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男女混浴到百年禁浴(欧洲沐浴史)

沐浴传奇


从全民浴乐到百年禁浴


中世纪初中期的沐浴,是一场全民参与的游乐。然而,蔓延欧洲的黑死病却让这一古老的习俗在欧洲绝迹。数百年间,沐浴走过了从全民浴乐到谈浴色变,最终回归历史舞台的传奇之路。


1310年的蓝天下,风尘仆仆的雅克布·冯·德尔瓦骑士驰入好友在德国山林中的城堡,骑士把铠甲和盾牌暂时挂在钉子上,匆匆走向庭院的大树下。树下早备有热气腾腾的浴桶,女仆和城堡的女主人微笑等待。可爱的女仆把花冠递向雅克布,口中念着祝福的祷告。在木桶尽头的杂役正用吹风机吹火,以便让用来添加的热水不要冷却。骑士惬意地躺在浴盆里,身上撒满了玫瑰花瓣。女主人脱下外袍,打算进入浴盆,以亲自照顾骑士伤口的热情来表示自己衷心的欢迎。这是一个视沐浴为迎宾重要礼节的时代。


1610年5月的清晨,当法国国王亨利四世的密使发现即将接受召见的大臣苏利竟然在自己寓所中沐浴时,召见的事情变得复杂了。卢浮宫的密使当场色变,再三叮嘱苏利暂勿成行,千万别去户外,然后马上赶回宫廷禀报这等严重事态。苏利的亲信和医生立刻赶来献计献策,阻止主人的外出,医生更开出了一套详尽的补救计划,弥补沐浴对人体带来的不利伤害。


此时国王的命令也到了:立刻停止沐浴,今天不必赶来见我,明日等候召见,必须穿戴上睡袍、厚鞋以减轻今日沐浴带来的不适。我十分担心你的健康。国王的召见被沐浴中断,周围却无一人感到惊讶。这是一个视沐浴为健康大敌的时期。


从平民到贵族的浴乐


中世纪初中期的沐浴,是一场全民参与的游乐。对于下层平民,沐浴的乐趣莫过于在河流里的游泳比赛和礼拜时的沐浴。无论是查理曼大帝500名士兵的游泳大赛,还是乡间教堂的日常洗礼聚会,都是平民家中津津乐道的话题。此时沐浴早已融入寻常人家生活之中。


那时受洗无论男女都是坦然裸身进行的,所以年轻的神父常有面对不着寸缕的美丽女教徒,尴尬而跑的诙谐记载。


对于中世纪特有的骑士阶层而言,沐浴则是相伴一生的大事,授予骑士称号的神圣仪式首先就包括沐浴,这意味着在成为骑士前必须清除污垢,使自己灵魂无暇。甚至在骑士追求贵妇的传奇中,决心为荣誉决战的英勇骑士首先想到拿澡盆子发誓 :剑刃未饮仇人之血,有何颜面沐浴洁身。


按礼俗,骑士们归来,洗去征尘,休息为要,饮食次之,沐浴和休息甚至比飨宴更重要,因此所谓骑士的征程就是从一个城堡洗到另一个城堡。作为骑士家庭的女主人,在款待客人时,沐浴的热水、花瓣香料、侍浴的侍女则是需要比精美的食物更优先考虑。不少地区还有着城堡的女主人要亲自陪同客人沐浴以显示热情的风俗。


对于大贵族阶层,沐浴活动就不仅仅是高雅礼仪的象征,更是财富权势的象征。在14世纪《女子礼仪》一书中谈及贵妇人的沐浴,“如果不经常洗澡,就会有很多人看不起她!”沐浴也因此充当了宴请嘉宾中的重要角色。1467年勃艮第公爵在款待萨瓦王后夏洛特及女伴时,不仅让她们享受了四次美好而奢华的沐浴,还特意多上了五道肉食让她们沐浴时享用。


随着东征骑士带回来的大量东方香料,骑士贵族间的沐浴更是发展到了清洗不同身体部位的沐浴液数十种,连清洗指甲的沐浴液都有专方调配。


公共浴室里寻欢作乐


13世纪法国巴黎已经遍地是公共浴室,甚至还出台了行业要求:洗浴设施通常包括公共浴池、干蒸汽浴室、湿蒸汽浴室,还有单坐或双坐的木桶,人们可以坐在木桶中尽情享受美食、美酒。


不仅是巴黎,当时欧洲各国城镇都是公共浴室林立,浴室的经营早已经成为繁荣的行当。公共浴室的休闲也早已融入了居民的日常生活。沐浴是如此大众化的活动,以至于主人可以很平常地把一次沐浴作为对仆人、工匠、短工们的赏赐。人们还可以根据价格的不同,选择沐浴时的浴缸、美酒、佳肴甚至床。


随着第一次十字军东征,骑士们把土耳其蒸汽浴带回了欧洲,随即这一沐浴方式风行开来。百年内土耳其浴室在意大利境内达到了600余家。伴随着蒸汽浴的流行,很多中世纪的医生不但自己开起澡堂子,更干脆把理发、放血治疗等也一并在浴室中完成。


值得让人回味的是,那数百年间无论是德国乡下的简陋浴室,还是神圣教堂的浴室都是男女混浴制。尽管人们视其为自然行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男女混浴的“游乐”效果却在城市的公共浴室中越演越烈,以至到15世纪公共浴室已经具有情欲色彩。很多贵族的浪漫猎艳之旅就是各个城市的泡澡沐浴之旅。


宫廷礼仪的推广,人们的体面意识和廉耻观也渐渐发生了转变,男女分浴的原则也在缓慢确立。15世纪,城镇政府已经无法再接受公共浴室中男女混浴的事情。浴室寻欢带来的越来越多城市暴力事件,政府也难以容忍。各种禁令纷至沓来,公共浴室因此而式微。但真正让沐浴渐渐绝迹于欧洲两百年的并非是分浴制度,而是中世纪那场著名的瘟疫——黑死病。


禁浴两百年


1347年,一艘来自东方的船停靠在意大利热那亚的港口边,这个船上的水手们受着一种痛到骨髓的疾病折磨。为了攻占这座城市,蒙古人用病死的尸体当炮弹打入城中。这群商人虽然得以逃离,却把这场鼠疫带到了热那亚,带到了欧洲!短短三个月,这场来自大草原的鼠疫夺走了欧洲1/3人的生命。肆虐三年之后,鼠疫却没有就此从欧洲大陆根除,几乎每隔十年、二十年就会重新扫荡一次。在这场黑死病的瘟疫中,死去的人不计其数。也因此造就了16到17世纪人们卫生观念的转变,欧洲为之禁浴两百年。


在面对肆虐的瘟疫面前,医生认定水的压力,尤其是热气让皮肤毛孔张开,因此病气得以侵入人体。于是每到鼠疫流行之际,医生就开始抨击公共浴室:“身患传染病的人在一起会聚集有害物质”“我请求你们不要去那些蒸汽浴室和澡堂,你们会送命的!”因此每当传染病传播之际,官方就开始有计划关闭浴室。长期下来,越来越多的城市实行关闭浴室的禁令。


政府的关闭令以及医学界的认定,让当时的人们逐渐接受了这一观点:水会渗入皮肤,热气和水会使皮肤产生裂纹,导致鼠疫病毒乘虚而入。这一观点的演绎,就是沐浴会打破人体本身的平衡,水会侵入人体进行破坏。因此到了十六七世纪,沐浴的危险几乎在人们头脑中已经定格。沐浴不仅会导致鼠疫、梅毒等传染病侵入体内,更因为它让皮肤张开,人体的体液和精气就随着毛孔流失,所以沐浴会有损健康,会让人反应迟钝,体力大量消耗,身体虚弱!一旦沐浴需要不断小憩,浴后需要马上穿衣、卧床休息。


在这些深入人心的观点之下,就不难理解男子沐浴后的水会让女子怀孕等等荒谬的观点,所以除非不得已的医疗手段,人们尽可能避开水的洗礼,哪怕是贵族,与水最大接触也不过每日以水洗手。法王路易十三7岁之前双腿从未洗过。太阳王路易十四重病,在出血八次后,不得已御医采用沐浴润湿一下国王的身体,随即马上停止这种“副作用”太多的治疗。即使如此他的同行还讽刺说:御医用富尔热的洗衣水摧残可怜的病人!


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一个时代人们的卫生观点并没有倒退,相反更加注重个人清洁。不同的却是人们以出汗后频繁更换衬衣,在头发上扑上香粉、脸上点假痣来象征干净。所以曾经沐浴过人类身体千载的清澈流水,就此被引入庭院、化成流动的景观韵律。如这些在庭院被压抑后喷薄而出的瀑布和喷泉一样,隔绝于人类社会百年之久的洗浴也在不久后终于喷涌再现。


沐浴归来


就像冥冥中未知的轮回一般,16世纪的人们因为疾病而远离了沐浴。黑死病和传染病多年肆虐的结果,在欧洲催生了海关检疫制度及城市卫生防疫机构。随着这些机构的发展,城市污水处理系统得以建立。19世纪,医学界的话题开始被“卫生”这个词牢牢占据。有别以往仅停留在对个人健康的维护、保持,学者们的关注范围也从个人普及到了城市的公众。1830年,伦敦的大部分居民已经实现供水到户,此时巴黎城市的粪便处理,还需要靠人定期清理街头的粪便槽。因此令人哗然之际,诸多指责政府忽略公共卫生的舆论,让巴黎政府也开始正视水循环处理城市垃圾的方式。


随着冷水浴对疲劳、中暑病人的有效治疗记录不断增加,以及肥皂的出现,在市民中广泛普及热水浴成为可能。


而1832年巴黎的一场霍乱,适时地把热水沐浴推到了公众瞩目的舞台。对于这种几个小时内就夺走人生命的瘟疫死神,人们发现水的稀缺程度与霍乱死亡成正比。于是公共卫生法令正式将“温水浴”视为一种疾病防治的手段。在不断蔓延的疾病面前,巴黎和外省各国又出现了定期沐浴的习惯。


医生的数据分析加上政府政令支持,让沐浴的最终目的在这一时代得以分化:以温水来清洁身体,以冷水来激活身体。这一分化正式确定了流传应用至今的卫生沐浴观点:热水浴是最好的清洁身体的方式。作为一个文明之人,当时常温水洗浴,洁净身体!至此,沐浴才终于完成了它在欧洲大陆百年沉寂后的回归。


本文内容于 2008-9-20 22:19:37 被zw0224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