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再一次中午发帖,韩白之争2正式上演

道无门 收藏 2 93
导读: • 时间: 2008年09月19日 08:16:06 事件:河北省作协副主席谈歌语出惊人:“要是我当韩寒他爹,那下一秒就把他打死。” 原因:热热闹闹的“30省市作协主席小说巡展”遭到以韩寒为代表的年轻作家的否定乃至奚落,众作协掌门开始联手反击。 韩寒回应。注,韩寒一般都是晚上发帖。害的得手机那时常常熬夜,无奈,刷屏太快,咱没那种命啊。 时间:2008-09-19 12:56:16 事件:韩寒中午发帖,领悟 原因:估计是



• 时间: 2008年09月19日 08:16:06


事件:河北省作协副主席谈歌语出惊人:“要是我当韩寒他爹,那下一秒就把他打死。”


原因:热热闹闹的“30省市作协主席小说巡展”遭到以韩寒为代表的年轻作家的否定乃至奚落,众作协掌门开始联手反击。


韩寒回应。注,韩寒一般都是晚上发帖。害的得手机那时常常熬夜,无奈,刷屏太快,咱没那种命啊。


时间:2008-09-19 12:56:16


事件:韩寒中午发帖,领悟


原因:估计是回应


后续,不详,等待ing


副主席郑主席 (2008-09-20 14:33:14) 文/韩寒

标签:杂谈

以下是河南省作协副主席郑彦英先生的文章:《人不能无耻到信口雌黄》

昨天来太行山途中,大河报记者来电话采访我,说韩寒说我在网上与全国30位作协主席一起参加的小说联展,我的《从呼吸到呻吟》标题标题党,今天早晨早起,看了韩寒在上的话,感到很惊讶!

1、韩说我们这些老作家都是靠领悟文件什么的才开始写作,未免太武断,不了解这一批作家不要紧,不要随便给他们下定义,一个轻浮到这种程度的人,肯定连他的父母亲想什么做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他的父母健在不健在,健康不健康我不了解,正因为我不了解,我不会说他的父母自在哪种生活状态。

2、韩说大赛中没有作协主席,张笑天不是吗?起码看一看名单再说话,狂妄自大到连认真看一眼名单都没有的程度,就对这次大赛妄加评论,太自以为是了吧?

3、我过去常在网上看年轻一代的作品,包括韩寒的,我喜欢他们的新锐,他们作品中的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我从来没说过,因为我知道他们终究要长到我们的年龄,那时候他们就会很成熟。但是韩寒根本没看我的作品就把我的小说定为标题党,未免太轻率吧。

=============================================================================

郑先生是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河南省省管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获得过冰心文学奖等多种奖励,同时也是河南省文学院的院长。

虽然郑先生是副主席,而且河南省有十二个副主席,但他在名单上是排在正主席之后的第一人,中国那点破规矩,不用干都能看会,所以,他将是现在河南省作协正主席退位以后的河南省作协正主席。我相信郑先生对正主席之位还是有想法的,你看他文章中的第二条就能隐约透露出他的想法。

所以,首先我要承认自己的错误,我居然看漏眼了在你们的名单里还有一位堂堂的正主席张笑天先生。我的确太狂妄自大,没有认真看你们的名册,没发现你们的正主席,臣罪该万死。

臣斗胆说两句,郑先生说,他们这些老作家不是靠领悟文件才开始写作的,那是当然,要不您不就变成新华社的社论员了,您是作家,酒肉穿肠过,文件在你心。你们是在写作的时候时刻领悟着文件。别人我不好说,但郑先生肯定记得,您在转业的时候,被河南省委组织部选为笔杆子,然后到了省委《党的生活》编辑部工作,当然当然,这是无尚的光荣。您还是灵宝市副市长,三门峡日报社总编辑、社长、党委书记,您说您不领悟,我实在不能领悟。



但是我还是得教教笔杆子文章到底应该怎么,至少上面那篇文章,有不少地方可以改进。首先,文章的官腔太浓了,写文章和写文件还是有区别的。其次,“一个轻浮到这种程度的人,肯定连他的父母亲想什么做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他的父母健在不健在,健康不健康我不了解,正因为我不了解,我不会说他的父母自在哪种生活状态。”这种话是很没有意思的,你可能觉得拐着弯骂人很有意思,但你的弯也得拐的大点。在赛车中,你这种拐法是弯道中最没有技术含量可以全速通过的的“假弯”,可能你技术差,所以假弯也拐的很吃力,过了假弯很得意,你图了自己一个精神愉悦,但是很容易成文全文的败笔。

至于他的第二条,就已经说过了,这是一个省作协副主席对一个国家作协正主席的马屁,说到这郑先生肯定急了,你这个无知轻浮小儿,我说的那个不是中国作协主席,张笑天那是吉林作协主席,实在是不好意思,一个省十几个副主席一个正主席,全国好几百个作协主席,我实在是搞不清楚。

至于第三条,我实在是见过了很多次,作为写手,虽然我们年龄不同,但是平级的,我不敢说自己是作家,但如果真的以作家论,你是要比我低级的,因为你是国家豢养的。假若税收的取支都是在一个领域内,那就是我交给国家的税发了你的工资。所以说,我是你的衣食父母,你怎能写文章说你爷爷奶奶不好呢。有人可能会说,公务员和领导的工资也是由别人交的税组成的,难道纳税人要大过他们?当然应该是这样的。只是在我们国家不是这样的,我们已经习惯了纳税人是孙子,公仆是爷。

纵观整篇文章,你非常急躁,情绪波动大,动怒太多,芳心方寸同时大乱,明显沉不住气,心态也没调整好,我给你的评价只能是待定。

最后,我要给你个建议,2006年在中央号召大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大背景下,你领悟到了,出版了科幻读物《郑彦英诗语焦墨画——乡村模样》,在你的文章中,中国的农村无不是一副和谐的大好景象,男耕女织,衣食无忧,官民一心,繁荣富强。

该写的写,不该写的你永远不会写,你领悟的很好。我看好你当选下届中国作协主席。你明明就是郑主席,但却还是个副主席,这对不起你的工作,对不起你的名字。只有郑正主席才配得上你,不要怕,正正是不会得负的,你的位置稳的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