正统保守理念有关。记者认识一个法国朋友,他结识了一名尼共(毛主义)青年女干部。一天晚上,他习惯性地发短信说了句“吻安”,对方的回信让他有些无所适从:“在我们尼泊尔,亲吻是耍流氓,很不好。”


尼泊尔民众一向比较传统,大部分市民都对禁令表示理解。但是也有不少人担心整顿行动会导致许多人失业。而尼泊尔经济长期不景气,就业是个大问题。


[解放农奴酝酿“土改”]


除了整顿治安外,尼共(毛主义)上台以来实施的废除农奴制、消弭种姓不公等一系列政策也足以对尼泊尔社会产生深远影响。


9月6日,尼共(毛主义)完成组阁仅一周时间,尼泊尔新政府便宣布解放“哈里亚”农奴。9月15日,政府又成立了有土地改革和管理部官员参加的“哈里亚”农奴工作小组。一些国际媒体因此报道说:尼泊尔从此再也没有奴隶了。


哈里亚从地主手里租地耕种,并被强制通过帮地主种地、提供劳动力偿还地租。他们在没有得到所附属的地主同意的情况下,不得离开耕种的土地另谋生计或选择其他地主。


尽管农奴们获得了人身的解放,但人们却担心他们是否能获得经济上的独立与解放。他们必须获得土地等生产资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解放,而这就需要“土地改革”。


尼共(毛主义)确实有自己的“土地改革”计划,但现阶段,这个土地改革和一般理解的“打土豪分田地”并不一样。尼共(毛主义)强调的土地改革,当前主要指农业生产商品化以及更大比例地进行经济作物种植,对于如何让农奴们得到土地还未制订出明确的政策。


尼共(毛主义)领导人、土地改革和管理部部长亚达夫14日率领南部希里巴县的无地农民瓜分土地和房屋,随后便与警察发生冲突,也招来其他政党的批评。尼共(毛主义)既要遵守归还战争期间占有财物、尊重私有财产的承诺,又要让解放了的农奴以及其他无地农民获得土地,这个矛盾不易解决。


[努力消弭种姓裂痕]


尼共(毛主义)的宣传片经常会有该党不同种姓成员在武装斗争期间结婚的场景,显示了该党的民族、宗教和社会政策。


该党完成组阁不到一周时间就解放的农奴,便主要来自低种姓的“不可接触者”、贱民,又称“达利特人”。这些人在印度教社会里不能碰高种姓者的食物,甚至影子也不能落在别人身上。他们通常不与其他种姓的人杂居。因此尼共(毛主义)15日成立的“哈里亚”农奴工作组的首要日程就是,解决农奴们的重新安置问题。


大约自14世纪开始,尼泊尔统治阶层全面转向印度教,尼泊尔也成为一个典型的印度教社会。“生而不平等”的种姓问题则是印度教社会的顽疾,尼泊尔也不例外。许多在尼泊尔的中资公司向记者反映,一些低种姓的员工常无缘无故离职,后来才发现是高种姓员工排挤的缘故,他们不愿意和低种姓人共事。


尼共(毛主义)要解决与种姓制度相关的问题将面临传统的社会经济惯性的抵制。


比较典型的比如贱民“巴迪”,她们是36个尼泊尔贱民亚种姓的一个。传统上,几百年来,这些“不可接触”的贱民女性生下来就只能有一个职业:妓女。她们中许多人并不结婚,其女甚至在10岁左右就承继母业。她们中许多人因此无法获得公民身份,由于说不清该用哪个父姓,许多“巴迪”及其后代的家族名都写成“Nepali”(尼泊尔人)。


早在革命战争时期,尼共(毛主义)就曾在其控制区强制取缔“巴迪”及色情行业。但是且不说其收入在经济发展不佳的尼泊尔仍是个诱惑,“巴迪”们直接体现在姓名上的种姓使她们也很难找到别的工作。


尼共(毛主义)主张政治革命,必须解放被压迫、被歧视群体,主张经济革命,也有赖于发挥各阶层的活力,解放生产力首先要解放人。但这在社会历史背景复杂的尼泊尔都非易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