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哼”赵眘狠狠瞪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杨炎。杨沂中在一边垂手而立。


“杨炎,你现在是想通了。” 赵眘厉声道:“永宁公主虽不是朕的亲生女儿,但朕一向视为己出,她的容貌,才学,秉性那一点配不上你?”


杨炎只好扒在地上,以头杵地一言不发。其实也是无话可说。


这时一边的杨沂中开口道:“皇上,都柽老臣平日对杨炎缺少管教,今日特意带他来向皇土请罪。”说着也在一边跪倒在地。


杨沂中是两朝老臣,又是硕果仅存的绍兴时期的名将。赵眘也不能不买他几分面子,何况刚才赵眘生气到有五六成是装出来的。一见杨沂中出头,也正好借梯子下台,忙道:“杨郡王,这里又不是在朝堂,不必多礼,曹安,快去扶杨郡王起来。”


一边的曹安忙走过来,道:“同安郡王,您快起来吧。”


赵眘又看了杨炎一眼,道:“杨炎,你也起来吧。“


杨炎听了,道了一声“谢皇上。“站了起来。


赵眘点点头,其实他对杨炎也颇有好感,尤其是看了杨炎练兵以后,更觉得杨炎确实是个难得的军事人材。才一心想招杨炎为驸马,加以宠络。


而且就在杨炎率军进行野外训练的时候,赵眘听从夏皇后的意见,安排虞公亮和赵月如相见,之后赵月如终于也答应嫁给虞公亮。现在杨炎也答应了与赵倩如的婚事,令赵眘龙心大悦。刚才装作发脾气不过是吓唬杨炎罢了。


赵眘道:“杨炎,朕听说你刚领军进行了野外训练。”


杨炎道:“是。”


赵眘笑道:“这天寒地动的,又是新年之际,你就领军开始训练,而且还是野外训练。你就不怕军士们有怨言吗?”


杨炎道:“回皇上,北方的冬天更冷,我大宋若是想要北伐,收复中原如果连这一点寒冷也受不了,还怎么北伐中原。而且一但打起仗来,那还顾得上过不过年。”


赵眘点点头道:“说得不错,如果不是看你一心为国,朕又怎公会把永宁公主嫁给你呢。现在北伐在即,你和公主的婚事先定下来,等北伐之后在举行婚事,杨郡王,你看如何?”


杨沂中忙道:“一切皆由万岁作主。”


赵眘又道:“杨炎,正月十五,朕要举行阅军,你回去好好休息,到时候不要让朕失望。”


杨沂中和杨炎又拜谢了赵眘,然后告辞回府去了。




路上,杨炎一直默默不语。就和来的时候一样。杨沂中也没有和他说话,祖孙两人就这样一直沉默的行走。


直到快回到杨府,杨炎终于开口道:“爷爷,你……你不怪我吗?”


杨沂中打断他的说话,道:“怪你什么,事情不是都解决了吗?”


杨炎道:“可是,我……”


杨沂中笑道:“还可是什么,这结果不是很好吗。一切也都是你自愿的,也没有人逼你。”


杨炎只好苦笑了笑,事实上杨沂中除了利用流苏来劝他时弄了点小手段外,别的到是真的没有逼过自己。


杨沂中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要多想了,爷爷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你外公这时候应该也到了,回去看看,说不定他就在家里等你。”





杨沂中说得不错。杨炎回到东进院,果然看见万显声正坐屋里,由流苏陪着说话。


杨炎又惊又喜,跑进屋里道:“外公,您老人家什么时候来的。”


万显声一把拉住杨炎,哈哈大笑道:“炎儿,我才刚到一会儿,你就回来了,来让外公好好看看你。”


自万如菊死后,杨炎从军去了,两人以有两年的时间,这时相见自然是有一番欢喜。万显声见杨炎双睛神光四射,便知他和两年前相比武功大进,心中也甚是高兴。


杨炎道:“外公,你即然来了,就多些时候在走。我大约还可以在家里待上二个多月,才能出征。”


万显声笑道:“炎儿,那可不行了,外公这次可不是光为看你才进京的,还有别的事情。”


杨炎道:“外公,您还有什么事?”


万显声道:“马上就要开始北伐中原了,这可是我们汉人的武林豪杰们盼望以久的啊!你爷爷想托我们兄弟三人领头,连络江淮、山东、河北的绿林英雄,配合宋军北伐,挠乱金人的后方。”


杨炎这才明白,万显声这次进京还是为了这么一件大事。


万显声叹了一口气,道:“当年岳鹏举进兵朱仙镇时,也曾连络过河北义军,准备北伐,可惜岳鹏举枉死,只得不了了之。直到现在大宋才又重新北伐,这一等可快等了三十年了。”


杨炎道:“外公当年可曾见过岳武穆吗?”


万显声道:“那是在绍兴十年的时候,偃年大战之前,我们兄弟三人见过岳鹏举一面,然后他让部将李宝和我们一道北上,联络河北义军。”


杨炎一怔道:“李宝,就是现在的靖海军节度使李宝吗?”


万显声点点头道:“就是他啊,现在都当上节度使了。当年可是都叫他泼李三的。”


杨炎听了李宝当年的绰号,心中不禁好笑。


万显声接着道:“后来我们在转战河北、山东等地,也打了不少胜仗,又连续听到岳家军偃城大捷,颖昌大捷,驻军朱仙镇都十分兴奋,以为这次收复中原有望了。谁知岳鹏举竟被赵构那昏君召回,不得不撒军。结果被岳家军收复的土地又都被金人重新占了去。没有岳家军的牵制河北、山东的义军也都将继失败。在后来就听刭岳鹏举被那昏君和秦桧睾死的消息。想不到那一次相见竟是我们和岳鹏举的最后一面。”


杨炎道:“想不到外公还允过岳武穆的,他穷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万显声呵呵笑道:“我只见岳鹏举一面,那里说得出来。你要想知道应该去问一问杨沂中,他与岳鹏举是一殿之臣,建炎四年(1130年)他们还曾一起讨伐李成并肩作战过一段时间呢?”


杨炎搔了搔头道:“爷爷好像不大愿意跟我说岳武穆的事情,有时我问起总是被他岔开。”


万显声一转身,从桌上拿起一个长条布包裹,递给杨炎。道:“你马上就要出征了,这东西是外公特意送给你的。”


杨炎接在手中,只觉沉旬甸的,怕有五六十斤重,道:“这是什么东西。”


万显声拈须笑道:“你打开看看。”


杨炎打开布包,里面竟是一把带鞘的长刀。这把刀长有五尺左右,几乎赶得上一把马刀的长度,但比例却和一般三尺多长的单刀相同。就像是一把放大了的单刀一样。由于刀柄长达一尺多,也可以像马刀一样双手握刀。右马上作战。


万显声道:“拨出来看看。”


杨炎听了,立即抽出长刀,只抽出一节时以觉寒气逼人,全部抽出以后只见刀身如一泓秋水一般,忍不任道:“好刀。”随手舞了几个刀花,屋中顿时寒光四射,一边的流苏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杨炎朝流苏笑了笑,将刀还鞘,仔细一看,刀柄的一侧刻着一个“炎”字,另一侧刻着“风林火山”四个字。


万显声道:“这就是刀的名字,怎么样,还合你的心意吧。”


杨炎点了点头。自从和赵月如,刘复武两战以后,他部直都想要有一柄使得称手的大刀,本打箅过完年托军器司造一把,现在万显声送给他的这柄刀正称了心意。


万显声道:“这把刀是我托胡风子亲手打造的。他收藏了一块玄铁以有二十多牟了,如果不是过去我救过他一家老小的性命,他才舍不得拿出来呢?”


杨炎听了也大吃了一惊,胡风子是当代第一的兵器铸造大师,每年连禁军都要从他的胡记铸铁铺订购大量的武器。不过近十年以来胡风子本人及少亲自动手,多半是由他的弟子动手铸造,本人只是指导。而玄铁是铸造兵器的最佳好钢,是产自西域一个叫“达马斯谷”的地方,黑衣大食人管它叫“大马土革钢”。通常一斤“大马士革钢”的价格可以超过一千贯钱。而用“大马士革钡”铸造的武器无一不是上品。这柄刀全是用“大马士革钢”铸成,重量可达五六十斤,哪么简直就是无价之宝了。


万显声微笑道:“这把刀重五十六斤七两八钱,长四尺九寸五分。就是遇到锤、斧、狼牙棒一类的重武器也不怕相撞。杨沂中教你的刀法其实不错,如果用这样的长刀来使便更能发挥威力了。”


杨炎点头,杨沂中教他的“血战刀法”尽管只有十式,但每一式都是勇往直前的攻击性刀法,如果用这样一柄长刀来使,再辅以“雷厉风行大法”,威力确实是可以及大的增强。


如果用这把“风林火山”在和刘复武用手就完全不动怕他那些陈家枪法十二式。即使是再对上赵月如的盘龙棒, “风林火山”也足以抵抗了。




“当”的一声高震的长枪脱手,整个人倒退了六七步仂收不往式子,跌坐到地上。看的一边的曹勋,张师彦、张荣等人直吐舌头。


这时刘复武一抖长枪,泛起重重枪影,向杨炎攻了过来。


杨炎大吼一声,抢入枪影之中,一刀挡头劈下。刀势凌历之极,刘复武的枪影顿消,只得老老实实的硬架了一记。


“当”的一声,刀枪相击,刘复武顿时倒退了两步,暗暗吃惊。幸好今天是用的自已惯手的浑钢枪,如果还是用的木杆枪,只怕刚才一下就被劈断了。


他长枪一抖,正要反击,杨炎的刀光以如匹练一般向他攻来。


刘复武气势被夺,在刀势的逼迫又连连后退。杨炎展开“血战刀法”刀光四射,以他为中心的方圆六尺之地尽是刀芒闪闪。刘复武的浑钢枪虽有一丈多长,却跟本攻不进刀势的圈里去。怎么精秒的枪法这时也全然无用了。


每一次刀枪相击都会发出震耳的撞击声。


两人缴战了一百多招,刘复武仍然毫无进攻之力,不知不觉以连退了三丈多远,若是正试比武早就应箅输了。


杨炎忽得收刀而立,刘复武仍没有察觉,还连续舞动了几下长枪才收住势子。再看杨炎依旧面不改色,神定气足。而刘复武却有些气喘吁吁了。


原来一早杨炎便来到军营,找人试刀。用“风林火山”使出的刀法果然威势惊人,高震只挡了六刀就被震得长枪脱手,换了刘复武也全然不是对手。


杨炎微笑道:“小曹,你要不要也来试试。”


曹勋一缩脖子道:“大哥还是免了吧,我怕我一时手软没架住,被你劈成两半可没地缝去。”周围的士兵听了都一片哄笑。


曹勋挥了挥手,故意恶狠狠对士兵道:“你们还看什么,想看我出丑吗?都快去给我训练,征日十五皇上要检阅军队,谁要是给咱们选锋军丢了脸,就让他去尝尝大哥的刀子。”


众士兵又是一阵哄笑,然后各自开始训练。


这时曹勋又伸手揽住杨炎的肩头道:“大哥,你和永宁公主的婚事什公时候办,贺礼我可都准备好了。”


高震一听也道:“就是啊,以经开年了,我马上就要开始北伐,没有多少日子了。”


杨炎道:“皇上说是等这次北伐以来再完婚,而且我现在母孝还没完,也不能马上完婚啊。听说虞公亮和永安公主也一样要等到北伐之后。”


高震失声道:“什么,如果你们两人在北伐时万一有个意外怎么办?”


曹勋伸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道:“乌鸦嘴。”


高震道:“这可是真的,打仗的事情谁说得清,我都有两次以为自己是死定了呢!”


曹勋搔了搔头道:“那也简单,反正又没完婚,到时候在换人做驸马不就完了吗?不过要是你们都没死,只是缺了条胳膊少了条腿可怎么办呢?”


杨炎没好气道:“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该干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