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流放日记:“我已经穷途末路”

zw0224 收藏 1 2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构建的军事体系最终控制了我,把我变成它的奴隶。”


——拿破仑对自身失败的最深刻反省





拿破仑是那种典型的一夜成名、平步青云的伟人。他的全部政治与军事生涯加起来还不到20年。可就是在这段短短的时间里,他指挥的战争、赢得的胜利、征战的路程、征服的土地、牺牲的人命、推行的革命,不仅将欧洲大地搅得天翻地覆,也大大超越了历史上的任何人,连亚历山大大帝和成吉思汗也不能与他比肩。


他的前半生如此成功,最后十年却一败涂地。英雄末路时,他的内心世界里,到底曾激起过怎样的波澜?


是的,我承认,我犯了错误。首先我错信了亚历山大,以为他的友谊真诚强烈而可靠。我企图阻止英军入侵西班牙和葡萄牙,占领半岛甚至更进一步在法国西部建立起联盟……为了建立起密不透风的封锁线,我只得挥军罗马,最后直至俄罗斯的莫斯科。


总之,我不遗余力想要构建的军事体系最终反过来控制了我,把我变成它的奴隶。我的初衷不过是保护法兰西的和平稳定,让它愈加繁荣昌盛。也许我不该急功近利,因为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绝对的胜利。我本应监视敌人而不是轻举妄动,我只需要迂回,隐瞒,欺骗,而不是挑战环境,挑战人物,甚至斗胆挑战命运……我现在设想的,是自己完全不可能采取也永远不可能采取的行动,因为那与我的性格完全背道而驰,定会被我自己耻笑厌恶!


信任友谊,天真幼稚,热爱祖国,激情狂热,毅然决断,坚忍不拔……这些品质到底是优是劣?但不论如何,我必须为自己的错误而忏悔,因为我已经穷途末路……


为什么会失败?最应该归咎于英国,两千年来,它一直对大陆征服者心有余悸,并尤其憎恨法国。法国长久所推崇的精神在英国人看来简直就是轻率鲁莽,只会像瘟疫一般让整个欧洲染上疯狂的无政府主义和对宗教的亵渎蔑视。因此他们不惜一切手段要扼杀法国精神,以至于国民议会在1793年2月1日被迫对英宣战。正是在同年3月,英国变成了反对法国革命的盟军灵魂……


1799年12月15日,我荣任法国首席执政之刻,面前的处境十分艰巨:英军在其同伙的支持下欺辱势单力薄的法国,欲要将它玩弄于股掌之中。多亏了我军在东部战线和意大利的连连大捷,这才粉碎了英国的计划,并迫使它向法兰西共和国低头,签下了亚眠和约!


英国对法国满怀恼怒憎恨,又如何能心平气和地目睹着它重归精神上、意识上和军事上的和平?如何忍受我重振国家秩序,恢复法国的司法和商业,重新实现富裕和强大?


因此可以说,英国的仇视与嫉妒是自此后无数争端的源头,这些狭隘的情绪比我先前总结的原因更恰当地解释了我犯下的错误,以及最终的滑铁卢惨败。


某些恶意诽谤我的人口口声称,带给我覆灭的是我极度膨胀的野心。我并不急于辩白,我的确雄心万丈,但全都是为了我的祖国,而且我只是继承了前几任法国政权的野心无度——如果我真是野心无度的话。难道人们忘记了1794年年初,百万大军奋不顾身地抗击联军保卫法国国界?难道人们忘记了是卡诺在1793年8月23日征召全民入伍,才使得此举得成?难道人们已经忘记了是部长儒尔当强制征军,而我到了1798年9月已经无力控制它,结果人民到头来还对我满腹抱怨?


如果不是督政府,那又是谁决定出征邻土,欲把莱茵河左岸及佛兰德地区变成法国的省份?是谁想要把法国周边的意大利、罗马、那不勒斯、瑞士、日内瓦、米卢斯、荷兰……都建成兄弟共和国?“大民族”雏形初具,激起了包括沙皇统治下的帝国在内欧洲所有王国的恐惧与愤怒。


总之,在我成为首席执政之刻,法国国情已定,它誓与那些自从1792年以来便不断入侵,想要将它任意摆布的敌人战斗到底,法国甚至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抢夺他们的领地。


我并不是以前辈们的作为来为我的大举征战寻找借口,而只是想做出一个清楚的交代。


当我于1799年成为首席执政,持续十年已久的大革命激起国内普遍的热情,极度的疯狂和前所未有的紧张气氛,动荡不安的局势下人人自危。革命像是一匹无人能驯的脱缰野马,我在此刻挺身而出,紧握缰绳,稳踏马镫,驾驭了这匹疯狂的坐骑。我凭借自己的冷静和宽慰的言语安抚了这匹战马,却没有让它却步不前——革命一旦开始,是无法戛然而止的,现在的情况正是这样。


此时最重要的是为已经成形的“大民族”出谋划策:死守大革命以来法国征服的土地并加强联系,抵御强敌以确保法国的伟大富强。(摘自《拿破仑流放日记》)


伟人的危险


当人民把自己完全托付给政治伟人的时候,就等于是把自己押进了政治赌场


1815年10月,拿破仑被流放到了圣赫勒拿岛。6年后,在这个远离法兰西的孤岛上,他走完生命的最后旅程。英雄末路时,他的内心世界里,到底曾激起过怎样的波澜?


在《拿破仑流放日记》里,既能领略到语言的优美,也能感受到思想的深邃。日记起于1816年4月29日,拿破仑怆然中首先对自己敞开了心扉:“我独自一人被丢弃在这苍茫大海中的一块堡礁上……我手执羽毛笔在纸上……默默倾斜着激越的情感”。


对权力和荣誉的思考,是这部作品的一个突出亮点。当拿破仑看到50万大军井然有序地渡过涅曼河向俄罗斯进发时,“一种骄傲油然而生”:“世界上还有哪个君主能拥有如此庞大、整齐、辉煌的军队?”此时此刻,站在涅曼河左岸的拿破仑,想到的是又一次辉煌即将开始,而非灾难很快降临。


拿破仑将莫斯科看成是俄罗斯的心脏。可库图佐夫却不受虚名羁绊,力排众议不战而弃莫斯科。在给亚历山大一世的奏折里,他说:“我绝不能贸然与之交战,战则不仅我军将被击溃,且将造成最大之流血牺牲,莫斯科亦将化为灰烬……敌人进入莫斯科绝非俄国之被征服。”于是,迎接拿破仑的,是—座空空荡荡的古都。紧接着,莫斯科又熊熊燃烧。拿破仑已看到过无数化为灰烬的俄罗斯村庄,但想不到莫斯科也只肯奉送给他一片瓦砾。


日后,夏多布里昂在《墓后回忆录》里就说:“莫斯科被焚毁又有什么关系呢?它从前难道不是七次被焚烧吗?拿破仑不是在他的第二十一号战报上断言这座京城被焚毁把俄罗斯拖后了一百年吗?可是今天它不又是璀璨夺目,重新焕发出青春的光彩?”可拿破仑当时非但想不到这—点,反而还期待着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来向自己求和。


等拿破仑终于明白:沙皇的到来不过是自己的空想时,他还没有决定大军离开的日期。造成这种迟延的一个原因,就是他“想尽量推迟自己承认失败的那一刻”。可是这回就是老天似乎也不给拿破仑脸。莫斯科早早地在10月13日就下起了雪。因为拿破仑的虚荣和对权力的贪欲,严寒成了他几十万大军最无情的敌人。仅仅半年时间,他带去的五十多万大军,走过科诺夫桥时只剩下两万名残兵败将了。


不错,拿破仑是个天才般的伟人,但也只有伟人才有机会犯大错。当人民把自己完全托付给政治伟人的时候,就等于是把自己押进了政治赌场。因为一个蟊贼往往只能毁了一个人或者一群人,而一个政治家犯错却能毁了一个民族、一个国家。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