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3/


刚刚回到滨城,不知道怎么的,梦晖就感冒了,梦晖有这么个毛病,一旦感冒了就鼻涕眼泪一块的哗哗往下流,梦晖的老妈感冒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至于老爸是不是也这样,梦晖就无从知晓了,毕竟在梦晖童年的记忆里面,一年也看不着自己的老爸几回啊.感冒总是很让人郁闷的一件事情,梦晖这孩子从小抵抗力就一般,再加上这次也许是因为自己刚刚从一个内陆的城市来到滨海城市的缘故吧,气候上面还是多多少少的有一些不太适应,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吧,就倒下了.


因为感冒实在是太难受,上课还是勉强可以忍一忍的,但是日常的训练梦晖只挺了一天就让中队长给撵了回来,那种身体状况如果不调理一下的话就这么投入训练只会越来越重,在这一点上,对于国防生也许还算是很照顾的,梦晖心里寻思着,这要是撂到部队,管你他妈的有病没病的,还不训死我了额.尽管获批可以在床上天天趴着不用去整理内务,但是就算是在床上呆着也没法挡住感冒的这股子难受劲儿,所以梦晖一天到晚还是挺郁闷的,而且尽管从小就非常的自立,但是毕竟是自己第一次离开家,这不像是以前在家乡的时候上个高中得个病请个假路上耽误个十分二十分钟的也就走到家了,自己现在趴的地方,离自己家可还有好几百公里远呢,生病的时候最想家,想想这句话,梦晖有时候自己都觉得委屈,一个人大老远的跑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来上学,却没有想到离开家以后的种种不便利,这个或许就叫经历吧,或者说是,一种,成长.


生病的几天里梦晖只能天天趴在床上,也还算是梦晖运气好,这几天没有什么课程,而且还有周末可以用来大大的休整一下,同寝室的三个人也轮流的照顾梦晖,这样子梦晖的病好的很快,过了大概四五天吧,就可以和大家一起参与训练了,国防生的训练是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进行的,尽管训练的时候身上要穿着军装,但是说到底国防生也还是一群再普通不过的大学生而已,所以学习依然是摆在第一位的事情,但是毕竟还有国防二字做陪衬,所以身体上面也必须说得过去才行,这样就不得不进行训练,而且是插空练,见缝插针的练,只要有时间,或者是集体的,或者是以小团体形式的,到处都可以看到国防生们锻炼的身影,在这些训练里面,梦晖还是最喜欢器械训练,一来器械训练方便,自己所住的铸剑阁里面就有一个专门为了国防生训练所增设的器械训练中心,但是如果要想在这挑到一件自己所喜欢的器械的话,那么需要早一点过来占上才行,毕竟和梦晖一样喜欢器械训练的人还是很多的,那种杠铃片之间相互碰撞的声音一旦到了晚上或者周末的时候都会是很响的,而这个时候,往往都是健身房里面人满为患的时候,因为滨工的国防生不招女生,所以铸剑阁里面四百多号大老爷们一块抢器械的场景,还是挺,挺有意思的.


而相对没意思的,也就是最累人的一项就是最简单的一项了---跑,一般来说因为跑这个东西费时费力的,所以只能逼得委培办下命令整队集合训练,除开每天晚上必须全员跑操以外,每隔两个礼拜来一趟十公里越野就是最折磨人的一件事儿了,因为滨工是挨着一座小山的,所以十公里越野嘛,还是很有条件的,每次集合跑越野的时候哥几个都特别的不爽,一个个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但是指导员的一声哨响之后,大家还是得乖乖的跟着带头的中队长跑出去,因为中队长N多,所以都是换着来的,总之每两个礼拜就会跑一次嘛,所以不用担心哪个狗日的中队长会偷懒轮不上,梦晖这个班长其实除了传达一些事情的时候会有点用之外其他的还真没什么大用处,因为国防生出去很多时候是按着区队来的,一个区队长,够了,梦晖自己也是眼不见,心不烦,无官一身轻啊.


每每跑越野回来以后,指导员都会抓最后十个回来的,待遇嘛,和内务混乱的一样论处,天天五公里加上二百俯卧撑一百仰卧起坐,所以没人愿意去当那最后十个,五公里那东西虽然不到半个小时就能跑完,但是这里毕竟还不是部队,大家还要看书呢,有几个能来一趟五公里之后再超级牛X的半个小时之内背下来一段超长的英语课文啊?而每次最后的十个人,也经常会在暗地里把指导员骂的狗血淋头,家谱上的人全体问候一遍还不解气.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你来当兵的,自己体能不过关你赖谁?


至于其他的训练就比较琐碎了,基本都是一些杠上训练什么的,比如伍六一都不爱玩了的那种腹部绕杠啊,双杠臂屈伸什么的,这些梦晖因为从小就玩所以向来都是驾轻就熟,然而有的人面对这些就是很头疼的事情了,比如说晓旭这仔腹部力量和腰部力量以及大臂的力量都远不如梦晖,尽管晓旭一米八五的大个,梦晖才一米七八,掰腕子的话晓旭能弄死梦晖几个来回,但是玩杠子的话梦晖倒是可以弄死晓旭几个来回,在最开始的时候,晓旭双杠臂屈伸做第一个,下去了,然后称上来了,第二个,下去了,也就掉下去了,胳膊的力量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用不上来,所以只能看着梦晖一个个的跟玩儿似的在双杠上撑上来,放下去,撑上来,放下去......但是毕竟还有部队训练的大纲在那里摆着,所以要求的东西还是需要做到的,经过几个杠子器械的问题儿童几个月的苦练加上跟随大部队的锻炼,勉勉强强的算是跟上了整个大队训练的进程,这其中的苦乐,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