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隐姓埋名 第四十一章 “夜叉”现身

马鲁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URL] 与此同时,在大昌镇镇南的一家旅馆的阁楼内,三个人影正定定地站在一个倒在地上的人身前。 没有月亮的照射,阁楼内点起的油灯恍惚不定地映着站着的三人的脸,正是郑凝汀、胖子王叔和小胡子Piers三人。而地上的那人披头散发脸被头发遮住了也看不清本来的面目,不过这人肯定现在处境不妙。 “香蕉你个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与此同时,在大昌镇镇南的一家旅馆的阁楼内,三个人影正定定地站在一个倒在地上的人身前。

没有月亮的照射,阁楼内点起的油灯恍惚不定地映着站着的三人的脸,正是郑凝汀、胖子王叔和小胡子Piers三人。而地上的那人披头散发脸被头发遮住了也看不清本来的面目,不过这人肯定现在处境不妙。

“香蕉你个芭乐!快点说!”胖子王叔重重的一脚正好踢在地上那人的肚子上,一阵痛苦的呻吟从那人嘴里发出,但仿佛是喉咙里被堵了大半截,声音极小不靠近根本听不到。

“王叔,等等!”郑凝汀拦住了王叔,慢慢地走到了地上那人跟前,戴着黑色棉质手套的手一把捏住那人的下巴把脸抬了起来,这人竟然就是前些天候正他们怀疑的饰品店的女老板。

“我说‘蜂鸟’,你不要指望你的人来救你了。他们全部都被大陆的人一网打尽了。我看你还是老实点,说出你们的下一个接应点在哪,这对大家都有好处。”此时的郑凝汀满脸的冷血,看起来和在人前完全不是一个人。

“呜呜。。。。。。”女老板的嘴里发出一阵呻吟,郑凝汀左手逮住女老板嘴边的一条细线一扯,从女老板嘴里拉出的竟然是一根长约一分米的蜈蚣。女老板“哇”地一下子干呕起来。

“说吧。”郑凝汀右手一把抓住了这女老板的头发往后一用力,女老板的头顿时被扯得向后仰去。

“我说,我说。”女老板估计只是个接应的角色,心想也犯不着为这个把命送掉。“其实你们一到这里我们就知道了。当时我负责把你们弄晕然后由组织直接把你们处理掉。”

“处理掉?”胖子王叔走上来向郑凝汀点点头,郑凝汀放开了手站到一旁,王叔接着问到:“那你们的下一个接应点在哪?这镇上还有多少人?”

“镇上还有三个,分别代号是‘翠鸟’、‘杜鹃’、‘麻雀’。我们下一个接应点我也不知道具体地点,因为我们只管这大昌镇的。。。。。。”话没说完女老板突然面目一阵痉挛,胖子一惊再一探鼻息,女老板已经断了气。

“这!”胖子大惊失色,自己明明已经检查过这女人的牙齿,把装毒药的假牙取下,现在怎么会!

“请两位别动,慢慢地转过身。”这时胖子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胖子慢慢地转过身一看,小胡子Piers手里正拿着一把勃朗宁,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后背,一旁的郑凝汀也是一脸惊讶地盯着小胡子。

小胡子在两人惊讶中往脸上一抓,一张人皮面具一下子被撕开,露出的是一张完全不同于刚才的小胡子的脸庞,只见这人两眼炯炯有神,笔挺的鼻梁下薄薄的嘴唇,最奇特的是他的眉毛,竟然是呈倒三角长出的。

“你是。。。。。。‘夜叉’!”胖子突然惊呼。

“对啊,王组长。我们好久不见了吧,哈哈!”“夜叉”发出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夜叉!难道说piers早就被你。。。。。。”不等胖子王叔说完,“夜叉”哈哈大笑起来,“王组长,你真是老了啊。那么年轻的小朋友我装起来很辛苦的,你却一点都没察觉到。”

“原来我真的是老了。”胖子王叔默默地低下头,一旁的郑凝汀则是紧盯着“夜叉”,“夜叉”发觉郑凝汀在盯着自己不禁转过脸来笑笑,“我说郑小姐,我和宁尊可是老相识了,按辈分来讲你还该叫我一声叔叔吧。”


“猴子你看,这里面。”水京喊着将箱子递到了候正面前,候正看水京一脸惊讶,凑过去一看不禁也倒吸了一口凉气,箱子里面密密麻麻地装的全部是只有拳头大小的头颅,从面貌上看分不清到底是什么人的。候正转头看向常贤愚,常贤愚不动声色仿佛与自己无关地说道:“这就是守棺族的先辈。他们用一种缩头术把他们先辈的头颅缩成了这种大小。现在诸位该相信我的话了吧?”

候正想了想,走到了舱外拨通了电话。只见候正低声地说了几句便转身走进舱里,“好的,我们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是你必须先带我们去你们这次任务离三峡水电站最接近的潜伏点!”

常贤愚眼里闪着凶光盯向了一旁的陈凌云,候正看了看他对着洪闻理点点头,洪闻理掰着陈凌云的脖子一拧,只听咔嚓一声,陈凌云顿时脑袋一歪上了西天。常贤愚满意地点点头,而身后的秦时明见常贤愚没有要求对付自己心里暗自庆幸忽地全身一冷,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出了一声冷汗。

“嘿嘿,我看你们就是中国的国安局吧?”常贤愚看了看候正接着说,“最近的潜伏点我也不知道在哪。”

“你。。。。。。”水京一听火冒三丈就要上去给常贤愚一下子,“喂!听他说完!”候正拉住水京站到了常贤愚的跟前。

“下一个潜伏点在香溪,如果你们明天早上九点还没到的话那里的人就会迅速撤离并且提前进行任务。”常贤愚看着候正眼里充满着嘲笑。

候正并不生气,转身对洪闻理喊到:“开船!”


“猴子,到了!”水京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八点整。在快艇的左前方,一条绿色的小河从一个河口注入了长江,河水的碧绿与长江浑浊的黄色江水显得泾渭分明,令人称奇地划出了一道明显的界限。

候正看了看前后,此时的长江之上没有过往的船只,候正一招手,快艇在洪闻理的操纵下迅速地奔向了香溪河口那静静伫立的昭君像。

“下船吧,常先生!”候正用枪比了比,示意常贤愚下船。此时的常贤愚已经换上了一身衣服,毕竟他全身湿透的样子也不怎么方便。而秦时明和陈凌云却已经从船舱里消失了。

曾三山跟着常贤愚出了船舱,“我说常先生啊!你要是不老实的话我可就不会像昨天对那莽子一样干净利落了哦。”说着曾三山晃了晃手里的“龙牙”军刀。

常贤愚干笑两声,“秦时明是该死,你做得很不错!”一句话就让曾三山有了自己被他使唤的感觉,一旁的候正心里暗暗感叹这家伙的牙尖嘴利不在曾三山之下。

一行五人慢慢地沿着山坡向深山里慢慢地摸去,四道雪亮的手电在冬日的树林里显得格外显眼,曾三山用军刀抵着常贤愚的后背押着他走在最前方,四周除了一阵阵似乎是猫头鹰的叫声以外再无其他的声音。

“快到了,诸位!这个接应点就是真正的储藏炸药的地方。”常贤愚指着前方不远的一处山凹处说。曾三山也不说话,押着常贤愚快步向前走去,候正加快脚步走到了常贤愚的左边拉住了他的手臂。常贤愚转过头看着候正无奈地笑笑,“我说过我跟你们合作我就不会耍花样。”候正也没理他拽着就往前走。

“猴子,前面!”曾三山第一个发现前面山凹处的三个小帐篷,急忙低声招呼候正,洪闻理和水京一看也急忙关掉手电蹲下身去。前方的三个帐篷在山风中发出的篷布刮擦的声响和五人的呼吸声,混着风声成为了四周的主旋律,而间或发出一声的猫头鹰也为这场景添色不少。

“这都一刻钟了,里面怎么还没动静?”曾三山性子最急,忍不住小声问到。

常贤愚没有答话,两眼紧张地盯着帐篷,突然常贤愚一下子站了起来快速地向帐篷跑去。候正一把没拉住暗叫一声不好向前一蹿刚好抓住常贤愚的脚踝,一下子把常贤愚放倒在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