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萨苏


今天,接到国内一家新闻媒体的约稿,让老萨翻译一下日本方面对于“中国抗议日本媒体谣传我国潜水艇入侵领海”的文章。这个工作轻松得很,日本的《产经新闻》对此有颇为及时的报道,内容简洁,译文如下 –


中国抗议日本媒体炒作我国潜水艇入侵其领海的谣传根据《产经新闻》9月17日报道,针对“潜水艇侵犯领海事件”的有关报道,中国向日本方面提出了抗议。日本在高知县足摺岬湾的丰后水道附近发现国籍不明的潜水艇侵入其领海,由于报道中有 “日本政府的相关人士称其为中国的潜水艇”这样的说法,中国外交部17日向在北京的日本大使馆提出抗议。日本官房长官町村信孝在当天上午的记者见面会上表示“只是对于有关报道进行质询,并没有到‘抗议’这样严重的高度”。针对潜水艇的国籍问题,町村说:“并不能确定其属于哪个国家,有些报道可能写道日本政府认定其属于中国,这是与事实相反的。”



翻译不是一件难事,但是放下键盘,萨对此事的感觉却是余味未尽,脑子里转的是这样一个问题 –假如这真是中国的潜水艇。。。


所谓“潜水艇入侵日本领海事件”,指的是9月14日上午6时许,日本海上自卫队爱宕号导弹驱逐舰在高知县水域发现一艘不明国籍的潜水艇。日方认定其并非美军和自己的潜艇后,随即出动大量飞机和舰船进行搜索,但最终一无所获,该潜艇悄然消失在海洋深处。此后,日本媒体在报道中引用军事专家的看法,认为这是一艘中国的潜艇。


那么,真的是中国的潜水艇么?


日本媒体的看法是言之凿凿,根据其报道,日本军事分析人员的思路是这样的 – 在日本周边国家和地区中,拥有对日本领海进行潜艇渗透能力的,只有美国,俄罗斯,中国,台湾,朝鲜和韩国。


美国与日本是军事同盟关系,按照双方协定,战时日本自卫队要接受美军指挥,美国潜水艇在日本的活动类似“太上皇”,所以这艘与日本方面捉迷藏的潜艇不可能属于美国;


俄罗斯的太平洋舰队是苏联的遗产,已经多年没有添置新潜艇,其已有潜艇的声纳特征都已经被美国-日本掌握,这次发现的潜艇并不在其中;



台湾的海龙号和海虎号潜艇,二十世纪80年代从荷兰进口,9月14日该两舰都没有出航


台湾拥有的海军舰艇中,只有海龙,海虎两艘荷兰制潜艇具备远洋作战能力,但事发时该两艇都在台湾军港中,有卫星照片为证。



韩国与美军有军事协作关系,事发时所有韩国潜艇的位置美军都有记录,没有可能出现在现场。

朝鲜的潜艇活动频繁,但主要是针对韩国进行侦察和渗透,其较为先进的袖珍潜艇航程不能到达日本南侧的高知海区。



中国设计的33型常规潜艇,脱胎于苏联R级,舰体稍大并增加了两具鱼雷发射管,后期型号可以发射鹰击8式反舰导弹。中国曾向朝鲜提供12条33型潜艇,这种潜艇在中国海军中早已淘汰,成为各海军展览馆的展品



朝鲜海军中能够到达这一海区的只有中国设计的33型潜艇,而33型潜艇还是毛泽东时代赠送给朝鲜的老舰,噪音很大,不可能在日方现代搜潜行动中逃脱。


如此说来,这艘潜艇只能是中国的。



有道理么?姑妄听之吧,我们需要记住的是,中国方面理直气壮地否认了这是中国的潜艇,日本也立刻就含糊了,承认没这回事儿。堂堂的两国政府应该可以信任。我们只是说,假如。。。

假如真是中国的潜艇,那再综合日本的报道,这个事件里面隐含的含意,就太令人深思了。以萨这个军盲看来,其中至少有三大诡异之处。


第一, 中国潜艇到丰后水道干什么?



大家可以看出来,这次事件日本方面非常紧张。紧张的第一个原因,就是这次出事的海域太重要了,竟然是在丰后水道!丰后水道何以重要?要说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明白,丰后水道在哪儿。“丰后水道,是日本九州岛与四国岛之间的海峡,南接太平洋,北接濑户内海。。。”



这么说恐怕是不够让人明确的,怎么才能让我们理解丰后水道的重要性呢?

这样说吧,熟悉军事的朋友大概都对日本战列舰大和号有印象吧。1945年4月6日,这艘当时世界最大的战舰携带单程燃料从日本本土出击冲绳进行自杀攻击,就是经过丰后海道南下的。结果,由于美军在丰后海道出口处部署的潜艇发现了大和号编队,随即招来大量美机实施攻击,终于将其在次日击沉。大和号的沉没,实际宣告了日本海军的覆亡,此后日本海军再也没有一次主动的出击。


1945年4月6日,从丰后水道出击的大和号战舰,一出水道就遭到美军飞机围攻,激战后终被击沉


丰后水道和关门海峡,是日本本土与南方大洋海域之间的两扇大门,玩笑不是这样开法!历史的教训使日本方面充分认识,如果这两扇大门被别人盯上将会是怎样的被动。这就是在此处发现“不明国籍潜水艇”后日本一片惊呼的原因。


那么,中国海军如果对丰后水道感兴趣,会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丰后水道在日本靠近太平洋一侧,如果出现在这里的是中国潜艇,说明中国海军的胃口已经深入了大洋的蓝色水域。具体而言,假如中国海军对丰后水道有兴趣,恐怕还要和南面那个宝岛联系上。《每日新闻》刊登的出事地点示意图



美日若干预台湾事务,其最有威胁的基地就是冲绳和关岛,关岛太小而冲绳孤悬海外,从各个方面都需要依靠从日本本土的后勤支持。


对于中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日本一向的态度是“尊重”。然而,这“尊重”相对于“承认”是个很模糊的提法,给了习惯东方式谋略的日本极大的运作空间。事实上,中日在台湾问题上彼此并不信任。对中国而言,显然能够觉出日本对身边邻居越来越强大感到威胁。以东方的做法,对这样的邻居,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它找个第三者去消耗;对日本而言,90%的石油运输都经过台湾海峡,台湾如果与大陆融为一体,对日本是一个类似卡脖子的危险。


所以,如果台湾问题激化,日本中立的可能性是有的,见风使舵给与中国对立一边站脚助威,促使其与中国对擂,自己坐收渔利的可能性也很大。当然,以日本战后一贯的油滑作风,自己拉出来和中国对练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


那么,一旦有变,中国能怎么办呢?总得有个路数吧?把对手放进海峡,水雷导弹艇的摆个钉板让人家来滚?这是用筷子拉出脑袋当头一刀,宰王八的办法;拿战术导弹打击冲绳?那是拦腰一棍,门杠打狼的办法;而如果能够直接监视乃至控制自日本本土南下的两大海上要隘 – 关门海峡和丰后水道,贴着人家裤子拉练下手,一刀下去,四大皆空。那样冲绳就成了斩断藤条上的瓜。这是中国武术撩阴腿的打法!


真打起来会用哪个?难说,谁也不能不让你混着来不是?



日本对冲绳的美军可算爱恨交加,这不,今年4月,冲绳人又跑到美军基地前面示威抗议去了


如果中国海军具备窥伺其南下水道的能力,日本方面鉴于付出代价太大,在参与的程度上必然有所顾忌。而这种威慑,对冲绳的后勤补给线来说是令人恐惧的。一旦日本退出这个游戏,“穿42码靴子的大男”自己玩起来大概会更加刺激 – 刺激到需要琢磨敢不敢玩的地步。


如果真的是中国潜艇出现在丰后水道,这是一个意味深长的标志。


首先,这说明中国海军在战略部署上有着令人惊讶的大胆,已经脱开了传统的防御思维,其威胁直接指向日本近海,有一旦开战立即封锁日本南下通道的企图。这是一个极具攻击性,明显不怕把天捅个窟窿,要玩就一起玩大的打法。


不合理是吧?可是如果想想中国兵法一打仗就习惯去切对方的补给线,而现在这支中国军队传统上历来习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地雷里头加中药,出手不讲套路的特点,也不是一点儿都不可能。


其次,这种做法或许说明中国海军对自己的定位。目前中日,两岸关系都在明显升温,在这种情况下还开着潜艇到人家门口转悠,是不是应该叫做居心不良的挑衅呢?


这叫职业军队的特点。


中苏蜜月时期,钟伟少将毅然把老大哥列为假想敌,博得刘伯承的坦然赞许。这一将一帅,算是真的知道应该怎样做一个合格的军人。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此血勇也,为敢死之军。


练兵千日,用兵一时,此骨勇也,为可恃之军。


备战千日,用兵一时,此神勇也,灭人国,绝人祀,此破军之军也。


封锁远洋海道,没有制空权制海权的情况下,潜艇是主要手段。等到真用得着了再去那里逛悠,难道日本政府会向东海舰队提供当地的洋流特征,地质特点和自卫队的反潜系统数据么?


职业军人,就是在别人享受和平的时候,枕戈待旦的那种人。


当然,现在中日两国都已经澄清此事,显然以上分析都属于子虚乌有,纸上谈兵。没事儿到邻国的近海去做些鬼鬼祟祟的勾当,爱好和平的中国人不会有那样的侵略性和挑衅性。


这次的潜水艇事件发作以后,中国方面显然对日本人的胡乱猜测大为不满,新华网上有军迷不无调侃地指出,日本自卫队不会把浮出水面的鲸鱼当成潜水艇了吧?


这并不是完全在开玩笑,日本人自己也有这样问的。爱宕号是日本最先进的宙斯盾驱逐舰,装备精良,在世界可称前列。然而,这次它发现“不明国籍潜水艇”,依靠的却是最原始的手段 – 肉眼。



爱宕号,属于日本改进金刚级导弹驱逐舰,日本报刊一度称为“世界最强的宙斯盾舰”


根据《东京新闻》18日的报道,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14日清晨6时56分,正在丰后水道进行训练活动的爱宕号上,刚刚吃完早餐走上甲板的日本舰长和炮术长忽然发现左舷一公里左右的海面上出现了一个突出的物体。“啊,那不是潜望镜么?”两人同时反应过来,爱宕号上警报大作,对“不明国籍潜水艇”的搜索随即开始。


最先进的战舰,却要靠肉眼发现对方的潜艇,这有点儿黑色幽默的意思,就像英阿马岛之战飞鱼导弹击中谢菲尔德号时,英国人也是用肉眼发现导弹一样幽默。


把水面的漂浮物或者出水的鲸鱼误认为潜艇的例子,历史上类似的事情不少。


不过,日本防卫相林芳政的发言,实际排除了这种可能。林芳政表示,在发现目标后,爱宕号一面上报并请求核实是否看到的是美日潜艇,一面随即开始对目标进行跟踪,并一直跟踪其达一小时四十分钟之久,直到8时39分才失去目标。这中间目标曾在水面停留5分钟左右,发现日方跟踪后向日本领海外驶去。


在一小时四十分钟的追踪中,还不能判明对方是否属于鲸鱼,未免太过分了。


更重要的是,林芳政提到,在这一小时四十分钟的对抗中,爱宕号主要使用主动声纳对目标进行的搜索。


这就可以比较有把握地排除鲸鱼和漂浮物的可能了。


主动声纳,指的是舰艇主动发出声波或超声波,通过对目标回波进行探测的方式锁定潜艇。与之相对的是被动声纳,即通过监听对方水下发出的声音来寻找目标。使用主动声呐,如果是形状类似潜望镜的漂浮物,基本不会有回波;如果是鲸鱼,其柔性肉体的回波也与刚性的潜艇迥然不同。所以,如果日本自卫队舰艇使用了主动声纳,依然不能判断对方是鲸鱼还是潜艇,那业务水平也太差了点儿,自卫队的训练总监可以直接上吊去了。


爱宕号在搜索中使用主动声纳的信息,也同时为《读卖新闻》的报道所证实,并提到正是在使用主动声纳进行搜索三十分钟以后,才基本确认对手确实为潜艇。


然而,看在粗通海军的朋友眼里,又有第二个诡异之处了。


诡异,就在于日本方面一上来就使用了主动声纳进行探测。


在海军中,这属于一种很没风度的做法。因为主动声纳的使用,首先意味着暴露自己的位置,跟夜战中举着手电筒乱照没什么区别,等于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对方的活靶子,真打仗的时候往往不等确定对方位置就被潜艇的鱼雷干掉了。对于海军来说,一上来就乱放主动声纳属于菜鸟的水平,对于老鸟来说,主动声纳通常是在两种情况下才使用的,第一是捕捉到了对方,准备攻击时需要测距;第二是锁定对手后,用强大的声波直接轰炸对方,表示“你输了”的意思。你说爱宕号是足够自信,认为和平时期对方不会放鱼雷把自己轰掉所以肆无忌弹。这也没错,但是一行有一行的规矩,乱来会被行家笑话,美苏多年在水下进行猫捉老鼠的游戏,艇长们对这种游戏的潜规则都很遵守的。


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训练据说也很严格,不应该做出这样没专业水准的事情来。当时“不明国籍潜水艇”正在向日本领海外移动,用被动声纳捕捉其螺旋桨的转动声音,正是极好的机会。爱宕号连续使用主动声纳的理由只能有一个 –


日本军舰用被动声纳,根本听不到对方在水下活动的声音。


对于这次事件中,爱宕号匆匆使用主动声纳进行反潜搜索,有些朋友认为并不一定是日本海上自卫队无法“听”到对手,而是在自家门口无所顾忌,抑或对发现的潜艇已经定位,用主动声纳当“声鱼雷”,试图迫使对方认输,从水下浮上来。只是对方耍赖 -- 爷就不出来,你能把爷怎么样吧? -- 结果还真不能拿爷怎么样。。。


这些分析不是没有依据,但是细想起来有不合理的地方。


首先日本海自方面16日的记者招待会上,自己承认在一个多小时的追踪中,并没能真正跟住对手,双方接触若即若离。所以,还远没到把对方锁定,再用主动声纳“调戏”对方的时候。要真是想用这个手段迫使对手上浮,不过如同小孩儿藏猫猫的时候喊“我看见你了,你出来”差不多。


换了你,你出来吗?


其次,从爱宕号是依靠肉眼发现目标潜望镜来看,该舰的声纳系统,在不明国籍潜艇接近到一公里的时候,依然一无所知。特别是海自幕僚长赤星广治在这次记者招待会上的话,证明了爱宕号的耳朵这一次的确有点儿聋。赤星在发言中是这样说的 – “在这次接触中,未能有效对该潜艇的螺旋桨和发动机声音获得取样,因此,也就无法确定潜艇的国籍。”




自卫队幕僚长,57岁的赤星广治



说到这儿,我们应该回头看看这次事件以后日本政府的态度。大家是否还记得2004年在日本南部海区,发生的“中国核潜艇侵入日本领海事件”?那一次,尽管同样无法让那艘潜艇浮出水面,日本却气势汹汹地向中国提出抗议,态度十分强硬,中国方面反而比较低调。而这一次日本方面雷声大雨点儿小颇为低调,面对中国方面的抗议立即缩手,态度很不相同。


这是因为中日最近关系不错吗?我不这样认为。就算是关系不错,换位思考一下,假如是日本潜艇这时候跑到旅顺基地海边浮上来,我们会客气吗?只会对这种明一套暗一套的行为更加不满。特别是日本首相福田已经辞职,政府目前处于脑瘫状态,并不能有力控制舆论。那边五名候选人争夺首相席位,正愁找不到吸引选民的话题呢,这五个人里面好几个都是反华专家,不可能都那么重视中日友好的,这次却没有哪一个拿这个话题炒作,何也?


我的看法是这一次日本的确没有拿到确凿的证据,确定这是中国的潜艇,所以炒作起来有所顾忌。而中国方面,也明显是知道日本没有这样的证据,自然敢于强硬。双方的态度变化,无非是双方手中有多少底牌的表现。


在自己国家领海里发现“不明国籍潜艇”,是很多国家都发生过的事情,中国也不例外,东海舰队老掉牙的海南级还不留神捞过美国核潜艇呢!




中国海南级猎潜艇,脱胎于苏联上个时期前期的So-1级,却曾于1971年5月意外在训练中搜到一条溜进来的“大家伙”,迫使其浮出水面后证实是美国海军当时最先进的大白鲨号核潜艇,您看,猫捉老鼠的事情真是无奇不有



然而,实际上,这捕捉“不明国籍潜水艇”就像香港警匪片一样,很多时候并不是不知道“罪犯”是谁,而是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将其绳之以法。大多数“不明国籍” 的潜艇被发现时,主人对其身份都是一清二楚的。这是因为,由于机械加工的微小差异,每条潜水艇在水下活动的时候,其发动机和螺旋桨发出的“声纹”都是特定的。这就象每个人的指纹都是特定的一样。


顺便说一下,每个人的唇纹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您看某人脸上带个口红印儿回去,他可以找出各种理由,却没听说谁硬撑说那是老婆大人昨天留下的今天忘了,盖因为只要简单比对一下就会罪加一等也。


男人都很狡猾,不是吗?



红唇丽影,反潜陷阱阿


各大海洋国家都对潜在对手的各艘潜艇“声纹”有监控和记录,美日,北约等有同盟关系的国家还共享有关数据库。因此,一旦某艘“不明国籍潜水艇”出现,对其进行搜索的舰艇往往可以通过声纳收集其“声纹”,与数据库中的资料进行比对,很容易识别出其真实身份。例如,1981年在瑞典搁浅的苏联W级U137号潜艇,在瑞典海军中早有记录,绰号是“醉汉” – 因为它经常以不规则的航迹进入瑞典领海,如同酒后驾车一样没谱而得名。


因此,尽管有些时候无法真正捕捉到对方潜艇,也无法迫使其浮出水面,但“不明国籍潜水艇”的身份,其实并不是秘密。2004年那一次,尽管中国潜艇没有浮出水面,日本方面还是准确地确定这是一艘中国汉级核动力攻击型潜艇,其原因就在于此。


这种情况下,虽然没有抓住对方的手腕,但其实是抓住了把柄的,双方只是心照不宣而已。2004年日本对中国的声量很高,大体如此。而这一次,从赤星的发言看,这条艇的行动声音非常轻微,爱宕号的声纳根本捕捉不住它的螺旋桨“声纹”特征,也就无从与现存的数据库进行对比了。


由此可见,这很有可能是一型从未公开出动过的新型静音潜艇。


有趣的是,日本海自在分析这艘潜艇为何出现在丰后水道并升起潜望镜的时候,推测居然还和这个“声纹”有关。《东京新闻》18日早刊引用自卫队干部的话说,丰后水道是美日潜艇和水面舰艇经常通过的要道,这艘潜艇的任务,很有可能是在当地收集各艘通过舰艇的“声纹”并建立数据库,以便此后可以在水下轻易判断打交道的美日舰船的身份。它升起潜望镜,是希望通过目视记录爱宕号舰首的舰号来确定其舰名。“唯一过分的地方是它居然在只有一公里远的地方出水窥视,其实,在五公里外进行这个工作就够了。”这名海自干部说。


当然,我们前面已经证实了,这次在丰后水道活动的,绝不可能是中国潜艇。在这个前提下,我们且琢磨一下,中国潜艇有没有可能达到这种水平呢?


传统的中国潜艇,因为采用苏联技术,并且缺乏足够精密的工艺技术,噪音较大,信号明显,这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海军宋级柴电潜艇,因为有一个怪异的靴子型指挥塔而易于辨认,是到2004年为止中国最安静的潜水艇



然而,这一次事件发生后,日本海自的干部却回顾了2006年10月,中国一艘宋级常规动力潜艇突然出现在美国航空母舰小鹰号前方的事件,分析那一次 “中国は静粛性に優れた潜水艦の開発を進めている。秘密裏に接近して、米軍を威圧したのではないか(中国在开发安静型潜艇方面不断取得进展。这次是否是在试图通过悄然的接近,给美军造成威慑?)”在日本军事分析家方面看来,近来中国在潜艇安静性方面取得的进展,一个是发动机方面的更新换代,一个是精密数控机床在螺旋桨加工方面的使用。


确实如此么?萨也不知道。不过,前些天,兄弟写过一篇关于军工的文章,提到过中国潜艇的新型发动机,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据萨所知,那还是中德关系很美好时代的事情。。。


应该说,在日本军事相关人士中,这个事件引发的轰动,更多的不在有一条外国潜水艇溜进来了 – 日本这样一个岛国,溜进来个把潜水艇什么的不算什么。照七十年代被绑架到朝鲜的日本人莲池回忆,当年他正在风景优美的海滨浴场找个幽静地方和女朋友 XXXX,忽然旁边就冒出俩穿潜水服的朝鲜水鬼来,于是。。。 说起来,发现个把潜水艇能比这个还刺激么?


他们更惊异乃至有些沮丧的,是寄予厚望的“宙斯盾”战舰看来毛病不少,并不像想象的那样无敌。


MK-7宙斯盾系统,是美国海军为了满足舰队制空制海需要而开发的“先进的舰用导弹系统”。在美国海军看来,“宙斯盾”作战系统是高科技在海军应用的典范,可以有效地防御敌方同时从四面八方发动的导弹攻击,它构成了美国海军舰队的坚固盾牌,也是美国海军的最先进的海上作战系统,在与利比亚,伊朗,伊拉克等国家的冲突中表现优异。




日本第一艘宙斯盾导弹驱逐舰金刚号



美国将宙斯盾战舰视若珍宝,仅仅将其技术提供给最信任的盟国。1993年,日本第一艘宙斯盾战舰 – 金刚号导弹驱逐舰服役,日本媒体一片欢呼,称它确定了日本海自在亚洲的海上优势地位。很快四艘金刚级导弹驱逐舰就成了日本海上自卫队的战斗核心。出于对宙斯盾舰的强烈信赖,日方用近乎变态的方式保护其先进技术。中国海军访日时日方拒绝中国水兵参观宙斯盾舰。一名海自军官只因为没有管理好宙斯盾舰上食堂菜谱和打扫甲板班次一类的文件就遭到间谍嫌疑的逮捕,并株连数十人。其中他的一名朋友培训时为了温习功课曾把教学材料拷贝回家也被卷入,更因为其妻子为中国人而演变成“国际间谍”大案,案子越审越大,弄得自卫队内部草木皆兵,结果证明那名中国妻子不过是一个“黑”下来的偷渡家庭妇女而已。。。


虽然日本也有不少有识之士对宙斯盾战舰提出一些疑虑,但在崇拜美国的习惯性思维体系下根本无法形成影响。


2007年3月,日本第二代,更加先进的爱宕号宙斯盾战舰服役,造价1,500亿日元,满载排水量达到一万吨。由于这一型战舰更加先进,日本的“愤青”们欣喜若狂,在网络小说中不断地出现一艘金刚打掉几艘现代,爱宕号中流砥柱拦截飞来导弹的精彩描述。。。


无奈好景不长,仅仅一年,一个意料不到的事件发生了 – 2008年3月25日,爱宕号在千叶县以南海面糊里糊涂地撞上了渔船清德丸,造成两名渔民死亡。


装备了最先进的宙斯盾雷达,却看不见避不开小小的渔船!爱宕号的“近视眼”让舆论大哗。


而这一次居然要肉眼才能发现上浮的潜水艇,爱宕号的“聋子耳朵”更让日本人感觉如同当头一棒。


因为爱宕号比金刚级先进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采用了更加先进的洛克希德AN/SQQ-89(V)声纳系统,代替了金刚级的SQS 53B/C声呐。AN/SQQ-89(V)是美国水面舰艇的主力声纳系统,目前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阿里.伯克级导弹驱逐舰都采用这一系统,据说专门善于对付浅海区,低噪音的目标。


这回丰后水道恰好是浅海区,对手恰好是低噪音。。。


洛克希德这回人丢大发了。而日本的军事发烧友在网上也气焰大减,纷纷怀疑老美的技术上是不是留了一手。


日本海自方面对此的解释是“尽管爱宕号是最先进的军舰,但仅仅靠驱逐舰进行搜索是不可能的,对潜水艇进行战斗,军舰搜索的时候,需要反潜直升机在水面上投掷被动监听浮标,双方一致行动,才能奏效。”“爱宕号拥有最先进的宙斯盾系统,防空能力非常好,是特化的舰队防空型战舰,没有搭载反潜直升机。与搭载反潜直升机的老式军舰相比,对潜能力要差一些。”


有点儿勉强,难道以后上了战场能和人家商量好? -- 我是防空的,不要出潜艇打我啊,那是臭讹。。。


在亚洲海区出现了日本最先进的战舰也无法对付的潜艇,是这个事件第二个诡异之处。


第三个诡异之处呢?


那自然就是这艘艇怎么在重兵包围之下溜走的了。


须知,当时自卫队不但有爱宕号在场,还调来了三艘其他舰艇,三架P-3C反潜机!


按照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分析,这条艇的脱离让人想起了谭崇仁那台“更深的蓝”,1997年这台IBM计算机和卡斯帕罗夫的一战让这位大师愤怒到几乎崩溃 – “这一局本来应该是我胜利的,这个家伙居然象一个真正的人一样逃掉了。。。”大师对记者吼道。


是的,这条在丰后水道大出风头的古怪潜艇,就“象一个真正的人一样逃掉了”


它是怎么干的呢?


让我们来看双方捉迷藏的时间,这里面大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